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得救

上一章:第13章 打击 下一章:第15章 乌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司机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刚刹住车子降下玻璃窗便要骂人,苏凯旋慌忙扑上前想要求救。一句“救命”还来不及说出口,身后的两个男子已经火急火燎地追了上来。

“对不起,我妹妹她精神有点问题,刚从医院偷跑出来,给您添麻烦了。”其中一位男子已经用力地掣制住了她的胳膊,故作礼貌地跟对方道了歉。

那青年闻言火气霎时消了一半,嫌弃地看了苏凯旋一眼,说了句“算了”,便要驱车离开。

苏凯旋一见,立马着了急,若是对方就这么离开,自己铁定逃不了了。想到现在自己说什么对方一定都不会信,趁着身旁的人不备,突然将头探进对方车窗里,对着对方的肩膀上狠狠的就是一口。

拖着苏凯旋的人未料到她有此一招,连忙地将她往外拉,奈何她咬的太深,好一会儿才将两个人分开。此时再说道歉的话显然已经是没用了,那两人生怕节外生枝,往青年的车窗了扔了几张大钞声称是医药费,便转身要带苏凯旋走。

但这举动显然惹怒了那青年,他突然打开车门,将两人挡了下来。

那青年原本肩上就被咬的火辣辣的痛,此时更是恨地拳头“咯咯”的响。他从小桀骜不羁,向来只有他哪钱摔人的份,哪有人敢这么嚣张对他。于是,沉沉地吐出一句:“想走?先问问我拳头。”

另两人目的只是想带苏凯旋走,不料却生出这么一桩事,便想着速战速决地快些解决。一人挟着苏凯旋离开,另一人则对上了那青年。

苏凯旋一路疯狂地挣扎着,忽的颈上吃了重重的一记,意识半模糊着被拖着走了一段路,似乎到了一处幽暗的角落,那人将她往地上一摔,后脑勺的钝痛又令她清醒了过来。

那人不耐地撕扯着她的衣服,她奋力反抗,却效果甚微。余光瞥到手边不远处的一根生锈了的铁棒,她快速地拾起,发了狠似的往那人身上乱挥乱刺。不知是误击中了对方哪里,有殷红的血滴到地上,那人踉跄了两步,苏凯旋趁机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向外逃去。

刚跑出没几步,便和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苏凯旋一刻也不敢多留,连看也不看那人一眼越过他便要接着跑,却被那人拽了回去。

“阿旋,你怎么了!”

是熟悉的声音,惶然间苏凯旋抬头,正看见对方俊朗的面庞上疑惑和担忧的神情。

是慕云朗。

心中某根绷紧的弦蓦地松开了。

“有……有人在追我……”虚弱地吐出这句话后,苏凯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阿旋?阿旋!”慕云朗一见苏凯旋晕厥,即刻脱下外套裹在她被扯的凌乱的衣服外,将她打横抱进了自己的车里,一脚油门驱向了附近最近的医院。

苏凯旋醒来时只看到雪白的天花板和墙壁,床前有许多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在进进出出,她顿时意识到,这应该是某家医院的急诊科病房。

身体还处于很疲惫的状态,她揉了揉额头,垂下眼眸正好看到床边搁着一件男士的西装外套,努力地整理了一下思绪,隐约回想起晕倒之前的事。

她和卢思思约了吃饭,然后在车库遇到了绑匪,似乎,最后是慕云朗救了她。

苏凯旋撑着床沿坐起来一些,等了一会也不见慕云朗,正巧有护士走过,她忙叫住了她,向对方借了个手机。

凭着记忆拨出了陌时铭的号码,耳旁传来熟悉的等候铃音,等了约莫两秒,电话便被接起了。

陌时铭轻轻“喂”了一声,苏凯旋在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些许的疲惫。

“陌时铭,是我……”

“阿旋!你现在在哪儿?”不等苏凯旋说完,陌时铭就迫不及待地问。

苏凯旋看了一眼在旁等着的护士胸前刻着“仁光医院”的名牌,转过头小声地说:“我现在在仁光医院的急诊科病房,刚刚出了点小意外,我的手机坏了,现在是借护士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一旁的护士手中拿着病历板和笔无聊地等待着她,苏凯旋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刚想跟陌时铭说“具体情况我回头再告诉你”,却听得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果断地说:“我现在过来。”

苏凯旋心中突然的一暖,突然地想起,似乎不管在什么时候,陌时铭都是行动甚于言语。“嗯”了两声,她连声感谢地将手机递还给了护士,重新躺了下去。

刚一躺下,她就看到慕云朗推开门走了进来。见到她已经醒了,慕云朗的表情像是松了口气,就近坐到她床前的凳子上,柔声问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苏醒后的苏凯旋神智清醒了很多,对于慕云朗的关心更多的还是不适应,略为拘谨地摇了摇头:“现在已经没事了……”

疏淡的态度令慕云朗有些不虞,但他还是按捺着性子缓声问她:“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底遇上了什么麻烦?”

鉴于慕云朗是救自己的人,苏凯旋也不打算对他隐瞒,便将整个过程全盘相告。

听完后,慕云朗的眉峰紧紧地拧到了一起。

“刚才我跟荣鼎那边的人联系过了,车库的监控摄像头都被动过手脚,所以,这极有可能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你究竟是为什么会去那里?”

苏凯旋听着慕云朗的话陷入了沉思,那两个男子一看就是针对她有备而来的,这么巧监控又坏了,必然是有预谋的。只是,那些人又怎么会知道她一定会去地下车库?

脑海中一闪而逝某种可能性,但苏凯旋很快地自行否定了。不可能是卢思思,毕竟,真正的主谋是不会这样暴露自己的。几个月前自己所受的那次袭击还令她心有余悸,这次又遇上了这样的事,她不由疑惑,苏家何时惹了这么多的仇敌?

慕云朗见苏凯旋失神的模样,不由轻唤:“阿旋?”

苏凯旋这才回过神:“诶,其实,我会过去也只是个巧合……”

“巧合?”慕云朗像是有些不置信,但思考了片刻,还是缓了语气道,“不管怎样,你以后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恩,我知道。”苏凯旋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慕云朗一愣,想到了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每当苏凯旋犯了什么错事,他一说话,她就猛点头,生怕他生气的模样可爱到让人没办法发脾气。

只是时过境迁,现在想起来,只是愈发地让人怀念。

慕云朗习惯性地伸手,想揉一揉苏凯旋松软的秀发,苏凯旋还来不及避开,就听到门口一道清亮的女声响起。

“慕云朗,你在这里做什么?”

慕云朗转过身,侧起的身子刚好让出空间令苏凯旋看到了那个女子的样子。

长发披肩,发梢微卷,卡其色的荷叶边绸面小上衣,下摆束在了黑色的韩版小蓬蓬裙内,十足的窈窕小公主。

苏凯旋有些恍惚,思绪飘到渺远的时间之前,还是她生日宴的时候。当时面貌姣好的女子身上裹着的并不是这身衣服,而是一条纯白的浴巾,镜头里她歪着头倚在半裸身体熟睡的男子的肩上,巧笑倩兮。忘了自己是怎么颤着手去翻看前一条跟自己道歉说工作繁忙不能回来作陪的告罪短信,忘了自己是怎么行尸走肉地过的那些日子,只记得看到照片的瞬间,心中像是被利器剜了一样冰冷刺骨的痛,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如今看到这张脸,那感觉猝不及防又侵袭了进来。苏凯旋狠狠地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平复下来。

这是她第一次和华清乐正面遇到,她万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情形。显然慕云朗刚刚那个动作被华清乐看在了眼里,华清乐现在的眼中慢慢是盛气凌人的戒备和警惕,表情像足了炸毛前的野猫。

苏凯旋略微嘲讽的一笑,曾几何时,当她还不知道真相的时候,她也用过这样眼神去看华清乐。不同的是,她甚至不敢上前一步,看完了也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离开。那时的她一味的依赖着慕云朗,生怕自己的小心眼给他带去哪怕一丝的不快。如今回想起来,真是又可悲又可笑。

无意与华清乐纠缠,苏凯旋淡淡地道:“我身体不舒服,他只是送我来医院,华小姐别误会。”

华清乐冷哼一声道:“呵,不舒服?只怕云朗离开苏小姐后,苏小姐便没有一日是舒服的吧。”

凌厉的话语狠狠地扎在苏凯旋的心里,她无端想到了那个和华清乐同样傲气的女子,不由失笑。她很想问问,华家的女儿这都是哪来的自信,竟能盛气凌人到这种丧心病狂的程度。

不想再争辩些什么,苏凯旋只是微微侧过脸,不予理会。

“清乐,阿旋她在车库晕倒,我恰好路过,所以送她来医院。”实在听不下去,慕云朗出声阻止了华清乐,绷着脸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旋?叫的可真够亲热!姑妈生病了你都没时间看,现在倒有时间陪她?”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3章 打击 下一章:第15章 乌龙
热门: 我和替身渣攻恋爱后,白月光回来了 汀南丝雨 干柴烈火:窥探最隐私的地带 炮灰受准备离婚了 圣上有喜 出轨女人的自白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 景恒街 一品姐夫 心意萌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