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仇怨

上一章:第37章 心惊 下一章:第39章 求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想,如果重症室里那个不是陌时铭,那真正的陌时铭去哪儿了。”卢思思徐徐走到苏凯旋的面前,缓缓蹲下,保持与她持平的高度,“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他很快就会出现的。”

说着,卢思思径直伸手从苏凯旋的口袋里掏出了她的手机,不怀好意地冲她晃了晃:“你说是吗,凯旋?”

苏凯旋原本故作淡定的姿态有些撑不住。现在的卢思思在她看来已经疯魔了,天知道卢思思会利用她的手机做些什么。

顾不上那么许多,苏凯旋扯开嗓子便喊:“卢思思,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和陌时铭只是假结婚,你不可能利用我在他那儿讨到一点儿好处的!”

“好处?”卢思思只是讳莫如深的笑了一声,“我没想得到好处,只要他会来这儿就可以了。”

话落,她用苏凯旋的手机对着苏凯旋拍了一张全身照,将她被绳索捆绑的现状全数收进了镜头,直接发送到了陌时铭的手机。

没过一会儿,手机便铃声大作。

“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不至于见死不救,更何况他那么在乎你。”卢思思“啧啧”叹了两声,微扬着唇角,滑开了接听键。

“我和凯旋正在天台呢,不过这儿风大,你若是五分钟内到不了,凯旋会发生什么事,我也说不好呢。”撂下这么句话,卢思思轻巧地挂断了电话,没有给对方拖延时间的机会。视线瞥向苏凯旋,见她用凉凉的目光审视着自己,卢思思讥笑着又说道:“怎么,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苏凯旋轻轻叹息:“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悲,明明是倾慕陌时铭,却只能用这样扭曲的方式,陌时铭他这辈子都不会对你有分毫的情感。”

卢思思听了竟也不生气,只是很讽刺地一笑:“你以为我和他那些只会争风吃醋的女人们一样吗?我告诉你,你错了。”

她施施然直起身,瞬时挡住了苏凯旋跟前的大半光线,她看着被笼在阴影里的苏凯旋,笑的恣意张扬:“我不需要他的感情,他爱谁或是娶谁,我完全不在乎。因为……不管是死是活,最终,他只能和姐姐在一起。”

姐姐,又是姐姐!难道卢思思真有个姐姐?苏凯旋百思不解,索性顺着她的话头继续。

“你对你姐姐喜欢的人存了这样恶毒的心思,不怕她会怨怪你吗?”苏凯旋不死心地问,虽然早前卢思思自认在病房里是做戏,但苏凯旋始终觉得,如果这个姐姐不是无缘无故杜撰出来的,那就一定对卢思思有莫大的影响里。

卢思思默了半晌,轻轻地说:“她不会怨怪我,我让陌时铭去陪她,她会开心的。”像是强制性的自我说服,她又重复了一遍:“一定会的。”

正在这时,天台的门被人猛然撞开,陌时铭赫然出现在面前,目光凛冽。

他的衣服没了往日的平整,衬衫被汗水浸湿,领口松垮垮地被扯开,一看便是经过了剧烈的跑动。英气勃发的脸庞上满满都是焦灼和担忧。

见到他的阿旋还安然在那儿,陌时铭悬着的心略微放松了些。

将视线转开,目光在眼前的卢思思身上来回逡巡了一会儿,陌时铭半晌才凉凉地开口:“别装了,我知道你不是卢思思,你是她的妹妹卢思乐。你姐姐早在几年前就死了。”

卢思乐惊诧地睁大了眼,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轻笑了一声:“呵,这都能被你查出来,陌家果然有点本事。”

陌时铭并不回应,反另起了话头:“之前阿旋的文件也是你做的手脚吧?”

卢思乐漫不经心点了点头,无所谓地说:“既然都说穿了,自然也没什么好瞒着了。不仅她的文件,之前你的刹车失灵,她在地下车库被袭,也全是我动的手脚。姐姐因为你惨死,凭什么你们能过的这么舒坦。”

苏凯旋闻言面色一滞,却不是因为得知自己被袭的罪魁祸首是卢思乐,而是听见了那句“姐姐因你而惨死,凭什么你们能过的这么舒坦。”

这事实着实有些突然,她怔怔地看着陌时铭,心绪纷乱。

陌时铭却面不改色,半晌,只沉沉地说了一句:“不管你信与不信,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你姐姐出了那样的事。”

卢思思是小陌时铭两届的学妹,因为性格内向,曾受过学校里人的欺负。有次陌时铭正好碰见便帮了她一把,这之后便再未放在心上。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无意中从别人那里得知,卢思思已经一连几天没来上课,据说已经办了休学。而造成她休学的原因却是,华清音抢了她的日记本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朗读并加以羞辱。

朋友用揶揄的口气告诉他,卢思思那本日记本中,写的全是关于他的点点滴滴。爱吃的东西,无意的习惯动作,爱去的地方……所有关于他的一切都事无巨细的记录了下来,陌时铭当时听着便皱了眉,他从来都不知道卢思思对她存了那样的心思,他们之间的交集少的几乎难有记忆可循,但他知道,这些微不足向外人道的微妙情绪却是少女心中最珍贵的东西。卢思思每次碰见他都是极局促的,胆小,脸皮薄,却被华清音这样的羞辱,想来任何一个女生都会觉得无法接受吧,卢思思当然不可能再在学校里安然的呆下去。

但他也不知道她的去向,只是小小地惋惜了一下。

第一次在陆正泽发送的视频里看到卢思乐的时候,陌时铭已经认了出来,她们姐妹长的一模一样,他便将她当成了卢思思。

她在那段视频里出现,莫名引起了陌时铭的注意。他便瞒了阿旋,自己暗自调查,却找不出任何可疑的地方。

直到不久前,他才无意得知,卢思思其实有个孪生妹妹,由于家里条件不好,从小就送给另一个富裕的人家抚养的。

联系起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便猜测到了这个结果。

陌时铭闭了闭眼:“当年的事,或许有我的责任在里面,你想怎么样便冲着我来吧,放了阿旋。”

“别着急,你和华清音,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但在此之前,我也要你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说着,卢思乐突然狠狠地拽过苏凯旋的头发,将她拉起来,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小巧的美工刀,在她脖颈跟部来回的摩挲,刀锋划过皮肤,割开了浅浅的血痕。

苏凯旋被迫着站起身来,双腿酸酸地痛,头发也被拉的生疼,脖颈处更是森森的凉和辣辣的疼交织。但手腕处的绳索已经不知不觉被她扯松了一些。

陌时铭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猛然上前,怒喊了一声:“卢思乐,你到底想怎么样!”

卢思乐眼中染起的嗜血凶光越来越浓重,无声地勾起一个诡异的笑:“我要你们,都去死!”

说时迟,那时快,卢思乐话音一落,便将苏凯旋往护栏外侧推,苏凯旋的手正好挣开了绳索顺势要将卢思乐推开,两股力道一相冲撞,两人都失去了平衡。苏凯旋手抓着护栏勉强地站稳了,卢思乐却只踉跄了两步,便高举着小刀向陌时铭方向捅去。

苏凯旋见状,几乎是没有思考,便从后面死死地抱着卢思乐将她往后拖,陌时铭正想上前帮忙,却听见清脆的“咔”一声,苏凯旋背抵的护栏部分突然断开了,苏凯旋和卢思乐两人顿时失去了重心,随着护栏倾翻的方向倾出了大半个身子,苏凯旋下意识探出了一只手想抓住什么,却抓了个空。陌时铭顿时大惊失色,下意识扑出了大半个身子才在混乱中抓住了不知是谁的手。

身子下落了一节的距离后突然地停住,苏凯旋感受到自己的手被陌时铭紧紧地抓住,微微仰头,只看见陌时铭攀着天台边沿那青筋暴起的手。

天台外悬着两个人,底下的群众又惊恐又好奇,远远在外围聚拢。

苏凯旋的手心都是汗,手掌已经疼的使不上力了,脑海里突然像播放电影一般快速地掠过从小到大的一幕幕。她悲哀的想,这是人之将死时大脑的自动反应吗?

“阿旋,抓紧了!”陌时铭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苏凯旋能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的上升但很快又掉回原来的高度,她知道,陌时铭在用尽全力想将她拉上去,但是,却始终力不从心。

她的眼眶微微的红了,心想,这样反复几次,怕是陌时铭也会完全脱力掉下去的。

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一起死好吧。

一旦染起了求死的意愿,心中的灰暗便无边无际了。一滴晶莹从眼角砸落,苏凯旋最后抬头深深地望了陌时铭一眼。

正要用力挣开陌时铭的手时,忽然就听见天台上方传来了清杭的声音:“在这儿,他们在这儿!”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7章 心惊 下一章:第39章 求婚
热门: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情色校园 一辈子住在你的童话里 小总裁ABO 至尊兵王 我的公主重生了 王妃太狂野:王爷,你敢娶我吗 这只龙崽又在碰瓷 [综英美]我在超英世界里开鬼屋 骷髅幻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