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上一章:第77章 下一章:第7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华容锳跟在严永妄身后, 她张望着这个世界的一切,问:“这是什么?”

严永妄正在给她挑衣服,听到她的询问, 顺着她的指尖看去。

“那是电视机。”

华容锳没有多做犹豫,上前, 摸索一番,然后顺利地开起电视机, 正巧在某个歌唱节目, 她听着这个世界的音乐,眼中泛了点光, “有意思。”

严永妄给她找衣服的动作停下来。

他惊讶地想:她好聪明。

不像是朝灵犀,感觉笨笨的,刚来到这个世界,对一切都很笨拙的样子。

华容锳对他人的目光非常敏感,即便背对着他, 也知道他正在瞧着她。

她:“你在看我吗?”

严永妄木着脸,眨了眨眼:“我……”

“觉得我很聪明?”

严永妄顿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没有袒露的心思,都被她给猜中了。

而且,非常准确, 毫无出错。

华容锳转过身来, 她的脸在室内日光之下, 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眉毛好看,眼睛好看,鼻梁好看, 嘴巴也好看。

初见时候,严永妄就被她的颜值震惊过一次,而后来的每次见面,他都发自内心地感慨——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性呢。

想了一想,这么好看的女性,还是他的妈妈……

那种感觉就更奇怪了。

“我来之前,做过很多功课。”

剑修的剑还搁在一旁,她抬起手臂,关掉电视机,然后盘腿坐在沙发上,说道:“你的爸爸丁玄策——也就是我的师弟,早早告诉过我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

“……”严永妄听到“丁玄策”的名字,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华容锳:“他在这个世界叫做‘严蚩’。”

严永妄:“……我爸爸?”

华容锳若有所思:“你看起来很想他们。”

她轻易地说出这样的话,弄得严永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安静地看她,很少说话,漆黑眼珠里藏着不知所措,而华容锳与他对视,几秒种后,说:“他们回到原来的世界以后,和我说过你。”

严永妄面无表情的神态终于有了变化。

华容锳平铺直叙地重复着从严蚩、施献缘口中说过的,评价严永妄的话。

“丁师弟说,你是他最心爱的小孩。”

“林师妹说,她特别想你。”

严永妄拿着衣架的手指忍不住蜷缩,他呼吸稍稍急促,而华容锳继续说了下去。

“朝灵犀说,他还没来得及和你好好道别。”

华容锳“人形复读机”的作用使用完毕,才慢悠悠地叹了口气道:“来到这个世界以前,我没觉得怎么样,看到你以后,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喜欢你了。”

她的声音清澈微凉,也许在对旁观无紧要的人说话时,腔调要更冰寒些。但至少此刻,严永妄完全听不出冷漠来,他只能从她的语气中听出淡淡的温柔和笑意:“你看着就非常讨人喜欢。”

严永妄的耳朵噌的一下红了,他结结巴巴道:“我、我——”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种颜值的大美人,还是自己的妈妈,他莫名其妙就会很慌张,感觉手足无措,说话都不顺溜了。

大美人剑修:“害羞的时候更讨人喜欢了。”

严永妄:“……”

老天爷啊,为什么华容锳可以这样坦然、平静地说出这样的话?直球打得太猛,弄得他完全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是和朝灵犀说话时候,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严永妄捏着衣架的手指收紧,他胸膛起伏两下,然后默默地转身,继续给华容锳找合适的没穿过的衣服。

家里有太多衣服,穿都没穿过一次。

前些分钟,华容锳说她想试试看这个世界的衣服,免得出门时候穿着这一身雪白长袍惹人注意。

严永妄就领着她到房间里,开始找合适尺码的衣服。

华容锳盘腿坐着,安静沉默地看着不远处背对着她的,她的孩子。

融合她和朝灵犀的血脉的孩子。

有着很高的个子,宽厚的肩膀,眉眼冷淡,轮廓威严而美丽。即便放在洗骨伐髓、涤清污秽,容颜比绝大部分凡人要好看的修士中,也是非常俊丽、引人注目的存在。

严永妄找到合适的衣服,没有穿过,他转身,缓步走过来,递给她。

“这几件,应该能穿。”

华容锳稍稍看了下,就知道大概是合身的。她的孩子在她面前有点羞赧,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一样。

剑修反省自己:是不是她看起来不够平易近人?

之前就有修士说过她太过冷淡,来以前,她怕这样的自己会让严永妄不太适应,不好亲近,还特意学了该怎么笑。

在林师妹面前,微笑练习了许多次,最后林师妹说笑得很好看,她才算做足准备,来到这个世界。

……难道她笑得还是不够好看吗?

但她确实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严永妄就看着华容锳看着手上的衣服出神几刻,很快,她说:“好,谢谢你。”

他松口气:“我先出去,你在这个房间里换衣服吧。”

华容锳点了下头。

他还没出门,她忽地想起一件事来。

“对了,严严。”

严永妄迷惑地转身看她,等她说话。

“你,女孩子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她好奇地问,眼中有着期待,嘴上道:“我听他们说,你长得特别美好。”

“他们说你像星星、月亮,像珍珠、宝石……”先头是一串他能听得懂的普通话,后面的语言瑰丽而曼妙,一大串,她含着笑意看他,即便不通晓意思,也能大致猜出来,都是夸他长得好看的。

严永妄:……

他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睫毛。

然后,小声说:“我一会给你看看?”

华容锳倏忽展露出一个笑容:“好。”

她的眉宇有着剑修特有的凛然之气,五官清雅绝色,凝视着谁时,眸光清澈,让人觉得她非常在意对方。

严永妄关上门,然后默默地抚了一下心口。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华容锳作为一个清心寡欲、不通情爱的无情道剑修,会受到那么多修士的追求了。

姿容艳极,一动一静,都足够诱人心神。

不笑的时候,已经很美。

而她冲他笑,就更好看了。

严永妄脑子里念头乱飞,最后凝结为一个想法:

她好漂亮。

是那种,小孩子看到漂亮长辈,会亮着眼睛,兴奋地张手要漂亮长辈抱抱的好看。

……

镜子。

一扇非常大的镜子。

温暖的阳光从外头落进来,映衬得室内亮堂堂。

华容锳没忍住,又光明正大地扭头瞥了一眼旁边的“朝倦”。

是和她很像的女儿,棕灰色瞳孔,桃花眼,穿着原来的男士睡衣,学着她盘腿的样子。

安安静静,乖乖巧巧地坐在沙发上。

镜子里就印出两人。

年龄几乎是相当的两个美人。

长得很像,谁看了都要说一声,她们指定是有亲属关系。

朝倦的容颜与朝灵犀有相似之处,但直到华容锳来到此间世界,严永妄才发觉,原来自己的女性身份最像的还是华容锳。

她们有着一样的眼,棕灰眼瞳,桃花眼,要是笑起来,眼尾弧度都是相似的。

华容锳打量严永妄的目光非常大胆,她看着看着,没忍住,要伸手摸女儿的脸颊。

“倦倦,”先是试探着喊了一声,然后听到漂亮女儿轻轻地应了一句,华容锳眼中渗出笑意来,她喃喃道:“你好漂亮。”

“比我的剑还要漂亮。”

剑修华容锳这辈子最爱的就是自己的剑。

在剑修的世界,没有什么值得爱的,唯有剑是珍贵。

换种说法,剑就是剑修的老婆。

华容锳手头上的剑陪伴她数百年,她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的剑很美。而看到女儿以后,才终于明白什么是人间至美。

老婆剑都被抛之脑后,只能记挂着眼前的女儿。

漂亮女儿。

她的女儿。

华容锳琢磨着,情不自禁地伸手掐掐她的脸颊。

旋后,发出惊叹:“好软。”

“倦倦,笑一个。”

她就看到女儿扯着嘴角,无奈地笑了一个。

华容锳呢喃:“……好可爱。”

严永妄被她夸得躲躲闪闪,都有点想埋头在沙发里。她的指尖柔嫩而细腻,捏他脸颊的时候,力道很轻,捏了一下,很怜惜地松开了。

“比白玉豆腐还嫩。”

过了一会儿,华容锳恋恋不舍地从这种沉迷状态中脱身,她想也没想,凌空将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塞进女儿的手里。

“倦倦,这把剑送给你。”

“诶?”和他最初见到她时,她腰间佩戴的那一把一模一样。

严永妄被她这个动作唬住,手掌贴着剑,冰凉的温度,凉得他措手不及,眼睫毛乱抖:“等等,这个不是你的剑吗?”

华容锳沉声道:“这是送你的礼物。”

“?”

“它陪我很多年,算得上我的半身。”某种含义上,剑修的剑是老婆,华容锳现在的赠礼相当于把自己的老婆送人。

不是她喜欢的人,她绝对不会这样做。

“为什么要送给我?”

“你太好看了,”华容锳难得地皱起眉头来,她竟有些忧虑道:“它可以保护你。”

严永妄:……

他:“现在是法治社会……”

“?”华容锳脸上出现了茫然,“法治社会?”

她用了短暂时间理解了他说话的意思,然后很固执地劝他收下来,因为:“就算是在法治社会,如果我看到你这么漂亮的小女孩,我肯定也忍不住想要把你偷偷藏起来。”

华容锳本锳,一个情商低,说话直率,曾经噎得师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无情道修士。

来到这个世界后,秉持着自己的直率风格。因为喜爱,直率表现在外,就变为“直球”。

从“无情道”修士化身“直球射手”,对华容锳的所有印象来自《无情道》的严永妄都有点不可置信。

因为现在的华容锳太不像书里写的那样了。

书中写到的华容锳,分明就是个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剑修,怎么在他面前,连“冷酷无情”这四个字都看不到了呢?

还很爱笑,笑起来好漂亮。

特别爱亲近他,时不时就看他。

严永妄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什么类似猫薄荷的存在,能让猫咪(异界来客)特别喜欢他。

她夸人时,并不过脑子,第一时间说出自己的内心想法。

哪怕是听起来颇为反派的话,也毫不顾忌。

“倘若我是坏人,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一定要偷偷藏起来,”她的瞳孔是棕灰色的,凝视着谁时,透着微微的寒意,“绝对不会让别人抢走。”

严永妄呛住,“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怎么会不至于呢?”华容锳反问他,“你知道你长得有多好看吗?”

“可你长得比我好看啊!”

被她说得无奈,严永妄实在推拒不下,他反射性地回了她这么一句。

然后,华容锳就淡定地点了下头。

“我知道我很漂亮。”

“但是我很厉害,你的两个爸爸,一个妈妈,都打不过我。”

“所以,没有剑对我来说也没大问题。”

严永妄:呆滞.jpg

华容锳又用指敲了一下她的剑,平静道:“这把剑已经生出神魂,它会很好地保护你。”

“……”

他低头看了下那把剑,原本老老实实贴在他掌心的剑身忽然扭动一下,弹飞起来,然后轻轻、柔柔地用剑柄贴了一下他的脸颊。

特别亲热。

特别……像个小动物。

华容锳不快道:“不要占我女儿的便宜。”

剑被原主人指责,蔫了,悄悄地隐掉身形。

这神秘的画面,令生长在科学发展观下的严永妄瞪大眼睛。他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不普通,父母也都不普通,早前向朝灵犀说过,想见见变化神通,但他没有当着他的面做过。

华容锳的剑是他亲眼目睹的第一件,来自于异界的神奇。

“……”好一阵子,严永妄找到声音,“你看起来和书里说得不太一样。”

华容锳:“我知道,那本书里的内容虽说大多真实,但角度不同,看到的也不同。”

“《无情道》,是我界一个灵通宝物读取了丁师弟、林师妹的记忆,自动输出的故事。”

严永妄:“等等,作者的名字是‘仙缘’,难道不是我妈妈写的故事吗?”

华容锳:“那个宝物是林师妹的,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她写出来的故事。”

室内的日光慢慢地落在了她的眉眼发梢,衬得她人美如画,严永妄看她,又听她说:“没有记错的话,丁师弟林师妹在这个世界有自己的事业,他们恐怕很难抽出时间来写故事。”

“……”他以为,就是因为父母实在太难抽出空写作,所以,施献缘的码字大业非常缓慢。

更新了很多年,才从开头写到了接近结局。

百万字的文本量,费了好多年的功夫。

他还没说,华容锳就平淡至极地将他曾经疑惑的点,轻而易举地说出口。

没有任何隐瞒。

“至于为什么,故事更新得缓慢,甚至没有让你提前知道《无情道》的故事。是因为这个世界不允许故事写出,也不允许你知道。”

“他们用自己的玄力与这个世界做抗争,才能有一段时间、一段时间的输出文字,留存在这个世界里。”

“然后,让你在未来的某天,读到这个故事。”

日光一瞬间猛烈起来。

明明是黄昏时刻,阳光本不该这样刺眼明亮,落在华容锳的脸颊上,如果是普通人,一定忍不住要闭上眼。可华容锳毫不受到影响,她的瞳孔棕灰,在刺眼光芒下,有若兽类的瞳孔,慢慢地凝缩成针尖大小,她冷漠地说话。

冷漠不是对着严永妄,而是对着这个世界。

“他们尝试过提前告诉你,你来自哪里……”

“不过没有成功,”华容锳抬起手指,凭空一动,“哗啦”一声,窗帘被拉上了,日光没有胆量再投进屋里,她继续慢慢说,“他们身上的玄力被封印,做个凡人,才能陪你二十多年。”

“而做个凡人,就难以抗拒这个世界的意志,它不愿意让你知道的事,他们也很难让你听到。”

严永妄:“这个世界?”

仿佛迷雾被掀开,严永妄想起好久以前,他有过这样的经历——

爸妈和他说话,可他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一切都变为奇奇怪怪,韵律清雅的语言,他听不懂,只能睁着茫然的眼,问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到最后,爸妈只能妥协,笑着说没什么。

“他们的能力从到达这个世界就被封印,后来每年都会解锁部分,这些部分,就动用在了留下这个故事上。”

严永妄听得直发愣。

他一点也猜不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华容锳的解释,与朝灵犀的说法相互融合后,他提炼出以下关键信息:

一,《无情道》不算是施献缘自己亲手写出的故事,而是融合了严蚩、施献缘两人的记忆,经由宝物输出而成。

二,爸妈也曾经想过要告诉他他的来历,可惜在世界意志下没能成功过,最后只好选择了写出《无情道》,并力图让这个故事拍成电影,最大可能让他在未来的日子里读到、看到。

三,这个所谓的“世界意志”,好像就是朝灵犀说的“坏人”“坏东西”。

他没有想错,以上三点,都是正确的。

华容锳说着说着,外头的天气突然变了。

从原本的黄昏落日,转瞬变为了阴云密布。

严永妄感受到了天气的变化,他沉默了半刻,然后,轻声问她:“那么,我有什么特殊的,值得这个世界这样待我?”

他听到大美人剑修,他亲缘上的母亲,这样告诉他:

“因为你是珍宝。”

“你是连这个世界都在垂涎的珍宝。”

……

她冷静道:“是不是好奇过,我和你父亲同为无情道修士,甚至相看两厌,为什么会有你?”

是的,这个疑惑很早就有,问过朝灵犀,朝灵犀含糊不清,只顾着抹黑华容锳,说她不要他们。

话里语里,硬是要把大师姐华容锳塑造成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形象。

严永妄对此半信半疑,见到华容锳本人后,就觉得朝灵犀的话是无稽之谈。

她对他的喜爱显而易见,哪怕只是初见,冷淡表情之下,也难以抑制住她对他的喜欢。

可能是血脉亲情的作用,也可能是其他。

总之,华容锳就像是朝灵犀一样,对他特别喜欢。

这种喜欢,让严永妄略有些受宠若惊。

华容锳好像早就猜到朝灵犀在他面前,不会说她的好话。

“他是不是抹黑我了?”

严永妄没好意思说话,只能默默点了下头。

她也不太在乎:“朝灵犀打不过我,所以只能说我坏话。”

严永妄:“……”默然。

她:“算了,他现在也只能在嘴上过过瘾。”

严永妄:“……”

“你看过《无情道》,也就知道他曾经因为丢掉过一块石头……”

“倦倦,你就是那块石头。”

屋外,雷声轰鸣,倾盆大雨。

屋内,华容锳平淡地说着他的身世——

“至于为什么他从来不告诉你,你的真实身份。可能是怕你怪他,把你弄丢了吧。”

“……”严永妄呆住。

这回的发呆持续了得有几分钟。

然后,他重复了一下她说的话。

“我,就是那块石头?”那块,在剧情里,被朝灵犀弄丢了的——伴生石?

“对。”

“你是那块石头——”

“融合了我和朝灵犀的精血,天地仅有的一块石头。”

“最珍贵,最漂亮。”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7章 下一章:第79章
热门: 做戏 农妇当自强 反派逆袭成攻[综] 和离行不行 让主角崩坏的我,又活了 惹火ABO 别想骗我谈恋爱[电竞] 暧昧乡村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