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拍卖

上一章:第20章 晚宴 下一章:第22章 模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陌时铭,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苏凯旋的手颤颤地指着展品目录中的一张彩色内页,难以置信的问他,“这……这幅画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副具有强烈视觉冲击的油画,捐赠者是陌时铭。画布中不同对比度的色彩相互碰撞交叠,勾勒出了无形的气流,形成了巨大的彩色漩涡,给人以极强的冲击和压迫感。

苏凯旋对这幅油画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她在导师画室里的一堆绘画作业中发现了这幅画,当即惊为天人。对方只是寥寥地勾画,却将色彩对比与创意发挥到淋漓尽致。事后她得知这是陆澈的作业,连带着对陆澈也膜拜起来。

她学生时期曾无数次临摹,却始终画不出这画中的精髓。直到她受伤之后,大脑的某些区域发生了变化,某日突然涌来了灵感,便将这幅画凭着记忆摹画下来,像足了原画的九成。

苏凯旋在心底暗暗思索,原画是陆澈的作业,陌时铭自然不可能将它弄到手,那答案无疑只有一个,陌时铭拿了她的画!

只是,她的画明明放在老宅,陌时铭是怎么拿到的?这个0元的起拍价又是怎么回事?……

但这些其实通通都不是关键……有谁能告诉她,这幅画为什么会有“卡桑德拉的思考”这么个逆天的名字!天知道她曾经有个怎么都记不住的英文名就叫“cassandra”!

坐在一旁的陌时铭完全没有感受到苏凯旋澎湃纠结又激荡的内心,只是觉得她看这幅画的眼神格外狂热,欲言又止的,不知又在嘀咕什么。便闲闲瞥了她一眼:“这画有什么问题么?”完全是不知情的坦然态度。

他敢不敢再装一点!

苏凯旋忿忿抹了一把辛酸泪,她当初临摹那幅画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过用于商业目啊。现在想将它撤下来,也是不可能的了。要是让人知道陌时铭捐赠的画作不是原创而只是她临摹的作品,捕风捉影的媒体人一定会将这行为归于抄袭和诈骗的。那海旭集团的形象和她的职业生涯都要毁于一旦了!

苏凯旋深呼吸了几下,迫使自己的心情镇定下来。她自认是21世纪的五好青年,遇事得讲道理,心想陌时铭也许不知道这画是临摹的,对着陌时铭便是语重心长、推心置腹的一番劝解:“陌大哥,这画……虽然你没知会我就将它捐了这让我有些难以接受,但事情已经发生我也不会再追究什么,毕竟拍卖出去,也是为公益事业做贡献。但是……”

她犹豫了一下,回顾四周,发现周围还是有很多媒体的人,实在不方便实话实说,便咬了咬牙,避重就轻地郑重说道,“这画请你无论如何要将它投回来,千万不要落到别人的手里!”

只要画还在他们自己手里,就不会有人仔细去鉴别,欺骗别人的说法也就不成立了。这是苏凯旋想到的唯一方法。而且,这画不是名家之作,又是0元起拍,要投回去难度也不算大。

陌时铭仔细地侧耳聆听着,却不知道苏凯旋所想。他只抓到两个重点,阿旋又叫他“陌大哥”了,以及,阿旋对这画似乎有很特别的……占有欲。

不管怎么说,陌时铭还是很高兴的。这画他本是准备作为洋彩长颈葫芦瓶的附属品赠送的,但既然阿旋喜欢,他自然要将它留下来。于是,没有半分推脱就答应了。

苏凯旋也跟着也宽心了一些。但很快,她发现自己宽心的早了。

随着拍卖会的持续进行,参加者们的态度已经从保守渐渐转向了激进。许多展品都被拍出了高于其原价值数倍的价格,华清音带来的一对康熙时期的粉彩描金花开富贵纹折沿盘更是将拍卖会的气氛推到*,卖出了3000万的高价。

虽说艺术无价,但当艺术品这么实实在在的被打上价格标签展现在苏凯旋面前,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惊诧了。

就她外行的角度,这个盘子撑死了也就300万。如此可见,拍卖会对物值的影响程度有多恐怖。

她开始担心起自己那幅一文不值的画来了。

与此同时,陌时铭发现,自从华清音的展品卖出了高价之后,苏凯旋就一直保持着震惊状态,半天都没回过魂。

他一想便猜到,一定是阿旋觉得这价格太惊人了。便凑近她,小声告诉她:“别这么惊讶,刚刚那3000中,华峰一定出了大头。”

“诶?”苏凯旋原本沉浸在自己的担忧中,听他这么一说,不由疑惑了,“你的意思是说,华峰集团雇人高价拍走自己的展品?”

陌时铭讳莫如深地点了点头。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苏凯旋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要自己出钱买自己的展品。那样不是相当于最后付出了两倍的钱?她实在不认为华峰集团会热衷公益到这个程度。

陌时铭似乎料到了她的想法,不答反问:“你看之前成交的那些展品大多是什么价位成交?”

“300万、500万、1200万……”苏凯旋掰着指头回想了一下,认真应道,“似乎……大多都是几百万的价位成交,即使有超出1000万,也基本都在1500万以下。”

陌时铭认同地点了点头:“那么,你觉得,在这样一场拍卖会上突然出现一件3000万高价的展品,人们会有什么反应?”

“……原来是这样!”苏凯旋顺着陌时铭提示的思路一想,顿时恍然大悟。

如果华峰集团捐赠的展品成了当天的最高价,那么,人们的关注无疑都会集中到它身上,这可是比电视台直接的多的广告效应。既宣传了企业,同时还树立了华峰积极正面的品牌形象。这无形中带来的机会,可远远超过了他们所付出的3000万。

于是,即便是不那么喜欢华家人的苏凯旋也忍不住啧叹了:“华清音果然有两把刷子,这可是个一箭双雕的好招啊。”

听到苏凯旋这么不加掩饰的赞美,陌时铭只是轻笑了一声:“一箭双雕么?不见得。”

“为什么?”

“华清音虽然聪明,但是也很自负。做什么事情都只认定自己的看法,这就是她的死穴。”接收到苏凯旋疑惑的眼神,陌时铭索性也不再卖关子,漫不经心地笑言,“她显然对展品和宾客的喜好性格做过事先的调查分析,得到了大致的估价范围,并在那个范围上加了一千多万作为双重保险,但她还有漏估了中途出现意外的可能性。”

苏凯旋:“意外?”

陌时铭颔首:“就比如,有人出了3001万拍下了后面的展品。”

“那……她只要跟主办方商量一下,把顺序调到最后不就好了?”

陌时铭叹息了一声,轻轻点了一下苏凯旋的额头:“你都想到了,别人能想不到?她正是为了体现那3000万成交的真实性,所以才刻意将顺序放在中间。殊不知,这样一来,风险反而更大了。”

“不过,仔细看华峰之后的展品,市价似乎真的没有超过1000万的。而且,除了海旭之外,其他的公司大多是新起之秀,财力比起之前的一些老牌公司也不是那么强,应该不会花这么大笔的资金在这里。除非……”

话至此处,苏凯旋意味深长地一顿,眼带揶揄地看着陌时铭。

陌时铭被她逗笑了:“你是不是想说,除非我刻意对付她,也出同样的招是么?”

“咳咳……”被看穿心底话的苏凯旋有点不好意思,只是假意咳嗽掩饰,“我想你应该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确实。”陌时铭报以赞同的目光,“我想她也认定我不会小心眼到故意对付她,所以才这么无惧无畏。事实上,我的确不打算在这里花上超过3000万,海旭的宗旨一向是实干胜于广告。”

“那你刚刚为什么还说……”

“我说的是她忽略了中途出现意外的可能性。这包括有人的展品获得比粉彩描金花开富贵纹折沿盘更高的成交价,但也包括一些其他的突发状况。比如,在拍卖会上出现一件极具八卦和娱乐性的新闻,你觉得,媒体还会关注展品的最高成交价么?”

苏凯旋惊叹地说不出话,商人的世界果然不是一般的复杂:“……你刚刚说过,你不会故意对付她的吧。”

陌时铭笑的风轻云淡:“这是自然。但我一向只凭自己的意愿办事,会不会跟她期待的结果有冲突,这就不得而知了。再者,有些事,我不折腾,难保别人也不折腾,不是么?”

眼前的情况比苏凯旋想象中的还要复杂。陌时铭虽然做足了一副宽大豁达的样子,但字字句句都在预示华清音可能遭遇的不利状况,甚至有点幸灾乐祸的态势。果然是情根深种,最终因爱生恨了么?

这当中信息量太大,苏凯旋的脑回路有点跟不上,讷讷地感慨道:“贵圈好乱……”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0章 晚宴 下一章:第22章 模型
热门: 村媳妇好美 反派跟我穿回来啦 我们真的不合适! 隐身侍卫 满级大佬们都是我熟人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 学霸的黑科技时代 我在古代做皇帝 工具人小弟觉得不行[快穿] 穿成顶级流量后男主和反派成了我的迷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