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第8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首都, 机场。

成品蓝今天的机票,飞安城。

他爸妈在安城,要他回去参加相亲宴, 起初听到消息,成品蓝是拒绝的, 因为他自觉还算年轻英俊,没必要到父母给介绍对象的地步吧?现在二十多岁, 虽然是快三十了, 但他不是没人追求啊!

至于这么急地催他,要去相亲吗?

幽幽怨怨的成品蓝给爸妈说:“怎么不给我哥找?偏催我?”

爸妈异口同声:“你哥不愿意。”

成品蓝超生气的:“我哥就把这事儿推我身上了?”

爸妈:“……反正你乖乖来就是了。”

“再说你的年龄也到了该相亲的时候。”

成品蓝在机场候机的时候, 才收到了爸妈发来的相亲对象照片,是个明眸善睐的女孩。

他第一眼看,还挺合眼缘。

不管能不能成,希望见面后能谈得来,可以做做朋友吧。

成品蓝这么想着, 在机场人员的温柔细语下,拉过随身行李箱,登机落座。

飞机还没起飞,舱内人也没有坐齐。成品蓝从包里掏出本书,懒洋洋地看,这个舱内多是商务人士, 笔挺西装, 随身带着笔电。今天算得上是工作日, 很多出差人士。

他这个闲散富家小公子,其实也没有很忙碌,至少还能去参加个相亲宴。

等到舱内人齐,飞机起飞, 成品蓝难得有点尿急。

他起身,和旁边的乘客说了借过,往厕所的位置去,很不巧,厕所的门闭着,里头有人。

成品蓝:QAQ

他等了一会,膀胱憋得难受,只好原地踏步走走。厕所旁边就是洗手池,他等得着急,又没事情做,只好去洗手池摸了点洗手液,洗手、烘干。一个流程下来,听到了厕所门把手轻微响动的声音,成品蓝脸上一喜。

他想着进去,结果那声音响了一下,就又没声了。

里头的人也着急:“这门把怎么回事?”

成品蓝:……

他喊来空乘,“门把坏了,里头人出不来。”而他,堂堂成家小公子,憋的尿急。

又着急又憋屈,偏偏表现在外,还得彬彬有礼,克制冷静。

成品蓝感到艰难。

空乘是个漂亮小姐姐,对于门把开不起来的事也束手无措,不过很快,她找来了同航班的空少:“工具箱在哪里,你力气大,给开一下。”

空少也没推拒,两人安慰着里头的乘客,说很快就能开起来。

成品蓝就在旁边默默地等待。因为一回到座位上,坐下,膀胱压得更厉害,就更想尿尿。

只能站着,抖腿。

此刻他万分后悔,在候机的时候咋就不想着上一趟厕所呢?!

现在这场面真的巨他妈尴尬!!!

空乘们暴力拆卸着门把手,空少力气大,用了工具,门把手摇摇欲坠,开门的目标即将达成。空少一边和空姐低语:“我对这个还是比较熟稔的。”

“之前也开过啊?”

空姐之前没有和他同航班过,好奇问,空乘用力压下门把,门终于开了,里头的乘客一脸郁气地出来洗手,嘴里嘟囔:“这么大飞机,门把手居然也能坏。”

成品蓝着急啊,想上厕所,但是空乘婉转说现在还不行,让他憋一二分钟,他们得看看里头的门把究竟怎么回事。

大敞开的门,成品蓝抱着手臂,英俊脸上很是无奈,他保持着绅士、礼貌,咬牙想,再憋一会他真要漏出来了!

空乘们继续刚才的话题:“知道陈烨吧——”

“陈烨,我知道,他怎么了?”

“我之前和他一班的,有次他也遇上这事,当时就把门把锁给撬开,我在旁边就学到了。”

“他还挺全能的,我觉着。”

空姐:“诶,说起来,他最近是不是休假了啊,我也很久没看到他了。”

空少耸了下肩头:“谁知道啊,反正我听人说他辞职了……可能有别的事业规划吧。”

“指不定看不上国航,跳去其他航司了。”

空姐:“陈烨人挺不错的,我和他一班时候,他都挺照顾姑娘们……有什么不好相与的乘客,都是他上前交谈的。”颇为可惜的口吻。

闲话三三两两地谈。

成品蓝终于忍不住了:“能快点吗?我想上厕所。”

空乘们:“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马上。”

立刻让了位置给他,还友好说:“上厕所的时候,门记得按住,不然别人乱推门进来,就不好了。”

成品蓝:……咬牙,我忍。

畅快上了个厕所,他才舒畅地出来,洗手,烘干手。

空乘们还在外头候着,空姐已经拿了张A4纸,准备贴在门上,上头写着:门把坏,上厕所请用手推紧,务必敲门询问有无人。

成品蓝轻飘飘地瞄了一眼,没多在意,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又掏出书来看。

无尿一身轻松,说得就是他本人。因为知道厕所门把坏了,成品蓝在后面的航程中也没敢多喝水,总之,想喝水还是等下飞机得了。

几个小时的航程,他还是熬得住饥渴的。

==

华容锳给严永妄打电话的时候,沉河也在当场,他就看着严永妄原本漠然冷淡的脸上,浮起一丝柔和。

沉河迷茫:这是在和谁讲电话呢?

“好,我知道了。”严永妄冷淡说完,抬眸,就看到沉河的表情。

他沉默了一下:“你在好奇?”

沉河:“您倒是看出来了。”

“是在和谁打电话呀?”

沉河好奇道,清俊脸上,有着关心。

“朋友,你不认识的朋友。”这话说出口,沉河有点开心,他不再问下去,只是嗯了一声,示意自己明白。

“挺好,多认识点朋友。”

之所以将华容锳归类到朋友,是因为不好解释他们的关系。索性用最宽泛的“朋友”囊括好了。

沉河的欣悦在于,他很希望严永妄有更广泛的交友圈,而他也见到了和朋友打电话时,露出柔和情态的严永妄。

在和朝倦分手后,严永妄就一直很低落,那种低落他甚至都没法安慰。

他并不知道,并非因为“分手”,严永妄才伤心失落。那是子虚乌有的情节,全靠旁观人的臆想,事实上,只是严永妄失去了自己的父亲。他再一次经历失去,痛彻心扉,表现在外,给不知情的人瞧,就是他为与朝倦的分手而痛苦。

此次的所谓“与友人电话交谈”,只是他和自己的母亲对话。

电话里,华容锳轻声说,她有事要出门一趟,让他回家看到自己不在,不要慌张。

严永妄于是就说好。

只是相认数月的亲生母亲,都看出了严永妄多么害怕再次的失去。

他们的关系并不像朝灵犀当初认回严永妄,是以笨拙为开端。朝灵犀靠着笨笨蛋蛋的样子,让严永妄放下心防,让他一步步接纳他。

与华容锳的见面,是她主动出现,是她主动告知关于他的秘密。

他的身世,她细细说来;她为他做过什么,她轻描淡写;她分享那个世界里,丁玄策和林林月想念他的细节,亦不吝啬说出关于朝灵犀回到那个世界后的所言所语。

她很聪明,性子清冷,却对他的喜爱外露得很明显。

严永妄以为自己无法像接受朝灵犀那样,很快地接受她。

但他后来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血脉亲情有着神秘的力量,让朝灵犀愿意展露微笑,只对他;也让华容锳忍不住送出她的佩剑,许诺着她会保护他;而他,在看到华容锳的那一刻,总会觉得心有归属,很有安全感。

当然,寡言的严永妄是不会轻易地表达出自己的情绪。

他默默地对华容锳好,尊重她在这个世界想做的事。她对这个世界的饮食很好奇,于是他很冷酷地掏出一摞的首都各大餐馆会员卡,推给她,让她一个个去尝。

以上会员卡,都是各大餐馆开业时,背后老板送来的,不记名,算是个开业礼物。

严永妄从前都没怎么用过这些,办公室里塞了一些,家里塞了一些,有华容锳对饮食的好奇,他才动心思来找出这些会员卡。

至于为什么当初没给朝灵犀,原因挺简单,后来的朝灵犀喜欢在家里自个儿做饭,即便要出门吃饭,也是两人同行,那时候哪里需要什么会员卡的。

这些会员卡,是方便一个人独自去尝美食的华容锳享受贵宾级别的待遇。

默默操心的严永妄:怕华容锳在这些餐馆里的待遇不好,怎么说都得让她先拥有这些贵宾会员卡再说。

华容锳自是欣然接受。

她打电话给他,说自己有事要出门一趟,留下那柄剑保护他。

言语里,藏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和宠溺。

严永妄没能听出来,但他知道,华容锳肯定是怕他以为她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离开,为安他的心,才提前打了这通电话。

电话挂了,严永妄还有点羞赧,心说,他表现得太明显了吗?

害怕失去……

他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皮,轻声叹了口气,好吧,也许是表现得太过明显。

沉河关门离开办公室,独留下老板一人。

严永妄就看着落地窗外——鳞次栉比的办公楼,高楼林立,直入云端,这个城市繁华而美丽。

他不知道,挂了电话后,那头的华容锳看着手机,沉默片刻,扭头对剑说:“我的孩子,可爱吗?”

剑狂扭扭,点头。

华容锳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来,她若有所思道:“是的,我也觉得他很可爱。”

她想,她理解丁玄策和林林月说起严永妄时,忍不住眼眶含泪的原因。

他们说,他还那样小,一个人在那个世界,会不会感到孤独?

即便是朝灵犀后来到了,中间的空白时期,还是让严永妄孤独了数年。

之后朝灵犀离开,他硬生生又受了一段离别之苦。

直到她来,他看起来才高兴了一点。

华容锳想,她不想让严永妄的脸上再露出一点伤心的样子。

所以——把孩子抢回来,她势在必得。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第86章
热门: 全世界都在嗑我和前女友的cp[娱乐圈] 地球人禁猎守则 娱乐圈之隐婚夫夫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 跨界演员 山野村色 与光同尘[娱乐圈] 白月光作死后又穿回来了 借美女上位:诱人女上司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