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天剑好奇地看完倚天剑, 便将其还给楚瑞清。两人将收剑的正事做完, 又顺道一同参观地下室的藏品。地下室的门配备复杂的密码锁,同时屋内装有避湿防潮的系统,木制的展柜架子内陈列着琳琅满目的珍宝,看上去古色古香。

“这都是我的一些收藏……”李天剑亦步亦趋地陪着楚瑞清转, 又偷偷打量着她的视线, 但凡楚瑞清多看哪件藏品一眼, 他便恨不得立即取出,将东西递给她观摩。

楚瑞清看着柜子里的白碗眼熟, 李天剑便马上开柜, 拿出那件宋定窑刻花碗,交给师父把玩。他怕师父对老物件无感,耐心地在旁解说:“这种瓷器釉水莹润, 上手宛如白玉,当时的宫廷制瓷以其有玉质感为上品, 师父可以摸一摸……”

楚瑞清摸了摸白碗,好奇道:“你喜欢这些?”

李天剑见识过不少珍宝,他面对楚瑞清却有点不好意思, 谦虚道:“只是稍微了解, 就收集了一点……”

楚瑞清若有所思,说道:“山上倒是有很多, 你可以拿着玩。”说起来, 这白碗和二师弟喝水的大碗真像孪生兄弟,让她刚才看到一愣。

李天剑:“?”

李天剑有点懵逼, 他只当师父不太了解古玩,误将其当做普通瓷碗,索性也不戳破。

两人转了一圈,楚瑞清在最里侧的柜台前驻足,看着其中典雅端庄的蓝宝石项链。这条项链在众多藏品中格格不入,不像是老物件。

李天剑犹豫片刻,缓缓道:“这是我母亲的作品……”

楚瑞清点头:“很漂亮。”

如果是别的藏品,李天剑听到这话,肯定会马上取出,但此时他却有点迟疑。李天剑并不是过于珍视母亲的遗物,只是他觉得师父和神经质的母亲不是一类人,潜意识地不想让两者扯上联系。

所有跟李家沾边的人都是污浊又愚蠢的,不配和师父搭上关系。

好在楚瑞清只是夸奖一句,便扭头去看其他藏品,没有过多逗留,倒让李天剑松了一口气。两人逛完地下室,又回到客厅内,李天剑立刻向楚瑞清展示小蜈蚣的豪华别墅。

楚瑞清望着受到悉心照料的小蜈蚣,又看了看自家徒弟兴奋的神色。她嘴唇动了动,想劝李天剑不用对小蜈蚣太好,最后还是没说出口。在楚瑞清看来,法器和法宝早晚都会磨损消耗,没必要如此小心翼翼。

楚瑞清:徒弟果然还是小孩子,居然把法宝当宠物养。

临走前,楚瑞清还检查李天剑的身体状况,发现他逐步变好,便放心下来。她又传了他少许心法,由于是拗口的文言文,二少爷每回都要背诵琢磨许久。

楚瑞清收完剑,等她回到宿舍,才发现麻烦之处。倚天剑没有剑鞘,又属于利器,根本没法带出门。

陈思佳望着盒子内的古剑,既惊又奇:“你哪来的钱买剑?你别告诉我,你要带着它出门?”

楚瑞清过去出门总爱背纸剑,陈思佳还能勉强接受,现在换成真剑,实在太兴师动众。

楚瑞清:“不行么?”

陈思佳为阻止她的危险举动,义正言辞道:“当然不行,你坐地铁会被人扣下!这是管制刀具!”

楚瑞清无言以对,心道倚天剑真是碍手碍脚,所受限制颇多。她没有办法,只能先将倚天剑放回盒内装好,等节目结束后再启封。

楚瑞清和陈思佳离厂放风的时间很短,她们稍微处理些公司杂务,便要重回《偶像新秀》宿舍楼。

范彤倒比李天剑看得开,送她们回去时提前透底:“出道肯定没问题,你们也别有压力……”

最终出道选手的经纪公司都会跟节目达成协商,敲定女团运营期间的细节协议,这是业内心照不宣的事情。如果原公司和节目没商量好,节目组在决赛直接刷人,也不是不可能。

范彤能保证两人都出道,却没法得知最终名次。楚瑞清和陈思佳的心态倒是挺好,毕竟她们上节目时想都不敢想,现在起码能确定出道。

宿舍楼内,楚瑞清和室友们欢乐相聚,又跟夏枚、刘筱白碰头,一时其乐融融。众人寒暄嬉闹一番,便各自躺下休息。夜里,夏枚半睡半醒间,恍惚看到有人影经过,悄声道:“楚老师?”

楚瑞清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缩在被窝里的夏枚,脸上隐现一丝被叫住的疑惑。

夏枚不过是试探出声,她摸索着看了眼时间,不禁面露诧异,压低声音道:“这才三点?你去干嘛?”

夏枚看着穿戴整齐的楚瑞清,心中满是茫然,要知道若是放假在家,她凌晨三点才刚刚睡下。屋内,陈思佳和刘筱白还在酣睡,都没被轻手轻脚的楚瑞清惊醒。

“练剑。”楚瑞清刚答完,又平静地补充,“然后练舞。”

大师姐深感自己过去对偶像事业不够用心,但她不可能挤压练剑时间,干脆缩减睡眠时长。楚瑞清要想做成什么事,绝对会痛下决心,不达目标不罢休。

夏枚:“?”

夏枚:“这又不是闻鸡起舞?怎么突然这么拼?”楚瑞清过去的作息已经很反人类,现在是变本加厉?

楚瑞清微微垂眸,似乎有点自责,坦白道:“我觉得自己太过懈怠。”

夏枚:“???”这是什么学神台词,真得不给学渣活路??

夏枚敢发誓,如果楚瑞清算是懈怠的人,那其余人就是正被晾晒的咸鱼,连人类都算不上。她完全不知道,楚老师从何处获得如此离谱的自我认知,这跟学神考前说没复习、考后说没发挥好有何区别!?

楚瑞清并不理解夏枚的崩溃情绪,她解释完便先去练剑,然后练舞。夏枚本想跟着楚瑞清去练习,但她努力挣扎几番,还是没从舒适的被窝里爬出来,只能自暴自弃地缩回去。

夏枚:算了,做咸鱼偶像也没什么不好。

不得不说,楚瑞清的疯狂练习给别的练习生带来极大压力。按道理,同辈压力应该是一个团体带给一个人,但楚瑞清却以一己之力,让其余人生动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Peer pressure”。

没过多久,辛媛便肉眼可见地憔悴和焦虑起来,毕竟她现在是大众眼中的楚瑞清对手,当然不能在练习上落后。同时,陈思佳等人的练习量也显著上升,显然她们在楚瑞清的熏陶下动力十足。

——大师姐原来是心机学神,夜里背着大家偷偷学习??

——为什么她能把《偶秀》逼出高考冲刺班的氛围?

——夏枚像极跟学霸相约图书馆复习却起不来床的我——楚粉能努努力投出第一吗?楚老师没拿第一拼命练习,倒把我小偶像吓得焦虑掉头发[微笑]秃头很难治的楚瑞清的变化在网上引发大批调侃,当然其中也夹杂些酸言酸语,说她是卖惨虐粉,以此搞高票数。

最近,楚瑞清和辛媛的流言蜚语在各大平台上乱飞,竞争显然进入白热化。因为楚瑞清曾在节目中提及自己是峨眉派弟子,一直有人抓住这点不放,说现实中根本不存在峨眉派的概念,只有峨眉武术。楚瑞清是强凹人设,而且说辞选得很蠢。

这算是楚瑞清黑子的常见黑点,但最近大V“徐铁建”的公开发言,又将此话题抛入大众眼中。徐铁建的微博认证是“峨眉武术传人”,又有黄V加持,看上去还真像模像样。

徐铁建:最近总有人问我,某节目里小明星和峨眉武术的关系,我经过多方查证,可以郑重声明,此人不隶属于任何协会,又是名利场的无聊噱头。

红庙:哈哈哈哈专业人士来打脸,某家粉丝可别洗啦,谁还不知道crq最爱搞人设?真是偶秀亲女儿,上回还特意搞隔空劈杆,实际上都是后期制作的。

小楼楼:笑死,每天带把纸剑就装峨眉弟子,还凌晨练剑,怕不是真把观众当傻子?最搞笑的是居然有人信,这都什么年代?

菱格:保护敢说真话的大师,某家粉丝马上就要来骂街[偷笑清风浩荡:???评论不过两百,便能空降热搜,我看是有人故意搞我家吧。

滕腾腾:大师姐粉丝别回,别给黑子们热度!一看就是钓鱼直饵!

徐铁建刚发微博没多久,#楚瑞清作假#和#楚瑞清人设崩塌#便空降热搜,显然有人花钱搞事,专门要抹黑楚瑞清的形象。其实,大多数粉丝并不在乎楚瑞清是否真是峨眉弟子,但他们没法看到小偶像的话被人曲解,又苦于不能马上反击。

楚瑞清说过此话,就是落下口实,她只要拿不出证据,便会被打为强行立人设,很毁路人的观感。

李天剑最先发现异常,他看到热搜,顿时气得咬牙切齿,明白是谁在搞鬼。他同为人民币玩家,立刻花钱撤热搜,同时引导评论区氛围,用各类调侃混淆视听,弱化事件的严重性。评论区内的路人沙雕评被顶上来,陆续挤掉嚣张的黑评。

四季春:我看到楚瑞清作假和人设崩塌,还以为是她男扮女装暴露,白激动半天[汗]旋风:突然觉得初梦挺牛逼,那边都翻出辛媛整容前旧照,新娱只能搞出这屁大点黑料?楚老师身正不怕影子斜?

李天剑强势控评几轮,立马扭转局势,然而徐铁建并未善罢甘休,又接连发博,显然要将事情闹大。

徐铁建:打着峨眉武术的幌子招摇撞骗,实在是可耻的行径!

徐铁建:难道都没人能管吗?应该将这类骗子告上法庭!

徐铁建的措辞越发激烈,让评论区的黑子们更加欢呼雀跃,恨不得立即让其出面,将楚瑞清告上法庭。

李天剑不禁皱眉,他觉得堵不如疏,此类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出证据,但他确实不知如何证明师父的峨眉派身份。徐铁建最有利的武器就是“峨眉武术传人”的认证,只要能击垮这一点,问题便迎刃而解。

公司内,粉头李天剑和经纪人范彤围绕舆论公关,进行深刻而激烈的探讨。

“峨眉派认证?”范彤面露诧异,不解道,“你不是峨眉弟子,应该知道得更清楚?”

范彤感到疑惑,李天剑自称峨眉弟子,却管她要峨眉派认证,这是哪门子道理?

李天剑面上一哂,他音量不自觉降低,尴尬道:“我还没跟师叔们见过面……”

虽然楚瑞清答应收徒,但李天剑还没有进行拜师仪式,更没有经过试炼,对峨眉派的事情仍懵懵懂懂。他有点面上无光,感觉自己对本门的了解还没范彤多。

范彤闻言点头,也没有过多追究,她索性打电话询问小贝,看有没有能证明楚瑞清门派身份的东西。

电话中,小贝犹豫道:“嗯……我也不是很清楚,屋里好像有块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牌子?”

范彤问道:“没有能直接证明楚瑞清身份的东西吗?”

小贝有点不懂山下人思维,天真道:“大师姐直接亮剑不行吗?应该怎么证明?”

小贝从未下山,她听懂范彤的要求,却只感到莫名其妙,让楚瑞清证明自己是峨眉弟子,就像让二师兄证明自己是猴一样,完全属于没事找事。这有什么好证明的,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

范彤为难地解释:“我们可能需要更权威的机构认证,否则外人无法相信……”

在小贝看来,楚瑞清是峨眉大弟子属于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对外界来说,摆不出有力证据便是欺骗,无法进行辟谣。

小贝思索片刻,提议道:“我给三师兄打个电话,好像是他在管这些,可以吗?”

小贝不太理解范彤的难处,但她捕捉到“权威”、“机构”两词,觉得此事该交给擅于处理凡俗事务的阚和。

过去,门里只有阚和有手机,小贝也是在范彤找来后,才开始摸索现代高科技。她倒是挺聪明,在三师兄的屋里翻翻找找,发现阚和印给山下人的名片。

纸质颇佳的名片上印着八卦阵图案,在阳光下低调反光,背面是阚和的名字和号码,排版和制作完全符合三师兄审美。如果引用大师姐的评价,三师兄的审美便是“花里胡哨”。

阚和经常下山,然后音讯全无,小贝没给三师兄打过电话,也是试探地拨通号码。

另一边,网上的战火逐渐蔓延到现实,节目组也对楚瑞清进行采访。导演们不忍看种子选手被肆意抹黑,总要给她一些向公众解释的机会,所以故意说起此事。

工作人员:“你曾说自己是峨眉弟子,是真的么?”

楚瑞清应道:“是。”

工作人员态度极好,问道:“你可以证明一下吗?”

楚瑞清微微一愣,她的第一反应竟跟小贝一样,试探道:“我直接亮剑可以吗?”

大师姐有点迷糊,她完全不知道如何证明,如果看剑术招式,这不是明摆的事情?

工作人员耐心道:“有人说你并非峨眉弟子,不属于任何协会。”

楚瑞清不懂对方口中的协会,她微微凝眉,又道:“谁说的?”

工作人员支支吾吾:“对方也是峨眉派传人……”实际上,工作人员们对基本概念也不清晰,他们并不清楚“峨眉派”、“峨眉派传人”、“峨眉武术传人”都有何差别,含糊地混在一起。因为概念划分不清楚,传递的含义自然令人误解。

楚瑞清眉头紧皱,她面露寒霜,不悦道:“阚和说得么?他也不怕被打断腿?”

工作人员:“???”总觉得好像产生什么误会?

既然是峨眉派传人,那就是门里的人。楚瑞清筛选一圈,二师弟和小贝显然不是多嘴多舌的人,只有频繁下山的阚和最可疑。而且,阚和幼时还真想将楚瑞清赶出师门,故技重施也不是不可能。

远在天边的阚和久违地打了个喷嚏,莫名其妙地感到背后发寒。他握紧手机,摸了摸鼻子,打算立刻处理小贝说起的事情,他哪知自己变身背锅侠,飞来横祸。

周围人看阚和打喷嚏,当即嘘寒问暖:“大师,您没事吧?难道是身体不适?”

“我家有上好灵芝和人参,不如送给阚大师补补身体……”

“大师,我名下的大楼刚刚竣工,劳烦您前去看看风水……”

几个中年男人争先恐后地开口,平日里说一不二、颇有威严的大老板们围着长辫青年团团打转,看上去分外滑稽。

阚和无暇跟他们虚与委蛇,他连连摆手推脱,婉拒道:“去不了,去不了,我现在有急事,晚了要被打断腿的!”

阚和要是敢怠慢大师姐的事情,估计能被揍得屁股开花、血肉横飞!

“哈哈哈大师真会开玩笑,谁要是敢打您,那得跨过我们哥几个的尸体呀……”旁边的老板被阚和的话逗乐,谁都知道阚和是精于卜算的大师,到哪不是备受景仰?

阚和好心劝道:“人活一世,祸从口中,还是别开此等玩笑,我可不想替你们收尸。”

开玩笑,几个肚大腰圆的中年男人还想拦住楚瑞清,这是上赶着送人头吗?

阚和无心剑术,偏爱钻研易经,搞些被大师姐视为歪门邪道的东西。他本就出身富贵之家,入门后也难改陋习,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喜欢下山跟权贵人士打交道。

阚和并不需要钱,但他觉得在世俗中翻滚,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为功名利禄打破头,露出百般丑态很有趣。楚瑞清最烦他这点,觉得此种三观应该加以矫正,因此多次施行棍棒教育,但也只让阚和略微收敛。

年幼时,阚和还想过力压楚瑞清,将可恶的大师姐踢出师门,但他如今遭受多年峨眉式教育,早就打消此等愚蠢的念头,不敢跟楚瑞清对着干。

阚和心有余悸地摸摸屁股,下意识地回忆起上次挨打的时间。他居然完全不知大师姐下山做偶像,要是被楚瑞清知道此事,估计他要直接凉凉!

阚和火急火燎地出门,他又突然想起什么,转身折回来,说道:“对了,李总,我问你一件事情……”

李总态度极好,立马道:“不敢当,大师叫我老李就好!”

阚和:“李总上回不是帮我搞了块牌子,你好像跟峨眉武术协会很熟?”

李总连忙道:“是有联系,不过他们完全比不上大师的本事,都是一群武夫!”

阚和比其他师兄妹更了解外面的世界,山下也有人在传承峨眉武术并组建协会,但跟云岭阁是天壤之别。两者的差距就像自行车和汽车,完全无法相提并论,阚和对此关注也不多。

楚瑞清是峨眉派云岭阁弟子,又不是研习峨眉武术的俗家弟子,当然不在任何协会内。不过如今网上议论纷纷,大师姐又需要相关机构证明,让她在协会内加名也不失为好办法。

阚和觉得,大师姐的加入只会给协会增光添彩,好歹是真传弟子,机构也不吃亏。

阚和痛快道:“那你让他们给我大师姐加个名,她也就是个武夫!”他只敢私下过嘴瘾,这话是不敢当着楚瑞清的面说出来。

李总面露诧异:“您的大师姐是……”阚和大师如此有本事,他的大师姐岂不是世外高人?

阚和答道:“名字叫楚瑞清,就是正在录制《偶像新秀》的那个,网上一搜就有。”

李总搜索完名字,看着图片上的少女偶像,不禁满头雾水:“???”

李总:两人的职业差别够大啊?大师看上去近三十岁,他大师姐才十八??

李总望着楚瑞清的资料页面,他陷入风中凌乱,总觉得哪里不对。这究竟是大师隐瞒年纪,还是大师的师姐驻颜有术?

楚瑞清等人的俗世证件都是阚和搞来的,他当初为报私仇,故意将楚瑞清的年龄往小填,想要借此隐隐压她一头。阚和对外都谎称自己二十七,他两年前给楚瑞清随手填了个十六,可惜大师姐就没下山用过。

阚和:别看真实年龄和武力值没法比,但可以在假证年龄上阿Q胜利!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寻宝美利坚 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驸马她重生了 偏执深情 穿去史前搞基建 老子是癞蛤蟆 御佛 不老荣光 大国重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