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恒翘想找楚瑞清的黑点,但着实不太容易,此人像是未曾在世上生活过,完全没留下任何痕迹。这反让李恒翘更感警惕,怀疑楚瑞清的过去不可言说,所以被人为地掩盖。

如果是身世清白、毫无污点的普通人,也该留下应有的成长轨迹,而楚瑞清却来历不明,事出反常必有妖,此人必然有所隐瞒。不得不说,李恒翘的感觉很准,但他哪里能想到,楚瑞清从年龄到证件都有问题。

因为没找到太多资料,新娱传媒等人只能从现有履历找切入口,最后翻来翻去,发现“峨眉派弟子”这一点最合适做文章。他们疯狂调查如今的峨眉武术传人,也没找到哪一支跟楚瑞清有关系。

《偶像新秀》宿舍楼外,楚瑞清还不知自己被人扒老底,她提着行李箱,跟陈思佳一同离厂。众练习生在厂内封闭训练许久,被允许在决赛前回家休息两天,调节几个月以来的疲惫。

范彤提前说好,会开车来接两人。陈思佳望着栏杄外的人头攒动,诧异道:“怎么回事?好多人楚瑞清扭头望去,无数粉丝端着长丨枪短炮,挥舞着各类手幅,朝她们声嘶力竭地喊着:”崽崽看这边“陈思佳好好休息 ”楚老师最近练剑没?”

“你们都要出道啊

楚瑞清和陈思佳还没走岀宿舍楼大门,跟粉丝们有栏杄相隔,但此时的画面宛如丧尸围城,热情的粉丝们将手伸过栏杆激动地朝她们招手。陈思佳见两人被包围,不由轻轻嘀咕:估计是我们离厂的时间被透露,粉丝专门过来蹲……”

随着《偶像新秀》的火热,上节目的练习生们也凝聚起人气,收获大批粉丝。据说,李橙被淘汰后回老家,在机场被人堵得差点出不去门,她也吓了一大跳。

楚瑞清和陈思佳长期呆在厂内,只在现场舞台接触过观众,对自身的人气还末有真实感受,当然没见过此种架势。片刻后,范彤的车终于抵达门外,楚瑞清和陈思佳要穿过人群,在停车场上车。

两人刚走出大门,粉丝们使向海水般涌来,让初梦传媒前来接人的工作人员也吓了一跳。工作人员护着楚瑞清和陈思佳想要疏散人群,喊道:“让一让!麻烦让一让陈思佳被挤得有点惊慌失措,干脆窝在楚瑞清身迦。楚瑞清倒是神色如常,镇定地拉着行李箱往外走,她本就气场强势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感,还真逼退旁边跃跃欲试的粉丝虽然粉丝们早就习惯楚老师的冷脸,但真人和隔着屏幕的画面还是不一样。粉丝们在屏幕前可以激动地大喊”崽崽“,面对真人却莫名变乖,只是怂怂地追在楚瑞清身边,不敢往她身上贴。

如果有人拼命往前挤,前排拍照的粉丝还会回头大吼:“挤什么?挤什么?是不是上赶着被斩陈思佳缩在楚瑞清旁边的空隙苟且偷生,同时满头雾水???”这届粉丝是不是对她的室友有什么误解当然,部分粉丝还是鼓起勇气上前,想将各类名牌袋子往两人手里塞。因为陈思佳躲在内侧,各类购物袋先被举到楚瑞清面前,楚瑞清面露疑惑:“这是什么购物袋上张扬经典的Logo快要闪瞎人眼,简直壕气四射。送礼的女生却有点不好意思,谦虛道:”一些小礼物,就是普通的衣服和鞋子…楚瑞清向来衣着朴素,楚粉们早就看不下去,所以很多人都送衣服送鞋,只差给小偶像直接打钱。这在饭圈里是很正常的事,许多粉丝都会在机场等地方给明星送礼。

楚瑞清摇摇头:“谢谢,不用了。

送礼女生遭到拒绝,她嘴唇喏喏,轻声道:“你收下吧,不然我们都会心疼的楚瑞清入厂时,她全身穿搭被扒岀来价格不过百,简直刺痛粉丝们的慈母心,让他们感到阵阵心酸楚瑞清 楚瑞清觉得自己衣服挺好,并不懂粉丝的弦外之音。她打量一眼对方的神色,认真道:”如果心脏不舒服,应该及时医治送礼女生 楚瑞清看她傻愣在原地,不容置疑地伸手握住对方手腕。片刻后,楚瑞清眉间微展,说道:“你心脏并无大碍,就是内火过旺,吃些清热解毒的食材调理即可。

送礼女生暗自腹诽:怎么会心脏并无大碍,我的心都快趴出来炸裂送礼女生被楚瑞清骤然触碰,宛如定身般呆立当场。她傻傻地提着礼物袋,竟忘记再说服大师姐收下,脑海里还徘徊着刚才手腕上的触感其他粉丝见状,纷纷挤上来,叫道:“楚老师,我身体也不舒服”楚老师,麻烦您看看,我有什么病 “大师姐,我的心脏也很难受 粉丝们皆伸出手腕,想让楚瑞清把脉,看上去犹如翻滚的海浪陈思佳在心里吐槽:原来这里不是追星现场,而是什么中医大师的门诊队伍吗楚瑞清微微一愣,老实地婉拒:”我在医术上所学不精没关系!你医吧,医出问题算我的 楚瑞清向来冷静,但她面对如此不要脸的粉丝,也有点束手无策。没过多久,送礼的粉丝们又举起购物袋,想要强行塞给楚瑞清和陈思佳。陈思佳见楚瑞清没拿,她索性也不收。两人跟着工作人员一路向停车场逃窜,终于坐上车。

上车前,粉丝们见两人执意不拿礼物,又改变战术,喊道“可以收信吗?大家亲手写的信?”

陈思佳试探地看向车里的范彤,范彤摆摆手道:“收吧,收吧!收完就该走啦有人见陈思佳将两人的信抱走,又开口道:”这是我亲手种的花,可以收么?我一路坐高铁抱过来的,想送给楚老师…不值什么钱坐在门口的陈思佳面露犹豫,她刚要询问范彤的意见,旁边的楚瑞清已经面无表情地探身过来。楚瑞清越过陈思佳,单手取过小花盆,同时向送花人告别:“谢谢,再见。

送花人见楚瑞清收下,脸上升起一丝欣喜,也乖乖地挥手再见范彤见状,她长叹一声,提醒道:“好啦,麻烦粉丝朋友们往后退!我们要发车车门终于缓缓地关上,送花人透过车窗,看到好好抱着花的楚瑞清,又笑着朝她拼命挥手。楚瑞清扭头看到对方兴奋的样子,同样面无表情地朝她挥挥手,不知为何看上去有种严肃的呆萌。

车辆启动后,副驾驶上的范彤抱怨道:“节目组也不派人疏导下,幸好今天没出现踩踏不过节目组的行为也能理解,新晋偶像有如此热闹的场面,很容易搞岀新闻热度。这就像有些明星在机场买接机粉丝,以此保证自己在外界眼中的人气,避免别人以为自己过气。

陈思佳看楚瑞清抱着花,建议道:“你不然放在地上吧?回程还有好长时间?”室友一路抱着花盆,有点束手束脚,实在不好休息。

楚瑞清摇了摇头,陈思佳见状也不勉强。陈思佳将刚才拿进来的信件分类,她留下自己的部分,将楚瑞清的还给她。

陈思佳有点晕车,很快就靠着座位睡得昏天黑地。楚瑞清手抱花,一手拆信,默默地开始阅读厚厚的信堆。信件上的字迹各异,天南海北的粉丝们讲述着不同的事情,但都表达出自己对楚瑞清的喜爱,无一例外。

有的人夸奖《 Killer》舞台,有的人鼓励楚瑞清坚持自己、忽略流言蜚语,有的人说自己在楚瑞清的激励下也开始清晨锻炼,有的人说自己也想有在环境中不被改变的勇气和力量楚瑞清第一次有如此奇妙的感受,她读完所有信件,望着窗外的风景,不禁陷入沉思。她过去知道粉丝的概念,却没有如此清晰地认识,原来会有无数人由于自己的一举一动产生新思考,甚至从中获得继续努力的力量楚瑞清望向范彤,问道:“我有很多粉丝么 范彤有点疑惑地回头,她看着楚瑞清腿上的信件,瞬间明白对方发问的原因,笑道:”确实还挺多,而且黏度很高。

如此难喝的清火鲜柠汁都能卖脱销,楚瑞清的带貨能力实在强,以后的代言不楚瑞清抿了抿嘴唇,缓缓道:‘可我没法回报他们。

大师姐并不理解如此狂热的爱,她感受到别人的付出,便会自然而然想要回报。世界上没有不计代价的付出,每个人轻松地得到什么,必然会为此承担起什么。

范彤一愣,她还是头一次听到艺人对粉丝产生“回报论毕竟大多数人只将粉丝当做变现的能力,甚至更直接地视其为商业价值,哪里需要回报范彤安慰道:”你为观众献上无数好舞台,这是你应得的不需要回报楚瑞清:“但我并没有付出什么,可以获得那么多么?”

楚瑞清将偶像视为工作,她努力表演换取报酬,却没想到还会收获如此多喜爱。在大师姐看来,她的表演与营业只能换来工资报酬,配不上如此毫无保留的爱。

她就像一个普通的厨子,只是平淡日常地做好每道菜,想要拿份工资,却有无数食客追着她夸捧,还号称以后只吃她做的菜,让她感到良心不安。她并没有用心钻研厨艺,仅仅做好本职工作,值得如此多赞扬声么范彤觉得楚瑞清太过实在,努力开解道:“没事的,很多明星还不及你毕竟像楚瑞清如此有AC数的偶像是少数,大部分偶像红就开始膨胀上天,业务能力稀烂。

“你要明白,有的人存在对别人来说就是力量,你获得他们的喜爱,他们也从你身上吸收到有价值的东西。”范彤语气认真又轻松地笑笑,“如果换别人,我可不敢说这话,但是你的话,我可以保证。

楚瑞清的能力和品格可是吊打不少小明星,范彤偶尔也反思过自身,是否该把懵懂的楚瑞清拉入圈子?但她很快就说服自己,如果正直高尚的人都不能做偶像,还有谁配得上“偶像两字楚瑞清沉默下来,也不知有没有被范彤说服,她静静地抱着花,望着天空中飘浮的云,像是独自在想什么。

楚瑞清一路都抱着那盆朴实无华的花,一刻也没有放手。她和陈思佳火热的离厂场面,也被作为新闻报道,传遍各大网等等,现场的粉丝好不要脸?我也想被大师摸腕啊点开视频听声音,我还以为是医闹现场?病患排不上队伍看病楚老师家粉丝咋想的?送花居然不是花束,还连盆带泥的话不多说,我去种花,不搞成种植专家不罢休 楚老师不管经纪人,单手接花还挥手的画面,简直A爆3)∠

隔壁大公司某女可把名牌礼物都收了,倒是小公司偶像知道心疼粉丝,不收贵重礼物。

粉丝愿意送,拿了又怎样?你管得着吗

麻烦别带其他人,初四夫妇新闻下拒绝引战挑事。

隔壁又不行医,楚老师是看病不收礼,谨遵医院规章制度,没什么问题啊doge医生收礼有可能被开的,花和横幅还行粉丝送礼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辛媛并不缺钱,但她不好拒绝粉丝,离厂前便收下塞上来的礼物。实际上,不少小偶像都收过礼物,只是楚瑞清和辛媛作为热门一位候选,难免被提出来比较,辛媛便落下口舌。

毕竟过去有人嘲楚瑞清衣着廉价、不上档次,现在两相对匕下,又有人嘲辛媛虚荣拜金、爱收豪礼,少不了明争暗讽场。决赛之前,无论是多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能被无限放大引申出各种含义初梦传媒内,李天剑看到进门的楚瑞清和陈思佳,立马兴高采烈起来,喊道:“师父陈思佳面露不解,范彤却是极度无奈,向楚瑞清求证:”他说自己是峨眉派弟子,真的么自从李天剑获得心法和纸剑,便开始频繁岀入初梦传媒,并且插手公司业务,美其名曰帮师父监督进度。他对范彤上回求证小贝的事耿耿于怀,觉得对方故意破坏他和楚瑞清的师徒情谊,拿到纸剑后少不了耀武扬威一番,要证明自己的身份。

范彤不想得罪中二大老板,又确实发现他的纸剑和楚瑞清的极度相像,便没有赶走李天剑。

楚瑞清点头道:“是,他是我徒弟。

李天剑听到此话,心中已经美得冒泡,他还没学过御剑,恨不得就要高兴得原地飞天陈思佳望着满身华贵的李天剑和他身后随从,不由面露古怪,疑惑道:“你徒弟怎么看着比你还富楚瑞清还没答话,李天剑便振振有词:”师父不拘小节,从不在乎身外之物,她不需要外物点缀自己,都是她来照亮外物毫无理智的二少爷心想:师父不用穿几百万的华服,她穿过的衣服都值几百万陈思佳:“…”粉丝们洗白楚瑞清朴素穿着时的语气,跟这论调怎么如出一辙李天剑如此中二没理智,陈思佳反倒放心下来,看这智商也不像金主大老板,倒像全心全意的楚瑞清铁粉。如果有人误会楚瑞清和李天剑是包养关系,估计李天剑会第一个跳出来骂街,认为对方侮辱自己的偶像(恩师因此,李天剑提议带楚瑞清去拿剑,陈思佳也没有意见。她只当李天剑和小贝一样,都是跟楚瑞清一起生活到大的人。陈思佳帮楚瑞清将花和信件抱回屋,说了声早点回来,便先行去休息。

古剑还被封存在京西别墅,李天剑上车后解释道:“师币父我怕它跑了,就没有带过来,辛苦您专程去取李天剑见识过古剑飞天,他又没有收剑的实力,所以不敢托大,一直将其压在地下室。

楚瑞清并不介意跑一趟,答道:“没事,倒是你有心了。”她直在录节目,都是徒弟为古剑跑里跑外,当然不会怪他李天剑见她神色如常,又小心翼翼地说起另一件事:“师父辛媛那边票买的很凶,如果您最后没拿第一,也不要沮丧李天剑想起此事就心烦,新娱传媒疯狂为辛媛买票,最讨厌的是他们可以看到内部票量,每次都略微压楚瑞清一点票数。普通粉丝只能等节目定时公布票数,但大公司可以实时关注后台票数,随时进行加票,无疑很占优势。

虽然李天剑有钱,但他在圈内的人脉无法跟李恒翘抗衡,想要打破此类黑幕很困难。楚瑞清的粉丝刚投五百万票,新传媒便会立马为辛媛买六百万,进行精准打击。这导致楚辛两家和第三名形成票数断层差,新娱传媒是想靠这种方式,榨干楚瑞清粉丝的血。

李天剑现在觉得最终就算惨胜,也耗光粉丝们的热情,不利于师父后续的长远发展。李恒翘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出了个烂招,但李天剑暂时没想到合适的解决方法。

楚瑞清平静道:“没关系,我最近也觉得自己德不配位,还不能成为第大师姐一路上都在反思,她觉得自己还不够出色,自我要求不够严格,无法回报粉丝们真挚无私的喜爱。她痛下决心认为自己该打起精神,将偶像事业视作练剑,才算真正的无愧于心如果粉丝们是崇拜楚瑞清的剑术,那她可以坦坦荡荡,但他们喜欢的是她的舞台,楚瑞清便觉还没使岀全力,不由感到阵阵惭愧。

李天剑闻言,义正言辞道:“怎么会?师父不做第一,还有谁配做楚瑞清:”我还有很多不足 李天剑斩钉截铁道:“没有,不存在的!楚瑞清 李天剑没料到师父会自我怀疑,简直快心痛到无法呼吸。师父是如此响当当的人物,却要蒙受黑幕的冤屈,这世道何其不公李天剑难过之余,突然灵光乍现,问道:”师父,我上山以后,门里会管我的吃喝住行吗?”

楚瑞清点头:“当然会,尤其你还是小辈

现在峨眉派里李天剑的辈分和年龄最小,就像猴群里的小小猴,还需要细心的照顾。

李天剑脑筋一转,开始盘算自己手中的资产,既然他上山后吃喝不愁,干脆把资产都套现卖钱?他一股脑将钱花光,给楚瑞清猛砸一波票,就算李恒翘等人能看到后台数据,也回天无力。

李天剑虽然不受家族重视,但手上的财产还是相当可观,他不信李恒翘敢对砸。由此一来,既能让师父获得第一,又能让散粉们保持住热情和黏性,岂不是美滋滋?二少爷向来不在乎浮华利禄,他觉得不带分文、潇洒自然地上山也挺好。

管家还不知道二少爷倾家荡产砸游艇的可怕想法,否则他现在便要慌张汇报大少爷,说二少爷在传销被骗的歧路上越走越远地下室内,李天剑让人将房间密封,挥退管家等闲杂人士,害怕他们耽误收剑。楚瑞清终于看到逃跑的古剑,她向前·步,刚要伸手,静静躺着的古剑便发出嗡鸣,震动着要起身逃窜屋内并无门窗,又只剩楚李两人,古剑刚飞入空中,便被楚瑞清当场擒住楚瑞清挑眉道:“还想跑 她握剑的瞬间,房内金光四射,古剑在她手上不住地震颤。双方僵持许久,金光终于缓缓弱去,古剑变得安静下来楚瑞清伸岀手指,轻轻在剑刃处拂过,她将流岀的鲜血抹在剑身上,淡淡道:”你就叫倚天剑吧。

这把古剑折腾楚瑞清许久,她也没有好好取名的耐心,索性随便说一个。剑只要拥有自己的名字,便没法再逃窜,会到名字的约束。

少爷闻言,面露古怪:他和剑是突然同名不同姓

李天剑小声道:“师父,好了吗?”

楚瑞清单手握剑,她合上敞开的剑盒,应道:“好了。

李天剑打量着沾过血的倚天剑,总觉得剑身发生些许变化想要细细观摩一番,他低声道:“师父,我能看看吗楚瑞清痛快地将剑递给他,大方道:”如果你想要,那就拿着玩。

李天剑刚要接剑,听到此话却大惊失色:“那怎么行?这剑不是对师父很重要李天剑略微听楚瑞清说起过剑冢的事情,每名峨眉派弟子都只能拔出一把剑,这把剑是陪伴他们终生的法器。

楚瑞清心平气和:“你是我的徒弟,我的东西你都能拿。

楚瑞清的师父对弟子们也是亳无保留,从不吝惜天材地宝或珍贵法器。虽然他们斩断尘缘,跟世俗的亲情告别,但在门内也获得无私的爱与照顾。在楚瑞清看来,李天剑还是没长大的小朋友,他做什么都可以,还是需要无限包容的年纪。

楚瑞清暴打教育师弟,是因为两人算同辈,师父不打阚和,当然由她打。然而,李天剑还是小辈,楚瑞清又初为人师,自然更换教育方式和理念,耐心直线飙升李天剑看师父神色认真、不似说谎,简直感动得快要落泪当然,他还是摆手婉拒:“师父,我看看就好,拿了也没用少爷:师父连最珍视的剑都能给我,天底下还有更好的人吗楚瑞清见他拒绝,她想了想,肯定道:”说得对,这剑也没什么用,以后拿来给你削桃子吧。

李天剑:“???”

李天剑听到跟自己同名剑的下场,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热门: 人妻受的反击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在都市怪谈里谈恋爱[快穿] 惊蛰 猫太郎之夏 我可能不是人 我在三国当大佬[系统]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再嫁 白领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