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番外二

上一章:第41章 番外一 下一章:第43章 番外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被喊到名字的时候,苏凯旋正趴在桌上做着香甜的美梦,冷不丁听到自己的名字,大脑还来不及反应,身体已经抢先一步像按了弹簧似的“噌”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苏凯旋,你来说下第四题的答案。”发话的是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女人,苏凯旋迷迷糊糊睁开眼,待看清眼前的人时,顿时困意全无。她直直地看着对方,说不出一句话来。四周同学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投向她,苏凯旋在那些目光中无所遁形,简直要晕过去了,她明明在听陌时铭给她讲投资学啊,不过是困了打了个盹而已,怎么会变成在高中上英语课的呢!

“阿旋,阿旋!”身后有一个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在不住唤她,苏凯旋还没从震撼中平复过来,为难地侧了侧身子,一个小纸团轻轻地弹到了她的桌面。

她倒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去,正看见许清杭冲她眨了眨眼,俏皮地做了个“ok”的手势。

苏凯旋的小心脏颤了颤,手忙脚乱地按着许清杭的提示偷偷打开纸团,只见上面写着“第四题选c,用过去完成进行时,表示某个过去正在进行的动作或状态,持续到过去某个时刻,还未完成,一直持续到之后才结束。”

她看看纸团上的答案,又看了看讲台上严阵以待的英语老师,在课桌低下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呜呜呜,好痛!居然不是在做梦……

上天啊,不带这么玩的!

“苏凯旋同学,请问你思考好了吗?”英语老师早看出了苏凯旋在神游太虚,皮笑肉不笑地又问了一遍。

苏凯旋吞咽了一下,迅速将纸团上的答案念了出来,老师的表情松动了一些,又详细地将题目解释了一遍,这才允许苏凯旋坐下。

苏凯旋坐下后长长地吐了口气,将课本翻到了第一页,上面青涩的字迹潦潦地写着“高一(8)班”。她征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眼睛里竟然泛起了水雾。

高一……

那时,父亲还健在,会在她回家的时候温和地看着她笑。清杭还留着长长的秀发,眉眼间还不曾有那些深沉的郁色,一抬头便是毫无芥蒂地开怀的笑,明朗地灼人。

那一年,她还未曾和陌时铭重遇……

这是不是代表,那些不幸都有机会重写?

……

苏凯旋思考的太过入神,连什么时候许清杭近前了都没有察觉,随意一转身,便看见那妮子托着个下巴,好奇地挨着看她。

“阿旋,你在想什么呢?”

习惯了许清杭干净利落的短发装束,这会子她突然变回了以前长发飘然的模样,苏凯旋一时有些不大适应,抿出一个不大自然的笑来:“没什么呢。”

许清杭也不在意,兀自提起原先想要说的事:“欸,你有没有听说,今天有几位h大的学生要来我们学校和我们交流学习呢。”

“h大?”苏凯旋暗暗一惊,那不正是陌时铭在国内的时候念的大学么?可是在脑子里仔细回顾了一遍,她却始终想不起这件事。想来,当时她还不认识陌时铭,h大于她也就是一所普通的名牌大学,没有注意也是正常的。

但许清杭异常兴奋的状态却让她感到疑惑:“即使是h大的学生过来,你也不必这么兴奋吧?”

许清杭一听,反问道:“我……看起来很兴奋?”

苏凯旋点头:“就像是明天要出嫁一样。”

许清杭一副“你胡扯”的表情,凑近苏凯旋耳边喟叹:“重点不在于对方是h大的学生,而在于对方是h大传说中的高智商美男团啊……天知道我已经被郑明远那家伙的自恋给逼疯了,我必须得拿出点证据让他自惭形秽一下!”

苏凯旋自然是知道郑明远的,许清杭的青梅竹马,虽然与清杭时常拌嘴,但两人的关系却非常的好。郑明远大学时是学的计算机,毕业后却为了许清杭而放弃了去专业的计算机公司,而陪她在颜斯乔手下做一些信息收集工作。

郑明远的外形是许多女生都很喜欢的阳光开朗型,平常和许清杭抬杠时难免自诩不凡,想到这里,苏凯旋忍不住掩嘴笑:“就我们学校的男生而言,郑明远的确已经算的上是姿色上乘了,你确定h大的美男团能帅过他?”

“咳咳,什么叫帅过他?”许清杭一副很嫌弃地模样看着苏凯旋,“现在的男人是要讲气质,讲风度,讲内涵的好么?光一张脸顶什么用?现在遍地都是美男,就缺高智商啊。”

“所以?”

“所以到时候你必须陪我一块去偷拍几张美男艳照 ̄ ̄ ̄”

苏凯旋:“艳照能体现高智商?”

许清杭正色:“苏凯旋,我们还要不要做朋友了?”

……

不管怎么说,苏凯旋还是陪许清杭去了。她心中其实是藏着一丝侥幸的,虽然觉得不可能,但还是希翼着能见到陌时铭。

只不过,出乎意料的,她不仅没有在h大的美男团中看到陌时铭的身影,她甚至没有看到美男的身影。许清杭好不容易从学生会长那弄到了两个可以与h大交流团近距离交流的前排位置,结果……他们两人就那么坐在那儿听一个接一个的眼镜男讲了一下午的*丝逆袭史,差生奋进史和学霸起居日常。

两人深深感觉到自己被骗了。临到交流会结束的时候,许清杭才突然收到了消息,原来,竟是学校把h大的交流团成员分成了两部分,在两个场所同时进行了交流演说。在给苏凯旋她们做演说的根本不是传说中的高智商美男团,而是h大另一个声名远播的学霸团。

许清杭当即便拉着苏凯旋往另一个多功能会议厅跑。谁知,到了那儿,会议厅的门竟是紧闭的。

苏凯旋从后门的小窗口往里看,看见里面坐着的几个熟面孔全是年级里名列前茅的学生,此刻正与h大的学生们面对面坐着进行热烈的讨论。

虽然这边的几位长的确实要养眼许多,但苏凯旋同样提不起任何兴趣。

和清杭打了声招呼,她便兴致怏怏地离开了。

苏凯旋的心情有些复杂,这个世界看似和她原来的世界一样,但她后来发现,其实很多细微的东西都发生了改变。她凭着记忆给家中打了一个电话,却获知父亲出国公干去了。而在她之前的记忆中,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由此可见,也许,h大交流团的事情,也并非她的记忆出了错,而是,这个世界新发生的事物。

未知的变化令苏凯旋感到心慌,她突然迫不及待地想见陌时铭。只有他在身边的时候,她才能感到安心。可是,距离他们遇见还有一年的时间……

想到这里,苏凯旋的情绪便低落了下来。

她好想立刻就赶到h大,陌时铭当时在h大也算风云人物,要找他,应该也不难。可是,她心中又隐隐担忧,若是这段历史也发生了改变呢?又或是,自己的主动行为使事件的轨迹发生了偏离,那她会不会永远都见不到陌时铭了?

苏凯旋不敢冒险,只好压抑下心中的冲动。

走在校园的林荫道里,阳光透过细碎的枝叶,零零落落地洒在她的身上。苏凯旋突然想起在学校里和陌时铭的第一次重遇,就是在树下。

在树下来回晃荡了几圈,苏凯旋脑筋一热便去器材室借了把梯子爬了上去。

斜斜地倚靠在树枝上,苏凯旋长叹了一口气,她真希望眼睛闭一闭就又回到陌时铭身边了,就算让她背多少本书她也愿意啊。

刚这么想着,低头便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她的方向走来。

米白色衬衫搭配深咖色的格子休闲裤,略商务气息,但又不显沉闷,这样的装束,在满是嘻哈运动风的校园里,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苏凯旋用力揉了揉眼,难以置信。

明明,明明还有一年……怎么会……

苏凯旋又惊又喜,捂着胸口开心地说不出话来。

陌时铭的模样和记忆里第一次重遇的时候相差无几,一样的优雅从容。

心脏仿佛下一秒就要跳出来,但苏凯旋还是故作淡定地移开了视线。

这时候,他该在树下休息的,她只要按照记忆里的台词跟他搭讪就好。

苏凯旋甚至已经准备好了表情,是那种在绝望里看到希望曙光的扭曲欣喜感。她有自信能发挥的很好。

眼见陌时铭一点点走近,三步,两步……再有一步就该坐下了,等他坐稳就可以搭讪了。苏凯旋长吐了一口气调解呼吸,可不等她调节好,陌时铭居然径直……离开了!

苏凯旋顿时急了:“陌……同学!你站住!”

陌时铭果然顿住了脚步,他循着声音回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嗨,这里这里!”苏凯旋着急冲他挥手。

陌时铭走回两步,抬头看去,阳光从青翠的树叶之间纷纷洒洒落在肩头,微亮天光里,女生的轮廓在逆光的阴影下一点点的清晰。

陌时铭有些迟疑:“同学,你叫我?”

“对!对!就是你!”见陌时铭和自己搭腔,苏凯旋激动地连连点头。

“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当时她跟陌时铭说了什么来着,苏凯旋努力回想了一下,愣是没想起来。

“同学?”陌时铭还在等着她的回答。

见陌时铭有想走的趋势,苏凯旋当即便即兴发挥,上赶着冲他喊,“我要下来,你接着我!”

“……”

陌时铭一脸茫然。

苏凯旋仔细想了想,当时的确是他接着她的,流程没错,于是,又肯定的重复了一遍:“我说--我、要、下、来!”

陌时铭笑了,英隽的眉眼一时变得温柔无比,他指了指倚靠在树干上还不曾被搬离的梯子:“可是,为什么不用梯子呢?”

梯子?苏凯旋蹙眉。

梯子!

她想起来了。

她当时问的是--你能帮我去器材室借把梯子吗。

“我……我恐高……”

这是苏凯旋唯一能想到的理由了。

陌时铭的神情有些疑惑,似乎在说,恐高还乱爬树。

苏凯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索性心一横,脚下一滑,人便整个的从树上坠了下来。

陌时铭顿时大惊失色,条件反射地上前想要接住她,可苏凯旋下落的距离与他实在远,晚了一步。

只听一声钝响,苏凯旋已经整个的砸在地上了。

苏凯旋不记得自己是脑袋先着的地,还是腿先着的地,只觉得浑身都痛的厉害,脑子里想的却是,这究竟是什么破时空,剧情崩坏也太严重了!陌时铭怎么可能接不住她!怎么可以接不住她!

呜呜……好痛。

鉴于苏凯旋是高处落下摔伤,陌时铭不敢移动她,只得打电话找人帮忙叫来了医生。

在校医务室里,校医替苏凯旋做了个全身检查,因为树并不高,除了腿部有扭到外,并没有伤到别的地方。但校医还是建议苏凯旋去医院拍个片子,看看腿部的伤究竟严不严重。

陌时铭向校医道谢后,问苏凯旋:“你家人联系方式有吗,最好现在让他们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虽然伤的不重,好歹要告诉他们一下。”

苏凯旋连连摇头:“不用了,我父母都不在身边,爷爷年纪又大了,还是不要让他担心的好。”

“那……你要怎么去医院呢?”

“唉,我自己去就好了,虽然走路不太容易,跳总能跳到医院吧。”苏凯旋故作落寞的低下头,余光偷偷地瞄陌时铭的反应。

陌时铭脸上却出现了忍俊不禁的神情:“你说,你打算跳到医院么?”

苏凯旋很坚定地点了点头。

陌时铭无奈地叹了一声,掏出手机不知给谁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两句,而后对苏凯旋道:“我送你去吧,说起来,你从树上摔下来,我也有责任。”

苏凯旋小鸡啄米般地连连点头。

“对了,你是哪个班的,出校门之前,总得跟班主任请个假吧。”

苏凯旋很殷勤地就递上了自己的校牌:“高一(8)班。”

“苏、凯、旋?”陌时铭看了校牌后,轻轻念出她的名字,嘴角噙着笑,“很有趣的名字。”

苏凯旋却是极其意外的。以前陌时铭就是看了她的校牌后认出了她,而他现在的反应,却一点儿也不像是认识她的样子。

“你怎么了?”见苏凯旋心事重重的模样,陌时铭忍不住问。

苏凯旋忙摇头:“没……没什么。”

太奇怪了。这里的一切都太奇怪了。

到医院片子拍出来显示苏凯旋的腿部骨折,需住院治疗。这时,陌时铭的手机又响了。苏凯旋竖起耳朵,只听见了一句:“我来不了,我在医院。”

待陌时铭挂了电话,她才小心翼翼地问他:“你是不是有事?这里我自己就可以的。”

陌时铭笑着说:“不碍事的,只是一个朋友。”

没过一会儿,苏凯旋便看到了那个朋友的真面目,她没想到的是,那人竟是陆澈。

这时候的陆澈还没有出道,还是一副阳光大男孩的模样,与苏凯旋后来在荧幕上看到的那个言辞得体,进退得当的陆澈截然不同。

他一上来就自来熟地摸了摸苏凯旋的头,问陌时铭:“时铭哥,这是新拐的童养媳么?”

童养媳……

苏凯旋被这个词雷到了,她绝没想到,陆澈私底下是这个样子的。

陌时铭凉凉地瞥了陆澈一眼,陆澈便识相地闭了嘴,对苏凯旋友好的伸出一只手来:“你好,我叫陆澈,我哥是时铭哥的死党兼室友,所以啊……我也可以算是时铭哥的死党。”

苏凯旋愣了愣,陌时铭的死党……应该是在说陆正泽吧,这两兄弟真是没一处像的。出于礼貌,她也回握了陆澈的手:“你好,我叫苏凯旋。”

陌时铭没什么兴致听陆澈瞎唠叨:“你找我究竟什么事?”

陆澈一听马上来了劲:“哥,上次你帮我画的那幅画,我们教授简直满意死了,就差没放到校门口展览了。可是……他最近又布置了一幅……”

陌时铭看了他一眼:“所以?”

陆澈笑的格外殷勤:“所以你好人做到底,再帮我画一幅呗?”

陌时铭叹了口气:“陆澈……”

“时铭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这两天我都在工作室里录歌呢,实在抽不出时间画画呀,你就行行好吧……”

“陆澈,我实在是不明白,既然你那么喜欢音乐,为什么不索性走音乐这条路?”

陆澈一听,原来兴致高扬的模样,一下子蔫了下来,像是霜打的茄子:“别提了,哥,你还不知道我们家的情况么?他们不可能同意我玩音乐的。我就只能在设计院里,能熬一天算一天了。你说这世道是不是太奇怪了,时铭哥你画画那么好,却得被逼着读商学院,我和我哥那么讨厌设计,却不得不继承爸妈的衣钵。要是我们能换换该多好,不然你和我哥换换也成啊。”

陌时铭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敲了陆澈一下脑袋:“得,别贫了。你跟我这儿耗时间,还不如回去求你哥。”

“别啊时铭哥,我哥要是知道我找人代我完成作业,非揍死我不可。”

最后陌时铭还是没经住陆澈的软磨硬泡,不情愿地应下了他的要求。

等陆澈走了,苏凯旋问陌时铭:“你会画画?”

陌时铭点了点头。

“我不相信,你能现在就画一幅给我看看吗?”

“傻丫头,这里没有工具呀。”陌时铭笑,“这样吧,明天我带了工具来画给你看,反正你在这里也挺闷不是么?”

“真的吗!”苏凯旋简直欣喜若狂,过了一会儿,她却疑惑了,“你就不用干正事吗?”

陌时铭的神色出现了一丝异样,但很快又恢复了如常:“你和我说话分神从树上摔下来,我总不能把你丢这儿不管吧。”

呜呜,陌时铭总是这么暖心,苏凯旋一个激动简直想拥上去抱住他,幸好理智阻止了她。

晚上的时候,许清杭来看望了苏凯旋,听说了她这一天机遇,最后冷静地给出了个总结:“所以,你是以一条腿为代价,钓到了一个高智商花美男?”

苏凯旋抗议:“拜托,什么叫做钓!”

“好好好,就算是遇到好了,阿旋你觉不觉得,这个陌时铭对你好的有点过分了?”

“过分吗?不觉得。”苏凯旋回想起自己和陌时铭结婚后的那段日子,那时候的陌时铭对她更好呢。只不过,如果作为陌生人,那陌时铭的表现倒是真的有点好的异常了。

许清杭将苏凯旋说的事情经过又梳理了一遍:“你说,他会不会是……看上你了?”

“!!!”

幸福来的太突然!

苏凯旋很利索地在心里盘算,如果现在陌时铭就看上她的话,她就可以顺水推舟,把中途的什么慕云朗啊,华清音啊……通通pass掉,然后他们就可以相亲相爱在一起了。

满心欢喜中,她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陌时铭第二天很早就到了医院,那时苏凯旋还在睡梦中,陌时铭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脑中一时闪过些什么,便用带来的工具,在病房里直接作起了画。

苏凯旋醒来的时候,病房里不见了陌时铭的人影,床前却摆着一幅色彩明艳的油画。她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幅画在她的设计生涯中,有着里程碑一样的意义,用色大胆,创意新颖,她还记得自己曾临摹过一幅,也只画出了九成的内涵。那幅画被陌时铭以1000万的高价在慈善晚会上卖出,她原本还疑惑过陌时铭是怎么拿到的那画……等等,难道……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陌时铭手中端着一盘热腾腾的早餐,走了进来。

他看起来心情格外好:“醒了?”

苏凯旋点了点头,手指颤颤巍巍指了一下不远处的画:“这是……你画的?”

“被陆澈那小子缠的没办法,正好那时候你还没醒,就画了。”陌时铭眼底浅浅的笑意,温柔的要溺死人。

所以,其实自己一直以为是陆澈画的那幅画……其实是陌时铭画的?

这个事实太过震惊,苏凯旋半晌说不出话。

陌时铭疑惑地走近,却猛然被女孩抱住了腰,顿时动弹不得,女孩的声音因哽咽而含混不清,断断续续地只听到她说:“原来是你……怎么都是你啊……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

陌时铭的怀抱温暖又坚实,他被动地顺着她的背,轻轻地喊:“阿旋?你怎么了……阿旋……”

……

“阿旋,你怎么了……”

那喊声越来越大,苏凯旋蓦地睁开眼睛,看见了陌时铭近在咫尺的俊颜。

他小心地问:“阿旋,是不是做噩梦了?”

窗外还是一片黑沉,苏凯旋后知后觉地抹了下眼角,竟有些湿润,她分不清,那究竟是梦,还是真的穿越了一场,讷讷地开口:“我刚刚做了个梦。”

“嗯?”陌时铭很熟络将她搂进怀里,“是噩梦吗?”

“不算。”苏凯旋摇了摇头,“我梦见了你,梦见了我高中时与你的初遇,你和现在……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陌时铭笑,低头轻轻地吻她。

“你不认得我了。”苏凯旋的声音有点闷,却含着笑,“但你还是对我很好。”

陌时铭心中一暖,怀中抱着他的女孩,脑中回忆起了梦里的那个拥抱。

他没告诉她,他也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他们初遇的时候,他心想着,这次他不要再做她的邻家哥哥,决不再让人抢了先。没想到的是,那个他的女孩早已经认定他了。

“这确实不算个噩梦,应该是个特别美好的梦。”陌时铭抵着她的额头,噙着笑说,“那我们现在把美梦继续吧?”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1章 番外一 下一章:第43章 番外三
热门: 酥油 假装乖巧[娱乐圈] 清风吹散往事如烟灭2·之子于归 穿成校草的死对头[穿书] 他的吻如暖风 张三丰异界游 反派消极怠工以后 校草是女生[穿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 和七个alpha流落荒岛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