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上一章:第83章 下一章:第8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华容锳在来到这个世界后不久, 就做了以下事情。

短短时间内学会了这个世界的语言,与严永妄相认,还有, 住进了严家别墅。

她有神通,别人不会知道严家别墅还住了这么一个人。也给孩子避免了可能带来的麻烦。

她聪慧, 学习东西很快,于是在短暂时间内, 就通晓了电子产品该怎么使用, 甚至知道怎样书写文字,用拼音来输出文字。

比起朝灵犀真的要聪明太多。

住在严家别墅, 学着现代人的生活作息,时不时地和孩子出门吃顿饭,逛会街。

可以说,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她极少会主动地查询关于这个世界里,严永妄的讯息, 更多的是靠严永妄本人告诉她。

于是,在那次餐厅共餐,她当即询问他,什么叫做谈了新女友。他此前还谈过女朋友吗?

严永妄尴尬地沉默,耳廓浮起淡红,转移话题, 说花儿真好看。

她看破他的表现, 是源自于内心情绪的复杂, 也不再多问,回去后,头一次查了他的相关信息。

关于严永妄,关于朝倦。

然后吃惊地发现, 她的孩子,居然还搞上肥水不流外人田那套,自己就给自己当了男友女友的。

隐隐猜出了严永妄感到尴尬的原因:自己和自己“谈恋爱”的事,说给亲近的人听,一定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她大致猜出前因后果——应该就是种种机缘巧合下,不得不给自己的身份套上了“和另一个自己”谈恋爱的关系。

这件事到此为止。

而后,华容锳才开始学着关注网络上严永妄朝倦的八卦。

这次,她也成为了八卦风暴中的当事人之一。

和严永妄吃饭的照片被有心人拍下,爆料到互联网上,评论很多,她没有太在意,只是担心会不会对严永妄产生不好的影响。拿着八卦的截图给严永妄看,他告诉她,他会处理好。

于是华容锳也就不是很在乎这个了。

以至于后来的,什么搞同人文学,什么“代

入严总”的火葬场文学,白月光、朱砂痣等等替身文学……

闻所未闻的东西,华容锳皱着眉头看,惊觉,这个世界的人类想象力真的好丰富。

比起她所在的世界,人人想着修仙,想着长生,想着寿命悠久,他们的生活要更多姿多彩些。

她有点理解,丁师弟在她来到这个世界前,和她说过的话。

那个亲手养大严永妄的师弟,告诉她:“那个世界和我们的世界不太一样。”

华容锳:“会有多大不一样?”

丁玄策沉默片刻,道:“那是个普通人的世界。”

“和凡人界一样吗?”

丁玄策笑了:“还不太一样。”凡人界至今仍旧皇权至上,各个世界的发展方向不同,他们所处的世界以修真为主,那个世界则是点亮了科技树。

他说:“那是个有着绚烂文化,短暂寿命的世界。”

“……”华容锳想,这确实是挺绚烂的文化。

就是凡人间的话本儿都没有这些同人文化有趣,她饶有趣味地看了一些,觉得人类的智力真的是太过有趣。

文化生活也非常丰富。

如果不是这个世界和她抢小孩,她应该会觉得这个世界挺不错的。

而一旦代入前提,想起这个世界在暗地里做了什么坏事,华容锳冷淡想,她就无法真诚地喜欢起这个世界。

==

朝灵犀——换种说法,他在这个界内的姓名,唤做“尤笑”。

一双冷眸,英俊阴郁的面庞,几乎不笑,修为奇高,曾是唯一一个渡劫将要飞升的大佬级别人物。近几十年,这个第一的地位才被华容锳给压下来。

从前,算算修为,他至少屈居界内前五,如今元气大伤,修为跌半,应该是比不过很多同级修士。

不过,他在修炼上太有天赋,从异界回来的短暂时光,就够他修回一二成。

丁玄策再见到他时,他正盘腿坐在岩石上,默默看着遥远的星河。

从凡人界看向修真界,笼罩着蒙眬星海,极尽之美。若是正逢夕落,落幕云翳,泛着金光,如同仙界。

这是凡人眼中的修真界。

很久很久以前,朝氏皇朝的末代皇帝,朝灵犀就曾以这样的角度凝视过遥远、触不可及的修真界。

彼时,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得到仙缘,踏上修真之路,踏上长生之路。

而丁玄策亦有这样的时光。

从一个小小的农家子,他在泥地里刨坑吃红薯的时候,也曾艳羡过那些从修真界来到凡人界,空中一闪而逝,纵剑飞行的修士。

如今,他们双双已成修真界名声大噪的修士。

前者名声难听,许多人都知道他在数十近百年前曾差点酿下何等过错;后者青年才俊,已是岐华仙门的掌门候选。

“尤前辈。”丁玄策其实更习惯叫他“朝先生”,在那个世界里活了几十年,为儿子留下了关于朝灵犀身份的一些准备,他私底下和妻子说起他来,都是叫做“朝先生”。

不过在这个世界里,朝灵犀从未告知他人自己在凡俗界的姓名。

他也不好擅自喊他“朝先生”,唤“尤前辈”会更礼貌些。

朝灵犀朝他看过来。

苍白的脸上,无波无澜,他冲他轻轻颔首。

丁玄策已然非常习惯,他知道朝灵犀就是这个性子。

“在看什么?”

朝灵犀很淡地重新望向那片星海,平静说:“远处。”

“……”

顿了一顿,才又说:“你来做什么?”

丁玄策:“来问问关于严严的事。”

说起严永妄,因着丁玄策天性带点温柔,脉脉唤着“严严”时,眉开眼笑,显得很好看。

朝灵犀暗地里冷哼一声,“之前不都说过了吗?”

丁玄策对着朝灵犀这幅有点不配合的样子,颇为无奈,偏偏他不好说什么。

朝灵犀——尤笑曾救过他,是他的恩人,又是他孩子的生父,他只能好声好气地:“之前说的太少了,还是想多听听别的事。”

朝灵犀:“……”

他想默默自己咀嚼回味,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光,难道又要分享给丁玄策听吗?

这不太公平,他和严严倦倦的生活细碎,理应是他自己的记忆。

想出声拒绝,下一刻,丁玄策挂着笑脸,一副友好交流的样子。

“这样,我给你看看严严的小时候——他的照片。”

朝灵犀漆黑的眼珠里闪过一丝惊讶,“什么?”

丁玄策:“你在那个世界,严严的别墅里,没看到太多关于他的照片吧?”

“那些小时候还有成年的照片——和我、林月在一起的照片。”

朝灵犀慢慢、缓缓地点了下头。

丁玄策叹息,带点感伤道:“他就是那个性子,因为害怕太过受伤,所以收起了所有关于我和他妈妈的照片。”

他的孩子,生得冷淡克制,实则上是个面冷心热的孩子,因为亲近的人不多,于是失去一个,就足够他痛到无法言喻。

更别说,那一次飞机失事,还是失去了两个。

他和妻子在被迫回到这个世界后,沉默、担忧很久,他们都猜到严永妄会因为他们的离去而痛苦。

更能想得到,为了压抑痛苦,他会收拾起所有有关他们的记忆,将那些照片全部收起来。

而朝灵犀的反应,代表了他没有想错。

丁玄策沉默,他感到心脏如蚂蚁啃咬般,细密、难忍的疼痛。

朝灵犀:“他的家里,从没有放过那些照片。”

丁玄策温柔的脸上,带了点无奈、苦楚的笑意:“我知道。”

朝灵犀也沉默。

过了好一会,他才说了几句关于他和严永妄相处的细节,说了严永妄那时候平时做了什么。

不多,特吝啬。

说完,“照片呢?”

丁玄策:“……”

默默地拿宝物,投影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脸颊肥肥嫩嫩的宝宝,眼睛很大,乌黑黑,微微皱着眉,旁边还有个小奶瓶,他盯着镜头,不太满意地噘着嘴。

是个小时候就很爱板着脸的小宝宝。

“这是一岁左右的照片,可爱吧?”

朝灵犀木呆呆地看着这张照片。

木呆呆。

几刻后,仓皇失措地:“未免有点太可爱了吧?”

丁玄策没想到朝灵犀木然几刻后,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他忍俊不禁。

朝灵犀:“他那时候,就爱这样吗?”

“板着脸,小古板一样。”

丁玄策:“是,小时候很不爱笑,开心的时候,眼里倒是有笑,嘴角都不爱扬起来的那种,”

他回忆了一下:“我和我老婆很爱逗他,他每次都烦我们这样搞他。”

“再长大些,懂了,会冷冰冰说,不要老是逗他。”

“是个好乖好可爱的宝宝,我的小心肝儿。”

丁玄策说起严永妄,真的就是眉飞色舞,开心得不行,他说着说着,眼里盈出温润的笑意,“我真是太爱他了。”

“他真是个好孩子,对吧?”

朝灵犀含酸带妒:“是。”

过了一会:“还有吗?照片。”

丁玄策也挺吝啬,没多说,只是又给他看了一张。

穿着背带裤的小严永妄,大概三四岁的样子,个子不高,眉眼稚气,嘴巴很粉,眼睛倒是显得挺大,抱着手臂看林林月在浇花。脸上没有多余表情,小嘴巴抿得很紧。

认认真真,严严肃肃。

超可爱的萌宝。

就,怎么说呢,这张照片上的严永妄真的白嫩又可爱,是让人看了会化身“妈妈粉”的那种可爱。

丁玄策:“我老婆最喜欢这张。”

朝灵犀:“……”真的好酸哦。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呢?

他酸溜溜地想,他的孩子,结果幼崽时期,他完美地错过,想看,还得用自己和孩子相处的细节来换。

真的,又嫉妒又难受。

“……没了吗?”

丁玄策温柔一笑:“您说的太少,只能换两张来看。”

朝灵犀:“……”淦。

最后,不情不愿地又交代了几件自己和严永妄相处的事儿,才换来了另外几张照片。

另外几张照片分别如下:

生日宴会上,五岁的小男孩被妈妈用奶油沾了鼻尖,笑眯眯地要亲他,小男孩皱着脸要躲开;十岁的严严变成女孩子,穿着棒球服,短发变为长头发,披散着,棒球帽下一张尖尖下巴,秀气脸蛋,她默默地盯着爸爸的镜头,不爽地皱眉;十二岁的严严,在某次参加学校变装活动后回家,小王子归家,小西装、白衬衫,黑皮鞋,看起来优雅绅士,就是脸太冷,看起来好冷酷,有种英俊小吸血鬼的味道;还有十九岁的少女倦倦,懒洋洋地穿着红白格修身短裙,淡淡托腮看向窗外,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朝灵犀把这些照片的投影默默地也存了一个起来。

修真界没有现代的胶片、电子存档方式,但是修士也有自己独特的存文字、图片、视频的办法。

留影石是最便捷、廉价的方式。像是丁玄策掏出来的宝物,就是珍宝阁里,用留影石做出的玄奇法宝,价格当然要贵很多,但是丁玄策自然拿得出钱。朝灵犀亦然,他小心翼翼地把这些照片给存下来了。

看着朝灵犀的冷脸上终于出现几分柔和,丁玄策笑眯眯:“我家严严好看吧?”

“什么就你家严严?他是我的孩子。”

丁玄策耸了一下肩头,没和他争,“你离开那个世界的时候,有没有给孩子留点交代?”

他询问,主要还是怕严永妄再次经历离别之苦。

朝灵犀默然。

很久后,才道:“我给他留了字条。”

还有一个小雪人。但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不愿意告诉别人。

朝灵犀吝啬得像是身无分文的穷人,绝不轻易从掌缝中漏出一点点的关于他和严永妄之间的事。

丁玄策猜出他言语未尽之意,定然还有什么是他不愿意说的。他没放在心上,因为他也知道,对于朝灵犀来说,愿意告诉他一些关于严永妄的事,已经算非常大程度的坦诚。

那就这样了,他只是想知道一些关于孩子的事。

“我在走以前,给了那个世界点教训。”随手捏出来的几个雪球,应该发挥了作用。

丁玄策安静地听。

“那个世界——”朝灵犀真的厌烦极了,他眉宇间显露出极深的戾气,混着血腥味,阴狠而漠然,“居然妄想靠□□留下他,想得倒是挺美。”

丁玄策:“……”他眯起眼睛,很沉地呼出一口气,“它做了什么?”

朝灵犀平铺直叙:“挑拨离间,试图让严严以为是我把他杀死——

你知道,你养出来的孩子,正直善良,绝不会靠近一个杀害了谁的罪犯。”

丁玄策点头,“是,它倒是拿捏住了严严的性格。”他和林月养大的孩子,天生善良,即便长得看起来有点冷相,阴凉冷酷,可内里却有着柔软炽热的心灵。

“当然,他没能成功,因为他信我。”说出这句话,口吻里的骄傲满溢而出,带着不易察觉的炫耀。

丁玄策挑眉,失笑。

而后,朝灵犀又说:“后来它长记性,又想着用别的身份来靠近它。”

“想着,若是让他动心动情,也许可以顺利留下他。”

“总之,没能成功,我临走前把那个身份给弄死,大概率伤了它的根本,挺久时间不能作妖。”

丁玄策诚恳道谢:“这样大师姐去那个世界,就会轻松很多了。”

朝灵犀并不看他,也不愿意接受所谓道谢,在他看来,那是他的小孩,他当然有义务要保护他。

他只说:“我是父亲,保护他,我的责任。”

“现在,您还算得上是无情道修士吗?”牵挂着严永妄,他的小孩的朝灵犀,还会是修习“无情道”的修士么?

朝灵犀难得地笑了一下:“你把这话问问华容锳,等她回来以后。”

“……?”丁玄策茫然。

朝灵犀:“她可能和我一样,现在正沉溺于孩子的可爱中。”

“柔情似水,非常有母爱。”

丁玄策:这就有点难以想象了。

朝灵犀冷淡地看他一眼:“在你们的心中,华容锳是合格的无情道修士,但是在我眼中——”

“也只不过是个容易被孩子牵去心神的——”皱了皱眉,吐出评价,“老母亲而已。”

丁玄策:……???

老、老母亲,不至于吧。他们岐华仙门大师姐,貌美如花,冷艳动人,是修真界里无数修士追求过的大美人诶!

又冷又酷又直男的朝灵犀平淡道:“总之就是这样。”

“究其原因,还是孩子太可爱。”

朝灵犀微微叹气,一说起严永妄,就变得特别健谈的他本人,完全可以想象出来,原本性格冷淡的华容锳到了那个世界后,见到他们的孩子,会是何种反应。

为什么他会有这种自信,姑且当做他同修无情道的感应。

更别说,他们还曾精血相融,孕育出一个孩子来。

虽然很不情愿,可真要说,这世界上,还真就华容锳一个,和他有那么点共通之处,能谈得来,互相还挺了解对方。

丁玄策看着朝灵犀,陷入了谜一样的缄默。回去之后,和老婆谈起今天与朝灵犀的对话,两人都有点茫然。

总之,总之,就是心境超复杂的。

要知道,他们在送华容锳去往那个世界的时候,完全没想过,冷心冷情的大师姐会是个为血脉亲情动容的人。

朝灵犀对严永妄的爱护、关心,当然好理解。因为他亲手丢过他,是心念念他的人。

他发过疯,为他。

那场令人不愿回忆的灾难,因朝灵犀起,因华容锳灭。

大师姐为寻回伴生石费了一番功夫,几近垂死,他们人人都见到了因与世界意志争夺而陷入昏迷的大师姐。她在昏迷以前,还尽力地做了能做的——取出心头精血,落在伴生石上。

而后她闭关休养,朝灵犀暂时从疯狂中清醒,世界不再岌岌可危。

他亦是留下精血,目的与华容锳一样,以心头精血定下锚点,不管未来伴生石到达何处,他们都会有所牵引。

……

再后来,丁玄策缓缓拧眉。他想起大师姐闭关,师门亏空,朝灵犀元气大伤,亦无法与卷土重来的那个世界意志争夺。伴生石又一次被抢走。

这一次,消失的不仅仅是伴生石,更有那个世界意志贪图伴生石,而早早在这个世界落下的引子。

——那本古籍。据说是某位古修士亲笔撰写,内容神神叨叨,存在许多年,明着要为此界的登仙路提出解决方案,暗地里确是以夺取伴生石为目的,最终达成阴谋的存在。

那时候的伴生石早已经生出神魂,丁玄策知道那个世界意志并不带好意。

一个贪婪的世界意志,意图夺走另一个世界的伴生石,目的太过明显。

伴生石虽说伴随世界初诞而生,但实质有着稳固世界的作用。

他们此间世界的伴生石,在此世界里作用可能没有太大。

一旦落入别的世界,用处就大了去了。

吞噬、融合,是那个世界想要做的事。

它想要壮大,因此将伴生石夺走。

……而丁玄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果伴生石就此消失,不单单是朝灵犀会再度发疯,还有大师姐为夺得它付出的伤白白浪费,更有他们这个世界亦将受损。

丁玄策从另一个世界重生而来,早已对这个世界有了归属感。

他希望他的师门、亲友、爱人都好好的。

在与掌门长谈后,他决定与爱人去往那个世界,保护好那个已经生出神魂,可怜可爱,被夺来夺去的小家伙。

然后,他就和老婆一块,彻彻底底成为了奶爸奶妈。

丁玄策深夜里,想起了他第一次抱住严永妄时的情形。

很小很小的宝宝,刚刚萌生,还不懂得怎么哭,咬着手指头,乌溜溜的大眼睛里盛满对世界的好奇。

他一点也不知道,这个身处的世界有多糟糕,又有多坏,垂涎着他,意图吞噬他,将他彻底留在这个世界里。

从遥远的世界而来的骑士们,将要守护着这个羸弱、幼小的孩子。

他轻轻地伸手抱住他,犹豫着,轻声唤他:

“宝宝?”

然后,他就冲他咧嘴一笑,圆润的、漆黑的眸弯起来。

那是他的心肝儿,宝贝儿,第一次冲他笑。

无牙婴孩,白嫩脸颊,肉嘟嘟的拳头,可爱得人肝颤,笑起来,更是可爱得不行。

只是这么一笑,丁玄策愣住了。

然后,他笑得眉眼弯弯,柔声说:“宝宝,我的宝宝——”这一天,是他第一次尝试做父亲,和他的爱人一起。

他们就此决定,要守护他,直到不能守护的那一天止。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3章 下一章:第85章
热门: 魔道之祖 与光同尘[娱乐圈] 奶爸的娱乐人生 怀了豪门霸总的崽后我一夜爆红了 村野风流:乡村神偷猎艳记 银河之舟 都市欲望:疯狂的缠绵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ABO垂耳执事 全世界盼我闹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