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真相

上一章:第24章 被整 下一章:第26章 琴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许清杭公寓楼下时,苏凯旋已经腿都软了。

见苏凯旋一跳一跳艰难地走着,许清杭忍着笑意去扶她,正想打趣她几句,笑容却在抬头的瞬间僵在嘴边,脚步也不知不觉顿住。

几步开外的楼梯底下,一个人立在暗色的阴影里,身姿挺拔颀长,看不清面目。

苏凯旋好奇地探头:“清杭,那人……你认识?”

“不认识。”

话音未落,许清杭已经先一步面无表情地从那人身侧擦过,走上楼去。

苏凯旋紧跟着走了过去,经过那人身边时顿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退了回去:“你是……江先生?”

对方的表情有了一丝动容,苏凯旋很自然地将那当做默认。想起许清杭的态度,她直觉这两人之间一定有问题,指了指许清杭上楼的方向:“要不要上去坐坐?”

江措往暗黑的楼道深深看了一眼,沉默两秒后,礼节地微笑:“谢谢,不用了。”没有再做停留便转身离开了。

夜风将他的衣摆微微掀起,携了些凛冽的气息。他的身影很快融入深沉的夜色中,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苏凯旋莫名觉得,那背影竟有些萧瑟。

到了楼上,许清杭已经在沙发上装躺尸了。

苏凯旋上前,没有一丝含糊将她拉起来:“许清杭,你最好跟我交待清楚,今天是怎么回事?”

许清杭拿着抱枕挡着脸,声音软绵绵的:“不是说了嘛,今天有任务,我也没办……”

苏凯旋一把扯走了她的抱枕:“有任务?然后陆正泽就刚好那么巧出现在了那边?”

“本来就……”原想说“本来就是”的许清杭,在目光接触到了苏凯旋一本正经的严肃脸时,一时没了扯玩笑的心情,将原本想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略为头疼地抓了抓头发,“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故意的。”

苏凯旋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挨着她坐下,面无表情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许清杭托着下巴想了半天:“阿旋,其实我这也不算骗你,陆正泽就是我的任务啊。我知道他今晚会去那里,本来是想策划一场英雄救美的,乔乔姐那人你也知道,她要的效果,是不能出一点岔子的。我之前没告诉你是怕你不了解情况坏事。”

苏凯旋听了闷不吭声,良久才问她:“这么说,你现在追着陆正泽做的这些,都是斯乔姐的意思?”

许清杭立即点头如捣蒜。

苏凯旋将内心真实的情绪压了一压,甩手就走:“既然如此,为免我坏你事,以后我们都不用联系了。”

陷在沙发里的许清杭直到苏凯旋走到门边才反应过来,噌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急急地追过去拦住她:“等等……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呢,我说着逗你玩的呀。”

苏凯旋却是停下动作认真地看着她:“清杭,在你心里,有把我当成你真正可以信任的朋友吗?”

“当……然啊,怎么突然这么问?”对于神经大条鲜见生气的好友此刻突然莫名其妙问的问题,许清杭有点懵。而苏凯旋之后说的话,则更让她摸不着头脑了。

“在我心里,一直将你当成我最重要最信任的人。在父亲出事的这段时间里,也是你和陌大哥一起支撑着我走出阴霾。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是像家人一样的存在。”苏凯旋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可是,我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你从来不信任我,哪怕自己一个人死扛到底,也不会愿意告诉我。”

苏凯旋的眼眶微微的泛红,说完了话,便背过身去,肩膀一颤一颤的。

“阿旋,不是这样的--”许清杭一下子着了急,她从来都是在别人欺负阿旋的时候帮着出头,这会子阿旋居然被她给弄哭了!

许清杭想将苏凯旋的身子扳回来,可苏凯旋非不理会她,只一个劲的挣开。许清杭叹息了一声,认命地道:“好啦好啦,你想知道什么,我全告诉你还不行吗?”

苏凯旋还背对着她,只是肩膀颤动的幅度变小了一些。

应该是情绪缓和了一些了吧,许清杭试探着探过头去:“别生气啦,阿旋……我跟你保证,只要是你问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仍没有反应。

“阿旋?凯旋?小旋旋……”

“说话算话,骗人是小狗!”正在许清杭锲而不舍摇晃着苏凯旋肩膀的时候,苏凯旋冷不了地转过身来,炮弹似的说了一串,脸上满是洋洋得意,哪有什么委屈。

许清杭惊诧:“你……你刚刚不是……”

“咳咳,刚刚没忍住,所以转过去偷笑了一下……”说着,苏凯旋还狡黠地眨了眨眼,一巴掌拍在许清杭肩膀上,“说吧,你和楼下那男人究竟怎么回事?”

“我……”

“别拿那种不认识的说辞来糊弄我,人家看你的眼神里爱意都要满出来了。”

“……”

许清杭嫌弃地睨她一眼,坐回到沙发上不说话。

苏凯旋不死心地追过去:“刚刚怎么保证的,这么一会儿就想反悔了不成?信不信我真的会翻脸哦。”

沉默了良久,许清杭寂寥的声音淡淡在空气中响起。

“他叫江措,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在知道这个事实之前,我曾经以为我会嫁给他。”

空气一时陷入死寂,苏凯旋震惊的不得了,她此前甚至都已经想好了听到许清杭承认暗恋江措的事情后该如何揶揄她,却不料,听到这么个惊人的答案。

许清杭的语气很平静,像是叙述一件完全与自己不相关的事,只是微微收紧的手掌出卖了她的真实情绪。

苏凯旋立在原地,感觉自己像做错了事一般,无措的很。

她曾想过无数个狗血的故事版本,却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她知道许清杭的妈妈和继父是再婚,许叔叔一直对清杭视若己出,所以,清杭从小就随许姓。但谁能想到,许清杭好不容易遇上的喜欢的人,会是她的亲哥哥?

仿佛意料到了苏凯旋的反应,许清杭哑然一笑:“很惊讶吧,以前情人节的时候老咒别人有情人终成亲兄妹,没想到应验在我自己身上了。”

苏凯旋犹豫着伸出手去,想安抚她,却又生生顿住,她实在不知道这样的事该怎么去开口去安慰,任何的言语在这时候都显得这样苍白无力。

“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完全没办法忍受,一个人逃去了国外,我以为自己倾尽一颗心终于爱上了一个对的人。而事实上,我爱上的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明明是痛彻心扉的事,许清杭却说的风轻云淡,仿佛完全不值一提,她看着苏凯旋,轻轻地笑起来,“那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恶心,竟会陷入这样的感情。而更恶心的是,即使知道他是我的亲哥哥,我还是想嫁给他……”说到这里,她的眼眸微微垂下来,轻颤的长睫适时地掩住了眼中的情绪,停顿良久,终是自嘲地说出了那个令她心痛的事实。

“只可惜,他不要我。”

明明是轻笑的声音,却含了无尽心如止水的哀伤。

“小杭……”

“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许清杭大姐大似的揽过苏凯旋的肩,轻轻地拥抱了她一下,“这次陆正泽的事我的确存了私心,雇主是他,我不过是想借这次任务还清他所有的情。”

苏凯旋一时间懊悔的不得了,她以为许清杭只是一般的感情不顺,却没想到是这样沉重的问题,而她,竟还逼着清杭自揭伤疤。心脏似乎都纠结地皱成了一团,苏凯旋第一次发现,作为朋友,自己居然是这么的失职。

“唉,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没事。”见好友一副自责欲死的模样,许清杭失笑,做出豁达的模样,“三条腿的怪物找不到,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么?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

“可是……”

“别可是了,你看你一身的汗,快去洗澡……”不等苏凯旋说完话,许清杭先一步将她推进了浴室,一股脑儿的将睡衣毛巾都塞了过去。待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才蓦地垮下强撑的笑脸。

一切真的都过去了么?她一直是这么以为的,可为什么,在阳台上看见他离去的背影,心中还是会一抽一抽的痛?

江措,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江宁,为什么还要来我面前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呢?

没有人给她答案。

许清杭走到阳台上,眼前江城的夜景如梦如幻,她眼底的雾色却浓重的怎么也化不开。

当苏凯旋从浴室里出来时,许清杭正在鼓捣她最新到手的跟拍照片,之前阴郁的气氛已经一扫而光了。

苏凯旋略松了口气,用毛巾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头发,便听到许清杭问:“对了,之前我在酒吧的时候,你打电话给我说你要告诉我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4章 被整 下一章:第26章 琴声
热门: 半妖司藤(司藤原著小说) 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 我穿成了劈男主的雷劫 乡村女教师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 天师的奶萌男友捕捉指南 丈夫招夫 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 天王 住手!这是你师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