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交锋

上一章:第4章 挑衅 下一章:第6章 失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陌时铭望着对面露出关切神情的女子,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面上还是一如既往地维持着周到的笑意:“没什么,可能是房间里冷气太足了。”

苏凯旋“哦”了一声,连忙让侍者将空调的温度上调了几度。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好一会儿,陌时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眉峰微挑,摁掉了。

苏凯旋不解:“你不接吗?”

陌时铭将甜品推到他跟前,笑了笑:“是短信,公司的事。”

苏凯旋不好多问,只好继续埋头吃东西。

“阿旋,我想,或许你有空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来宏盛做实习?”

两人默默无言时,陌时铭突然挑起了话头。

“暧?”苏凯旋不明所以。

见她不解,陌时铭耐心解释道:“宏盛毕竟是你们苏家的产业,我只是暂时出面帮忙打理,迟早要交还你手里的。”

苏凯旋一口蓝莓冰激凌哽在口中,不由放缓了咀嚼的动作。半晌才讪讪地道:“我不懂啊,我只会画设计图。”

“不是让你马上会,只是让你有空跟着学习一下。”见她露出为难的神情,陌时铭婉转地道,“即使你以后请了职业经理人来打理,你好歹得知道他们有没有在做实事,有没有偷偷把钱塞进自己的腰包里。”

苏凯旋怔怔地看着陌时铭,认真地皱起了秀眉:“陌时铭,你对身边每一个女人都这么好吗?”

汤匙随着手指的动作在果蔬汤里缓缓的搅拌,苏凯旋自言自语似得低声道:“原本我以为你娶我是被陌爷爷逼迫的,可你似乎没有不情愿的样子,也没有像很多联姻的夫妻那样在私底下对我实施冷暴力,相反的,还对我很好。后来我以为你是看上了作为我嫁妆的宏盛,可是你刚刚竟然说要把它交还给我……”

她蓦然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倒映着陌时铭安然的神色,语气颇有些担忧:“你这样下去是要发展成比花花公子更恐怖的妇女之友的节奏啊少年!就不怕找不到老婆么!”

空气停滞了一秒,陌大少再次内伤了。

晚饭之后,走出餐厅,凉风习习轻拂到脸上,十分的惬意。陌时铭去取车,苏凯旋在原地等了很久,也不见他人影。

又好一会儿,见他一面打电话,一面疾步走来,面色有些不虞。

待他走近挂了电话,苏凯旋才小心翼翼地问:“你的车呢?”

“出了点小问题,我们现在暂时走不了了。我给柯远打了电话,他一会儿会过来处理。”

虽然陌时铭极力将表情表现的轻描淡写,但苏凯旋还是很敏感地感受到了那后面的隐隐怒意,察觉到那似乎并不是……小问题。

不管怎么说,两个人站在餐厅门口吹风似乎并不是很合适,苏凯旋故作轻快地提议:“正好,我好久没有散步了,不如你陪我散散步吧?”

“散步?”陌时铭看着眼前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环城公路,又看了看苏凯旋期待的眼神,最终妥协地点了头。

笔直的马路在眼前延伸开,远处是灯火璀璨的江城城区。晚风将两人的头发都吹的凌乱。陌时铭跟在苏凯旋的身后,看见她在前面的花坛边沿歪歪斜斜的身影,内心异样的宁静。

“喂,陌时铭--”苏凯旋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陌时铭,倒着向后走,“你快点跟上,你看我倒着走都……啊!”

想说自己倒着走都能健步如飞的苏凯旋话还没说完,身形已经不稳,险些要从花坛边沿摔倒。

一只手有力地扶住了她,身形重新恢复了平稳。

牛皮吹破的某人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从花坛上轻轻跳下来,强作镇定地道:“不好玩,不走了。”

陌时铭也不戳穿她:“走的累了就歇会儿,我给柯远打电话,看看他到哪儿了。”

手还没触到手机,一辆白色的宾利缓缓靠近,在两人跟前停了下来。

早在远远看到这辆车减缓车速时苏凯旋心底就升腾起了不祥的预感,当这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她的跟前,那不祥之感更扩大了些。

随着“砰”的车门开合声,她看到她的前男友肃着脸向她走来。

“阿旋,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做什么?”

“我……”

“阿旋,这位是?”

肩膀上传来陌时铭掌心温暖的温度和适中的力道,苏凯旋定了定神,看向陌时铭:“阿时,这位是我公司的客户,慕云朗先生。”

顿了顿,她又对慕云朗道:“这位是我的丈夫,陌时铭。”

陌时铭一手随意地揽住苏凯旋的肩,另一只手懒懒地伸了出来,眼底满是玩味的兴意:“慕先生,久仰。”

“不敢。”慕云朗冷淡地应付了一下,将目光重新投到苏凯旋身上,“早听闻陌先生在业界是出了名的玩的开,慕某不管你从前和那些红颜知己是什么玩法,只是阿旋和她们不一样,还请陌先生将那些游戏的心思收一收。”

“慕先生尽可放心。”陌时铭唇边噙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平常温和的眉眼此时已带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凌厉,“早在阿旋昏迷时我就跟苏爷爷保证过,这辈子都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任何人有再次伤害她的机会。”

慕云朗冷哼道:“陌先生所谓的保护就是半夜三更的带阿旋在这荒郊野外的公路上游荡吗?”

苏凯旋见二人剑拔弩张的架势,刚想解释,陌时铭不动声色地握了一下她的手,下一刻,便听到他落落地说:“像慕先生这般醉心事业的人,自然是不能体会我们夫妻之间的日常情趣。不过慕先生可以放一百个心,这荒郊野外的公路就是有再多的危险,我也会站在阿旋面前稳稳当当地替她挡着,绝不会扔下她一个人。”

慕云朗心知陌时铭是在暗讽他当初弃阿旋于不顾之事,此时听他说起,心中更是一痛。面色不由一沉,不再与他多做辩解,转向苏凯旋道:“阿旋,这里风大,我送你回去。”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容拒绝。

想到那些相似的过往,苏凯旋心底一跳一跳的抽痛起来,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陌时铭也自然而然地撤开了手,只是静静看她,没有不悦,没有威胁,只有隐隐的担忧。

她努力地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主动挽起了陌时铭的手臂,对慕云朗说:“今天是我让阿时陪我散散步。他工作总是很忙,难得今天有空。我们还要再走一会儿,云朗你先回去吧。”

慕云朗寒着一张脸,最后生硬地扔下一句:“你自己小心。”看也不看陌时铭一眼便上了车扬长而去。

车子启动扬起一地的烟尘,凉风瑟瑟,苏凯旋目送着慕云朗的车消失在车道尽头,最终没忍住蹙着眉头侧过身子轻咳了两声,双手抱紧了手臂。

陌时铭低叹了一声,上前将她整个身子纳进自己的怀抱:“电视里这个时候通常男士会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士身上,可我没有外套,也不想被当做暴露狂,你会理解我的吧。”

埋首在他身前的苏凯旋听到“暴露狂”三个字的时候,苦涩的嘴角终于忍俊不禁地咧开了。

贴着温热的胸膛,她感到自己被层层的温暖所包围。耳畔是他有力的心跳。她想起很多年前,在某个山区的山顶,那个人也是这样温柔的拥着她,在清冷地夜里给她温暖的力量。

“啪嗒。”什么液体滴到了手背上,凉凉的。陌时铭下巴抵着女生的头心,默默将双手更收紧了些。

这一夜苏凯旋睡的很不踏实。

她梦到了很多支离破碎的画面。她看到慕云朗和华清乐在办公室里衣衫凌乱地热烈拥吻,她慌乱地跑下楼,却又猛然换了个场景,她看到父亲的车迎面撞上了盘山公路的护栏,坠入了河中,玻璃和火花四溅。她害怕的伸手挡住眼睛,不知什么人,从背后推了她一把,她掉到了河里。她试图呼救,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手脚也越来越沉,身子被湍急的河流越冲越远……

隐约有人在喊她:“阿旋,阿旋……”

她慌乱中伸出手来,似乎抓到了一块浮木,她便死死地抓紧,再不肯撒手。

那喊声却越来越清晰。

“阿旋,醒醒,阿旋……”

迷蒙的双眼微微眯开一条缝,瞳仁里是陌时铭焦灼的神情:“你刚刚一直在喊,是不是做噩梦了?”

她的意识并不清晰,低头发现自己的手正握着陌时铭的手掌,有些木然,半梦半醒地怔怔看他。

陌时铭用指腹小心拭去她眼角斑驳的泪痕,一下一下轻轻地抚着她的背。苏凯旋顺从地阖上眼,再次沉沉睡去。

陌时铭低头看她,眸子里的温柔和心疼多的快要溢出来,最终在她的额角轻轻落下了一个薄若蝉翼的吻。

推荐热门小说独家婚宠,本站提供独家婚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家婚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章 挑衅 下一章:第6章 失窃
热门: 长夜如星 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 青春合伙人 重生追美记(很纯很暧昧前传) 温柔童话 乡野情浓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我在古代做储君 到底是谁咬了我 想虐我的八个反派都爱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