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天剑发现楚瑞清,他打起精神靠近,又怂怂地窝在墙头暗中观察。二少爷心中满是纠结,想要去搭话,又迟迟不敢上前。他紧张得手心冒汗,脑海中涌现出无数台词,然而半天挑不出一句。

二少爷:我该说什么?师父好像不记得我?她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贸然上前会不会打扰到她?

楚瑞清在门外找保安大叔简单询问,不过收获不大。她本想进入大厅,到前台找其他人再问问,却感觉有人在盯自己。楚瑞清环顾一圈,发现暗处鬼鬼祟祟人影,不由眉尖微挑。

李天剑本在偷偷打量楚瑞清,见她突然回头看过来,小心脏都快跳出胸腔!

二少爷被人发现,像是遭人定身,他紧紧地抿着嘴唇,只能僵硬而傻气地朝楚瑞清招招手。南明离火剑平时在网上叭叭地开炮,看到真人却连一句话都挤不出来,化身没有思维能力木偶人。

二少爷:啊啊啊为什么我说不出话——快说点什么呀!!

楚瑞清不擅辨别普通人,但她对根骨特别人却有印象。她察觉对方面熟,犹豫道:“你是……李天剑?”

李天剑是楚瑞清下山后遇到唯一有根骨人,而且小贝前不久在电话中还提起过,所以她仍有印象。

李天剑宛如军训被点名,声音格外洪亮:“师……大师好!!”

二少爷被叫出名字,内心欣喜若狂,快要原地飞天:啊啊啊师父居然还记得名字,她并没有忘记我!!

不远处,管家看着二少爷一惊一乍乡下傻儿子形象,简直不忍直视。他痛心疾首,明明二少爷出身豪门世家,从小深受高雅艺术熏陶,向来谈吐有礼(中二病发作时不算),怎么会露出如此沙雕模样?

李天剑面对楚瑞清,心里七上八下,突然有种近乡情怯(?)感受。他明明天天在网上蹲节目,从花絮里各类蛛丝马迹推测师父喜好,然而看到真人便变成哑炮。他就像个傻傻普通粉丝,扒完她所有视频,了解她所有习惯,却惊觉自己根本没跟她说过几句话。

向来牙尖嘴利南明离火剑面对真人,只能又怯又慌地捏手指,找不到任何话题。

相比有失水准李天剑,楚瑞清倒是镇定得多,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李天剑答得磕磕绊绊:“我、我来买我妈作品,不过是假……师、大师是来做什么?”

楚瑞清:“我来询问些事情。”

李天剑立马道:“什、什么事情?或许我知道?”

楚瑞清看对方热心肠样子,坦白道:“我想买把剑,不过没法确定拍卖时间。”

李天剑想起师父上节目带纸剑,初见时她还在追古剑,不禁好奇道:“师、您很喜欢剑?上回也在追剑?”

楚瑞清被提起伤心事,当即面无表情:“我要买就是那把剑。”

李天剑:“???”

因为李天剑见过古剑,楚瑞清索性没有隐瞒,简单讲述后续事情。李天剑听完来龙去脉,当即为师父打抱不平,愤愤道:“怎么能这样!明明是师父剑,凭什么被拍卖!?”

楚瑞清不语,不过她听完此话也深感舒畅,一时忽略对方称呼。本来就是她剑,莫名其妙要掏钱,真是别提多憋屈。

李天剑立刻伸张正义,开口道:“去找拍卖行人,查卖家是谁,让他赶紧还剑!”

楚瑞清:“可以么?”陈思佳说查不出卖家,但李天剑却信誓旦旦地保证,两人说法不一样。

胡搅蛮缠小能手·李天剑应道:“当然可以,不行也得行!”

当牛做马苦劳役·管家闻言:“……”

二少爷可是撕逼闹事达人,他要是想做成什么事,可以搅得周围天翻地覆。拍卖行哪敢得罪他,刚开始工作人员还官方地说不能透露卖家信息,但在纠缠下只能卑微低头,开始查询古剑信息。

令人意外是,古剑卖家并不是个人,而是机构,就是拍卖行本身。

“这把剑好像本来就在库藏,至于从哪里进货,我就查不到了……”工作人员看着信息,老实地汇报。

拍卖行不但承接私人珍藏拍卖,也有自己馆藏,会按时进出货维持效益。拍卖行藏品会被依次鉴定,陆续挂出来,有藏品可能多年都不面世,来路更不清楚。

楚瑞清心道,古剑自己混入库藏,也不是没有可能,工作人员只会当成多年前购进藏品。只要不是丢藏品,库里藏品变多,也没人较真去查。

李天剑听完此话,理直气壮地拍板:“哦,那就是你们拍卖行偷我师父剑,赶紧还回来!”

工作人员:“???”Excuse me?

工作人员勉强地笑笑:“您真会开玩笑,我们哪有这本事……”

李天剑:“我不管,快还剑。”

工作人员求饶道:“您可别为难我,查信息已经违反规定,再拿藏品就死定了……”

楚瑞清又没法证明古剑所有权,东西既然进入库藏,想拿出来就要走拍卖行流程。其他人贸然还剑,那就是牢底坐穿,谁会为此冒险?如果不是李天剑,工作人员连信息都不查,根本不会理这茬儿。

李天剑见如此麻烦,他不耐地皱眉,也懒得再纠缠:“那你现在去取剑,我四百万买下来。”

工作人员支支吾吾地解释:“可是藏品信息已经公布,按规矩都要等拍卖,而且四百万只是拍卖底价……”

李天剑牙尖嘴利地反驳:“你少给我提规矩,规矩就是用来打破!你们白捡四百万还不满意?这东西能卖多少钱还说不定呢,再随便漫天要价,小心我告你敲诈勒索!”

“……”工作人员面对二少爷,像是遇到菜市场砍价大妈,被怼得说不上话。

二少爷一顿操作猛如虎,逼得工作人员开始走程序,付款完成后古剑便能在一周内调出库藏,送到买家手中。

楚瑞清在旁目睹李天剑和工作人员交锋,突然道:“我可以晚点再来取剑么?”

李天剑面露诧异:“为什么?他们调库藏很慢,也需要流程……”他今天来看红宝石胸针,也是提前预约调货,否则很难当场取出。

楚瑞清平静道:“我目前还没有四百万,需要等一段时间。”

李天剑当即道:“我来付就好!”这简直是送上门刷好感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

楚瑞清摇了摇头,无声地婉拒。她没有白拿东西习惯,只要受过别人帮助,总有要偿还一天。

李天剑看她不愿,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大师还记得,当初你说如果有缘再见,便收我为徒事么……”

“这就算我拜师礼,不行吗?”李天剑生怕楚瑞清当场拒绝收徒,斟酌着措辞。

楚瑞清有点讶异:“你还想拜师?”李天剑确实提起过,但她只当对方一时冲动,并没有放在心上。

李天剑拼命点头,像是啄米小鸡仔。

楚瑞清望着满脸期盼李天剑,又看看紧随在他身边管家等人,她淡淡发问:“如果你要入门,就得跟亲人家属斩断尘缘,你愿意么?”

楚瑞清看出李天剑家世显赫、非富即贵,他和三师弟阚和一样,所在家族应该在尘世中颇有地位。这样人很少愿意入门,阚和刚拜师时娇气得要命,整天在山上一哭二闹三上吊。

虽然峨眉弟子寿命绵长,但无形中也产生种种约束,生活相当枯燥。每个人所求东西不一样,有人想在无尽光阴里追寻大道,有人却只想在有限时间尽情绽放。楚瑞清担忧李天剑还不成熟,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李天剑看着楚瑞清认真神色,同样微微一愣,心知她没说假话。

管家闻言则又惊又疑,只感觉楚瑞清话像极传销,生怕她下一句就是“以后入门就是一家人,别再跟过去亲属联系”,不禁惶恐地提醒:“二少爷……”

楚瑞清见他迟疑,冷静道:“等你思考清楚,再决定拜师与否吧。”

李天剑愣神过后,他脸上非但没有伤感,竟还闪现一丝惊喜,他不可思议地捂嘴:“真、真得能彻底斩断吗?我家还挺有能量,我等这一天不要太久……”

李天剑从小梦想就是脱离李家,但他人微言轻、身体不佳,又被层层佣人环绕,有时连自我结束都做不到。他厌恶病痛,厌恶李恒翘,厌恶金丝笼般李家。他其实从未在家中获得重视和关注,但为了虚假和睦,周围人需要锁住他躯壳。旁人不会在乎他思想,他只要活着就好,作为偶尔被人看望对象。

现在楚瑞清说要斩断尘缘,对他简直是圆梦时刻,只差喜极而泣!

管家望着狂喜二少爷,简直满头雾水:“???”

楚瑞清点头保证:“肯定能斩断,但你身后人也不能再带着。”阚和家当初都有能力找长生不老药,不照样说断就断,更何况现在是法制社会。不过李天剑一旦上山,便摆脱现在仆人簇拥生活,生活水准会大幅下降。

李天剑果断道:“没事,他们不重要!”

惨遭抛弃管家:“!!?”

李天剑打量着楚瑞清神色,小心道:“大师,如果我答应下来,您就能收拜师礼么?”

楚瑞清摇摇头。

李天剑以为楚瑞清不愿收徒,不禁大失所望,落寞低头。

楚瑞清:“我们门里没有拜师礼习惯,一码归一码,这笔钱算我借你。”

李天剑猛地抬头,不禁满怀期待:“那师父……愿意收下我?”

楚瑞清点头:“等我办完山下事情,你便跟我回门里进行试炼。”她既然当初许诺,两人又顺利再遇,证明冥冥中自有缘法,没有反悔道理。

楚瑞清思考片刻,又缓缓垂眸,像是有点气馁,自责道:“身为师父却向徒弟借钱,我也算是丢脸到家,愧为人师。”

峨眉大弟子深感愧疚,她拜师时只从师父手里拿东西,哪有师父拿徒弟东西道理?楚瑞清反省一番,认为自己没有未雨绸缪地攒钱,才导致出现此等尴尬局面。她下山时没带自己收藏,现在连给李天剑当见面礼法宝都没有。

李天剑哪里在乎这些,他拜师成功,已经快高兴疯了。二少爷见向来沉默强大师父陷入愧疚,赶忙像只小动物般围着她打转,安慰道:“怎么会?徒弟孝顺师父是应该,师父是最好师父!”

管家:我真是没眼看你一本正经胡说样子。

楚瑞清想了想,又道:“你随我回去一趟,我给你点东西。”

李天剑面露激动:“难、难道是心法……”莫非他终于能习得奥义,学会飞剑?

楚瑞清解释道:“我可以先传你心法,但等你试炼后才能修行,目前你身体是个问题。”

富含根骨之人先天不会控制力量,入门前身体或多或少都有问题,这也是许多人必须入门原因。小贝就是典型案例,她要是不拜师,当普通人便会命不久矣,即使她已经入门,现在也无法贸然下山。

虽然楚瑞清没带法宝出来,但她下山后意外捡到一只,现在也能先给李天剑用着。一行人抵达初梦传媒附近,楚瑞清看着让车停在角落,躲藏在车厢内李天剑,疑惑道:“你不下车?”

李天剑振振有词:“师父去拿吧,师父现在是偶像,被拍到就完了!”

事业粉二少爷要为神经大条师父操碎心,楚瑞清如今参加《偶像新秀》,要是有出入豪车消息传到网上,分分钟会被愤怒网友骂爆。虽然楚瑞清不在乎世俗闲言碎语,但李天剑相当小心谨慎,绝不能让师父染上污名。

楚瑞清看对方神神秘秘样子有点奇怪,不过也没有多言,上楼将纸剑和小木盒取下来。她给李天剑口述完心法,演示完纸剑,说道:“你完成试炼后再习剑,最近先找找感觉。”

李天剑拿到师父同款纸剑,不由欣喜异常,乖乖应道:“好!”

他看着剩下小木盒,好奇地凑上前:“这又是什么?”

“你还不会控制体内力量,将此法宝带在身边,它能帮你分担一部分,让你身体逐渐好转……”楚瑞清现在用不上小蜈蚣,不过它作为李天剑入门法宝,应该是够格,等徒弟试炼完,小蜈蚣还能炖掉入药。

李天剑和小蜈蚣还不知道自己悲惨未来,他们正要迎来命运首次相遇。李天剑兴高采烈地掀开盒盖,看清里面多节肢生物,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他要不是强作镇定,不想在师父前丢脸,此时便要将木盒丢开!

李天剑声音发颤:“师、师父,这是……”

楚瑞清并未察觉他惶恐,平静地解释:“这条蜈蚣被人炼化,算是稍有灵智,带着对你有益。”

李天剑艰难地咽了咽,毫无灵魂地应道:“谢、谢谢师父,我很喜欢……”

即使师父(爱豆)送是蜈蚣,他作为徒弟(粉丝),也要满怀感激地收下!

楚瑞清也不能在外徘徊太久,两人留下联络方式,约定节目结束后共同回峨眉。虽然李天剑不断强调不用还钱,但楚瑞清还是没法接受,坚持表明立场,让二少爷很无奈。

京西别墅内,李天剑给小蜈蚣换了大房子,还送上各种高级饲料。虽然他还是对小蜈蚣生理恶心,但思及它是来自师父礼物,二少爷又带上无脑粉丝滤镜,似乎越看其越顺眼。

楚瑞清话没有作假,李天剑将装有小蜈蚣盒子放在身边,发觉自己身体情况日益转好。过去,他总觉得浑身沉重、心情烦躁,但最近却觉得身体轻盈、毫无病痛,像个普通正常人。

没错,过去二少爷想像普通人般健康生活,似乎都是一种奢望。长期遭受病魔侵蚀,谁都会心情暴躁、郁郁寡欢,强健体格能让人自然而然地心情变好。

然而,总有人不长眼地惹事,搅坏李天剑好心情。李天剑在拍卖行付款后,按道理一周内便能取剑,却迟迟没等来东西。他派人一问,才得知李恒翘扣下古剑,将其先行取走。

李天剑得知消息,瞬间被点炸,他火冒三丈地致电罪魁祸首,质问道:“李恒翘,你是不是有病啊?不问自取就是偷,三岁小孩都知道!”

李恒翘凉凉道:“怎么?让你在小明星前丢脸,所以跑过来发脾气?”

李恒翘得知李天剑花四百万讨楚瑞清欢心,立刻出面叫停此事。据说,他傻弟弟还叫着要向对方拜师上山,跟家里断绝关系。这故事性转一下,就是“富家千金大小姐无脑下嫁山中凤凰男,头脑一热跟其私奔”,话题度能在论坛盖出万丈高楼。李恒翘身为兄长,怎么会允许弟弟犯傻?

李天剑大怒:“我花得是自己钱,关你屁事!”母亲离世后,遗产早就分割干净,他现在又不靠李恒翘养活,对方凭什么管天管地?

李恒翘冷笑:“你花得还不是家里钱?我好歹在外工作,你却如此大手大脚,还不许我说两句?”

李恒翘自认算是业内杰出人士,社会阅历远超弟弟,当然有资格指点对方道理。

李天剑快被亲哥歪理气死,觉得对方是刚愎自用自大狂。他听着对方自以为是语气,白眼快翻一万个,反唇相讥道:“瞎装什么精明强干人设,没有爹妈资本原始积累,你现在能在外搞公司?真以为自己是当世杰克马,拳打化腾哥,能力纵横商界?还上赶着教育我,你心里没点AC数吗!?”

李家人脉雄厚、坐拥金山,李恒翘开局就是满级号,打不出伤害才有鬼!

李天剑最烦对方说教,大家都是靠爹妈,怎么李恒翘就如此有优越感?

哪个普通人拿到祖辈攒下几十亿,只要脑子没问题,都能做出点成绩,钱生钱能力远比人生钱要强。最可怕是,李恒翘居然误以为这是自己能力超群,完全忽略自身起点。

李天剑就是身体不好、精力不佳,他平时搞搞鉴定、卖卖古董,也能赚得风生水起。但他心里清楚,这不代表他能力有多强,而是所在家庭条件让他有所积淀。大山里孩子连饭都吃不饱,哪有时间搞艺术?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李恒翘显然廉价得可以。

李天剑只恨自己还没入门,不然就能让师父一剑斩断尘缘,赶紧让他和傻子脱离关系!

李恒翘听弟弟骂完,倒也没有生气,威胁道:“你跟她断掉关系,我就当此事没发生过……”

李恒翘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是滴滴声音,暴躁二少爷直接挂掉电话。

片刻后,管家打来电话,汇报道:“大少爷,二少爷刚刚报警,告您侵占财产罪。”

李恒翘:“……”

二少爷饭随偶像,好好学法,知法用法。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发个微信去天庭 狂野美色 炮灰大师兄又崩了人设 为妃三十年 快穿之反派BOSS皆病娇 桃花匪情事:山村美女别样娇 我的老公是只鬼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本君仙友遍天下 玫瑰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