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家长

上一章:第26章 琴声 下一章:第28章 举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小姐不用介怀,梁某既然担任了这次合作的主要负责人,自然会为计划的质量负责。还请苏小姐有什么意见就大胆的提出来,我们可以一起讨论解决。”

梁成西的表情是那种一本正经的严肃中带点谦虚的亲和,不了解的人不仅看不出一丝作假的痕迹,而且还会真的以为他是真心的求问。

在场的众人都当梁成西是自我要求高,只有苏凯旋知道,他这是报复,赤果果的报复!

在场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她刚刚在走神,只能用可怜巴巴的眼神向陆正泽求助,谁知,陆正泽竟当做没看到一样,从她跟前抽走了会议记录,直接把头侧向了另一边假意翻阅。

那个会议记录是空白的好吗!

自家的上司既无情又无耻,苏凯旋欲哭无泪,万分无奈之下,只得认命地将目光转向梁成西用于展示ppt的白板上,由于之前压根没听,如今看图完全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过了约莫半晌,她指着白板右侧的海报,讷讷地说:“其他都很好,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这张海报的右下端要加这么个奇怪的图案,形状又像香炉又像水缸,一点儿也不规则,颜色也跟整张海报不搭。”

梁成西握着鼠标的手有点不受控制,微微发力,就有将鼠标捏碎的趋势。看向苏凯旋的表情似乎一如之前的坦然淡定,唇角的微笑完美的恰到好处,眼睛里光芒明灭不定,最终没能掩下濒临暴走的凶光。

“苏小姐……”

“嗯嗯。”苏凯旋猛啄了两下头,不知是否错觉,她总觉得梁成西的语气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第一,我们现在讨论的内容是刚刚列出的几套方案,不是那张海报。第二……”梁成西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你口中那个奇怪的图形,既不是香炉也不是水缸,是鼎。那是我为荣鼎最新设计的logo。”

台下一时响起了细细碎碎的轻笑声,苏凯旋觉得像是被钝物重击了一下脑子,后知后觉地明白了梁成西咬牙切齿的因由。

“梁先生,我……”

“好了,苏小姐,你不用说了。”梁成西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草草打断了苏凯旋后面的话,“你先请坐吧。”

苏凯旋被他那么一堵,心中瘆的慌,但又无计可施,只好默默坐下。她没料到,梁成西后面的话更瘆人。

只听梁成西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地说道:“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不要笑苏小姐。其实,她只是犯了许多设计者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都会犯的错误,那就是对自己所要负责的对象不了解。我想,苏小姐既然来参加的这次的会议,就说明她也是这次合作案的参与者之一,既然身为参与者,就理应做好前期的了解工作,连目标公司的logo都不清楚,试问,又如何能做出符合目标公司形象,让对方满意的设计?”

“……”苏凯旋在底下听的窝火,想为自己申辩,却又怕贸然开口唐突了在场的其他人,就在她纠结地踢着前排的椅子腿时,她身边的陆正泽突然悠悠地举了下手。

梁成西之前并没有见过陆正泽,见他突然举手示意,以为他有什么不同的见解,便很客气地请他指出。

陆正泽只是淡然地一笑:“梁公子刚刚说的,陆某很是赞同。只不过……苏凯旋她是临时被我喊来做会议记录的,在此之前,她甚至根本不知道朗雅和荣鼎有合作,更遑论了解荣鼎的信息。所以,还请梁公子不要因为她的失误对我们朗雅的员工素质有所误会。”

一番解释说的既体面又漂亮。看似在为苏凯旋的失误道歉,实则暗讽梁成西不明事实。

苏凯旋心中感动的一塌糊涂,一时间对陆正泽刮目相看。

原来陆总监看起来虽然面冷无情,但心里到底还是护短的!有人罩着的感觉真好,呜呜……

被苏凯旋供上了神龛的陆正泽在对梁成西礼貌地一笑示意后,从容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进退得当。

梁成西显然有些懵,虽然很快又流利地应付了几句,将场圆了回来,但到底被驳了面子,发挥不如之前那般淡然。

陆正泽摇了摇头,勾起一个讳莫如深的笑,低头给陌时铭发了条短信:“牙口怎样还没领教,不过毛的确还没长齐。”

与此同时,陌时铭正在接听电话。听到有短信进入的提示音,他和电话那头的人交待了声,滑开屏保看了一眼,随即会心一笑。对着电话那头的人继续道:“上次诓他几百万做慈善不过小意思,接下来的学费,可没这么便宜了,您真的想好了?”

那头的人欣然应下,陌时铭也觉得心情甚好,挂了电话后,唇边还笑意不减。没过一会儿,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屏幕正中显示的却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陌时铭迟疑了一下后,戒备地接起,一道清越的女声传过耳中。

“您好,请问是苏恪的家长吗?我是他的班主任齐湘。”

初初听到苏恪名字的时候,陌时铭有些许意外。毕竟,论苏恪家长的话,最有资格的应该是苏老爷子和苏培云,再不济也应该是苏凯旋。让他这冒牌姐夫充家长,着实牵强的很。但他还是很果断的应下了,从前一次的接触中,他就知道,苏恪其实是个很顾家且独立的孩子,这次,班主任找到他这里,想必也是苏恪故意为之。

“是的,我是苏恪的姐夫。他的父亲平时生意很忙,有什么事您告诉我就好。”

齐湘试图表达的委婉些,但语气还是掩不住的着急:“是这样的,苏恪和同学在学校里打架了,您方便过来一趟解决一下吗?”

“打架?”陌时铭微诧,回想起前一次见到苏恪时对方那小傲娇的模样,实在想象不出,什么样的理由会使得苏恪这般寡淡性子的人动手?

“好的,齐老师,麻烦你先照看下苏恪,我这就过来。”

当陌时铭赶到齐湘办公室的时候,正看到苏恪脸色漠然地站在门边,见到他来,苏恪只是抬了抬眼皮,又侧过了头去。他身侧站着另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只不过,比起苏恪,那位少年的站姿显然更漫不经心,同样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周身上下都是掩不住的桀骜之气。

陌时铭不由微蹙了眉,现在这都……什么孩子啊。

齐湘一见陌时铭来,便快步迎了上去,温声问:“您是苏恪的家长吧,华思哲的家长刚刚有事出去了,所以,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我们稍后再一块儿沟通一下。”

陌时铭看了一眼苏恪,礼貌且客气地:“齐老师,请问苏恪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

齐湘有点为难:“真的很不好意思,原本只是这俩孩子发生了一点小摩擦,可是,华思哲的家长坚持要与苏恪的家长谈谈,所以,我只好麻烦您来这儿与他们当面协调一下了。”

这时,走廊传来“塔塔”的高跟鞋声,齐湘往门口看了一眼,正巧看到有人走过来。

“是华思哲的家长回来了。”

陌时铭顺着齐湘指的方向转过头去,原本礼节性的微笑也瞬时凝滞在唇边。

他想,他明白苏恪和华思哲打架的理由了。

在齐湘的办公室看到陌时铭,华清音也感到意外,她只是接到堂弟的电话说他在学校跟人打架了,挨了两拳,便直接打电话给了华思哲的班主任,让她找对方家长出来谈一谈。

本意是想替堂弟出口气,没想到却会在这里碰到陌时铭。

“华小姐,这位就是苏恪的家长。关于两个孩子矛盾的问题,你们两位可以现在当面好好沟通一下。”见俩家长碰了面,齐湘忙不迭就把解决的责任推给了对方。

华清音看向陌时铭,有些讽刺:“你什么时候成家长了?”

陌时铭淡然回应:“既然你都能是家长,我为什么不能?我是苏恪的姐夫,关于这次的事情想怎么解决,你直接说吧。”

华清音原本对陌时铭还怀有一丝情愫,想着卖他一个人情,便随意了了这事,但一听苏恪是苏凯旋的弟弟,顿时收了原来的心思。

“思哲是我们华家的独苗,现在的状况是他在学校白白挨了打,你觉得,怎么解决合适?”

陌时铭嗤笑了一声,转过去问苏恪:“小子,你们俩谁先动的手?”

苏恪面无表情:“我。”

陌时铭轻咳了一声:“那你为什么打他,总该有个原因吧。”

苏恪抬起眼皮凉凉地扫了华思哲一眼:“看他不爽很久了,早就想揍他了。”

陌时铭觉得有些头疼,扶了扶额,回过头对华清音说:“直接开条件吧。”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6章 琴声 下一章:第28章 举报
热门: 那个要渡我的和尚弯了 末段爱情 养了一只小狼崽 斩春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他是甜味道 这是病,得治[快穿] 一万次别离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穿成小猫咪后我爆红又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