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番外

上一章:第35章 沉重 下一章:第37章 心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夕阳西下,深沉的暮色漫过江城。名为“夜色”的私人会所前灯光璀璨犹如白昼,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停车场中,两个鬼祟的身影在一众豪车间缓慢穿行,最终在一辆银色宾利跑车前站定。

余光瞥向自己头顶上方的监控摄像头,秦善源觉得讪讪的,僵直了身子扯了下许清杭的衣摆,声音颤颤的:“清杭,你确定监控都搞定了吗,要是被发现了……”

“又不是杀人放火,怕什么。”许清杭满不在乎,将相机塞到秦善源手里,“记住了,一会儿从三号通道出来的那个就是陆澈,我从前面抱住他,你就开始拍,画面怎么暧昧怎么来。”

秦善源仓促地点了点头,躲到梁柱后开始准备。

不远处传来沉稳的脚步声,许清杭将鸭舌帽往下压了压,朝秦善源比了个“ok”的手势,缓缓向声音的源头方向走去。

隔着帽沿造成的视线盲区,两条挺拔的长腿映入眼帘,皮鞋是berluti的深棕色休闲款,裤子是i的休闲西裤……许清杭会心一笑,是资料中提到过的穿衣风格。她在心里暗暗计算着距离,四步、三步、两步……

“啊!”

不等对方走到跟前,她已经佯装重心不稳倾出了大半个身子。

跟意料中一样,一双有力的臂膀接住了她,她顺势侧倚到了那人的胸膛。

“你没事吧。”

声音自头顶响起。很温和,节制有礼,冷静而又深沉。

“没事……”估摸着关键画面已经到手,许清杭故作慌乱地从对方怀中逃开,匆匆离去。

不一会儿,银色的宾利从出口缓缓驶出。许清杭探着脑袋确认车子离开后才从秦善源手中接过相机,查看起照片来。

一下一下按着切换键,她的眉头一点点蹙起来。

秦善源在一旁探着头“啧啧”的感叹:“现在的明星真是太假了,你看这陆澈的真人明显和照片上的不一样,除了眉眼还有点像,其他根本就是判若两人。真不知道是ps过度还是整容过度。”

“都不是。”

许清杭将视线从相机移到搭档身上,倒吸了一口凉气:“拍错人了。”

许清杭并不是专业的记者,她的真实身份是代办服务公司的成员。

公司成员共四名,她、老板颜斯乔、助理秦善源,还有她的青梅竹马郑明远。业务不分行业,大至商业谈判炒作卖情报,小至帮人分手说媒踹小三,除了杀人放火,其他给钱她都干。

这次的单子有点大,是替陆澈造绯闻。

“我找了张动作相近的p上去,基本上应该看不出合成痕迹。”

办公室里,郑明远将自己捣腾了半天的画面截给许清杭,“你看看。”

“不行。神态还是有点违和。”许清杭揉了揉额角,正好听到电话响起。

“梁先生,嗯,是我。我这儿出了点状况……”

挂了电话,她拔了u盘揣起笔记本便往外走:“雇主来电话了,照片你先放着,回来再说。”

“砰”的一声,郑明远想接的话被无情地挡了回来。

***

across咖啡厅中,一男一女相对而坐。

“梁先生,真的十分抱歉,我现在暂时交不出您需要的照片。”

思虑再三,面对梁少谦,许清杭最终还是将情况进行了如实说明。

“根据你们提供的信息,我们在指定地点开始了拍摄行动,临时才发现,出现的人并不是陆澈。由于这次失误并不是我们单方面造成,所以如果您要退单的话,我只能退还您百分之八十的费用。但如果您愿意给我们宽限一些时间的话,我们一定会交出让您满意的东西。”

这是许清杭反复斟酌后的措辞。

做她们这行的,信誉是永远的第一原则,她不能用假照片来蒙混过关,但梁少谦的背后是整个恒安娱乐,这个关系带来的一系列利益链条,她不可能不主动争取。关键只在于梁少谦的态度。

但出乎她的意料,听完她的陈述,梁少谦没有很大的反应,不说退单,也不说延期,只是饶有兴致地看她,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后文。

对于侃侃而谈的男人,许清杭或许应付起来还容易些,而对于像梁少谦这样不显山不露水的,许清杭倒凭空生了几分忌惮。

敌不动只好我动。

“梁先生,您可以看下这张照片,这是之前我和我的同事在夜色停车场拍的。”

许清杭深吸了一口气,将u盘插入笔记本,调出了之前偷拍的画面:“画面中的人和陆澈眉眼间有点像,所以我的同事并没有当场认出来。除却这点,这张照片无论是角度还是内容都有很大的可发挥余地,您也应该能从中看出我们工作的水准。只要您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可以拍到……”

“不用了。”原本还不置可否的梁少谦在看清笔记本上的照片时,突然一反常态拒绝了许清杭的提议。

“可是梁先生……”

“不用再拍一张,许小姐。”见许清杭还在试图说服自己,梁少谦伸出手指点了点笔记本的屏幕,“我就要这张照片。”

“……诶?”

故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反转,许清杭有些难以置信:“您要这张?您可看清了,这上面的人不是陆澈。如果用合成技术的话,还是会有痕迹的。”

“不,我就是要用照片中这个人来做新闻。”梁少谦眯了眯眼,目光中透出一丝犀利,“许小姐只要将u盘交给我就好,5分钟后款项会打到你的账户上。”

事出异常必有妖,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许清杭瘪了瘪嘴,迅速地拔出u盘将电脑合上。

“不好意思,这张照片我不卖。”

对于许清杭突然的反悔,梁少谦有些不解:“这是为什么?”

许清杭想了想,义正言辞地说:“陆澈是明星,给他制造绯闻没什么。但照片中这人只是无端被牵扯进来的,我不希望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否则我会良心不安。”

其实良心不安是假的,对于许清杭来说,只要有钱赚,哪里还管那么多。只不过,看梁少谦的态度,这照片上的人显然比陆澈更有来头,那照片当然也得更值钱才行。

梁少谦似乎也看出了她的想法,笑着宽慰:“许小姐不用担心,照片中的人是江城设计第一品牌朗雅公司的艺术总监陆正泽,陆澈的亲生哥哥,他可是江城的大名人,他和江家大小姐江宁的婚事一直是大众关注的焦点,若是有了这张照片,一定可以引发新一轮的话题爆点。这样吧,我出两倍的价格。”

“陆正泽?江宁的未婚夫?”许清杭的表情有了一丝异样。在她的印象里,似乎……这名字在好友苏凯旋口中的频率有点高。但她万万没想到,他会是江宁的未婚夫。既然如此……

“他是朗雅公司的总监,一定有很多黑道白道的关系吧,要是被他发现……”

“三倍。”

“其实这买卖风险真的很大,就算这笔赚的再多,要是没命花……”

“五倍。”

“成交!”

梁少谦将咖啡杯凑近唇边啜了一口,意味不明地看向许清杭:“许小姐,你可真是我见过最能抬价的人了。”

许清杭眼底满满都是笑意:“梁先生,您也是我见过出手最大方的客人。”

梁少谦一口咖啡哽在喉咙里,险些呛了去。

不出所料,第二天一条标题为“陆正泽地陆家大少罔顾婚约,暗结新欢”的新闻迅速占据了各大媒体的主要版面,比起之前媒体的无端猜测,这次图文并茂的内容却是坐实了报道的真实型。

有关陆正泽“神秘情人”的猜测一时成为江城无数人茶余饭后的讨论话题。关于两人的恋情更是催生了“苦情”“温馨”“悬疑”等无数个版本的故事。

然而,当事人似乎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愉快。

“少爷,已经查到了是恒安娱乐最先放出的消息,照片也是由他们提供的。江家那边意见很大已经去调节了。”陆家大宅里,西装革履的男人恭敬地报告着调查情况。

陆正泽头仰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杜管家,人找到了吗。”

杜启尧微怔,忽然意识到陆正泽应该是在问照片上的女子,旋即道:“找到了,是在恒安的执行总监梁少谦的通讯记录里发现的。她叫许清杭,是一家代办服务公司的成员,这次的事,应该就是她计划的。”

“代办服务?”

双眸突然睁开,陆正泽直起身子拿过桌上的平板电脑,翻出之前看过的那张新闻图片,食指和拇指锁定在女子两侧,放大,深邃的眼眸眯了起来。

“替我向这位许小姐约个时间谈谈。”

“少爷,您要亲自和她谈?”杜启尧有些吃惊。

“是的。”

陆正泽清清淡淡应了一声,视线却没有从屏幕上移开,手指灵活地在电脑屏幕上点击,最后调出了一个画面,是一家名为红豆南国的古典茶餐厅。

他将屏幕调转了个方向递给杜启尧:“就约在这儿吧。”

杜启尧愣愣地点头。

与此同时,始作俑者许清杭正一边捧着桶方便面一边在电脑前满意地浏览自己的杰作。

照片转载率很高,新闻的宣传程度也相当惊人。梁少谦如他所愿一举挽回了恒安娱乐在此之前的颓势,她也悄然打开了自己的代办公司在娱乐界的市场,一想到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大单子和票子源源不断的来,她在心中偷偷地乐出了声来。

一个电话很不合时宜地打断了她的幻想。

有句古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许清杭觉得这句话一点也不科学,她明明只在河边走了一趟,怎么就会这么倒霉被逮了个正着?

昏黄的灯光,雅致的装潢,音响中还有个慵懒的女声在低吟浅唱,一切细节都将浪漫古典的气息渲染到极致。如果不是对方秘书之前在电话里一遍遍正义凛然地强调不赴约就等着法院传票,许清杭还真会产生自己是来相亲的错觉。

对面的男子穿着一件宽松的米色v领毛衣,袖口随意地挽起了一小截,与前一次见到的装束完全不同。这次许清杭仔仔细细地看清了他的外貌,不得不承认,陆正泽真的有一副足以倾倒众生的好皮相。

比起陆澈的阳光帅气,陆正泽身上的成熟和温润的气质其实更容易令人动心。

此刻他正闲适地为她添茶,侧脸的弧线柔和美好。许清杭有一瞬晃神,但在突然想到对方来意时,又回到了戒备状态。

虽然以不变应万变是最好的应敌方式,但是,一想到自己停工半天造成的损失,许清杭还是无法继续装作淡定,主动提了话头。

“陆先生,关于那张照片……”

“许小姐不用紧张,我知道你是受人指示拍的。”陆正泽将茶壶定定搁到一旁,侧目看她。

“对……对不起,陆先生。这次的事情是个意外。”代办原则第二条,绝不能泄露客人信息。反正无论主使者是不是自己,她都逃不过要被追究了,索性一力将黑锅扛了下来。

“我关注陆先生已经很久了,陆先生的新闻在业内非常有价值,所以我才会……总之,给陆先生造成的损失,我很抱歉,我会尽量补偿。”

“哦?”陆正泽不置可否,挑眉看她,“你了解过我么?”

许清杭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死就死吧。咬牙点了头:“是。”

陆正泽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严肃:“既然你了解过我,那就应该知道我已经定婚了,新闻爆出后,我的未婚妻立即就向我提出了解除婚约,虽然家里没有同意,但我和她的和平相处方式算是正式掰了,估计离散伙也不远了。敢问许小姐,你是打算赔我一个未婚妻么?”

还好许清杭自控力够强,才没有惊讶地发出声来。她本以为,以江宁的个性,定要忍耐上一段日子,再可怜兮兮地让江措替她出头,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迅速地就提出了退婚,看来,倒是她小瞧了她。

她一个无意之举,倒真给他们提供了好机会。

但对面坐着陆正泽,她觉得,怎么着也应该适当表示下歉意,于是抓了抓头发,明知故问地道:“您未婚妻很生气么?”

陆正泽点头:“我想,任何女人都没办法接受背叛,我理解她。”

许清杭面上很信服的点头,心里却在腹诽,人家才不在意你背叛不背叛呢,不过是心里有了情郎,退婚需要个由头罢了。

“可是您是清白的不是吗?”

演戏就要演到底,许清杭装作懵懂无知的模样,一个劲地道歉:“陆先生,真的很抱歉,我之前真不知道你有未婚妻。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要是我知道您订婚了,给我再多钱,我也不会……”

“所以,许小姐打算怎么赔偿呢?”陆正泽身侧微微后侧,将身子以一个随意的姿势靠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看她。

“我……”许清杭有点愣,这人还真能顺杆爬呀,她不过随口一说,他居然还真计较上了。

大脑中掠过无数个撂挑子的办法,许清杭最终吐了口气,一副痛定思痛的模样抬起头看着陆正泽,眼睛亮亮的,“让我将功补过吧。”

“将功……补过?”

“恩。”许清杭心一横,“您说吧,需要我做什么。发媒体声明或是亲自向您未婚妻道歉,又或者经济赔偿……”

陆正泽发现说到经济赔偿的时候,许清杭脸上快速地闪过了一个犹豫的神情,一时忍俊不禁,问话也显得更漫不经心。

“哦,许小姐能赔我多少?”

陆正泽那似笑非笑的神情看在许清杭眼里,怎么都像是隐含着什么阴谋。

她按捺下心里的疑惑,装作胆小怕事,小心翼翼地说:“陆先生,我知道这次的事对您造成很大的损失。你说个数吧,我尽量还,实在还不起的……分期成吗?”

她的眼神居然还很真诚,陆正泽简直要失笑,她还真打算赔钱。分期?她以为是按揭贷款么?

“许小姐你是在开玩笑么?”

面对陆正泽的诘问,许清杭叹了声气:“陆先生,我知道我就算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您这桩婚约。你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尽力去办的。”

“……”

陆正泽疑虑的目光在她看起来颇为诚挚的眼神中逗留了一会,最终缓缓地道:“我可以不追究,不过……”。

不过什么?许清杭紧紧盯着陆正泽,本来放松了一点的心又被提了起来。

“你得帮我再演一场。”

陆正泽高深莫测的神情让许清杭有了一丝不自在,不由警惕道:“演什么?”

“本色出演。”

许清杭一向领悟力甚高,这次却难得犯了迷糊:“什么是……本色出演?”

“很简单,你就当做是免费替我做一次任务,扮演的对象就是你自己,一个为了酬金费尽心思破坏我婚约的人。”

“咳咳,别讲那么难听嘛……”

“嗯?”

“好吧,当我没说。”许清杭讪讪地闭嘴,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陆正泽的话,觉得还是不明白,“等等,如果我扮演的人是我自己,那真的存在那个雇主吗?”

陆正泽只笑不语,让她回去好好考虑。

回到工作室的时候,只有郑明远一个人在,他看到许清杭回来,顺手将电脑边的资料递了过去:“刚刚又有雇主来下单了,这是他助手填的资料。”

“这次是什么活?”许清杭漫不经心地翻开雇主资料。

“哦,好像就是让我们给上次那个陆正泽再多造点绯闻,让他和江家的婚约彻底解除。这事风险其实有点大,上次你那张照片已经弄的沸沸扬扬了,要是陆家追究起来,我们的日子恐怕不安宁。所以我没有马上答应。”

郑明远的声音不远不近响在耳侧,许清杭却仿若无闻,半晌才凉凉地应了一句:“我接。”

郑明泽以为自己幻听了:“你说什么?”

许清杭没有看他,只是盯着客户的资料单,忽而笑了一声,自言自语地喃喃道:“既然是你希望的,我当然要做。”

在许清杭转身离开之后,郑明远狐疑地拿起那张客户单,只见姓名那一栏里,遒劲有力地写着两个字。

江措。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5章 沉重 下一章:第37章 心惊
热门: 女帝和长公主 组织部长 媚骨之姿 这重生好像带BUG 史前寡兽求生记[种田] ABO特浓信息素 党校 医道官途 这个NPC果然有问题 后宫:甄嬛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