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番外四

上一章:第43章 番外三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宋嘉宁历经艰辛终于将她的一条腿成功架上窗台时,她听到了死党秦沫沫掐着嗓子的惊呼。

”有……有人来了!”

对面的休息室里的年轻男星已经将外套脱去了一半,只穿着汗衫背心的身材看起来格外的帅气,宋嘉宁看得血脉喷张,艰难地将另一条腿也一并迈上窗台,头也不回地应付她:”慌什么啊,快来推我一把。”

然后宋嘉宁就听到一道漫不经心的魔音响在身后:”推哪?”

不是秦沫沫的声音。

猛一回头,她便看见一人抄手闲闲立在墙根底下,嘴边带着轻讽的笑意,好整以暇地将她瞧着。正是她的死对头苏恪。

心下一个激灵,只听”咚”一声闷响,宋嘉宁从窗台上栽了下来,手中的微型摄像机也不偏不倚地往脑门上砸了一下,头顶上方立时冒出了无数的星星。和着脑门上清晰的钝痛感,宋嘉宁悲哀地认识到,她的好事又一次毁在了苏恪手里。

”没事吧。”眼前伸过来一只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很好看。宋嘉宁顿在那儿,险些被迷惑了去,讷讷地伸出手去想借力,忽的回过神来,调转方向拍了拍屁股站起来,挑衅地冲他一扬下巴:”我好着呢。”

苏恪含笑点头,漫不经心往窗台方向探了探脑袋:”大白天的,你鬼鬼祟祟爬窗台上干嘛呢?”

宋嘉宁自然不能说是在偷窥男神,便摇头晃脑地扯谎:”我在欣赏风景,窗外的风景特别好看。我看的忘乎所以,连栽下来也不觉得疼。”

苏恪冷哼了一声:”工作时间看风景,扣工资。”

”苏恪!”宋嘉宁只觉得原本已经被摔的支离破碎的身体又被狠狠补了两刀。

宋嘉宁很不明白,她这样一个尊老爱幼、爱护动物、同情心爆棚的善良女子,为什么就栽在苏恪这家伙手里了!

小时候他们是邻居,苏恪凶悍又霸道,抢了宋嘉宁的玩具还在大人面前装的一脸无辜,那时候,他们的梁子便结下了。

上学之后,这家伙又阴魂不散的成了她的同桌,对她毒舌又粗鲁,让她日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再后来到了大学,苏恪去了国外著名的商学院,宋嘉宁则在北方一所普通的大学就读。那时候的她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有了女孩们那个年龄该有的清丽娇俏。宋嘉宁开始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收到匿名情书和藏在她位置旁的小礼物。虽然她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一颗纯情的少女心还是被搅得微波荡漾。谁知,苏恪又出现了。带着助教的名头,对宋嘉宁方圆五百里内的桃花一一进行了拦腰折断,并不要脸地宣称宋嘉宁是他的人,谁敢接近她,他就让谁毕不了业。于是乎,宋嘉宁的大学生涯一下子从”北城的春天”退化成了”尼姑庵的严冬”。

终于,宋嘉宁熬到了毕业。她毕业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向苏恪的姐姐苏凯旋询问了苏恪的就业动向。在得知他会继续留在北方进行”助教-副教授-教授”的升级后,宋嘉宁放心地进了江城的一家娱乐公司,应聘当红男星庄浩的生活助理。

本以为可以和男神近距离接触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推开休息室的门,就看到苏恪坐在化妆镜前,对她笑的一脸无害:”宋嘉宁,我们又见面了。”

虽然苏恪美其名曰弃学从艺,但宋嘉宁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以苏恪的脑袋苏恪的智商,做教授做科学家或者做霸道总裁都没问题啊,好端端的,当什么艺人啊!

对此,苏恪的解释是……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好吧,他长的好看。

于是乎,苏恪成了她的老板。

临下班前,宋嘉宁磨磨蹭蹭挪到苏恪的休息室外,哭丧着脸:”苏恪……不扣工资成么?”

苏恪摸了摸下巴,很认真地思索了一番:”不成。”

”你要是扣我的工资,我就把你学生时期的糗事都散布出去!”求情不行只能来威胁的了。

苏恪显得很淡定:”你确定出糗的人是我不是你?”

”你……你你你……你小时候抢过我洋娃娃。”

苏恪点了点:”嗯,四分之一。”

”你……你是个虐待狂。”

”二分之一。”

”你还是个姐控!凯旋姐说什么,你都不敢不听!”

”四分之三,继续。”

宋嘉宁指控的累了,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我想起来了,你性取向不正常!你一边孺慕自家姐夫陌时铭,一边还跟华思哲相爱相杀!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哪个雌性生物近过你的身!”

苏恪长叹了一声,直起身来:”恭喜你,宋嘉宁,你这个月的工资刚刚已经被扣完了。”

宋嘉宁顿时愣了,差点要跪下去,一把抱住苏恪的长腿:”老大!手下留情啊,我刚刚逗你玩呢!”

苏恪掐着下巴做思索状。

宋嘉宁立即狗腿地凑上前去:”只要不扣工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恪轻咳了两声,低低地笑了起来:”赴汤蹈火倒不用,我就一个问题。”

”嗯?”

”宋嘉宁,在你的认知里,难道你是公的吗?”

宋嘉宁莫名其妙愣在原地,苏恪却像是吃了蜜糖一样,春风满面,临走还揉了揉她的头发。

总的来说,宋嘉宁自认是个认真尽责的好助理。

苏恪最终没有扣掉她的工资,她也很有觉悟,认清了只有讨好了苏恪她才能过好日子的事实,尽心打点着苏恪的一切事物。比如晚上苏恪肚子饿了,她便跑到几十里外的饭店给苏恪打包他最爱吃的芝士披萨,再比如苏恪没空打理粉丝的礼物,她就一件一件地整理好,一封一封地替他给对方写感谢回信……

苏恪被宋嘉宁伺候的极其舒坦,破天荒地给她放了两天假。

得了这两天假,宋嘉宁想的却是,糟糕,苏恪的生日好像快到了。当初出道时为了避免麻烦,苏恪对外公布的生日日期是假的,真的生日只有他身边的人知道。

宋嘉宁不由担忧,这家伙该不会是在故意试探她吧。

在忐忑中度过第一天后,宋嘉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苏恪压根没有打电话骚扰她,这太异常了!

第二天,宋嘉宁起了个大早,对着电脑上搜到的蛋糕制作流程试验了好多遍,终于做出了一个勉强能看的蛋糕了。

到剧组时,苏恪还在拍戏。宋嘉宁便捧着个蛋糕,窝在保姆车里等他。

苏恪拍好戏准备上车时,便看到一个小脑袋歪在后排的座位上。他让司机开车到休息的地方,然后叫醒了宋嘉宁,口气有点无奈:”不是给你放了假吗?在这种地方都能睡着,你就不怕被闷死在车里?”

宋嘉宁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以为你很快就好了。”

”没办法,演对手戏的那个女的比你还蠢,ng了好多遍,就拍到现在了。”

宋嘉宁不满地皱起眉头:”你说人蠢时别总带上我行么?”

苏恪却毫不在意:”怎么了,放你假还跑过来,想赚加班费?”

宋嘉宁扭扭捏捏地回答:”不是啦……”

苏恪眼尖看到宋嘉宁脚边放着的包装袋子,眼疾手快拎了过去。

”喂,你小心点,会变形的!”

”变形?”苏恪不解,”里面什么东西?”说着就要打开。

宋嘉宁尴尬地几乎想要捂上脸,磨磨蹭蹭地回答:”是蛋糕啊,你忘了今天是你生日吗……”

这下轮到苏恪愣住了。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看到蛋糕上用糖油写的歪歪扭扭的字,转头问宋嘉宁:”这蛋糕,你做的,为我?”

”唉,你收到就好了,我走了。”宋嘉宁根本不想多看那个奇形怪状的蛋糕一眼,手忙脚乱地想要离开。

手臂却被一个巨大的力道拖了回去,宋嘉宁一个重心不稳,跌到了苏恪的腿上。

苏恪的俊脸近在咫尺,宋嘉宁吞咽了一下,好看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犹豫地开口:”苏……”

”恪”色还没出口,后面的话便被温热的触感吞没了。

苏恪的唇瓣印了上来,宋嘉宁惊慌地睁大眼,脑中”嗡”地一下便地一片空白,只看见苏恪纤细浓密的睫毛。

那个吻还在不断加深,宋嘉宁紧张地几乎不能呼吸,下意识地想推开他,却被抱的更紧。

过了一会,苏恪轻轻放开了她,他很温柔地唤她:”嘉宁,我……”

”苏恪,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宋嘉宁跌跌撞撞地下了车,几乎是落荒而逃。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逃什么。

在她身后,隐约听到了苏恪急切的喊声:”宋嘉宁,我是认真的!”

宋嘉宁旷工了。

她将自己关在家里呆了两天,整个脑子乱糟糟的,全是苏恪。

他抢她东西时霸道的样子,他欺负她时不可一世的样子,以及……那天晚上,他亲她时温柔的样子。

宋嘉宁摇了摇头,觉得脑袋都要爆炸了。

死党秦沫沫听说了以后,意味深长地说:”你们这是两情相悦啊,躲什么呢。你还说苏恪身边没雌性生物,你可不就是母的吗,人家为你守身如玉这么多年,还不许人家吃下豆腐?”

宋嘉宁虽然觉得秦沫沫说的什么两情相悦很扯淡,但也觉得老这么躲着不是办法。

也许苏恪就是一时兴起恶作剧呢,他怎么着也跟自己认识这么久了,没必要为了这么点事闹的老死不相往来吧。

这么想着,宋嘉宁又特地花了一上午鼓捣了一个爱心便当,算是作为和苏恪和解的礼物。

兴冲冲地到了公司,走到休息室外,却听到了里面传来一个声音,是苏恪的经纪人严悦。

严悦是个三十出头戴着黑框眼镜的严肃女人,她问苏恪:”我听剧组的人说,你最近和宋嘉宁走的很近?”

宋嘉宁顿时一个激灵,放下了原本准备敲门的手。

然后是苏恪冷淡不已的声音:”怎么可能,那丫头从小到大就是我的小跟班,我只不过看她好使唤罢了。要看上早就看上了,还等现在。不过是最近和语欣的绯闻闹的太凶,粉丝掐的太厉害了,转移下他们的注意力而已。”

说到这里,严悦的语气就急了:”苏恪你没事吧,用宋嘉宁转移注意力?助理和明星有关系的多了去了,媒体根本不会关注这个,顶多说你私生活不检点而已。而且我看人家宋嘉宁也单纯的很,你别拉人家趟浑水。以后人前注意点。”

再后来他们说了宋嘉宁听不清了,她只觉得浑身都僵硬了,明明已经裹了厚厚的羽绒服,却还是冷。那冷意一直窜进了心里,连手中的便当盒掉了也不自知。

休息室的门突然打开,看到宋嘉宁的一瞬,苏恪的眼中竟闪过了一丝惊慌。

严悦有些尴尬,拍了拍宋嘉宁的肩便走了。

宋嘉宁定定看着苏恪,语气止不住地有些颤抖:”苏恪,在你心里,只不过是把我当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跟班是吗?”

她很希望苏恪对她解释,告诉她不是她想的那样。

可是,苏恪的目光在越过她之后突然变了。他淡淡地说:”你爱怎么想随便你吧。”

宋嘉宁难以置信,悲伤地回过头,却看到了瞠目结舌的舒语欣。

她突然地觉得自己很可笑,苏恪对她说他是认真的,结果她就真的信了。从头到尾,只有她一个人在纠结罢了。

回公司后,宋嘉宁便向人事科递交了一份调职申请。

生活总是充满戏剧性,公司将她换去做了舒语欣的助理。

比起苏恪,舒语欣实在是个再和气不过的雇主。

她从不对宋嘉宁的工作挑三拣四,也从不会向宋嘉宁提过分的要求。工作容易了很多,但宋嘉宁却没觉得轻松多少,心中像是装了什么,总是无精打采的。

最近,苏恪找舒语欣找的愈发的勤,已经到了完全无视剧组工作人员的程度。他们之间的绯闻也传的愈发厉害。

宋嘉宁只当没看到,专心地做自己的事。

直到有一天,舒语欣问宋嘉宁:”小嘉,你喜欢苏恪吗?”

宋嘉宁很惊诧,戒备地摇了摇头。

舒语欣听闻便一脸的庆幸:”太好了,我还担心你喜欢苏恪呢。”她很幸福地告诉宋嘉宁,就在剧组杀青的那天,她就会和苏恪公开她们的恋情。

宋嘉宁只觉得心里一阵冷风袭过,像被细密的针扎了一下,身体里某一个部分隐隐地发疼,疼的她几乎要掉下泪来。

杀青的那天,宋嘉宁缺席了。

她在一个酒吧里喝的大醉,哭哭啼啼地给苏恪打电话,她对他说:”为什么我想摆脱你的时候你总是阴魂不散,我舍不得你了,你又要变成别人的了!”

苏恪的声音急切又慌乱:”宋嘉宁,你现在在哪?”

宋嘉宁晕晕乎乎地报出了酒吧的名字。

半个小时后,苏恪赶到了。

苏恪看着她伤心的模样,只觉得心中刺痛,替她结好了账,将她拖出了酒吧。

宋嘉宁不肯上车,闹闹嚷嚷地说要在河边看风景。苏恪被闹的没办法,便背着她,一步一步走在河边。

河风将宋嘉宁的酒吹醒了有些,意识到自己在苏恪背上,她有些尴尬也有些羞赭。

她轻轻对苏恪说:”放我下来吧。”

苏恪只是顿了一下,仍旧背着她。

宋嘉宁问他:”今天不是杀青庆功宴吗,你怎么没在那儿陪舒语欣?”

苏恪停下来不走了,他将宋嘉宁放的端正,眉头拧巴到了一块:”我又不喜欢她,为什么要陪她?”

”可、可是你们不是要公开恋情了吗?”

”那是她们公司策划的炒作,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宋嘉宁还是不相信:”那你这两天为什么找她找那么勤?”

苏恪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小姑奶奶,是谁一声不吭地递了调职报告的?我不找她怎么见的着你啊?”

苏恪的表情太真实,宋嘉宁几乎都要以为是真的了,但一想起前些日子的经历,还是不由自主地退缩了,看着他的眼神也湿漉漉的,委屈的很:”苏恪,你这样有意思吗!又是要转移谁的注意力?还是逗我玩?”

”嘉宁!”苏恪叹了声气,看着宋嘉宁无奈又专注:”那天是个误会,我以为你讨厌我,当着悦姐我只能那么说的。后来我又看到了舒语欣,我怕她在剧组里乱说,我不想给你惹麻烦……”

宋嘉宁还是不置信的模样:”我不是可有可无的小跟班吗……”

苏恪有些丧气,苦涩地笑起来:”你上h中,我放弃了g中去读h中,你在北城念大学,我从美国追到北城。你在这里上班,我又从北城追到这里。宋嘉宁,你觉得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跟班?”

”你是说……你是为了……”事实太过震惊,宋嘉宁连话也说的不连贯了。

苏恪叹息:”还不明白吗,都是为了你啊。”

宋嘉宁眼里都是水光:”真……真……的?”

苏恪一手揽过宋嘉宁,将她笼罩在自己的怀中,低头慨叹:”你究竟是有多迟钝才……”

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唇舌便被湮没在女子清甜的馨香中。

宋嘉宁踮起脚尖在苏恪嘴唇上轻轻的印了一下,落下一个薄如蝉翼的吻,一行晶莹的泪珠沿着脸颊滑落,啪嗒,滴在苏恪的肩头。

其实不是太迟钝,只是不敢相信……

宋嘉宁从没想过,她有生之年居然还能上娱乐版头条。这实在归功于前一天的奇遇。原来,在剧组那边舒语欣对着记者媒体单方面的公开了与苏恪的恋情,而另一边,宋嘉宁和苏恪却被偷拍到了在拥吻的照片。虽然面部已经打了马赛克,但明眼人仍能清晰地辨认出,那不是舒语欣。

一时激起各方争论。

宋嘉宁回到公司后,原想去找苏恪,在外间突然听到了严悦劈头盖脸一通训斥,吓得顿时不敢进门。

”上次不是说你们俩没什么吗?这下给我捅这么大一篓子,苏恪你能不能有点责任心!”

苏恪的反应却很淡定:”原本答应和舒语欣传绯闻只是为了宣传效果,我从来没有答应过她可以伪造我们的恋情。要说负责任,我只会对宋嘉宁一个人负责。”

”苏恪,我真要被你气死了!你这是要公开和宋嘉宁的关系吗?你可想好了,如果你和她的关系公开了,对你的人气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你知道吗!就算你不顾虑自己好了,你觉得对宋嘉宁会毫无影响吗?娱乐圈那么多的狗仔和媒体,你保护的了她吗!”

严悦的连番追问下,气氛突然陷入了沉默,宋嘉宁有些着急,趴着门缝想往里看,然后,她听到了苏恪的声音,平静却很坚定。

”当初就是顾虑太多,所以才惹的她难过。如今我已经想的很清楚,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让她受到一点委屈。”

宋嘉宁泪光灿灿,感动在心里泛滥。直到严悦拉开门,都没来得及去遮自己微红的眼眶。严悦无可奈何的看她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严悦离开后,宋嘉宁惴惴地走近苏恪身边:”苏恪……”

苏恪挑眉看她:”怎么,是不是感动的想以身相许啊?”

宋嘉宁很忧愁地摇了摇头:”我在想,你的粉丝们不接受我可怎么办?要是他们因为我对你粉转黑了怎么办?你说我会不会上街就被人扔臭鸡蛋啊?”

苏恪被逗的笑了,轻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尽想些什么呀。”

宋嘉宁还是愁眉不展的样子,甚至还一一向他列举了因为交女友不慎,被粉丝们粉转黑的一众艺人。

苏恪知道她是在担心他,定定地看她,神情变得很认真:”嘉宁,一切有我。”

宋嘉宁的心里顿时变得很踏实,她顺从地点了点头。

外间有人喊苏恪去出席记者会,苏恪匆匆在宋嘉宁额头上啄了一下便离开了。

一刻钟过去了,宋嘉宁却觉得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她不知道苏恪会在记者会上怎么和媒体交代,她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在这个节骨眼,她只能将一切都交给苏恪,全心的相信他。

过了一会儿,秦沫沫来了短信:”宁宁,快看电视,香蕉台!”

宋嘉宁颤抖着打开了休息室的电视机,屏幕中央的苏恪温文儒雅,帅的不可复加。台下的媒体争先恐后地将话筒递给他,提问声此起彼伏。粗略一听,都是为了前一天的照片事件。

他对着镜头,笑得礼貌得体:”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苏恪的支持和厚爱,今天召开这个记者会就是为了告诉大家,从今天起,我将退出演艺圈。”

一语出口,引得台下一片哗然,宋嘉宁也惊诧的不得了,紧紧盯着屏幕,生怕错过他说的每一个字。

苏恪对台下混乱的状况彷如无睹,继续淡淡地说道:”从小到大,我一直在追寻一个人的脚步。我会踏入演艺圈,也是希望能离她更近一些。我们中途经过了很多的波折,但很幸运,我们最终拥有了彼此。以后,我会慢慢淡出大家的视线,去过平静的生活,我也希望,在座的各位也能跟我一样,收获一份平静的幸福。”

看着荧幕正中男子安静的笑颜,那些美好的往事就像蝴蝶一样纷至沓来,宋嘉宁吸了吸发酸的鼻子,露出一个由衷欣慰的笑。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3章 番外三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穿书后魔尊要杀我 狩猎花都 特种兵痞在校园 我在原始做代购 恶魔书 资本对决 撩完就后悔[娱乐圈] 等到风景都看透 躁动的山野 我和对象比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