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医院儿科内,四处都是忧心的家长和可怜兮兮的小孩。楚瑞清和陈思佳不熟路况,只能紧跟范彤,穿过长廊。

屋里,范彤的女儿正住院吊水,小女孩年纪不大,估计没上幼儿园,她的小手关节处红肿,同时额头发黑。孩子的外婆守在旁边,她既心疼又心焦,给孩子掖好被角。

“妈,你先歇歇,我去找医生!”范彤风风火火地赶到,对自己母亲道。

外婆望着突然出现的一行三人,不由有点发懵。楚瑞清和陈思佳礼貌地跟长辈打过招呼,她们安静地站在旁边,不敢出声打扰。

外婆皱眉:“医生早就下班,得等明天吧……”

范彤雷厉风行道:“怎么会?总有值班的,肯定能找到!妮妮是被毒物咬了,才会高烧不止!”

外婆诧异道:“住院时你怎么没说?什么时候被咬的!?”

范彤牵挂孩子,语气也有点暴躁:“哎呀,你别管啦,我先去找医生!”

外婆怕范彤的暴脾气惹麻烦,只能拜托楚瑞清和陈思佳帮忙看会儿小孩,便急急忙忙地去追范彤。

各个病床被帘子遮挡,外人看不清其中情况,楚瑞清觉得时机不错,上前观察起小女孩妮妮的模样。小女孩的嘴唇一开一合,像是陷入梦魇,嘀咕道:“虫,大虫……”

陈思佳听到妮妮微弱的呢喃,担忧道:“真是被虫咬了吗?现在怎么办?”

楚瑞清面色镇定:“只要找到合适的解毒方子,然后对症下药就好。”

陈思佳赶忙道:“那方子是什么?”

楚瑞清干脆道:“我不知道,我不学医。”

陈思佳满脸懵逼:“???”小老妹,你怎么回事,明明前面很牛逼??

楚瑞清没有撒谎,作为一心剑术的正统峨眉弟子,她在卜算、炼丹等方面造诣不深,种植药材更是二师弟的爱好。门里只有她在正经练剑,其他人都在做奇怪的副业。

床上的妮妮被痛苦缠身,她像是砧板上的小鱼,虚弱地喘着气。楚瑞清观望一番,朝小女孩伸出手,虽然没法解毒,但她可以解决根源。

陈思佳见她要摸妮妮额头,低声道:“你要做什么?”

楚瑞清没出声,她用指尖在妮妮紫黑的额头上一点,随即猛地抬手拽起。空中似有微光一闪,有什么东西被楚瑞清握入掌心,床上小女孩的额头竟褪去紫黑色,只剩下红肿。

楚瑞清感受到掌心的挣扎,她紧紧地握了握拳,小东西立马老实下来,似乎害怕被捏死。

陈思佳亲眼目睹此幕,惊讶道:“什么东西?”

驯虫显然比驯剑容易百倍,楚瑞清发觉掌心小虫的乖巧,索性摊开手给对方看。陈思佳兴致勃勃地凑上前,随即惊慌失措地跳开,差点失声尖叫!

陈思佳脸色惨白,她强行捂嘴没喊出声,义正言辞道:“太恶心啦!快丢掉!”

楚瑞清的掌心里是一条深色小蜈蚣,它甚至还鲜活地扭动。强烈的视觉刺激让陈思佳大为震撼,恨不得当场吐出晚饭。

楚瑞清为小蜈蚣鸣不平:“虽然它体型小,其实还算厉害,毕竟现在草木虫兽有灵智也不容易……”

陈思佳愤愤道:“我不管,它很丑,非常丑!”她回去要让楚瑞清洗手一百遍,女团偶像不该接触此等污秽之物!

楚瑞清觉得对方有点大惊小怪,不过她尊重陈思佳的意见,当即将小蜈蚣收起来。

陈思佳惊恐道:“你不会要养它吧!?”楚瑞清居然没立即丢掉,让她产生不好的预感。

楚瑞清面露犹豫:“可它被炼化过,直接入药有点可惜……”

这不是普通的蜈蚣,应该是被有心人喂养炼化过,相当于一件简易法宝。他们门内不太爱玩虫,一般都是用剑,但不代表楚瑞清不识货。

陈思佳眼见室友真要留虫,被气得露出家长风范。她竟祭出当代母亲名言,口不择言道:“你要是养它,就休想让我养你!房间里有你没它,有它没你!”

楚瑞清:“……”

楚瑞清试探道:“那我今晚在窗外树上打坐,你们好好相处?”

陈思佳:“!!?”你是魔鬼吗?让我们同处一室??

两人正说着,范彤和外婆已经带着医生和护士赶到。因为毒虫被楚瑞清取走,接下来的工作便简单许多,医护人员只要注射相关药剂即可。如果小蜈蚣一直潜伏在妮妮体内,这中毒的状态可没法马上解决,还要折腾很久。

众人忙碌起来,楚瑞清和陈思佳便识相地离开病房,没有给专业人士们添乱。妮妮的外婆也退了出来,她站在走廊里,痛心疾首地喃喃:“造孽哦,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陈思佳安慰道:“没事,您放心,妮妮很快就好了。”

“唉,好什么,当妈的就不靠谱……”外婆欲言又止,像是不知该不该说这话,最后她还是抱怨道,“一天到晚拼工作,最后小孩变成这样!”

陈思佳噤声,不敢再接话。楚瑞清却有点茫然,不太明白老人的意思。

陈思佳偷偷将楚瑞清拽到一边,躲过外婆的视线,她用手指点了点脑袋,悄声道:“范姐的小孩好像天生智力不太好,据说是怀孕时落下的……”

这是公司里公开的秘密,只有初来乍到的楚瑞清不知道。范彤当年怀孕时忙事业,小孩出身后先天有点问题,让她大受打击。她会选择离开大公司,也源于想要弥补妮妮的愧疚之情。

楚瑞清露出了然的神色,解释道:“并不是智力不全,而是被毒虫控制。”

谁家小孩脑袋里窝着一条蜈蚣,估计神智都不正常。这种小蜈蚣想进入人体,必然是虫卵时被植入,然后不断寄生长大。毒虫会让宿主时不时生病,但又不会马上丧命,是很折磨人的阴损手法。

妮妮和小蜈蚣的年纪差不多大,虫卵很可能来自母体,就是曾有人给怀孕的范彤种下,然后转移到胎儿身上。现在小蜈蚣脱离小女孩,妮妮的智力自然恢复正常,估计此次大病后就能变好。

楚瑞清点了点手心的小蜈蚣,语重心长地教育:“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以后要做一条匡扶正义、侠肝义胆的好虫,不能欺老凌幼。”

陈思佳:“……你再把它拿出来,我真要生气了。”

陈思佳默默吐槽:居然还对虫子进行思想道德教育,仿佛它辅修过人类语言一样。

范彤必然要在医院忙很久,楚瑞清和陈思佳没有打扰,深藏功与名地离开。陈思佳在路上买了个盒子,要求楚瑞清将小蜈蚣放入,同时禁止她给犯罪嫌疑虫放风,否则自己会表演当场暴毙。

楚瑞清倒不在乎小蜈蚣的居住体验,她乖乖地将虫子丢进盒子,忽略小虫的哀怨。

第二天,忙乱过后的范彤前来道谢,妮妮已经转危为安,她的神色轻松不少。楚瑞清简单提及蜈蚣的事情,提醒对方注意有没有得罪人。毕竟练虫不易,且行且珍惜,有人会祭出小蜈蚣,显然是下血本。

范彤看到蜈蚣大为惊骇,顿时心里凉了一半。她思索片刻,最后似有所悟,艰难道:“这回谢谢你,我大概明白了。”

楚瑞清见范彤有主意,便没再过问对方私事,毕竟每个人都有不愿说的事情。

两人又聊了聊峨眉寻人的情况,楚瑞清便先行离开。

范彤有些恍神,心不在焉地处理着事务,办公室的门却被人敲响。马老师探头进来,提醒道:“对啦,我才反应过来,你一直没把楚瑞清的单子给我。”

范彤:“?”

范彤面露疑惑:“我没她单子。”

马老师大为诧异:“她不上节目吗?怎么会没单子?”

范彤:“她又不是咱们公司的人,上什么节目?”

马老师:“???”

马老师:“可我早上才安排她领舞!?”

范彤:“???”

两人面面相觑,这才发觉信息流通出现问题。范彤听闻事实真相,不可思议道:“她才过来一天半,一共就上两节课,怎么能当上领舞?”

范彤由于昨天的突发事件,没有按时来公司,却闹出这般笑话,只觉得哭笑不得。她没料到陈思佳会拽着楚瑞清去上课,也怪她那天没有说清楚。

马老师规劝道:“你真不打算签?我看是个好苗子,很可能红啊?”

范彤哑然,她倒是想签,但楚瑞清目前是个无证黑户,而且有很多奇怪之处。她无奈道:“我跟她聊聊吧,到时候看她意见。”

目前有一档选秀节目正在接触公司,基本上是女团偶像类型,这也是马老师最近加紧训练的原因。初梦少女团肯定能参加,但人选却要经过节目组筛选。经纪公司自然采取广撒网策略,想要多塞人都试试,提升通过率。

马老师走后,范彤不禁胡思乱想起来,开始离奇地专业评估:如果楚瑞清真做偶像立人设,标签是什么?难道是峨眉派偶像,或者女团主武?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热门: [文豪野犬]港口Mafia钻石磨成粉 纨绔疯子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守护时光守护你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穿成万人迷替身的我只爱学习 我老公是豪门暴戾精神病 我有了逃生BOSS的崽 邻家少妇 女配不想死(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