第40章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瑞清御剑上班的热搜被人为降热度,缓缓退出大众的视线,相关目击者的帖子也被神不住鬼不觉地删掉,总算是控制住场面。

化妆室内,陈思佳看到率先抵达的楚瑞清,这才长舒一口气。她一边排队等化妆,一边偷偷嘀咕道:“你昨晚去哪?打电话也不接?”

楚瑞清昨晚火急火燎地离开,陈思佳本以为她好歹会回来过夜,没想到却音讯全无。楚瑞清坦白道:“去的地方有点远,回公司就天亮了。”

陈思佳惊讶道:“你一夜没睡?”

陈思佳万分震惊,她们昨天决赛忙碌一天,室友还不睡觉,这不是朝着猝死狂奔?她哪里知道,楚瑞清还去郊区别墅清了一波兵线,打掉祁红霜和李恒翘两个小boss。

楚瑞清平静地点头,显然没将这当回事。

陈思佳仔细打量室友一番,见她确实不露疲色,感慨道:“你可真是靠一口仙气吊着,终于进化到不用睡觉……”

陈思佳本以为楚瑞清是光合作用的植物,现在是发展成永动机?

夏枚化完妆,凑来过听热闹,好奇道:“你们猜团名是什么?”

片刻后,十人出道团便要拥有正式团名,陈思佳干脆道:“我盲狙水晶少女。”

毕竟出道夜曲目是《Crystal》和《Hello,girl!》,按照运营公司贫瘠的想象力,肯定是借此拼凑出团名。

夏枚立即吐槽:“这有点土……”

陈思佳有条有理地分析:“你看看《钻石花》,土才是正道!难道还能叫‘欢乐一家猴’?”

夏枚:“……”

说欢乐猴,欢乐猴就到,工作人员突然过来叫人:“楚瑞清、陈思佳、夏枚,还有刘筱白,麻烦过来一下!”

四人被莫名召集,脸上都浮现一丝疑惑,她们老实地坐在沙发上,等待工作人员说明面谈的缘由。

对方见人坐齐,开口道:“是这样的,我们即将打造一档团综,其中想设置旅行环节。因为你们四人曾约定去峨眉看猴,我们就想以此做几期,看看你们愿不愿意……”

负责女团经纪约的公司是靠节目制作起家,当然会用综艺来固粉。《偶像新秀》结束,粉丝们只会频频怀念过去的时光,而四人曾在宿舍的约定无疑是个亮点。

“团综里既有十人一同参加的部分,也有你们分开活动的几集,其他人会去别的地方旅游,峨眉看猴算是团综的提案之一。”

夏枚和刘筱白互相看看,不知该说什么。陈思佳看向楚瑞清,迟疑道:“我们可能无所谓,但是楚老师方便吗……”

毕竟四人当初说好私下去楚瑞清门里玩,现在又带上录制组,很可能叨扰到师兄弟们。楚瑞清是偶像,但门里人都是素人,可能不愿被曝光。

工作人员征求楚瑞清的意见,询问道:“楚老师觉得呢?人也不会带太多,毕竟是在山上。”

楚瑞清想了想,点头道:“应该可以,不过我要跟他们商量一下。”

门里只有小贝是常驻人员,其他人都喜欢在外野。她上回跟小贝说起过旅游的事情,小贝非常高兴,很欢迎陈思佳等人过去。楚瑞清目前不确定李天剑喜不喜欢呆在山上,要是徒弟还是习惯山下,那就让阚和帮忙盯着安全,给小小猴一点过渡时间。

工作人员闻言,不禁放松下来,允诺道:“我们会小心拍摄,尽量不打乱你家里人。”

楚瑞清平静道:“没关系,你们打不过。”即使人都爱往外野,但架不住门里猴多,战斗力也很强。

工作人员:“……”总觉得哪里听上去不对?

如此,团综的事情便被初步敲定,楚瑞清和工作人员打好招呼,她要先回家商量一下,再决定正式录制的时间。女团昨天才成立,今天正式拥有名字,团综当然不算太着急,可以往后推一推。

片刻后,少女们化妆换装完毕,终于集结在一起,在媒体面前亮相。发布会现场,闪光灯频频亮起,楚瑞清站在队伍中心,旁边紧贴着辛媛,其他人依次站在旁边。

大屏幕上的回顾视频播放完毕,最终团名也被曝光。陈思佳勇当预言家,团名竟真是水晶少女,延续土里土气的作风。运营公司不但官宣水晶少女的团综《闪光时刻》,还公开其他时尚资源。

现场记者同样踊跃提问,其中有不少粉丝关心的问题,比如楚瑞清的新舞台。

记者:“粉丝们对《Killer》舞台和决赛剑舞记忆犹新,请问你最近还有新舞台计划吗?”

楚瑞清业务能力强劲,一直靠歌舞吸粉,她的表演无疑是许多粉丝和路人最关注的。

楚瑞清诚实地答道:“没有。”

记者不禁诧异:“为什么?”他听到此答案,只差马上写楚瑞清忘本,发通稿说她放弃舞台。

楚瑞清坦白道:“我有问过,但《偶秀》导演说国内没有打歌节目,让我死了这条心。”

记者恍然大悟,迟疑道:“……理解?”

——哈哈哈哈大师姐瞎说什么实话?但以后除演唱会外,国内真没其他舞台吧,好可惜_(:з)∠)_我还挺期待别的舞台

——即使《偶秀》结束,楚老师和导演的互坑却并未完结?

——有的导演嘴上骂骂咧咧,私下却偷偷给人投票[doge]微博都有记录呢

——毒奶导演出来挨打,居然说这话打击楚老师,还不赶紧做个打歌节目!?

粉丝们调侃归调侃,但都有点淡淡的无奈。毕竟楚瑞清没有撒谎,国内的打歌节目不景气,难有再让她发挥的空间。水晶女孩保持热度的方法也是综艺,跟师哥团TENS走的是一条路。

少女偶像们的出道并不意味着胜利,反倒是艰难旅途的起点,她们脱离纯粹的竞争环境,要跟更为复杂的外界搏斗。

另一边,拉风至极的跑车驶入帝都市区,在路上骚包得频频引人注目。阚和瞟了一眼副驾驶上的李天剑,埋怨道:“新车的副驾驶居然被你小子坐了,我也是真惨!”

李天剑冷静地指出:“……我可以坐后面。”

阚和恼怒道:“难道你还想让我做你司机!?”

李天剑:“……”在他家里,如此聒噪的司机一定会被开掉。

李天剑即将展开新生活,其实很想跟峨眉派的师叔们好好相处,所以刻意收敛脾气,但他总觉得自己与阚和不太对付。两人皆出身豪门,在性格上略有相似点,却又互相看不对眼。阚和觉得李天剑平平无奇,李天剑认为阚和过于世俗。

二少爷:幸好自己没拜错师,要是拜入三师叔名下,还不如当年被李恒翘推下楼。

跑车最终停在某不起眼大楼外,李天剑看着灰扑扑的普通高楼,心底略微疑惑,但还是默默地跟上阚和。楼内的景象更加平凡,装修风格相当古板,办公人员在走廊里穿梭,像是某事业单位的工作地点。

阚和带着李天剑绕来绕去,最后推开某间办公室的木质门,他面露不耐:“说吧,这回要罚多少钱?”

梁局本来正坐在椅子上喝茶,他望着门外两人不由坐直,皱眉道:“你怎么连门都不敲?”

阚和挑眉道:“阿sir,难道你上班在做见不得人的事?”

梁局懒得理阚和,他将办公桌的抽屉拉开,把资料袋甩在桌上:“行,那我们这回就统一清算一下……”

梁局拆开资料袋,取出其中的照片,按时间顺序进行排列,娓娓道来:“我们调查发现,你们违规飞行多次,并且严重违反协议。这是楚瑞清几个月前的御剑画面,这是她在公众场合隔空劈杆,这是你们昨晚御剑飞行,这是她今早御剑飞行……”

“另外,你们涉嫌非法闯入民宅,伤害普通民众,这是某别墅内的监控画面。”梁局说完,他吹了吹杯中的热枸杞水,悠然道,“阚和,你跟楚瑞清商量一下,看看谁来坐牢吧,涉及伤害普通民众,这回我可保不了你。”

阚和:“……”

阚和诧异道:“哪来那么多罪名?而且凭什么要我坐牢!?”

梁局镇定道:“你是峨眉派担保人,理应向师兄弟科普法律法规。如今出现问题,当然会追究到你身上。”

阚和气不打一处来,来回踱了几步,他突然发现旁听的李天剑,果断将其推出来,冷血无情道:“这是楚瑞清的徒弟,干脆让他替师坐牢吧。”

李天剑:“……”这是什么垃圾三师叔,这笔账他记下了。

李天剑哪有如此好糊弄,他当即不悦地皱眉,反问道:“既然多次违规,为什么贵单位不事先提醒,而是现在才说出来?”

梁局慢条斯理道:“我们收集资料需要时间,楚瑞清造成的不良影响……”

李天剑振振有词:“这完全是钓鱼执法,可以视作贵单位的工作疏忽!”

“楚瑞清作为正能量的青年偶像,一直努力引导、鼓励粉丝进行公益活动,向社会传递温度,从未造成不良影响。如果您再进行不当发言,我们会授权相关律师,追究法律责任!”李天剑义正言辞,只差拉出应援会参与的公益活动清单,然后进行律师函警告。

“……”梁局看对方道理一套又一套,对这种语气莫名感到熟悉,这怎么像他毫无理智追星的女儿??

不但梁局有点发懵,连阚和都当场愣住,他茫然地抓抓脑袋,像是被此话唬住。

梁局面露迟疑:“但楚瑞清非法闯入民宅……”

李天剑睁着眼睛说瞎话,果断道:“哦,那是我家,师父在跟我家里人闹着玩。”

梁局完全不信此等鬼话,质疑道:“这有什么好玩的!?”

李天剑泰然自若道:“有钱人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梁局:“……”

李天剑可谓撕遍天下无敌手,很快便将梁局怼得哑口无言,他还信誓旦旦地要找上级领导,质疑梁局是否按规章制度走。阚和在山下世界玩得转,归根到底是靠算卦,但他遇到梁局等不吃这套的人,便难以施力,远不如李天剑会撕逼。

梁局见李天剑提出要上访,他终于选择让步,想要息事宁人,官方道:“既然擅闯民宅是个误会,那我们重新清算一下……违法飞行可是证据确凿,你们没法狡辩吧?”

三人确实御剑飞天,李天剑不能否认。阚和对此经验老到,叹气道:“你要罚多少钱?”

梁局报了个数字,阚和震惊道:“你怎么不去抢!?”

梁局慢悠悠道:“不仅如此,为保帝都上空安全,你们在京期间都要将飞剑寄存在此处,离京时才能领走,包括纸剑。”

阚和咬牙道:“这又是什么规矩?我看你是故意整人吧?”

梁局义愤填膺:“当然是新规矩!每回你们闹出事,我们便要耗费巨资公关,还要担上天大的责任,你说谁整谁?”

梁局相当不爽,峨眉派的人御剑飞天,让他和手下人紧急加班,快要在电脑前扑街累倒。他当然不会真送楚瑞清或阚和坐牢,但总要警示对方,让他们记住教训。

梁局:你们考虑过想要悠闲坐班的人的感受吗?不,你们只在乎自己!

李天剑眼看阚和和梁局又要争执,他主动打破僵局,询问道:“刷卡可以么?”

梁局立刻收回怒火,从抽屉里掏出POS机,他一秒变脸,和煦道:“当然!”

阚和见李天剑痛快地交罚款,吐槽道:“你可真是有钱烧得慌啊……”

阚和哪里不知梁局的套路,此人肯定是想给自己所在单位创收,否则不可能开出如此离谱的罚款。阚和平时靠卜卦吸金,对方是故意要宰一刀。

梁局看到交费单子,他摇了摇头,调侃道:“阚和,你瞧瞧你,还让小辈交钱,真是不像话,明明算命都不交税……”

李天剑见梁局脸色和缓,客气道:“您贵姓?”

梁局低头将单子收回抽屉,随口道:“免贵姓梁。”

李天剑看了眼时间,礼貌地邀约:“现在快中午,梁局有空一起吃顿饭么?”

梁局收完罚金,已经将李天剑刚才上访相逼忘在脑后。他望向阚和,感慨道:“哎呦,你们门里是终于来了一个明事理的?”

阚和见李天剑如此热情,暗骂对方是个马屁精,但还是同意共进午餐的提议。三人在旁边就近找了家普通饭店,阚和看李天剑在桌上周全地招呼梁局,心中更是不屑。

席间,李天剑短暂地离开,他向柜台前的服务员咨询:“哪些酒水比较贵?”

服务员上前热情地推销,李天剑最终挑了一瓶貌不惊人的高档酒水,让人悄悄端上桌。他做完这一切,又默默地坐回座位,等酒瓶上桌后,偷偷用手机拍照。梁局正拉着阚和说卜卦的事情,并没注意到异常。

饭桌是拉近人感情的好时候,李天剑找准机会,心平气和道:“梁局,师父和三师叔也是一时疏忽、事急从权,他们已经认识到错误,这回还是不要收剑吧?”

李天剑心知,楚瑞清天天都要练剑,要是纸剑和倚天剑都被收走,师父未免太可怜,肯定会很不习惯。

阚和嘟囔道:“你可别求他,他就是个认死理的人……”梁局要是如此好收买,他早就用钱将其砸垮。

梁局笑呵呵地夹菜,嘴上却毫不退让:“人怎么会如此容易疏忽?不管原因是什么,犯错就要受罚。”

李天剑再次问道:“即使本人无心这么做?”

梁局点头,一口咬死道:“对,不管有心无心,留下照片便是证据,不然我们还怎么进行工作。”

李天剑凝眉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连梁局都会犯错,何必如此苛责……”

梁局眉毛一皱,疑道:“我能犯什么错?”

李天剑掏出手机,展示刚才拍摄的照片,酒瓶旁正是谈笑风生的梁局。他眨了眨眼,慢条斯理道:“如今中央狠抓‘四风’,严查领导干部大吃大喝,禁止工作餐上出现高档酒水,梁局公然违法规定,实在是不应该……”

梁局定睛一看,他气极反笑,只差拍案而起,恼道:“好小子,你可真是蔫坏!我什么时候喝酒啦!?”

李天剑重复对方的原话,镇定道:“不管有心无心,留下照片便是证据,不然我们还怎么监督‘四风’建设。”

梁局面对切开黑的李天剑,他又气又笑,试图挣扎:“我花钱买下来,喝自己的酒还不行吗!?”

“好歹是第一次请梁局吃饭,我已经买完单。”李天剑乖巧道,“人就是如此容易疏忽,大家互相包容一下?”

梁局:“……”这是哪来的峨眉派弟子,怕不是魔教教徒!?

既然阚和说过去没有收剑的事情,李天剑便笃定寄存飞剑是梁局的一刀切主意,对方只是怕师父等人闯祸。他当然知道梁局故意宰人,痛快地交上巨额罚款,就是想避免收剑。人总不能把事做绝,毕竟以后免不了跟梁局打交道,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巨额罚款是梁局所在单位的业绩,又不是被他个人贪污,二少爷就当给国家捐款,倒也无所谓。虽然二少爷在家阴郁暴躁,但不意味他不通人情,相反他识人很准,只是过去不愿搭理别人而已。现在事关师父,他当然各种手段都上,在梁局的容忍底线上小心试探。

梁局是有理说不清,不管他是否喝酒,照片已经存在,加上李天剑刚打完巨款,自己真是怎么看都可疑。

梁局没想到会着道,勉强让步道:“好,这回收剑的事就算了,但没有下次……”

“还有照片不许传出去,否则我律师函警告!”梁局非常珍惜羽毛,事关他清廉的名声,神色极为严肃。

李天剑见状,立马伸手发誓,保证道:“当然。”

梁局暗自嘀咕:“以后我是不敢跟人乱吃饭了……”这回也怪他自己,对“四风”建设不敏感,差点被抓住小辫子。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李天剑看刚刚答应的梁局突然变换脸色,他同样神情一正:“您说?”

梁局:“你们谁有楚瑞清签名?我女儿想要。”

李天剑:“……”

阚和吐槽道:“谁会有这种东西,又不是变态……”

话音刚落,阚和便见变态李天剑从钱包中抽出签名照,伸手递给梁局。梁局相当满意,不免遗忘刚才的不快,连连感谢两句,打算带回去送女儿。

阚和面色古怪:“为什么你会有这种东西?”

李天剑瞟了对方一眼,他作为粉头,灵魂拷问道:“粉丝投票的奖励,三师叔难道不给师父投票,居然不知道?”

阚和作为仅投一票的亲友粉,一时不好回话:“……”

投票量前三的大粉都有签名照奖励,这是节目组当初刺激高票数的手段之一。李天剑可是投票量庞大的聚聚,手中当然有签名照。他想到以后还能有师父的签名纸剑,便觉得这种官方周边也不算太珍贵。

大楼外,李天剑和阚和送走梁局,总算保住手中的飞剑。阚和讶异地上下打量李天剑,说道:“小屁孩,可以啊?居然如此阴险,真不像师姐的徒弟?”

李天剑淡淡地扫他一眼,又看看不远处坐车来接人的管家,坦白道:“三师叔,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

阚和:“?”

李天剑看向骚包的跑车,评价道:“你选车的品位真是烂透了。”

阚和:“!!?”

李天剑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家的车,不顾阚和在原地气得跳脚。

阚和见李天剑坐上车,反唇相讥道:“我也有件事一直想跟你说……”

“你的名字真是土爆了!”

车内,管家看着外面气急败坏的阚和,好奇道:“二少爷,这是您的朋友?”

名字惨遭嘲讽的李天剑:“……”

二少爷:等他学剑有成,第一个就要跟三师叔挑战!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热门: 玩脱了 [穿书]渣了前世恋人后 望夫崖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凤倾天阑 琉璃美人煞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农门医香:夫君请矜持 大戏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