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挑衅

上一章:第18章 冤家 下一章:第20章 晚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未免陌时铭再有不合时宜的猜测,苏凯旋不情不愿凑到他耳边,简短地将遇见梁成西的过程复述了一遍。

陌时铭的眉头不断地紧蹙,紧蹙……最后拧巴成了一团。

“梁少,爱妻顽劣,给你造成的麻烦,陌某会一力承担的。”陌时铭不紧不慢的开口,目光淡淡落在梁成西肩头的位置。

梁成西只觉得莫名一股冷意,便含糊应付:“不……不用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时间你还是带她回医院多做做复诊,免得她又发病。”

“喂,我没病!是上次的那两个人他们……”

“梁少大可放心,我会照顾好阿旋。”不等苏凯旋解释,陌时铭就悠悠地打断了她,递给梁成西一张名片,“这是我认识的一位整形医生,祛疤的技术十分高明,梁少有需要可以联系他,也算是我对梁少伤势的一点补偿。”

梁成西听着便要暴跳,他这么阳光正直的大男人用的着找整形医生!

大手一挥,将名片推开了:“多谢,不用。”

陌时铭并不罢休,走近一步将名片轻轻塞进他的口袋,低声提醒道:“还请梁少不要客气,否则陌某心中实在过意不去。”说着,似若无意地掸了掸梁成西肩头的灰。梁成西鬼使神差地没有再推开,因为,他总有种如果不接下名片,陌时铭的眼睛能在他肩头凿穿一个洞来的错觉。

实际上,陌时铭确实这么想过。天知道他恨不得把梁成西肩头的那块肉给剜下来,他家阿旋的印迹怎么能随便留在别的男人身上!但这个男人,他又动不得。真是不爽,十分不爽。

苏凯旋感觉到陌时铭身边又开始有诡异的低气压笼罩了,还来不及驱散这阴郁的气氛,就看见不远处华清音跨着婀娜的步子款款走来。

一颗心顿时拔凉拔凉,苏凯旋看了下表,已经8点一刻了。她知道今天注定是脱不开身了。

华清音却不是为了陌时铭而来的,走到距离陌时铭两步开外的地方,突然站住,对梁成西浅笑:“梁少,原来你在这儿,让我好找。”

华清音说话的声线偏冷,此时放柔了声调,硬是把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说出了暧昧的味道。

苏凯旋这才想起,一开始见到的华清音身边的男人,就是梁成西。

梁成西对于华清音的邀约倒是没了一开始的热情,他本是想以华清音来盖过陌时铭女伴的风头,可是如今……这做法完全没有意义了!便兴致欠欠地回答:“华小姐自便就好,不用太过在意我。”一句话将华清音之前刚拉近的距离,又拉开了一些。

陌时铭没有兴致看他们的互动,拖起苏凯旋的手转身就要走。

苏凯旋刚在心中和陆澈默默泪别,这会子已经完全放下了见面会的事。见陌时铭转身即走,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是在逃避,心中的正义之火噌噌地燃烧了起来,自动进入角色扮演。

“阿时,这位小姐上次我好像在你办公室见过,你都不向我介绍一下么?”

天真烂漫的声音糯糯地响起,带点娇嗔,苏凯旋自己都被恶心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还是强忍着装作好奇的样子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陌时铭。

不过华清音早见惯了陌时铭身边女人恃宠而骄的情形,此刻全然不受影响,只是事不关己地冷眼看她。

梁成西则被苏凯旋突如其来一句撒娇惊在原地,吞咽了一下,默默地后退了一步。他觉得这个女人又要发病了,还是离的远一点比较安全。

陌时铭转身的动作也霎时顿住,心中有些捉摸不透苏凯旋的想法,只疏淡地解释:“这位是华峰集团的大小姐华清音,与我曾是同校的校友。”

“以前的校友?那你们以前关系一定不错吧?”

陌时铭本来打算草草回答完事,谁知苏凯旋却大有刨根问底的趋向,不等陌时铭反应过来又转向华清音问道:“华小姐,阿时以前在学校也像现在这么受欢迎么?”

这举动在华清音看来无疑就是示威了,不得男人心的女人才会用的愚蠢把戏。

但她也不介意让苏凯旋更膈应些,便笑言:“陌先生大学那会儿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心仪他的女生自然不计其数。不过。我对他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的深情,那时他虽然不如现在事事周到,却是全心的对我好。有段时间我静不下心学习,他就在我们学校附近的附属高中借了琴房,每天下午放学后弹琴给我听,陪我看书。”

苏凯旋露出了惊诧的神情,半晌没说话,看向陌时铭的目光却变的复杂。

余光瞥到苏凯旋的神色,早在意料之中。华清音觉得这样还不够,漫不经心地添上一句:“想必,你还不知道陌时铭会弹琴吧?”

苏凯旋愣愣地点了点头,她的确不知道陌时铭会弹琴。于是,下一个问题自然而然就问出了口:“他当时弹了什么?”

“都是一些古典音乐,曲目我倒是记不清了。”华清音唇角划出完美的弧度,全然胜利者的姿态。

苏凯旋讷讷地继续点头,表情陷入深思,早没了一开始的盎然兴致。

梁成西在国外是听过华清音和陌时铭的绯闻的。他丝毫不怀疑华清音说的话的真实性。这会子莫名觉得苏凯旋可怜起来,本来得了精神病已经够糟心的了,还要被丈夫的前任这样的羞辱,太不人道了。

陌时铭本来是丝毫不担心苏凯旋会吃醋的,但这会子看她的反应突然就变得这么低落,心底也不免紧张起来。难道阿旋真的在意他的过去?

这叫他是该高兴好呢,还是该忧愁?

就在陌时铭、华清音、梁成西三双眼睛齐齐盯梢下,苏凯旋突然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牵了牵陌时铭的衣角:“老公,我最近画设计稿没有灵感,我也想听你弹琴。”

陌时铭在那一声“老公”里早就缴械投降了,忙不迭地应声:“好好好,回头我就让人抬一架琴回家,你想听什么?”

“最近有个客户点名要我设计他婚房的家居……”她皱巴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不然,就猪八戒背媳妇吧?”

猪、八、戒、背、媳、妇……

陌时铭手中的酒杯险些握不稳:“那个……应该不是钢琴曲吧?”

“可是人家想听嘛……”

苏凯旋发誓,她这辈子都没用过这么嗲声嗲气的声音说过话,手臂还配合着左右晃动起来。

“……好。”不管苏凯旋是出于什么目的,就冲着今天这特殊待遇,陌时铭表示,名节什么的,他通通不要了。

而目睹整个过程的梁成西表示三观再次被刷新了,此前觉得苏凯旋愚蠢可怜什么的简直无知透了!

若说苏凯旋之前示威的举动在华清音眼里不屑一顾,那现在的举动在华清音看来简直就是幼稚至极了。

华清音刚想接着奚落几句,正巧晚宴的负责人前来,与她低语了几句,两人便匆匆离开了。

苏凯旋本来卯足了劲要跟华清音对着干,这会见她居然直接走了,不免有些失望,不由转头问陌时铭:“她怎么走了?”

陌时铭扶额:“怎么,你还想跟她接着聊?”

“对啊。”苏凯旋一脸理所应当,见陌时铭仍是一头雾水,便语重心长地解释,“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嘛。要知道,每一个女人的骨子里都是又高傲又自负的,她刚刚刻意告诉我她和你的那些往事,不就是希望我不痛快嘛。所以啊,我就索性在她面前跟你秀恩爱,不断地刺激她。她那么骄傲的人,肯定接受不了你和一个任何方面都不如她的人在一起,没多久就会回头找你了。”

陌时铭语塞,亏他刚刚还担心苏凯旋因为华清音的话多想,谁知她竟然是这么想的。他真不知道该说她聪明好,还是迟钝好。

“谁告诉你我希望她回头来找我了?”

“我……”

“又是谁告诉你你任何方面都不如她了?”

“……”

“有的时候我觉得你一直这样就很好,可有的时候,你真是让我感到生活无望。你难道真的看不出来我……”

心里深藏良久的话险些脱口而出,陌时铭倒吸了口气,背过了身子,将那些话生生给咽了回去。

“你?”正等待下文的苏凯旋见陌时铭突然收了话,有些不解,小心翼翼地问,“陌时铭,你想说什么?”

陌时铭这时已经调整好了情绪,在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声,他的阿旋啊,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他的心呢。

对着苏凯旋却还是一副风清云淡的模样,浅浅笑着:“没事。”

苏凯旋面上应着,心里却打着小鼓。她刚刚隐隐感到陌时铭似乎生气了,但只是一转头的功夫却又跟没事人一样,仿佛之前都是她的错觉。

倒是自始至终立在一旁的梁成西看明白了。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8章 冤家 下一章:第20章 晚宴
热门: 无限密室逃生 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 最强小农民 为了隐居我入赘了 我的猫草不见了 穿成反派的猫 穿成男主的猫[穿书] 我在江湖做美容 死对头每天都在黏我 入幕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