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锦花时报]

[跟近采访严氏总裁]

一段来自锦花时报的采访视频, 在十二月初火爆全网。

锦花时报,十多年前曾给洛斯威之花被严氏掌权人之一施献缘拍得贡献了足足一周的纸媒标题,时隔多年后, 锦花时报利用平台能量,终于得到机会, 采访上了如今的严氏掌权人。

视频只有短暂的一分钟多。

开始就是镜头朝向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他的眉很锋锐, 乌黑浓密, 眼窝微陷,轮廓鲜明, 如同雕塑般。

主持人的外音:“严总,您的洛斯威之花是送给朝倦小姐吗?”

严永妄的回答言简意赅:“是。”

视频中,他的眼神很冷淡,只有在提起“朝倦”两字时,有轻微的波动。

主持人:“洛斯威之花, 听说是您母亲当初说给你,要送给儿媳妇的珠宝……您送给朝倦,是不是意味着她将要入住严家?”

严永妄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但这凝固也只有亲近的人才能看出来。

因为严永妄常常是一副漠然冷淡的神态,面无表情,哪怕情绪僵硬, 也很难察觉。

他轻微地, 蹙眉一瞬。很快, 眉头抚平。

还没回答,主持人追问:“冒昧问一句,您和朝倦小姐的关系是——”

“……”是一阵沉默,他迫人的目光凝视着镜头, 缓缓地眨动眼皮,很快,一点点轻微的笑意从他的嘴角泛出。

几乎不在镜头前微笑的严永妄,在镜头前,稍露出了克制的情绪,这情绪稍纵而逝。

“严总——”

低沉,带有磁性的男声,在视频中响起:“我们认识,是你们能想到的最亲密无间的关系。”

……

沉河:“老板!!!”

严永妄:“怎么?”

电话里,沉河挺激动:“你和朝倦小姐,这是要公开了?”

严永妄:“为什么这么说?”

沉河:“你接受采访的时候,不是说了,是最亲密无间的关系吗?”

严永妄淡声道:“在这之前,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洛斯威之花,被传为,是严家儿媳妇才有资格拿到……这句话,是从谁口中传出来的?”

如果不是主持人的那句话,他也不会轻易地在镜头面前说自己和朝倦是“亲密无间”的关系。

因这句话在前,他哪怕想撇清关系,也不能在那一刻。

如果在那时候撇清,就会危害到“朝倦”的名声。

严永妄比谁都懂,这个社会对女性的苛责远远高于对男性。他若是否认,说从未有此事,那么有他“严永妄”的身份在前,“朝倦”会被无数网友以不屑、恶意的态度来嘲讽。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于是选择了半默认,半吐真。

若不是当日他从施献缘女士的珠宝收纳中挑了这条项链,恐怕也不会遭遇这样的情形。

但实在怪不得他,直男眼光真的非常大众,公认最好看的“洛斯威之花”,在严永妄看来也确实好看。

既然项链买回来了,放在家里生灰,那还不如戴出去。

他挑了,戴了,后果如何,是他未曾意料到的。

但也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

“……其实十多年前就有这个传闻了。”

主要是因为施献缘当时说,她未来会把这条项链送给儿子,而儿子送给谁,她无所谓,毕竟归属权属于儿子了。

更别提,施献缘夫妇去世后,这样贵重的遗产,蕴藏了来自严永妄对于父母的珍视,如果不是极亲密的人,绝不会轻易送出。

大家都下意识觉得,如此昂贵的项链,严永妄只会送给最亲近的人。

——那么,年轻漂亮的朝倦小姐就应当是他的恋人了。

沉河:“怎么问这个?”

严永妄笑了一声:“没什么。”

沉河:“你和她这算是公开了吧?”

严永妄半真半假:“最亲密的关系,你觉得除了恋人外还有什么?”

“?”沉河茫然应道,“还能有什么关系?”

严永妄叹了口气,心说,还有可能是一个人呢。

不过这个秘密,只能藏在心里,谁也不能说。

他说:“行叭。”

沉河:什么就行叭?听这口气,老板还觉得他说“恋人”不太符合心意吗?

那么他换个说法好了。

沉河深沉道:“亲密无间的关系,还有可能是夫妻。”

严永妄呆,这种言情频道的口吻是怎么个回事?

沉河说出口,也觉得自己说得太过暧昧,他咳嗽两声,尴尬解释:“对不住,最近茶水间听同事们说了太多八卦,还看了不少电视剧……”

潜移默化影响,以至于秘书先生都变得非常懂恋爱、婚姻相关了。

严永妄:“……”

他扶额,没多说什么。

末了,沉河又重复了上个问题,“你和她这算是公开了吗?”

目前的情况属于,只有严永妄知道这压根儿和“公开”屁点儿不沾,但是别人都觉得,严永妄和朝倦有酱酱酿酿的关系。

无奈,他根本没法反驳。

好在,目前这绯闻对他来说没影响。

如果是真有个女人和他有了这样的绯闻,严永妄可能还要尽心去澄清,不让大众误会。

但朝倦就是他,他就是朝倦本人。

一朝爆出有暧昧关系,因为当事人是他自己,一切都在可掌控的范围内。

他,无所畏惧。

而众人丁点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只觉得朝倦能和严永妄扯上关系,真的非常奇妙。

网友们还是有不信的,言论如下。

:从没见过他们同框过,哪怕有项链又怎样,我觉得肯定不是情侣。

:yyw的说法也没有直说他们是情侣诶,亲密无间的关系,也有可能是兄妹啊!balabla(这个评论后续是一堆瞎猜,总结是猜测朝倦和严永妄有亲属关系,不过因为可信度太低,没什么参考性)

:严永妄这么说,朝倦她本人承认了吗?我等个双方实锤,没有实锤,我是不信的。

除了以上这些言论以外,还有人点评那个视频中,严永妄听到“朝倦”姓名时,眼中的波动。

:严总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是听到朝倦的名字,好像有点柔情万种诶。

:别吧,不是吧,冷酷总裁终有一天掉进了美人的坑里了是吗?为了美人,居然笑了!

:这个视频我翻来覆去地看,居然能抠出糖来……严总嘴唇上扬的那一瞬间好帅哦……

:_(:з”∠)_想知道朝倦对这个视频的反应。

……

沉河在公司大群里,也能看到几个同事们议论着朝倦,说是朝倦未来会不会成为严家的总裁夫人?

他,一个知道这两人最多内情的神秘人·秘书先生,在阴暗处默默抬起并不存在的眼镜框,心说:他觉得很有可能!

虽然,此前他有点被严永妄把人扣在严家别墅数月的举动吓到,甚至对朝倦心生愧疚,默默心虚,但最近老板的行为,好像找到正确的谈恋爱方式。

让他非常满意,也对未来的日子有了更多期待。

……秘书先生衷心地期待,他能见到朝倦嫁进严家的那一天。

==

朝灵犀看到相关消息的时候,发蒙了好久,然后联络宝贝鹅子。

“那个,项链……”

还没说完,严永妄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他简单地说清楚前后,无奈地耸了下肩头:“没办法,这个秘密只有你我知道,别人只以为我和朝倦是独立的两个人。”那么,会如热搜、新闻上那样想,也就是人之常情。

谁都不会联想到,严永妄和朝倦是一个人。

因为现实绝不可能有这样荒诞不经的事,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会是一个人?

严永妄正经地说完,那头朝灵犀沉默了。

过了半天,朝灵犀说:“也挺好。”

严永妄诧异地抬起眉来。

他就听到朝灵犀说:“这样就不会有人敢追求你了。”

“什么?”

朝灵犀的声音从原本的震惊,再到现在的平静,只花了几分钟。他说:“不管男女的你,都是同性别中最出色的,最出色的和最出色的‘在一起’,肯定没有人胆敢追求你。”

严永妄缓缓蹙起眉头。

“灵犀。”

“嗯?”朝灵犀上扬语调,“怎么了?”

严永妄说:“你和我爸妈很不一样,他们从没说过不希望我找对象的事,而你好像一点也不愿意我找到伴侣。”

朝灵犀:“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配得上你。”这听起来非常正常,完全就是一个父亲角度的话语。

可严永妄仍然觉得不对劲,他说:“除此之外呢?”他想到了乔伊、陈烨。

对于乔伊、陈烨,朝灵犀完全是戒备、厌恶的态度,他说因为它们是坏东西——这个答案,严永妄接受。

可他不能理解,朝灵犀口吻中对所有试图接近他的男女的反感。

甚至,在最初,他对秘书先生沉河也报以防备,敌视着他。

严永妄:“你说时机到了,就该给我说清楚缘由,那么现在,时机到了吗?”

朝灵犀:“……”

十二月的首都,一通电话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电流声滋滋,他听到了朝灵犀的呼吸声,缓慢而微弱,严永妄没有立刻得到答案。

他的追问,朝灵犀过了半晌,才幽幽说:“因为我不想你太留恋这个世界。”

“所有的——”

“试图让你对这个世界留恋的因素,我都很讨厌。”

朝灵犀的声音阴冷而低落,他呢喃说:“你是我的孩子,本不该在这个世界里……”

昨夜首都下了雪,而今天,太阳出来了。仿佛太阳可以融化雪花,明灿耀眼。

随着他的话,明明还大出的太阳天,忽然下了太阳雪。

雪花从窗外落下,严家别墅的庭院都蒙上了一层皑皑白雪。

朝灵犀的声音止住了。

他低笑一声:“下雪了。”

严永妄的眉心未曾舒展,他低语:“是,下雪了。”巧合还是意外?

朝灵犀又恢复了往常的快乐雀跃口吻:“你再耐心等等嘛!”还带撒娇呢,严永妄从前听他这么一说,都会觉得恶寒,翻个白眼小声怼回去,让他不要乱撒娇。

可今天他沉默下来,望着外头的雪花,迟迟未回。

然后,他低声问朝灵犀:“你在伤心吗?”

朝灵犀:“……”

他笑着说:“没有,没有伤心。”

那么雪花怎么会下得这样大呢?

挂断电话,严永妄莫名感受到心脏一阵紧缩的微疼,很轻微,只缓缓,几刻后就消失不见。

然而这种感觉,他记住了。

且在之后,他牢牢、长久,永远铭刻地记住了。

==

十二月二十四号。

平安夜,圣诞节前夕。

刚好是工作日,严永妄和沉河去往凌市出差。出差的项目,正是地震后的项目恢复施工,他们需要到凌市实地考察一番。

此前严永妄接受采访的视频火爆全网,不少人探讨着两人的关系,媒体也希望能采访到另一个当事人,可惜朝倦一直都没有接受。

于是,网络上渐渐传出一个说法,说是朝倦没出面承认,应当是有所顾虑。

但又有首都名媛公子的圈内人在微博等公开社交软件说,他们都知道朝倦在和严永妄谈恋爱。

那么为什么不出来公开,也就是小两口自己的事。

有圈内人的话,众吃瓜网友们也算七八成地确定了这段恋情。

不少喜欢严永妄的粉丝们在微博广场,“朝倦严永妄”相关话题中发表心情,觉得国民老公脱单真的太过令人伤心。

一眼看去,遍地哀嚎。

可偏偏,她们也说不出朝倦配不上人的话。

因为朝倦人美不说,自己也有钱。

当然,资产是比不上严氏,可是她只有一个人,还是个女性,有这样的身家,已经能吊打全国太多人。很多男人都没有她的资产丰厚,她和严永妄若是真能够在一起,便是强强合作,谁也说不出她是傍富人的话。

朝倦的粉丝也比想象中的多,她算得上和娱乐圈沾边,男粉多得数不清。

人类不分性别,对于比自己优秀的同类,很多都抱有嫉妒、羡慕的心思。

男人大多是不屑朋友圈里那些天天嚷嚷着严永妄是“国民老公”的女同事、女性朋友们,觉得她们拜金、看脸。

而一朝,他们喜欢的女神和严永妄沾了边,不少男人都气急败坏。

因为朝倦没公开说过自己和严永妄的关系,纵使有首都上流圈子的人说朝倦曾承认——但,没有社交账号的作用在此刻顿现,男粉们充耳不闻,言之凿凿:女神没承认那就不算!

他们甚至给严永妄套了“还在追求朝倦”的人设,那“洛斯威之花”也是他为了追求人所以送出去的。

[朝倦目前是在被严永妄追求中。]这是不少男粉的说辞。

他们喜欢的女神被“国民老公”严永妄追求,那说起来,就显得严永妄落人几分。

这种充脸面的事,男粉们在广场纷纷发言,学了粉圈那一套:

:某人不要没经过朝倦的同意,就擅自定义关系好吧[吃瓜]

:没有双方的公开,自己先在媒体面前说关系亲密,呵呵,有点强人所难的意思了。

:等朝倦的承认,没有公开承认,所谓恋爱关系都是假的。

……

沉河也看过这些言论,因此还在不久前问过:“不出面澄清下吗?”那些言论酸严永妄酸得很,他看得直皱眉。

严永妄:“怎么澄清?”

沉河犹豫一会:“就,让朝倦小姐出来说说?”

严永妄:“倒也不必。”

沉河:“……?”

他满口都是无所谓:“没必要。”

沉河在那一刻,又觉得老板是真的很自信了。

男人,谈恋爱以后,都是这样的吗?

自己单方面官宣,完了,也挺不在意女方想不想官宣的。

就能看出严永妄这人自我意识挺旺盛,还挺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沉河转念一想:该不是朝倦不愿意让人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吧?不应当啊,要是最开始不承认的话,朝倦就不必在公开场合,对着那些富家小姐、公子们承认自己和严永妄在谈恋爱了。

想不通。

真的想不通。

严永妄没想到自己的无所谓,会让沉河思前想后地怀疑,感觉处处都奇怪,偏偏不合理之处又无法解释。

总之,伤透脑筋。

沉河最后也只能归之于是这两人的情趣:大概总裁和多金大美人谈恋爱就是这个样儿吧。他这个普通人真的不懂。

平安夜当天,飞机落地凌市。

拉着行李箱去往酒店的途中,正逢街道上张灯结彩,彩灯亮亮,圣诞树挂着小小的礼物挂坠,商场的玻璃也贴上了红绿配色的贴纸。

凌市四季如春,基本没可能下雪。倒是之前有过天气骤寒,下了点冰雹子的时候。

十二月到凌市,街道上的游客们穿的衣服也都很薄,短袖吊带不至于,但薄薄衬衫是有的。

沉河看着凌市的街道,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泛上心头:去年的十月,他和老板一块来到凌市……

在凌市公墓园,遇到了让他后来都不大敢在出差时候,乱跑乱去参观城市异闻的朝灵犀。

现在想来,颇有点啼笑皆非:当初能遇到朝灵犀,那种情形真的说不上来的诡异。

回归正题,沉河道:“明后天联系政府方,去实地看一下施工情况。”

严永妄答:“好的。”

平安夜,吃苹果。

西洋节日,国内也过得热火朝天。凌市的街道上,不少情侣出行,亦有女性朋友结伴而行,嘻嘻哈哈着往餐厅去。

街头的红果摊子,广播叫卖着平安果。

沉河:“老板。”

严永妄头也不抬:“嗯?”

沉河:“你送礼了吗?”

严永妄:“……?”

沉河看到严永妄面部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送礼,我——”

他立刻想起自己身上挂着的人设“有女友”“女友是朝倦”的总裁身份。

“……”

“谢谢提醒。”

严永妄面无表情地感谢。

沉河颇为欣慰:“对嘛,谈朋友,要记得每个节日都给对象送礼物的。”

“……”

过了半天,沉河很正经地又询问:“需要我提一些建议吗?”

秘书先生自从得知了严永妄和朝倦的恋爱关系以后,他就开始着手学习“秘书的职业修养”。

关于给老板女友挑选礼物,关于建议老板在节日时请女友的约会地点……

等等,等等。种类丰富,他觉得如果卸任不干秘书的活,都可以去婚恋公司当策划了。

严永妄:“不必。”

沉河:“真的不要吗?”他还颇为可惜。

严永妄木然:“谢谢,真的不必了。”

沉河可惜道:“那行吧。”

等到了酒店,拉行李上贵宾套间。

沉河心情挺好,主要是被外头的平安夜气氛弄得挺愉快的,他已经在想今晚要吃点什么了。

脑子里的念头云一样飘来飘去,沉河在出电梯的时候,想到了那次在严家别墅撞见朝倦的尴尬局面。

后来他说想让老板带着朝倦小姐和他正式见一面……

严永妄说,这件事需要询问朝倦的意见。

此前他总觉得严永妄和朝倦的关系带点强制,所以朝倦没有同意。而要他当面去和朝倦说,沉河又不知道从何说起,那种心虚让他在朝倦面前总说不清话来。

近日,沉河对严永妄、朝倦的关系又有了信心。

他想,上个月的直播庆典中,朝倦愿意戴上严永妄送出的项链,意味着她应该是挺喜欢严永妄的。

那么……也许强制爱只是一种手段,他们到底是相爱着对方。

爱,能够解决一切问题。

他可以期待着不久后,老板和朝倦携手同来,和他做个正式见面了吧?

一腔欣喜的沉河幻想着未来的日子,心情一直很激动。严永妄不解于他的激动,冷淡地想,秘书先生是不是重回凌市,所以显得特别开心?

问题是,凌市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吗?

难道是去年十月来凌市一趟的经历很值得他回味?

直男严永妄:挠头.jpg

沉浸在幻想中的沉河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个广大网友已经比他意识得还早的问题——

严永妄从没有和朝倦同框过。

关于他们的绯闻,在所有吃瓜群众中,仅有一个信物,一个视频,一些圈内人的评价。

信物是“洛斯威之花”。视频是严永妄的话。评价是某些名媛转述自己所见,说朝倦和严永妄确实在一起。

然而谁也没见过他们真的出现在一个场合中。

不论是牵手、拥抱,甚至是亲吻,都从未有人见过其貌。

他们,像是一对从不同时出现的爱人。

细密粘稠的暧昧,隐藏于言语、信物之中。他们的亲密无人亲窥,他们的恋情,如同黑夜与白天。

——从未相逢于世人眼下。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热门: 大宋的智慧 正正经经谈恋爱 支教桃园村:恋上女人的床 天巫 温香艳玉 小村糙事 太平长安 假戏[娱乐圈]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 美食直播间[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