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首轮排名淘汰以出乎意料方式结束,然而远在别墅看节目李天剑却气得要摔锅砸碗!

管家看着暴躁二少爷,宽慰道:“这就是第一轮,其实只有最后一轮票数管用……”

管家觉得二少爷实在大题小做,追星过于真情实感。《偶像新秀》说到底就是真人秀,早晚会有经纪公司介入,何必现在上纲上线?

李天剑极为不满,咬牙道:“唱跳都一般假笑偶像,凭什么排第一!?”

二少爷:我师父可是实力主舞!神仙颜值!全团领袖!无冕之王!

管家看他毫无理智毒唯模样,小心地提醒:“第一名是新娱传媒……”

新娱传媒是大少爷李恒翘产业,公司人脉与资源雄厚,辛媛便是旗下练习生。二少爷现在疯狂diss第一名,属于胳膊肘往外拐,要知道他们当初联系初梦传媒,还让新娱传媒人从中牵线搭桥过。

李天剑淡淡道:“垃圾公司,肯定有黑幕。”

管家:“???”这可是您自己家公司啊?

李天剑暴风吐槽完,又开始噼里啪啦地打字,跟楚瑞清应援会管理们交流。因为“南明离火剑”凶名在外,所以李天剑没在应援会管理组挂名,避免撕逼为楚瑞清扯上纠纷。当然,他私下早就进入管理群,开始监督集资、应援等重要事务,避免心怀不轨者卷款潜逃。

管理组内都是楚瑞清核心粉头,而且属性皆为唯粉,众人就爱豆发展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大桃:我还以为这回是第一,毕竟现在每人能投十票,CP粉真没用。

蛋蛋:不过我家比辛家观众缘好,他们家真能冲票,也没看辛跟谁捆绑联票,全靠新娱家族票。

呱唧:我们下一轮还是跟陈思佳、刘筱白家联投?

大桃:联投说到底没屁用,最后一轮还是一人一票,也就前面看着有脸面。

《偶像新秀》目前每名用户可以投出十票,且不能给同一人投两票,这跟最后女团十人出道位正好对应。应援会粉丝为帮偶像冲排名,会选择同公司或关系好其他偶像应援会联盟,号召两家粉丝联投。

虽然楚瑞清向来是冷脸天王,但她在节目中莫名人缘不错,且CP粉众多。现在楚瑞清应援会联盟对象是陈思佳、刘筱白两家,原因是三人本身关系不错,而且阵容稳定。

然而,最终投票赛制会被改为每名用户一票,VIP用户十票,这对吸CP粉楚瑞清来说比较不利。因为辛媛在节目上无明显好友,所以一直没联投对象,不过新娱艺人纷纷推辛媛,倒让她蹭上不少公司家族票。楚家第一轮没靠联票冲上第一,后续只会越发无力。

大桃:我感觉现在联投就是扶贫,陈、刘两家倒是排名挺高。

大桃:我们还是得改变策略,给唯粉打鸡血,CP粉说到底肯定偏一方。

南明:现在集资账目谁在管?

呱唧:我我我!大佬我发你!

李天剑看“大桃”在群内疯狂散播负能量,不禁微微凝眉,出言打断对方长篇大论。虽然管理组几人还没正式见过面,但他通过平时言谈,已经逐渐摸清管理们特长。蛋蛋是出图站姐,呱唧是账务达人,大桃管理应援会官博。

大桃性格相对偏激,常在群里说些不好听话,让蛋蛋和呱唧没法接。不过她是百分百铁打唯粉,对楚瑞清忠心度很高,李天剑便觉得对方暂时可用,只是会适当打断她激进演讲。

对李天剑来说,管理组成员并不是他朋友,只是他帮助师父登顶棋子与工具。他本人精力有限,没法亲自经手所有环节,便挑选有能之士协助管理。即使他跟其他管理交流频繁,对他们也没什么特殊感情。

二少爷非常中二,心中早有定论:毕竟我是有根骨准峨眉弟子,他们不过是追星普通人(?)

首轮排名公布结束,楚瑞清可谓双喜临门,她不但收到公司要发工资消息,还拥有赚外快机会。

前十名练习生将会拍摄广告,为节目金主爸爸打call。虽然广告收入经过节目和公司层层盘剥,落入练习生们手中并不多,但对楚瑞清来说也是意外之财。

广告拍摄当天,楚瑞清和陈思佳向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先戴着口罩偷溜到银行,办理银行卡。楚瑞清站在大厅内茫然四望,倒是陈思佳胸有成竹地指导,让室友拿号到窗口办手续。

片刻后,峨眉大弟子成功收到人生中第一张银行卡,可以等待工资降临。两人急急忙忙赶回片场拍摄,现在出厂一趟不容易,要不是有广告任务,她们还找不到机会。

上车后,楚瑞清想起陈思佳一直以来帮助,说道:“我把前段时间钱还给你吧?”

楚瑞清下山时,可以说是身无分文,全靠陈思佳投喂存活下来。虽然范彤后来帮她预支工资,但也相当微薄,赶不上陈思佳付出。楚瑞清当时便打定主意,拿到钱后先偿还债务,不能让室友承担开销。

陈思佳一愣,随即摆手婉拒:“没事!没有多少钱!”

楚瑞清娓娓道来:“手机,衣服,食物,还有很多东西……”

陈思佳笑道:“手机又不贵,再说你现在身上也没多少钱。”楚瑞清手机还不到两千块,其他零散物件更便宜。陈思佳家里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小康,所以她手头还算宽裕,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陈思佳看楚瑞清坚持,只能展开缓兵之计:“反正工资还没下来,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不着急。”

楚瑞清这才答应。

广告拍摄片场,路霖见楚瑞清和陈思佳结伴回来,不禁调侃道:“你俩真是连体婴啊。”

楚瑞清和陈思佳友谊非常奇妙,两人都不是火热表达感情外放类型,但却有种说不出默契。路霖在娱乐圈混迹多年,又是话题追逐对象,早就遗忘如此纯粹交往感觉,他像是看到手拉手小学生,心中满是感慨。

路霖和练习生们都要拍摄广告,金主爸爸是一家全国连锁知名快餐,每人手上都要端着不同类型美食拍摄。

现在正值夏季,美食套餐也极具清凉感。楚瑞清拿是薄荷派,陈思佳拿则是清火鲜柠汁。工作人员面露为难,提醒陈思佳:“你可能味道有点怪……”

练习生们有吃下美食广告镜头,陈思佳试探地尝了口手中饮料,差点当场吐出来!

陈思佳口腔中弥漫着无尽苦味,她猛地灌下一口矿泉水,说道:“咳、咳……好苦……”

工作人员无奈解释:“因为放了苦瓜汁,味道是很奇怪。”

刘筱白面露诧异:“这是什么黑暗料理?苦瓜和柠檬配合??”

胡苕更高不解:“既然知道味道奇怪,为什么还要卖?”

女孩们叽叽喳喳起来,皆好奇心旺盛地上前尝试,纷纷败倒在苦味面前。楚瑞清望着透亮绿色汁液,她掀开杯盖闻了闻,只嗅到青草和柠檬清香,感觉似乎还可以。

陈思佳看室友拿出新吸管,像是也要尝试,劝阻道:“真得难喝,你别试!”她刚才就抿了抿,五官便由于苦味拧到一起。

楚瑞清尝了一口,她回味了一下,点头道:“好像是很降火。”这味道和二师弟配草药汁差不多,似乎还偏甜一点,确实挺健康。

楚瑞清说完,竟面不改色地继续喝起来,成功干翻一杯。

刚刚被苦倒练习生们:“???”

工作人员见状,立马道:“这条镜头由你来拍!你们俩换一下吧!!”他们本来还发愁,人喝完面对镜头如何笑得出来,没想到楚瑞清居然不被黑暗饮料支配,简直是天选之人!

陈思佳因此莫名其妙拿到薄荷派,由楚瑞清来拍摄清火鲜柠汁。虽然楚瑞清是第一回 拍广告,但她竟颇有天赋,尤其是配合上台词“健康味道”,神情相当令人信服。

然而,快餐广告播出后,《偶像新秀》观众和楚瑞清粉丝们简直要破口大骂。其他快餐味道正常,他们便没对清火鲜柠汁产生警惕,加上楚瑞清粉丝众多,不少粉丝自愿前往贡献销量,喝完都感到被虐。

——史上最大骗局,怪不得清火鲜柠汁让楚来拍,因为她面部神经坏死啊,这什么味道??

——楚老师:想知道我排名第二秘密?吃得苦上苦,方为人上人[doge]

——楚瑞清,我信你个鬼,你口味简直跟我爸一样!吃苦瓜都是邪教!

——csj司马啊,节目上吸血还不够,还要让她帮你拍黑暗饮料广告?你摸良心说,本来该谁拍这条!?

——前面弹幕怎么回事,关陈思佳什么事?两人关系很好啊?

——好个屁!不是你家爱豆被蹭热度,你当然不心疼!垃圾公司赶紧解绑,少来组CP!

网上,网友们本没将清火鲜柠汁当回事,只是调侃打趣几句,却不知是谁传出这条广告本该由陈思佳拍摄。因为成员们都觉得味苦,最后楚瑞清才主动提出交换。CP粉们看到此类小道消息,纷纷大呼好甜,但不少毒唯却气得要死,恨不得原地爆炸。

随着节目热播,众多粉丝阵营也成熟起来,不再像早期时零散。越来越多唯粉号召专注自家,更有激进者开始打压CP粉,宣布拒绝联票,为最终之战磨剑。

楚瑞清和陈思佳人气有所差距,其CP粉最近便被重点围攻,他们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两边都讨不到好。

事情爆发最终导火线,是楚瑞清应援会管理组大粉小号被扒马甲,其微博涉及大量对陈思佳言语辱骂,用词极度歹毒,引得陈思佳粉丝们大怒,楚陈联盟彻底宣告破裂!

网上战火纷飞,群内一片焦灼,其他管理不知如何是好,干脆私信“南明离火剑”。虽然战斗粉大佬说话犀利、怼人很毒,但向来脑子在线,是能出谋划策人。

呱唧:南明南明,不好啦,大桃马甲被扒!现在陈思佳家找我们要解释!

呱唧:咋办啊,我该回什么?我都不知道大桃有小号马甲!?

南明:除她粉籍。

呱唧:???

呱唧:大佬你别跟我开玩笑,我现在真没主意!

呱唧本以为南明离火剑是开玩笑,故意搞“除你粉籍”表情包梗,没想到大佬是认真,居然真把大桃一脚踢飞!

李天剑暗骂这帮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完全是群没用东西,正主没黑料,粉丝搞事情。他看到大桃就来气,直接把她踢出群聊,同时更改所有官博密码,公开宣布大桃被踢出管理组。

大桃发现自己被踢,更是气得半死,又回头反咬南明离火剑,可谓闹得满地鸡毛。她不但大骂南明离火剑,还继续挑动着楚陈两家粉丝战争,不少毒唯在唆使中下场,继续跟陈思佳粉丝相掐。

网上喧嚣逐渐蔓延到现实,也引得当事人有所变化。楚瑞清从没有上网冲浪习惯,还没发现异常,倒是陈思佳最近有点怪怪,时常走神。

位置测评曲目分配结束,陈思佳满怀歉意道:“我最近要跟她们排练,可能没法和你一同去练习室啦。”

《偶像新秀》位置测评要考核练习生们团队位置,陈思佳是主唱,楚瑞清是主舞,两人确实没法同组,需要分道扬镳。

楚瑞清提议道:“那我练完去找你?”

陈思佳笑笑:“不用,我们可能练得很晚,你练完先去食堂吧。”

楚瑞清听完陈思佳解释,她觉得合情合理,便点头答应,也没有多想。

陈思佳见室友转身离开,这才长舒一口气,紧接着又稍显落寞。她当然不会由于网上恶言恶语迁怒楚瑞清,只是突然意识到她们在录节目,或许在镜头下该适当保持距离。

陈思佳很了解楚瑞清性格,对方并不会理解粉丝愤怒,但自己作为在偶像女团生活很久人,很清楚粉丝意味着什么。偶像没有出众实力,既不是歌手,也不是演员,全凭粉丝满腔喜爱活下来。

楚瑞清不是心思细腻人,一连几天都没发现陈思佳小心地掩藏情绪,直到位置测评排练当天,才感到一丝不寻常。因为粉丝们早就得知录影棚位置,不少人围在棚外等练习生们上下班,将场地堵得水泄不通。

粉丝们热情洋溢地摇晃着手幅,对着陆续入场排练练习生们大喊“崽崽”,场面相当热闹。楚瑞清和陈思佳所在小组是先后出场,楚瑞清走在队尾,陈思佳作为center则在队首,两人这几天难得地碰到一起。

“陈思佳你死开啊!!”旁边人群中发出声嘶力竭尖叫,紧接着便是周围人吵嚷。

陈思佳听到突如其来怒吼,一时面色惨白,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她率先停步,身后主唱们也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往前走。

楚瑞清听力甚佳,同样听到人群中喊声,她相比其他人镇定得多,直接走向被栏杆挡住粉丝群面前,淡淡发问:“刚才是谁喊?”

楚瑞清身着及膝宽大外衣,遮住藏在里侧舞台装。她已经化完整妆,眼尾被轻巧描高,同时朱唇似血,眼中透着凛然杀意。毕竟她所在小组表演曲目就叫《Killer》,如今她寒气四射地质问,倒真像无情杀手。

前排粉丝们大都没近距离见过楚瑞清,一时被对方气场吓傻,喏喏得说不出话。

楚瑞清目如寒水,皱眉道:“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是她!是她喊!”其他人看楚瑞清要发怒,立刻往旁边让了让,开始指证犯人。

喊话女生周围竟自觉出现一片空地,她望着满面寒霜楚瑞清,一时也有点怯懦。女生心道,自己偶像真人确实挺美,但也真得好凶。

楚瑞清打量对方一眼,平静道:“你叫什么名字?”

喊话女生虽然快被美色冲垮头脑,但也深知不能暴露个人隐私,否则传到网上还不得被陈思佳粉丝人肉致死。她支支吾吾地装傻充愣:“……什、什么?”

楚瑞清面露不耐:“我剑下不斩无名之辈……”

楚瑞清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从身后拔剑,露出隐藏在外衣下雪白纸剑。她声如寒冰,凉凉道:“……所以报上你名字。”

喊话女生本以为楚瑞清要掏出可怕武器,差点吓得半死,但她心惊胆战后仔细打量纸剑良久,确定这就是把普通纸剑,手工还相当粗糙。

喊话女生:“……”我爱豆有点傻系列??

众人本来还沉浸在紧张氛围中,但看着满脸杀气楚瑞清拔出纸剑,却感到分外沙雕,只想大呼卧槽!

粉丝们:你上台排练怎么还背着纸剑?而且你确定这破玩意有杀伤力??

楚瑞清杀气腾腾,然而吃瓜群众们却松懈下来,倒是陈思佳看出室友神情不似作假,火急火燎地前来劝架,拉着她往回走:“大哥,可以了!别这样!”

陈思佳想起楚瑞清手擒蜈蚣战绩,生怕室友再来一个手擒粉丝,还没出道就登上社会版头条。

楚瑞清神情颇为不爽,她仍紧紧地盯着喊话女生,举剑手迟迟不肯落下。峨眉大弟子情感凉薄而有限,她可以记不住李橙名字,并直言伤人,但在她认知范围内友人,却有着古人舍命相护觉悟。

峨眉弟子跟普通人不一样,由于寿命绵长,他们不会轻易跟人建立联系,但只要产生联系,便会珍惜与守护。

楚瑞清最后还是被陈思佳劝走,但她胸口却像堵着一口上不来气,让人憋得慌。楚瑞清放下纸剑,迈步往回走,但她仍感不悦,干脆随手朝着无人栏杆隔空挥剑!

巨响过后,栏杆应声而断!

楚瑞清发泄结束,这才吐出郁气。她挽起剑花,沉着收剑,头也不回地往棚里走,无视背后目瞪口呆在场粉丝。

粉丝们原本还笑楚瑞清沙雕,现在见识隔空劈剑,吓得快当场跪下。有人一路小跑地到达受损栏杆前,摸了摸粗糙断口,竟还感到一丝滚烫。栏杆是金属制造,要是中招换成真人,恐怕确实变成剑下亡魂?

众人不禁战战兢兢:卧槽,这不是纸剑,这得是激光剑吧??

路霖听闻棚外吵闹骚乱,跟着工作人员出来。他看到被劈断栏杆也吓了一跳,但他好歹是见过世面人,很快就镇住场子,怒吼道:“楚瑞清,公然破坏公物,你给我滚过来——”

路霖:“显得你能耐是吧?让你公司来赔钱!!”

楚瑞清:“……”

楚瑞清本来还有点余火,但她听到“赔钱”两字,一切情绪烟消云散,立刻向生活卑微低头,一路小跑地过去挨骂。工作人员也不客气,将她劈头盖脸地教育一顿,同时抱怨换栏杆麻烦。

练习生们见识刚才画面,本来还既惊又怕,如今望着角落里暴风被骂楚瑞清,心中又升起同情。大佬这算是耍帅三分钟,挨骂三小时?

楚瑞清同宿室友和《Killer》组员看不下去,纷纷上前规劝捞人。陈思佳无奈道:“我来出钱赔偿,她下回不敢了……”

《Killer》组center辛媛也在旁帮腔,婉言道:“老师,我们组马上要排练啦,您这回放过她吧?”

两人好话说尽,终于把楚瑞清从工作人员手中救出,又免不了一通让耳朵起茧警告教育。

陈思佳黑粉当面公开叫板,楚瑞清现场找人回怼,这绝对是一条炸翻《偶秀》饭圈消息,现场视频很快便流传到网上。毕竟楚陈两家在网上撕逼火热,但正主们似乎关系不错,楚瑞清甚至要当面为陈思佳出头。

——楚老师铁血真汉子,当面刚毒唯,完全不怂!

——剑下不斩无名之辈梗算是迈不过去了2333大家以后见到她别报名,小命就保住啦!

——卧槽谁来解释下那把剑?这视频是节目组后期吧??

——真汉子也要恰饭,赔偿挨骂时真是弱小可怜又无助[doge]

——节目组,楚瑞清激光剑是怎么通过现场安检,你们来解释下??

——本以为这是《倚天屠龙记》,搞半天是《星球大战》??

——楚老师是正派弟子,邪道偶像,感觉她把所有偶像不敢做事,全都做一遍[doge]先是手撕自家队友,又是手撕自己毒唯,牛逼666

——路人转粉,但我感觉楚家粉丝要被洗一波,肯定很多人叫着要脱粉。

路人们都是友好调侃,但他们担心不无道理。毒唯们作为投票中流砥柱,肯定会由于楚瑞清维护而被劝退一波。在毒唯心中,他们全心全意支持爱豆,爱豆却要为最恨吸血者出头,简直是实力赶粉。

有毒唯心中不悦,但也会习惯装瞎,宣称其他人想太多,楚陈只是同事云云;有毒唯脾气很大,便会直接喊脱粉,甚至大骂出坑回踩,号称饭上楚是眼瞎。

大桃无疑就是后者,在微博上说楚瑞清还没红就膨胀,颇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感觉,像个大义凛然理智家。她还阴阳怪气地内涵楚瑞清应援会,仿佛管理组也是饭随偶像,无能得要死。

李天剑本来还在拔剑视频下控评,他看到大桃又像跳梁小丑般出来,直接冷漠地切号上线。

南明离火剑:有人只配做生活loser,在网上混成管理,便觉得自己是头号人物,可以看破世事、洞悉真相。殊不知离开你回踩对象,自己一辈子是个井底丑八怪,误以为在楚瑞清身上窥得一线天光,自己便能原地飞升,实在笑掉人大牙。

南明离火剑:追个星都要听你指点江山,还追什么星,我特么追你算了@大桃要拼命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鸣宝在暗黑本丸 余罪 青春的死胡同 销魂殿 对的时间对的人 丹尼海格 [综英美]我在超英世界里开鬼屋 圣子为何如此娇弱 他与月光为邻 刷钱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