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马老师一时心情微妙,她刚才信誓旦旦要认舞种,现在却真说不清楚。因为楚瑞清的展示根本与舞无关,属于陌生新领域。好在其他人不在乎这些细节,她们完全被楚瑞清的高难度动作所惊服。

众人:虽然不明白在干嘛,但是好厉害的样子。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如果是习武之人,便能明白刚刚的剑招并非虚势,是能真正克敌的。然而,外行的女团小姑娘们只能看懂动作的花里胡哨和利落漂亮,站在旁边兴奋感慨。

楚瑞清的举动瞬间活跃课堂气氛,让接下来的练习氛围都活泼不少。成熟的女团成员都有强烈的属性标签和经典个人技,楚瑞清虽然刚刚加入,但已经透露出极高的记忆度,看上去很容易圈粉。

课后,不少人都新奇地上前跟楚瑞清搭讪,对她的好身手频频赞叹。楚瑞清被如此多女孩围住,一时也有点懵,好在陈思佳及时解围:“我先带她在楼里转转,她还不熟悉呢!”

楚瑞清这才得以逃出人堆,她跟着陈思佳往外走,心里微松一口气。

陈思佳见楚瑞清有点别扭,反而哈哈笑道:“你以后肯定圈女粉,大家都很喜欢你。”

楚瑞清表演时简直A爆帅弯,还有颜值加成,估计以后女粉是主力军。她的长相也不是楚楚可怜挂,凝眉时眼神凛冽,思考时眸中却透着一丝沉静和悠远,仿佛内心有自己的浩瀚天地。

如果忽略楚瑞清偶尔的奇怪言论,陈思佳都得承认自己有时会被新室友电到,对此类长相的女孩子没有抵抗力。

楚瑞清在心里默默记笔记,原来山下人的喜欢就是将你团团围住,以此表达热情。

不远处,宗初曼看了一眼被众星拱月的楚瑞清,又一言不发地将视线投到一边。旁边人看出她的小气闷,安慰道:“没事,这算是雕虫小技,陈思佳刚来时不也很惊艳,现在都糊进地里……”

“最后还要看人气,粉丝不买账,玩这些也没用……”

宗初曼闻言心里好受不少,嘴上却淡淡道:“谁跟她们比。”

另一边,楚瑞清和陈思佳回屋休整,昨夜湿透的纸剑和衣物都已烘干。楚瑞清穿的是陈思佳的衣服,她提议现在换回来,陈思佳却摆摆手,大方道:“你先穿吧,不用着急,我看你行李一时也到不了。”

实际上,陈思佳隐隐感觉楚瑞清家境一般,同时缺乏生活常识,不像城里姑娘,毕竟现在谁会连手机都没有?团内不少成员的家境不好,陈思佳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她尽量小心地维护着楚瑞清的自尊心,也不敢表现太明显。

楚瑞清再次向陈思佳道谢,同时挥了挥破烂纸剑,失望地发现好像飞不起来。陈思佳望着她的动作,突然恍然大悟,好奇道:“你以前是在哪里学的?我看你今天像是舞剑?”

楚瑞清在课上是空手舞剑,动作还不明显,陈思佳见她握剑,才醒悟那似乎是剑招。

楚瑞清跟陈思佳逐渐熟悉,坦白道:“我师承峨眉派云蒙真人。”

陈思佳还没见识过楚瑞清御剑的离奇本事,她似懂非懂道:“哦……你是在峨眉山上习武?类似好多动作明星去少林寺学习?”

如果楚瑞清是常年待在山上,陈思佳倒能理解她很多思维方式的独特之处。

楚瑞清解释道:“那基本是俗家弟子,还是有所不同。”她以前听三师弟阚和说过,山下人会慕名学习各宗武术,但真正能入门的是凤毛麟角。门外和门内的世界截然不同,可谓天翻地覆。

峨眉武术遍布川蜀各地,例如黄陵、青城等,弟子既有民间学习者,也有深山修行者,楚瑞清所属的分支是峨眉派云岭阁。他们偶尔也会跟其他峨眉武术传人交流,但此事基本都由阚和打理。

陈思佳听着复杂的解释,更是稀里糊涂、一窍不通,她又道:“那你们会九阴白骨爪吗?你的剑莫非是倚天剑?”

楚瑞清茫然道:“九阴白骨爪?”

陈思佳兴致勃勃:“是啊,周芷若的招数,倚天剑和屠龙刀折断后藏有秘籍!”

楚瑞清摇头。

陈思佳怀疑道:“……你该不会没看过《倚天屠龙记》吧?那可是童年的回忆啊?”

楚瑞清点头。

陈思佳震惊不已,她面对峨眉派内门大弟子,不禁痛心疾首道:“不行,我一定要给你买套小说!你在峨眉习武,居然不知道九阴白骨爪?”

陈思佳干脆上网查百科,跟楚瑞清科普起来,隆重安利这部武侠小说。楚瑞清看完资料,评价道:“倚天剑的名字挺好听,可以给我的剑命名。”

陈思佳满头黑线,吐槽道:“……这可有点中二。”她实在没法想象,楚瑞清挥舞纸剑,同时称其倚天剑的画面。

楚瑞清跟陈思佳闲聊一阵,她打了个招呼,便独自外出寻剑。她能感觉到古剑就游离在京郊,并没有逃窜到其他地方,然而却无法定位。如果三师弟阚和在场,或许能让他进行卜算,无奈楚瑞清没点亮此类技能,技能点都加在剑术。

楚瑞清后悔不迭,她当初要是跟师妹小贝学做纸剑,或者稍微学点卜算,现在也不会沦落到这一步。她搜查一下午,毫无疑问是一无所获,古剑极为狡猾,当然不会轻易现身。

楚瑞清回到宿舍时相当失落,陈思佳早猜到她没吃饭,居然在桌上摆了个鸡蛋灌饼。陈思佳现在犹如精准扶贫,好心地为楚瑞清提供衣食住行,其行为跟包养无误。

楚瑞清一直心挂古剑,此时却有点不好意思,认真道:“我可以帮你做什么吗?或者将钱给你?”

虽然她现在身无分文,但天天找陈思佳骗吃骗喝,显然不符合峨眉弟子的行事标准,总不能将别人的好视为理所当然。

陈思佳笑道:“没事,等你月底拿补贴,请我吃饭就好啦!”

楚瑞清:“补贴?”

陈思佳:“是的,虽然你还没上台,但按时上课也有补贴拿。”

初梦少女团有定期的剧场表演,楚瑞清还没被编入队伍,但好好上课也有少量补贴,每月大概一千多元。底层成员的工资很低,远没有人气成员的光鲜。

楚瑞清了然地点头,假如她真得在此寻剑到月底,到时候就将补贴都给陈思佳。如果提前拿到古剑,她就回山让擅长凡俗之事的阚和帮忙,看看如何感谢对方。

楚瑞清和陈思佳的关系逐渐亲密,带她过来的范彤却一整天都不知所踪。陈思佳怕新室友多想,解释道:“范姐平时比较忙,估计一时没顾上你,不过她工作能力很强,又是新娱过来的,做事很靠谱!”

楚瑞清捕捉到陌生词汇:“新娱?”

“新娱传媒,是超大的艺人经纪公司,据说范姐以前也是大明星身边的人……”陈思佳叹气道,“跟我们公司可不一样!”

初梦少女团本身就是小糊团,公司自然也是烂泥扶不上墙,规章制度极为简陋。

楚瑞清耿直道:“那为什么大家不去新娱?”

陈思佳面露无奈:“哪有那么容易,大公司谁招我们啊?范姐好像是由于生小孩,所以才跳出来的,原公司工作很累。”

楚瑞清似懂非懂,原来山下的世界如此复杂,她默默地聆听科普,汲取新知识。

临近深夜,范彤才姗姗来迟,她满脸歉意地敲开房门,疲惫而愧疚道:“对不起,家里有事耽误,现在才过来。”

范彤像是一日之间憔悴下来,没有楚瑞清初见她时的中气十足。她风尘仆仆、声音沙哑,却没忘记自己答应过的事情,开口道:“我让朋友去峨眉找人,你留下家人的地址和名字,到时候我们拜托当地人问问。”

楚瑞清没有证件,肯定无法亲自乘车回去,她又不知联系方式,范彤只能出此下策。

楚瑞清心生感激,她老实地应下,低头在纸上写好云岭阁位置和三师弟阚和的名字。毕竟阚和是本门最潮小青年,他跟山下人打交道次数最多,身份比较合适。

陈思佳关切道:“范姐,你脸色不太好?”

范彤眉宇紧皱,叹气道:“小孩又病了,折腾一整天……”

楚瑞清将写完的纸条递给范彤,却正好瞄到对方手腕上的黑色污渍,不由凝眉道:“这是什么?”

范彤这才发现污点,她疑惑地搓揉一番,却不起半分作用,迟疑道:“估计在哪不小心蹭到?我也没注意?”

范彤今日都在张罗重病的女儿,完全没顾得上这些细节,她发丝都颇为凌乱,没有往日干练。

楚瑞清沉吟片刻,询问道:“患者是否局部红肿、额头紫黑,浑身高热不退,同时上吐下泻、四肢抽搐?”

“你怎么知道!?”范彤面露诧异,她犹豫道,“医生已经安排吊水,但高烧一直也不退……”

楚瑞清笃定道:“这种高热由于中毒引起,估计是被毒物咬了。”

“不会吧,城里哪有毒物……”范彤将信将疑,她突然想起什么,不由掩嘴惊呼,“怪不得我女儿每天做噩梦,说梦里有大虫子追她!?”

范彤本以为是小孩生病难熬、休息不佳,所以胡言乱语,难道真是被咬?她思及此心急火燎,立刻想往医院跑,赶紧让医生对症下药。

楚瑞清提出随行,范彤略微犹豫后答应下来,对方似乎略通医术,过去也算靠谱。陈思佳颇感好奇,她干脆跟着两人,一同乘车去医院。

范彤是开车过来,楚瑞清和陈思佳坐在后排。陈思佳疑惑道:“你还学过医术?”

楚瑞清坦白:“不,只是老跟山上的虫子打交道。”

楚瑞清不想范彤恐慌,她没说这不是一般的毒虫,恐怕有点道行。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热门: 乡村大凶器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时间落地 锦绣未央(庶女有毒) 醒川 杏花春雨 秘书长 奸妃洗白指南[穿书] 花开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