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夏枚满腹吐槽,但她训练时相当老实,并且发现楚式学习法卓有成效。

因为队伍里老b班成员众多,仅有夏枚一人曾属c班,楚瑞清带领的《红》小组又被戏称bbc小队。成员组合是老b班夹杂一个c,训练时间规律得犹如bbc新闻。

在楚瑞清带队下,bbc小队的水平突飞猛进,且士气如虹,看上去像受训良久的女生军训班。相较而言,同选《红》的另一组却气氛惨淡、宛如散沙。另一组成员大都来自c班,实力本就不及楚瑞清等人,又缺乏合理规划,进步甚微。

同选一首歌的两组会一起上课,接受舞蹈老师的指导。因为双方差距太大,课堂上几乎是bbc小队一面倒地碾压,让另一组士气低迷。楚瑞清等人蹲坐在角落旁观,夏枚看着曾经的同班同学挨骂,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说实话,你们这组真得很差。”舞蹈老师看着面前乱七八糟的舞蹈,头疼地揉揉脸,严肃道,“不是光跟对手比显得差,而是在12个小组里最差!”

几个c班练习生闻言,更是颓丧地低头,大气都不敢出。

“胡苕,你是里面等级较高的,又是center,难道不该帮帮其他人?”舞蹈老师毫不客气,继续进行问责。

胡苕当初没有升入a班,但以她b班的水平,在一众c班中也算出色。

胡苕闻言抿抿唇,她不知为何下意识地瞟了眼面无表情的楚瑞清,又默默地收回视线。胡苕也很无奈,不是每个人都擅长教学,现在她才发现统领小队有多难,大家可以摩擦、碰撞出无数矛盾。

舞蹈课程结束,胡苕所在的小组成员们大受打击,众人皆脸色沉沉,打不起精神。胡苕看到不远处楚瑞清和陈思佳结伴出门,她思索片刻,像是终于下定决心,跟了上去。

“那个……”胡苕鼓足勇气,想要拦住楚瑞清,然而她看到熟悉的冷脸,又像是被戳瘪的气球,踌躇地说不出话。

楚瑞清听到声音,回头便看到有点脸熟的胡苕。她先下意识地瞄了眼对方名牌,然后挑眉道:“有事?”

胡苕面露窘迫,她语气磕磕绊绊,神情透出一丝哀求:“那个、组里大家情绪很低落……但我实在不擅长教人,可以请你帮帮我们么?”

胡苕硬着头皮说完,看着楚瑞清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一阵打鼓。她其实也没有把握,毕竟双方是竞争者,不帮也情有可原。胡苕是走投无路,每天看着队友满脸疲惫、毫无斗志,换谁心里都不好受,好歹别做12个小组中的倒数第一。

陈思佳闻言一愣,她欲言又止,偷偷打量楚瑞清的脸色。

楚瑞清面色平静:“你需要我怎么帮?”

胡苕看她没有立刻拒绝,当即道:“其实教教大家就好,就像当初b班那样,只是我们可能学得不太快……可以么?”

胡苕的队友们都是c班生,在能力上当然不及升入a班的成员,学舞会稍显笨拙。胡苕有心想帮,但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楚瑞清的指导能力,根本教不到点上。

虽然胡苕当初在b班练舞时,曾遭受过楚瑞清的点名批评,但她有种奇妙的直觉,认为对方没有恶意,而且从不会虚与委蛇。有的练习生愿意帮忙,天天挂笑,只是因为这是节目,她们需要好人面具,让观众们喜欢。

但楚瑞清不是这样,只要别人向她求助,她基本上都不会拒绝,而且不求回报,颇有种行侠仗义后潇洒离去的侠客之风。

果不其然,这回楚瑞清也没有拒绝,她应道:“可以。”

胡苕立马露出惊喜的神色,她连连道谢,然后赶忙回去通知其他人。

陈思佳看胡苕兴高采烈地离去,她其实心中有点顾虑,但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无奈地长叹一声:“你真是教学上瘾啊……”

楚瑞清:“总没有打击别人学习热情的道理?”

陈思佳:“算了,你觉得对就好,顺从你的心意吧。”

陈思佳了解楚瑞清的性格,心境比较平和,接受室友的选择,但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很快来临。

因为答应胡苕的请求,楚瑞清每天督促完bbc小队的练习,便会抽出时间教导另一组《红》小队。楚式教学模式果然弹无虚发,不但直接刺激起隔壁组士气,还推动胡苕的队友们飞速进步。

夏枚见楚瑞清愿意出面教学,心里也很开心,她原来是c班成员,在隔壁组有不少老熟人。过去,老同学们上课挨骂,夏枚心情同样难受。现在她偶尔也会参与进来,与楚瑞清一起指导旧友,气氛倒是其乐融融。

两组共用同一间练习室,每天都会碰面,加上楚瑞清、夏枚时常指导隔壁组,让大家熟络起来。偶尔,隔壁组成员会直接在bbc小组训练时,默默地站在后面跟着练,这直接引发bbc小队中部分人不满。

李橙望着身后一大群隔壁组c班人员,皱眉道:“我们好像不是一队的?”

c班成员最近跟楚瑞清等人熟悉起来,她们还没见过如此直白的冷脸,不由喏喏:“我们就是想跟一遍……”

李橙淡淡道:“我们正在排舞,请你们自己去训练好吗?”这话夹杂一丝火气,颇有种意有所指的味道,像是极度不耐隔壁组的蹭练行为。

楚瑞清向来在前排带舞,并没发觉队伍末尾的小冲突。胡苕最先发现气氛不对,她召集自己组成员,劝道:“我们先到旁边练吧。”

双方都有些气闷,但由于顾忌练习室的摄影镜头,并没有多加争执。隔壁组难免有人心中不爽,嘀咕道:“又不是她教我们,甩什么脸色……”

胡苕组成员跟楚瑞清、夏枚相处得不错,她们也没打扰bbc小队,只是默默跟着,却被人阴阳怪气地刺一通,实在有些委屈。教学的楚瑞清都没嫌弃她们,李橙凭什么携枪夹棍地来一句?

练习室内有些暗流涌动,但事情彻底爆发,却是在不久后。楚瑞清和夏枚像往常一样教完隔壁组,回去却发现休息室大门虚掩,有人聚在里面交谈。

夏枚刚要推门进去,却被楚瑞清伸手拦住,她不免面露诧异。楚瑞清往屋里瞟了一眼,淡淡道:“她们在说我们。”

走廊过道很安静,楚瑞清的听力不错,她捕捉到自己的名字,索性停下脚步倾听。

“思佳,我们都知道瑞清和夏枚是好心,但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有点不合适……这毕竟是场淘汰赛,不是来交朋友的。”屋内,李橙正苦口婆心地规劝,想要发动周围人。

陈思佳没说话,倒是刘筱白插嘴道:“可当初在b班不也是这样?我们都被教过?”

“那时候竞争没那么激烈,而且我们可是同一首曲目……到时候现场投票,说实话看人气,不是光看谁练得好!隔壁组可有好几个人气很高!”李橙振振有词。

陈思佳:“你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谈?”她觉得李橙思路很怪,不把想法表露给楚瑞清,却扭头说给自己。

李橙哪有胆面对楚瑞清,她当然只敢私下找陈思佳,低声道:“你们不是关系很好?你劝劝她吧,长此以往下去,队里人都会感觉不舒服……”

“如果觉得不舒服,你就努力忍一忍。”熟悉的清冷女声响起,只把李橙吓得魂飞魄散。她僵硬地扭头一看,便见楚瑞清轻轻推开门,面色风轻云淡。楚瑞清身后还跟着神情微妙的夏枚,她似乎不知该说什么,手足无措地站着。

没什么比背后议论人,却被当事人发现更尴尬!

李橙面对戏剧化桥段,甚至怀疑两人是被导演组故意引来。她被当事人发现,神色有点紧张,不过片刻便镇定下来,索性坦白道:“你听到也好,我只是觉得既然是淘汰制节目,你这么做不太好,对我们不公平……”

楚瑞清轻飘飘地反问:“什么叫公平?其他人永远比你差,就是你所谓的公平?”

李橙咬牙道:“但我们现在是一个小队,你去教其他组,会直接影响全组人的成绩!我们是来竞争出道,不是来交朋友的!”

楚瑞清淡淡道:“我确实不是来交朋友的。”

李橙闻言,神色稍显和缓:“这就对了……”

楚瑞清:“所以你应该清楚,你也不是我的朋友,没资格阻止我。”

楚瑞清望着气得不轻的李橙,认真道:“我教导队友,是出于队长的职责,但并不代表我向你承诺,以后不帮助其他人。你的不舒服感只是幼稚自私的心理在作祟,自己是既得利益者,便排斥后面的人。”

“你没明白一件事,除了我们同队以外,你跟隔壁组没有任何区别。”

楚瑞清语气平和、慢条斯理,李橙却被对方凉凉的话气得血液上涌、面红耳赤,她最终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显然火气更重。

剑拔弩张的氛围过去,屋内剩余几人都相当无奈,楚瑞清和李橙的交锋可谓毫不留情。

陈思佳面露难色,她看向楚瑞清,婉言劝道:“你也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楚瑞清语气诚恳,她眨眨眼,“为什么她那么生气?”

楚瑞清实在不明白,自己好好讲道理,李橙为何大发脾气?

陈思佳见室友神情不像作假,似乎真没把此番波折放在心上。她在放心的同时,不禁吐槽道:“因为大哥你说得话真很伤人啊……”

楚瑞清就差对李橙直白地说:我们是普通队友,你少自作多情!

陈思佳努力解释一番,尽力剖析李橙的心境,讲给楚瑞清听。她生怕室友不理解,还举了些现实例子,比如父母生二胎后老大不快、好学生觉得老师对自己喜爱减少等等,希望能让楚瑞清有设身处地的感受。

楚瑞清听后,不但没打消疑惑,反而更加不解。她摇了摇头,感慨道:“你们独生子女事情真多,实在是被骄纵太过。”

陈思佳:“……”你说话怎么像个上年纪的老头??

峨眉大弟子从没有过此种心理,她要是跟李橙一样,不满师父继续收徒,恐怕师弟师妹三个早被打死。她和李橙没法有共鸣,只觉得对方像是被宠坏的小孩,蛮横不讲理。

陈思佳和刘筱白都跟楚瑞清关系比较好,夏枚现在更是被打做楚瑞清同阵营。三人见她没放在心上,基本上也就没太纠结李橙的态度。

陈思佳见楚瑞清心胸如此宽广,忍不住好奇道:“如果隔壁组真练得很好,快要超越我们呢?”

楚瑞清镇定道:“那更好,我剑下不斩无名之辈。”对她来说,打败强者可比击溃战五渣有意义得多。

陈思佳:“???”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热门: 南风知我意 妇科男医生 最强小农民 寒烟翠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修无情道后我怀崽了 良辰讵可待 乡村小保安 鉴罪者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