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楚瑞清发言会引发部分毒唯反感,但无疑很博大众好感,没有哪个正常观众愿意看到乌烟瘴气饭圈。很多人只想默默喜欢小偶像,并不想掺和粉丝间鸡飞狗跳,现在看到楚瑞清公开表态,让不少路人颇感敬佩。

不是谁都有勇气说穿此事,偶像们为保持粉丝战斗力,维护自身地位,即使知道饭圈烂事,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这就像职场潜规则,算是心照不宣秘密。

当然,楚瑞清作为捅破窗户纸人,在网上评论同样两极分化:一方面,大众对楚瑞清好感度增高,路人粉增多;另一方面,部分人暗骂楚瑞清天真又傻,说路人粉搞不动数据,她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killer》组全员发言结束,终于迎来舞台表演。辛媛站在队伍正中央,楚瑞清则蹲在前排,从开场镜头看去,两人同样引人注目。暗红舞台灯光亮起,营造出危险神秘氛围,富有节奏鼓点响起,每一下都像敲在人心上。

《killer》是楚瑞清目前遇到曲目中最爱,它舞蹈动作有力而富有杀气,要求整齐团体配合,同时扭腰等展现女性形体动作较少。简单来说,《killer》风格更像男团舞,比普通女团舞蹈激烈得多。

成员们服装甚至都是白衬衫,要不是还有其他配饰装点,跟男团基本没有差别。楚瑞清喜欢《killer》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曲目不用营业微笑,而是突出展现冷血无情与侵略性!

大师姐终于能摆脱营业尬笑,在舞台上展现平常表情,且不会遭人指责!

楚瑞清演绎《killer》,简直如鱼得水、浑然天成,旁人常通过眼神凶狠来表达此类曲风,例如辛媛,但楚瑞清眼中无情则更似淡漠,宛如高手俯瞰蝼蚁。人对歌曲理解由于阅历各有不同,或许辛媛再过几十年,都没法理解大道无情奥义。

一切万物都在大道包容之中,然而大道一视同仁、毫无偏私,谓之无情。

虽然楚瑞清在过去舞蹈中完成度很高,但只有《killer》让她百分百展现出自己心境。可以说,过去曲目只是表演,《killer》却是她思想与情绪抒发,是淋漓尽致艺术品。

即使曲目center是辛媛,她也完全无法跟楚瑞清气场抗衡。辛媛硬撑出眼神在其对比下犹如装凶幼童,经不起推敲,难免黯淡无光。

楚瑞清最后勾手动作堪比killg art,她眸如寒水、气场凛然,几乎让弹幕们全军覆没。这一幕被单独截取,传遍各大新媒体平台,成为《偶像新秀》经典镜头之一。

——神级舞台,大家都很强,只可惜楚瑞清是创世泰坦,她们只是普通神。

——我收回觉得她天真评价,大佬就是大佬!大佬说什么都对,不服也给我憋着!

——帅炸,a爆,我死了,老公娶我_(:3)∠)_

——c位完全被压,我眼睛居然只追着大师姐……

——我表演前被楚气得半死,然 而看完表演又被拉回来,真是爱得卑微[泪]

——毕竟直男系偶像,跳男团舞碾压队友名正言顺[doge]

——我作为师哥团粉丝、偶秀路人,公正地点评一句:楚瑞清是业务能力强王道偶像,但部分粉丝却追不上她步伐,只知道饭圈蝇营狗苟。

——本唯粉强烈要求将“毒唯”中“唯”字删除,请某些宵小之辈不要败坏唯粉名声,毒唯不配做粉。她有自己思想,不是你幻想中纸片人。

如果说《killer》前还有人觉得楚瑞清自不量力,认为她是赶粉操作,表演过后便只剩心服口服。世上有再多争议批判,最后都敌不过“实力”两字!

即使有人不认同楚瑞清道理,但却没法否认她业务能力。她在《killer》中表现可谓大杀四方、格外抢眼,有种无人能敌气势。

现场投票更加直接,楚瑞清高票击败辛媛,顺利拿下位置测评第一名十万张加票!

因为《killer》出众表现,即使少许毒唯脱粉,楚瑞清排名也并未受影响,反而气势如虹地一举拔高,成功斩获第二轮投票排名第一!

楚瑞清获得第一,绝对是狠狠打脸酸踩大桃等人。毕竟他们当初叫嚣路人粉没战斗力,现在结果一出,楚瑞清人气不降反升,跟其预测截然相反。

小紫毛:出来挨打,你是我见过最差一届毒唯,打投还没路人强大桃要拼命

嘻嘻哈哈:有人脱粉却让爱豆更火,这是什么原理[doge]

牙牙:楚老师现在国民度好高,其他圈基友居然都知道,看来实红。

《偶像新秀》粉丝们同样感到匪夷所思,楚瑞清明明是节目中最沉默寡言选手,但却是名副其实话题女王,热搜上过无数次。前有衡水班主任、楚瑞清违法开荒,后有剑下不斩无名之辈、楚瑞清普法,简直是说不完话题点。

楚瑞清表情包和《killer》截屏镜头更是被传遍网络,甚至有许多没看过节目路人都会收藏,国民度远超如影随形竞争对手辛媛。不管最终出道位如何,毫无疑问大师姐已经火了,甚至赶超国民猴团二师弟。

京西别墅内,李天剑对第二轮排名成绩相当满意,难得悠哉地哼了两句《killer》。他好心情没维持多久,便得知不速之客到来。二少爷眉毛微皱,脸上写满反感,直白道:“他来干什么?”

管家温和道:“大少爷也是关心您……”

李天剑冷笑:“哼,他是来看看我死没死透吧?”

管家面露为难:“话不能这么说……”

“你说得没错,我就是来看看你死没死透。”别墅尽头门廊传来成熟深厚男声,身着西装英俊男子换下皮鞋,在佣人簇拥下进入屋内。

李恒翘松了松领结,望着窗边脸色苍白李天剑,淡淡道:“连命都不要,发烧还追星,我看你是一心求死。”

李恒翘听到管家传来消息,简直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如此离奇事情居然会发生在李天剑身上。

李天剑啧了一声,他像是懒得理自己亲哥哥,将头 扭到一边,视线投向窗外。

“我已经跟公司那边说过,最终轮投票不会帮忙,你也别白费力气,第一肯定是新娱。”李恒翘无视李天剑臭脸,解释道,“前两轮可以帮你些小忙,但最终轮不能瞎胡闹。”

李天剑过去动用新娱传媒资源,在网上控制营销号渠道,帮助楚瑞清压评反黑,李恒翘向来是睁只眼闭只眼,只当弟弟无聊玩闹。然而,《偶像新秀》是公司艺人培养规划重要项目,如今楚瑞清成长速度远超想象,再不加以遏制,辛媛可能要凉。

李天剑像是被踩中尾巴猫,他勃然大怒,咬牙道:“你们是黑幕!绝对会遭千夫所指,被人骂死!”

李恒翘神色平静,轻松道:“骂呗,哪个选秀节目艺人不会挨骂?对于公司来说,只要话题度充足,能在艺人身上营利即可。”

李天剑强压火气,尽量心平气和道:“师……楚瑞清可比你们公司小艺人强百倍,如果非要营利,难道不是她更有价值?”

如果换个人说这话,李天剑肯定已将对面人骂得狗血淋头,但他面对在娱乐圈颇有能量李恒翘,思及师父后续发展,一时不敢轻举妄动。他打起忽悠李恒翘签约师父主意,新娱传媒总比初梦传媒靠谱得多,背景深厚。

李恒翘望着试图讲道理弟弟,他沉默片刻,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她就更不行。”

李天剑遭到拒绝,瞬间火冒三丈:“凭什么!?”

“居然有人能让你压住脾气说好话,这代表她对于你过于重要。”李恒翘凉凉道,“我本以为就是个还没红小明星,现在看来是不能留。”

李恒翘太了解弟弟性格,他暴躁易怒、敏感阴郁,稍有不爽便大发脾气,说话极度尖酸刻薄不讲理。现在楚瑞清竟让李天剑愿意低头,显然对他有特别意义,让李恒翘感到一丝危险性。

即使弟弟身体不好,李家门也不可能再踏入这样女人,李恒翘绝对不会允许。

李天剑望着哥哥欠揍嘴脸,听见对方赤裸裸威胁,他竟被气得剧烈咳嗽起来,像是要将肺刻出来。

李恒翘脸上露出一丝慌乱,他赶忙上前,想为对方拍背顺气:“怎么回事?你没按时吃药?”

“滚!回你公司吧,少管我吃没吃药!”李天剑只觉肺部灼热难受,却仍倔强地挥开李恒翘手,“尽管去赚你大钱,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李恒翘看弟弟宛如攻击状态刺猬,皱眉道:“你非要这样说话吗……”

李天剑阴阳怪气道:“我该怎么说话?你想我怎么说话?我不过是你闲暇时看望宠物,不劳烦李家大少爷在此惺惺作态!”

兄弟俩突然陷入对峙,让旁边管家面露不安,只感觉周围空气都冷却凝滞。

李恒翘沉默良久,他最后长叹一声,起身拿起衣架上外套,开口道:“她作品最近被收入拍卖行库藏,你有空时去鉴别下真假,是真话就拍回来。”

“不管你认不认同,你总归是我同父同母弟弟。”李恒翘说完,见背对自己李天剑毫无反应,他向来冷静理智脸上闪过一丝黯然,片刻后便推门离开。

李恒翘走后,管家无奈道: “二少爷,大少爷在公司里也很辛苦,前有狼后有虎,甚至没有普通人快乐……”

李天剑却不为所动,淡淡道:“身而为人都会辛苦,世上没人可以例外,既然身在富贵之家,他就理应面对这些。”

“既要建功立业、功名利禄,又要温馨和睦、凡人幸福,难道全天下好事都能落在他身上?”李天剑面露嘲弄,他透过窗户,看着楼下上车李恒翘,像是在看毫无关系陌生人。

“他是您哥哥,对您也很好……”

“他只不过是愧疚。”李天剑冷漠地瞥了一眼管家,言语锋利如刀,“不了解真相人,还是别随意装作感同身受为好。”

管家见二少爷态度如此果决,只能沉默不言。

李天剑沉思片刻,又道:“他说是哪个拍卖行,你知不知道?”

李天剑可以跟李恒翘天天掐架,但事关母亲流落在外作品,两人都不会开玩笑。

另一边,《偶像新秀》第二轮投票结束,楚瑞清和陈思佳终于获得放风机会,可以离厂回公司整顿。陈思佳倒在在宿舍床上,像张摊开大饼,感慨道:“现在才发现两人间宽敞……”

节目安排宿舍还是有些狭小、逼仄,洗漱也麻烦,让人住着不畅快。

楚瑞清低头看看银行卡上数字,她还完欠陈思佳钱,也算有所进账,虽然进步甚微,但总归是朝400万开始迈步。

楚瑞清收拾好东西,朝室友打个招呼,便准备出门。陈思佳诧异道:“你真要去拍卖楼问啊?我看距离下半年还早?”

网上一直没有今年举行拍卖活动具体时间,陈思佳只能查到往届新闻,推测出在下半年。说起来,此类活动参加人非富即贵,举办方没道理将消息挂在网上,估计都是私下通知,她们查不到很正常。

楚瑞清打算去找拍卖楼工作人员询问,同时感应下古剑是否还在,毕竟她入厂打工也有一段时间,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拍卖楼里,坐在轮椅上李天剑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解说,漫不经心地将视线投向窗外。工作人员戴着白手套,小心地出示柜中珠宝,为李天剑和管家进行展示。

“据说这是路女士留学海外作品,您可以从红宝石雕刻工艺中看出……”解说人声音逐渐放低,他看着走神二少爷,向管家投去求助眼神。重要客户注意力不集中,不禁让解说者面露难色。

管家看向李天剑,礼貌地提醒:“二少爷?”

李天剑语气不耐:“假,我妈手艺没那么差……”

解说人:“您说笑了,这绝对是真作无误,路女士曾在……”

李天剑毫不客气地怼道:“路女士究竟是你妈,还是我妈?我连亲妈水平都不知道?”

解说人:“……”但您也不能靠血缘搞鉴定啊??

李天剑白跑一趟,心中超级不爽,他懒得跟解说人虚与委蛇,直接让管家推着轮椅走人。李恒翘上次拜访将病弱二少爷气倒,致使李天剑最近都是轮椅出行。

李天剑总觉得最近破事一堆,不禁心情郁郁。他被推着经过走廊去后门,不经意瞥到大门外保安亭旁边人,突然道:“等等!”

管家停下脚步,面露疑惑:“二少爷?”

下一秒,刚才还坐在轮椅上孱弱无力 李天剑猛地起立,宛如吃下菠菜大力水手,瞬间精神一振。他向来阴郁脸上闪现一丝紧张,语气飘忽不定,郑重地望着管家发问:“你觉得我今天怎么样?”

管家:“?”

李天剑看管家满目茫然,心中越发焦灼,叫道:“你快评价下!我能不能这样去见师父!?”

管家:“???”

李天剑仓皇地整理下衣物,遥望远处楚瑞清,又陷入新一轮纠结:“师父怎么在这儿……我天,这里旁边是师父公司,我简直是猪……”

李天剑宛如即将看到爱豆焦虑追星党,平时嘴上喊着师父(老公),一旦看到真人便怯得发慌,完全丧失正常思考能力。

管家看着踱步李天剑,不禁满脸懵逼:二少爷究竟是被《西游记》里哪个角色附身,嘴上师父师父喊个不停??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热门: 对的时间对的人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好莱坞之路 南方有乔木 误入浮华 道侣他不懂爱 星期天的Omega 好爸爸系统[快穿] 重来 炮灰总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