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严永妄二十九岁这年, 元旦节。

沉河和朋友出门吃饭,在餐桌上,朋友笑着问他:“你今年得多大了?”

沉河:“三十八岁。”叹了口气, 抬眸,笑着看友人:“怎么?觉得我很老啊?”

友人摇头:“那不至于,我觉得你看起来了,沉河二十出头时就长得秀雅俊气, 三十岁时还有着二十出头小年轻的样儿,等到快四十的年纪, 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

他可能是吃了不老药,明明工作繁忙, 时常出差,头发却还非常浓密, 没有中年男性的啤酒肚。

是个体面的都市白领, 中年社畜。

友人:“房贷还完了吗?”

沉河淡定:“不着急还, 月供还是跟着通货膨胀走, 贷款越久越划算。”他难得兴致起来, 略有点中年男子的意气风发,简单说了两句近几年对货币的感想。

友人哈哈大笑:“你有点咱们中年人的味了。”

沉河:总感觉不是什么好话。

友人又笑着说:“不过,还是不一样, 毕竟你从来不在不太熟的朋友面前指点江山, 就是说点自己的见解也挺谦逊小心的。”

沉河愣了一下, 也笑了。

他想, 这是他的习惯, 出门在外,作为严氏总裁的贴身秘书,他需要谨言慎行, 小心翼翼。毕竟,在外他要是说了什么不太好的话,别人会觉得可能是严永妄支使他这样说的。

为了严永妄的声誉,这么多年来,沉河一直都很克制自己,社交技能点满,笑容挂着,为他的小少爷做好在外的工作。

他懒洋洋:“谢谢你的称赞。”就这么一句,也不多说,就这样转移话题,过去了。

元旦当天,公休日。

公司上下不少同事,大多都出门玩,和爱人一块,或者和家人一块。

有的发朋友圈,九连图,看起来画面格外温馨。

沉河给他们挨个儿点赞。

他和朋友出来吃饭,拍了两张照片,今年不太想发朋友圈了,他给严永妄发过去。

沉河:“好吃的,下次一块来。”

严永妄:[猫猫端正坐jg]

严永妄:“好的。”

沉河想了想,发消息,难得地提起了严永妄分手已久的恋人。朝倦。

他问:“我看到朝小姐昨天跨年和她姐姐出门吃饭的照片了。”

朝倦发了朋友圈,没有屏蔽他。她拍了两三张照片,照片上,面容美丽的两个女子,一个翘着嘴角笑,一个没有多余表情,眼中却满溢出温柔来。

前者是很开心的朝倦,后者是她的姐姐。

两个美人,真的非常赏心悦目。

严永妄:“我知道。”

沉河心说,原来朝倦没有屏蔽前男友的习惯啊。这么一想,有点损,他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友人:“咋的,这么开心啊?”

沉河:“没什么,我就是中年人看到乐呵的总想乐呵一下。”笑着,眉眼弯弯,看着很有青春年少的感觉。

友人是他的大学同学,两人喝酒酣畅,饭席间,友人问他:“还记不记得大学期间,你胆子特别大,天天领着那群学弟学妹探险鬼屋?”

沉河回忆起过去。他的笑意未收,轻声说:“是,那时候胆子可大了。”

友人挤眉弄眼:“现在呢?胆子还大吗?”

沉河:“现在胆子……”

他酒意上来,一腔热血,想说自己胆子当然还是和从前一样大。

可还未说出口,话语就卡在喉中。

缓缓,他摇了一下头,承认自己已经不年轻,越活越胆怯。

“不行了,要我现在再去,可能要吓得心脏都从喉咙眼里逃出来。”

友人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沉河思忖,过了会,很有可信度地告诉他:“当然是真的。”

他语调清朗,声音里蕴藏着清浅的笑意,“我已经快四十,三高都快得了,也就是现在保持得还行,不然……”不然,他铁定就像是一众油腻中年人似的,大腹便便,不够斯文。

友人现在也是个有小肚子的中年男人,听他这话,瞧了他一眼,又看看自己的厚肚皮。

叹气x3。

“你还是很英俊的,想当年我也是x大一枝花,没想到现在就成了这幅油腻中年人的样子……”

他们在元旦这天,喝酒畅谈,中年人的酒局,终究离不开回忆往昔。

只是,友人在喝醉以前,托着脸看了眼对面的好友,心里忍不住叹息,想:虽说是中年人回忆过去,可他这个发福中年人和眼前的清俊好看“中年人”真的没法儿比啊。

此刻,他就是一个柠檬精,真是有够酸的。

……

林深很喜欢看朝倦的朋友圈,他常常会特意点开朝倦的头像,看看她最近发了什么动态。

新的一年到来,今儿元旦,他昨儿和爸妈跨年夜一番。

难得的,爸爸准他喝几盅白酒,说是大小爷们俩一块尝尝。

林深没好说自己和朋友在外头也喝来着,烂醉如泥都有过。

这话可不能给爸妈知道,他爹妈都是宠爱孩子的性格,要是知道孩子在外瞎玩瞎闹,下回指定不让他再和朋友通宵熬夜。

林深和他爹喝了几盅白酒,喝得醉醺醺,一晚上过去了。醒来头还有点痛,刷了牙,洗了脸,掏手机,依次回复朋友们的新年祝福。

然后,惯例点开朝倦的头像,看看漂亮姐姐做了什么。

宿醉醒来,已经是下午的点。

都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

爸妈有饭局,嘱咐他今天自己要吃好喝好——元旦当天本来也该家庭聚会,不过爸妈需要忙生意上的事,每年都是只过跨年。

他们家人丁少,聚上一次也就够了。元旦这天,大人有大人的事要做,小孩也有小孩要做的事。

朝倦的朋友圈,点开一看。

几张美照。

林深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真好看,大美人!”嘤击长空!

林深感觉自己的脸颊又是红扑扑的了。他心说,她怎么这么好看呢?旁边的大姐姐也好看!

总之,一家子的美人!

他发评论:“姐姐好漂亮哦!新年快乐鸭!”林深的“鸭”式用语再度上线。

朝倦还没回复,不过林深也不气馁,毕竟这个点可能人家有事呢!他开始自己找乐子玩去了,订了餐,还没到,爸妈就从酒局中来电话。

妈妈柯晓:“宝贝儿子,醒了呀,头疼吗?”

“头疼厨房有醒酒汤,阿姨今天放假,你自己热一下喝了。”

林深甜甜道:“我头不疼,已经点了餐,一会就吃了。”

“妈,你和爸在哪儿的酒局呢,那头声音还挺大的。”

林深闲得慌,问道。

柯晓:“就是市里头组织的企业聚会嘛,你永妄哥也在呢。”

林深:“诶?哦。”惊讶了一下,也没多少反应,他:“那你们少喝点酒啊,尤其我爸,昨天陪我喝了不少,今天不能再喝了,伤肝。”

林付玉的声音传来,很受用宝贝儿子的嘱咐:“知道了,爸爸少喝,你记得吃饭,吃完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林深等到餐,开电视,追今年的元旦晚会。

元旦晚会其实挺无聊,他一个二十多的小年轻真的不爱看,不过听着当伴奏还是挺好的。

大晚上的,快十一点了,爸妈还没回来。不过林深估摸着,应该凌晨就能到家。

这种酒局吧,一般是大晚上结束,司机送回来的时候一般就是一二点。

十一点多些。

林深的微信叮的一声,提示有新消息。

他点开看了下,发现是朋友圈的红点。

朝倦回复他:“你也新年快乐,天天开心哦。”是难得特别温柔、特别婉约的口吻。

林深都能想象到,那头的朝倦姐姐是笑眯眯地敲下这串文字的。他乐得直打滚,在沙发上,捏紧拳头,小声嗷呜:“姐姐好温柔!我爱姐姐!嘤嘤!”

……

华容锳好奇地看向眼前的严永妄,他低垂着眉眼,身上带着酒气,微醉的状态。

皮肤很白,酒醉上头,脸颊也不怎么显出红晕来。他是喝酒不太上脸的体质,就是嘴唇怪红,在深夜里,白肤黑眸,看起来特别英俊,特别矜贵。

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

“在做什么?”

华容锳看到他拿着手机,状似在回复消息。

严永妄慢吞吞地抬起脸来。

他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皮,睫毛浓密,黑眸沉沉,声音低雅:“给一个小朋友回复消息。”

华容锳忍不住微笑:“这个点,都醉醺醺了,还记得给小朋友回复消息呢?”

严永妄:“他说新年快乐,我得回复他。”醉了,绞尽脑汁地想着,要怎么回复。

最后,回复林深的,是看起来甜甜、敲字时候温柔可爱的话语。

在输入框敲字的时候,严永妄短暂地想了一秒,心说,这样的口吻会不会太娘们唧唧。可转念一想,他的“朝倦”身份不就是女的吗?

那就这样回了吧。

醉酒buff挂身上,回复朋友的口吻都软萌很多。

备用机上,徐柏龄陈浩瀚都给他发了新年祝福。

严永妄依次回了过去。

他的生活,有朋友,有亲人,有事业,真的还不错。

华容锳托着腮,慢悠悠地陪他醒酒。

“今天新年的第一天,有什么愿望吗?”

华容锳冷不丁地问了一声。

她看到严永妄眸中亮起了光,像是个讨要糖果的害羞小孩。

犹豫一会,没忍住,小声说:“想见爸爸妈妈们。”

醉酒的时候,神志是半醉半醒,好像踩在虚空中,轻飘飘的。

剑修:“还有吗?”

严永妄深思一会,又加了一句:“沉河活得久一点。”

华容锳忍俊不禁:“还有呢?”

她的可爱小孩贪心地又追了一句。

“生活顺顺利利,一切平安,大家都开开心心。”

她轻轻点了一下头,说自己知道了。

严永妄茫然地对上她的眼,小声呢喃:“什么?”

华容锳:“我说,妈妈知道了。”

“我的孩子的新年愿望,会努力帮你实现的。”

严永妄还有点醉呼呼:“……欸?”

华容锳头一次上手捏一捏“男性身份”的孩子,她的手指头细腻白皙,轻轻碰了碰孩子的鼻尖,很宠溺地捏了一下。

“新年愿望嘛,会实现的。”

“就是要耐心等等哦。”

二十九岁的新年愿望。

严永妄许下了三个。

——是个贪心的小孩。

不过,华容锳想,他有这个资本贪心。

沉河的寿命——修真界那么多手段,总能让他活得久一些。甚至,若是严永妄陪了他一世,依旧舍不得他。未来他死去,灵魂还能送入修真界的轮回池里。

总之,可以做我们小石头严严的小学伴嘛。

生活顺利,一切平安,开开心心——也太简单了。只要严永妄顺利、平安,开心,他们谁都会很开心。

最后是,想找爸爸妈妈们。

华容锳沉思一会,找出自己的剑,以玄力书写了一串文字,挂在剑身上。

让剑像狗狗一样,衔着刻了文字的玄力,回那个世界一趟。

大概一个月的时间,严永妄没能见到那个很爱贴贴他的剑。疑惑问起来的时候,华容锳告诉他:“它有事情做,再过几天就能回来了。”

另一个世界,走在去往岐华仙门大殿,接受掌门真人的问询的丁玄策,忽然脑壳被敲了一下。

他捂着脑门,茫然无助,心说是哪个家伙偷袭他?

还没竖起玄力铠甲,做回击,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剑鸣越声。

一只扭扭、深海带鱼的剑从空中显形。

文字,唰地一下,犹如横幅般从上至下,亮闪闪地在丁玄策面前摇摆。

[抓紧修炼,崽想你们了。]

丁玄策伸手,从这个横幅中,感知到更多的信息,他望着这柄大师姐的剑,久久,热泪盈眶。

他温柔地,明朗地笑起来,说自己知道了。

剑在空中狂扭扭,已经生出神魂的剑,用自己的方式告诉眼前的修士:[加油,我去给朝老狗传信去,你老婆自己记得转告!]

嗖的一声,剑没了。

丁玄策无奈:这么多年,因为大师姐曾经为朝灵犀犯的错受伤濒死,剑果然还是非常讨厌朝灵犀呢。不过,看样子,它还是挺喜欢他家严严宝贝的?

挺好,他也要抓紧修炼进程,努力回去看望一下孩子。

想着,给亲亲老婆传讯:老婆,大师姐已经解决了那个世界里的麻烦,心肝儿想咱们了。大师姐催我们过去一趟……

巴拉巴拉一段话,感觉传讯还不够表达所有信息。

丁玄策本打算去和掌门真人说话的,这下,决定折返回去。

给掌门真人发了个传讯:大师姐给消息了,我回去先跟林月说说,一会再来。

没等回复,一腔爸爸之爱,满溢而出,他开心哼着小调,找老婆聊孩子去。

……

严永妄三十岁这一年。

他二十九岁的新年愿望,实现了一个。

而未来,他还将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实现无数个他想要达成的愿望。

没有办法,拥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就是这样受宠。

不管是在这个世界,还是另外一个世界里,他都是最受宠爱、最被疼爱的那个崽崽!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狐家屯的孽事儿 所有大佬我都渣过 我在原始做代购 护花高手在都市 真千金不干啦 我穿成了劈男主的雷劫 狂澜/爆裂匹配 系统让我去算命 重生之都市仙尊 Omega教官死忠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