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九月, 首都迎来了最糟糕的天气。

莫名其妙的,老天爷像是抽疯,一下从晴天变为阴天, 再来个狂风暴雨……

不少人出门时连伞都没有撑,回来淋了个浑身湿透, 狼狈不堪。

沉河下楼取快递的功夫,一出快递驿站, 就被透心凉的雨水给逼得只能呆在屋檐下头等雨停。

他烦恼地看着雨帘, 心说,这几天怎么老是下雨?

上个周, 大傍晚的,太阳都要落山,结果下了一场猛雨。

这几天,天气预报说是晴天,可回回都给人一个措手不及。

快递驿站里不少人都在议论:“怪事, 天气预报怎么总不准?”

“就一会儿的功夫,太阳就没了,下雨下得太突然了吧。”

“什么糟心事,这一堆堆的,回去又要换衣服。”

沉河等到雨停了,才拿着快递回到自己住的那栋楼。

他坐电梯, 到达。

掏钥匙解锁门, 关门以前, 他瞥了一眼隔壁的房。

自从朝灵犀被严永妄给安排到别的住所后,这套房子就没有住户。

算来也空置了快两年。

在首都,这种寸金寸土的地方,空置了这么贵的房子, 其实挺奢侈。不过沉河转念一想,朝灵犀既然是朝倦的亲戚,那么也肯定特别有钱,不会在乎这套房子是不是放着没人住。

关门,门吭的一声合上。

沉河想,好像挺久没见到朝灵犀,不过,他本来也很少见到他。

最常知道他的消息,还是他加了他的微信号后,时不时刷出他的朋友圈内容。

但这段时间,朝灵犀可能屏蔽了他,还是不爱发朋友圈了,点进他的头像里,只能看到朋友圈显示半年可见的空白。

沉河感觉身上还笼罩着室外的水汽,他慢悠悠地找了块干布,盖在头顶上擦了擦,那些关于“朝灵犀”的念头只是稍稍想到,没太放在心上。

……

九月二十七。

照例是严永妄待在家里,消磨时长的时刻。

他翻看着桌上的文件,侧脸精致漂亮,华容锳悠悠地走过来,敲了一下桌子:“你看了有两个小时,休息一下。”

严永妄抬起脸,就看到她桃花眼里盛着不满:“

你的工作很多吗?”

“……有点多。”

“太辛苦了,”剑修不悦道,“你要有充分的休息时间。”

她的言语起了作用,女儿点了下头,听她的话,收起面前的文件,起身,说要吃点东西。

剑修按下她的肩膀:“你别动。”

“嗯?”严永妄被她轻轻一压肩膀,愣了,“我去厨房一趟……”

“倦倦,”华容锳的声线非常之镇定,也非常之温柔,“送给你剑,就是让它替你做事的。”

话音刚落,就看到书房的门被轻轻敲响。

严永妄还没动作,那门的门柄向下一扭,紧接着就被推开。

一个笔直、铮亮的剑,剑柄上挂着一个小塑料袋,里头装了点从冰箱里找出来的小甜点。

严永妄:“……”

剑扭着身子,含羞带怯地把小甜点搁在桌上。

华容锳:“使唤它做事就行。”

严永妄:“倒、倒也不必……”

华容锳:“它很乐意为你服务的。”

说着,那把剑就当即站立,剑身笔直,很有军训立正的味道,随着华容锳说话,剑尖点了点,像是在附和。

华容锳的目光很淡,她轻轻瞥了一眼剑,剑察觉到她,立刻扭了扭,在身影隐形以前,嗖的一声,偷偷蹭了下严永妄的手指尖。

然后,没影儿了。

“它,好像,真的……”严永妄木着脸,“有点聪明。”

华容锳微笑:“你当它是个智商有十岁的小狗就好。”

顿了一顿,“它喜欢长得好看的人类,所以很喜欢你。”

原来……还是个颜控剑?

严永妄沉默地掏出小塑料袋里的小甜点,吃了几口,垫了肚子。他今天的工作做了大半,中途被华容锳监督着不要太过辛苦,他吃东西的时候,华容锳安静漠然地望向窗外。

这几天首都的天气特别奇怪。

华容锳告诉他关于他的身世后,首都的天气就变得非常特殊,时不时来个艳阳天,时不时下个大雨。就像是老天爷在宣泄着什么怒火般。

他出神有点久,没注意到华容锳看向窗外后不久,又轻轻地扫了他一眼,嘴角上扬一瞬,眼里藏了点笑意。

严永妄吃完以后,才觉得不对劲:家里什么时候有这种小甜点?他记得他没买过啊。

他本人不是很嗜甜,这种高热量的点心对他来说,自己从不会主动买进家里。

疑惑还没表露出来,一条瘦巴巴,深海带鱼般的光泽就从门缝溜出去,没一会,又从楼下的厨房拐了一盒子的奶油泡芙。

啪地放在他桌上。

带鱼·剑歪歪扭扭地做了个揖。

华容锳:“它喊你继续吃。”

严永妄:“……等下,我好像没有买过这些吃的……”

华容锳莞尔:“你给我的手机。”

“我自助下单点的。”

短短几天时间,华容锳已经习惯了这个社会的科技产物,她花费了少少时间,了解了该如何电子支付,知道这个世界的文娱多半是通过互联网做媒介,于是飞快地学习了使用电子产品。甚至还懂得如何用键盘敲字,用拼音来输出文字。

就,怎么说呢,她特别聪明。

聪明到,和朝灵犀一对比,一个天一个地的感觉。

严永妄呆了两秒,就见到华容锳走过来,微微弯下腰,他坐在桌前,矮了她一些。

她:“宝贝倦倦。”

严永妄:?????

他被她这么一声喊得整个人直接往后仰:“什么???”

“你吃到鼻尖上,沾了奶油。”

说着,用柔嫩指节揩去他鼻尖上的一点。

华容锳就看着面前的漂亮女儿被她吓得往后一仰,没躲过她的动作,秀挺的鼻尖被她轻轻用手指擦过。

她吃的时候没有注意,蹭到的一点点奶油渍。

然后,女鹅猛地开始脸蛋爆红。

她被女鹅的大反应弄得自己也有点怀疑:难道妈妈不能够这样碰女儿吗?

不应当,她是妈妈,当然可以碰碰女儿。

很快在脑中过了一遍逻辑,华容锳平静地拿纸巾擦掉奶油渍,道:“泡芙要吃吗?妈妈给你拆袋子。”

剑嗖地一下出现,贴贴地落在华容锳的手上,华容锳用锋利的剑刃把袋子挑破,奶油泡芙的透明盒子用钉订住,她用指轻松一拉,简单动作,盖子就开了。

泡芙的香气在空气中氤氲。

捏起一个,华容锳低头自己先吃了口。

“还不错。”

“你也吃一两个,”

华容锳看向女儿,认真说:“我觉得你刚才吃得还不够多。”

变性别,转换的时候,胃口其实没有变化多少。

男性的自己,身高一米八·九,体脂率很健康,胃口也挺大。

性别转换的时候,胃口其实也差不多。

可能会少一点,但是严永妄平时没有太过注意这点,他饮食时,按照家庭医生的建议,尽量只做到八分饱。

华容锳就是典型的“妈妈觉得你饿了,多吃点”的代表。

她睁着一双桃花眼,注视着谁时,很容易让人感到脸热心跳。

严永妄觉得自己是无性恋,压根儿对男的女的没兴趣。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华容锳看着他的时候,他会觉得有点慌,而且还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方才她唤他做“宝贝倦倦”,用词非常亲昵,毫不犹豫,甚至没有多加思考。

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四个字,让他差点仰得脖子一酸。

然后,她还特别淡定。

催他吃泡芙:“工作了这么久,你肯定饿了。”

“多吃一点。”

奶油浓郁,一口咬下去,口感丰厚柔滑,严永妄想说自己其实已经不太饿了,但是华容锳看着他,眼里含着微微的笑意,他就难以拒绝。

只能伸手,捏了一个,往嘴里塞。

腮帮子鼓囊囊地吃,像只很可爱的小仓鼠。

华容锳看着看着,眼中莹出光,嘴角忍不住上扬。

她难得有了少女情态,托着腮,安安静静地看他。

严永妄吃了一个,感觉到华容锳的目光,有点受不住,说:“……不要老是看着我。”

华容锳坦诚道:“对不起,但是你吃东西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严永妄呛住:“咳咳咳。”

他很无奈地朝她笑了一下:“我真的没什么好看的。”

他血缘上的亲生母亲,有着一张少女般漂亮冷艳的脸蛋,看着他时,眼瞳仿佛是珠宝碎玉,泛着微光。外头的天气并不怎么好,她的容颜在室内却像是宝玉般柔光氤氲,是世间少有人可媲美的绝色。

这样姿容的大美人,无比真诚地夸赞着他的美。

她说:你真的很好看。

听得严永妄都有点不知所措:“你和灵犀一样,看我都带了滤镜似的。”

美丽剑修沉默片刻,告诉他:“不是滤镜。”

直球发射。

“你是真的很好看,”忧虑又浮上了华容锳的眉宇,她抱怨道,“如果你出生在那个世界里,恐怕会有不知道多少修士来追求你。”

说着说着,厌烦地皱起眉,那把剑“噔”地现形,很有威慑力地以剑柄敲了一下桌子。

华容锳的下一句话,从喉中滑出,终于带着无情道修士的冷淡寡情。

“不过没关系,来一个砍一个。”

“我会保护好你。”

剑嗡嗡作响,窗外轰的一声,炸了一个响雷。

华容锳的话被雷鸣盖过,她极其不爽地眯起眼,信手一抬,须臾之间,那片阴雨云竟被强行抹去。

原本正在下的大雨,只在片刻间,就消失无踪。

只余下空气中的潮湿水汽。

太阳出来,明亮的光辉落在这个城市,别墅的玻璃被照射得亮堂堂。室内浮着泡芙的香味,阳光落入,衬得这个房间温馨又可爱。

更别提,还有大小美人,待在一块,说着话儿。

华容锳这才觉得愉快起来,她起身,轻轻地捏了一下漂亮女儿的鼻尖,平静说:“倦倦不怕,妈妈很厉害,没有谁能伤害你。”

“对了,”她说完后,忽地想到了什么,又加了一句,“你给我的这件衣服,是不是有同款?”

严永妄还沉浸在上一秒钟,她翻手负天的能力下,震撼得无法自拔,下一刻就被华容锳的“疑似撒娇”口吻袭击。

她用着桃花眸,深情款款看着自家女鹅,“我想和你穿一样的衣服。”

严永妄:“……昂?”

华容锳的双手撑在桌上,迫近他的脸,极相似的眸子,微微弯着,眼尾上扬,弧度旖旎,“我想和你一块出门逛街。”

“穿一样的衣服。”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横滨第一重建师 复婚 再生在机甲帝国 修仙之逆徒追妻记/逆徒修仙指南[穿书] 隐龙变 女配她只想种地[穿书] 当双黑穿进if线 蓝白社 神明的金丝雀 病弱大佬又骗我宠他[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