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第7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拿到“最佳女主”后的徐柏龄, 和友人相约着去吃饭喝酒。

三个人,包了隔间,位置保密性很高, 是朝倦推荐的场地。

餐饮也非常可口好吃。

然而三人居多喝的是酒水,因为徐柏龄她实在太太太开心了!

抱着奖杯就呜呜地乱喊:“我好快乐!”

陈浩瀚扶额:“龄龄呀, 你是不是喝醉了?”

徐柏龄红着脸:“喝醉了?不,我没有喝醉!”

“我还能再干三杯!”

灯光迷离, 酒意熏人。桌上开了几瓶度数不高的果酒, 还有几瓶严永妄一直都很喜欢的酒。

陈浩瀚看着徐柏龄边吃边喝,应当是醉了, 脸红扑扑的,眼睛笑得弯弯,很愉快的样子。他有点好笑,作为三人中唯一的男士,他喝得少, 决心一会将这两个女孩分别送回家。

首都,深夜的霓虹灯闪烁,城市弥漫着冬日气息。

十一月的深夜,首都下了雪,皑皑白雪蒙上了整个城市的建筑,松树的松针上细细密密地缀着雪花, 在街道灯光下, 幽幽发亮。

大厦的LED大屏幕上, 不断地播放着今日金熊奖的各位得主。

从最佳影片到最佳男女主,再到最佳配角……

街道上的行人抬脸看向大屏幕上,说道:“真好看。”原来是画面正好停在了“朝倦”在《无情道》中的片段,饰演的角色华容锳持剑冷凝远方, 翩然若尘,冷艳倾城。

又有庆典现场的画面,她一身礼服,美得令人战栗。一颦一笑,都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人物。

……

酒是个好东西。

严永妄得有一阵子没有喝酒了,他在参加各种商业伙伴举办的酒宴时,少有人敢劝酒。

即便他年轻,在场有许多比他年长的老朋友,但还是没人胆敢占着年龄的优势来劝酒。因为严永妄本人是不怎么喜欢在生意场合上喝太多,他很少醉酒,也不好喝酒,总之,算是个好男人,非常居家。

他太少朋友,以严永妄身份亲近的人只有沉河。

但以朝倦身份,却交到了两个好朋友。

因为替徐柏龄高兴,所以他也喝了不少酒,即便脑中想着要克制几分,手上的动作还是不住地喝,时不时与徐柏龄窃窃私语。

“倦倦,你好好哦。”徐柏龄呢喃,“又漂亮又可爱,我超喜欢你的。”

她看到面前的大美人脸颊红了一下,她小声说:“谢谢你的喜欢。”

“我也很喜欢你。”

徐柏龄嘿嘿直笑:“我今天特别开心,因为能和好朋友一块庆祝!”

“这个奖杯,算是我这辈子得到的,第一个含金量最高的奖项了。”她感动极了,眼中波光闪闪,从直播庆典一下台,结束活动,就把自己漂亮的裙子脱了(喝酒可不能穿这么贵的裙裙!),换上了常服。她裹着羽绒服,脸蛋小小,藏在厚厚的衣服里——当然,后来喝得上头,热了,她忍不住脱了外套。

今夜是和好友的私下庆祝,明后天她的团队也会小小地庆祝一下。

到时候排场更大,但是更难说知心话。

徐柏龄只和好朋友说,她真的喝醉了,抱着朝倦的手臂,说着自己从小到大演了多少戏,以前年纪小被欺负时,又是怎样自我安慰……

她说自己超努力的,不管怎么样,多少人唱衰童星出身的演员,她都特别努力,学习知识,精进演技。

现在,努力得到了回报。

即便有今年同入围的女星没那么能打的缘故,她占了三分运气,可谁能说,运气不是一种实力呢?

在娱乐圈,时运从来就比演技要重要。

单看这个圈子里,有多少熬了许多年,至今没能熬出个名头的艺人,就知道,运气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珍贵的存在。

也因此,无数人觉得惋惜,惋惜朝倦不愿意再演戏。

徐柏龄说到最后,打了个嗝,她碎碎念:“倦倦,你也很走运的。”

“但是,你只是有一点点的运气,再加上非常棒的演技,和非常漂亮的脸。”

这一点点的运气,就足够了。

因为她的条件先天就很优越,徐柏龄恍惚地看着不远处,朝倦的那张脸。

她也有点喝多了,脸颊泛着微微的粉,眼里溢满着迷离,像是两颗猫眼石。嘴角是上扬的,眼神脉脉,在酒精的影响,这张脸竟异样地给人以深情款款的错觉。

徐柏龄:嘤击长空!

徐柏龄:她、她怎么可以这样好看?

……

喝醉酒,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对于严永妄来说,看友人喝醉酒,和自己喝醉酒,更是两种新奇的体验。

因为他真的很少有可以称为“朋友”的人,而他自己是无人敢劝酒的类型,更是少有喝醉的体验。

几年前刚上任总裁,倒是有在生意场上喝醉过几次,后来也就不了。因为沉河告诉他,不必太过拼命,就算是拿不下一个项目,也无须他这个做老板的亲自喝酒。

“我来就行。”沉河说。

后来他控制着自己的喝酒深浅,也不允许沉河喝太多,到最后,很多商业伙伴都知道严永妄本人其实不太爱喝酒,他的秘书也不太爱喝。

……

但酒精显然是有放纵的作用。

一喝入腹中,脸颊微红,神志昏沉,能感受到自己踩在轻飘飘的地面上,犹如在异星球,引力与在现实中完全不一样。

他听着徐柏龄说话:“倦倦,来,和我一块照相!”

他老实地把脸凑过去。

冲着镜头微笑。

徐柏龄:“呜呜呜,今天是,我和倦倦认识的一年多时间!”

“也是我和浩瀚兄认识一年多的时间!”

“我们仨!”

“好朋友!”

“斯麦尔!”说着微笑的英文单词,徐柏龄甜甜地笑起来,嘴角上扬,眼睛眯得像月牙,陈浩瀚无奈地跟着一块笑起来。

朝倦在她旁边的位置,保持着令人心动的笑容,款款深情,眼神脉脉。

然后,徐柏龄捣鼓了一下,发上微博,配文字:“[爱心][爱心][爱心]”

关掉手机,她们继续来喝酒。

陈浩瀚一直克制着自己的酒量,偏偏徐柏龄不允许他落单,喝醉酒的人最难搞定,他被她压着硬是喝了两杯。

最后都有点上头了。

三个人里,说不清谁的酒量最好,但谁的酒量最差,一览无遗。

徐柏龄小姐,喝了几杯度数不高的果酒就开始上脸。后来趁着其他两人没注意,拿了严永妄给自己点的酒,兑了果酒,自制了鸡尾酒,喝下去。

然后……醉了。

好在她的醉酒,没有十分失风度。顶多就是为难了一下陈浩瀚,让陈浩瀚不得不跟着喝了些。

场子结束,严永妄看到陈浩瀚联络着徐柏龄的经纪人,还不忘偏头问她:“倦倦姐,有人来接你吗?”

他倒是想送女士们回家,可自己都有点醉了,实在是没法护两人周全。

只好联络女士们的熟人来接送。

徐柏龄的经纪人接通,答应了一会来接人。

陈浩瀚就看着朝倦用手撑了下脸颊,然后慢悠悠说:“我直接住酒店就好。”

“诶?”

“这栋楼不就有家X酒店吗?”

“哦哦,好,我一会送你上去。”

陈浩瀚知道这家X酒店是严氏旗下的,一直以安全性强著称,是很多人出门的不二选择。

价格贵,服务好,他平时要是出门住酒店,也会优先选择严氏旗下的酒店。

可谓是国民度非常高的酒店了。

徐柏龄送走了,陈浩瀚和他的小助理(特意找了一男一女来)们一块将朝倦送到了酒店的那一层。

朝倦登记身份证的功夫,陈浩瀚困得有点提不起劲来,他揉着眼睛,困意和醉意冲击着他的理智。

然后,他听到了助理们的惊呼声:“哥啊,龄龄姐今天的微博评论过五十万了。”

陈浩瀚不以为然:“很正常嘛,她今天不是一直挂在热搜上吗。”

“哇,”助理点开徐柏龄的微博,小声感慨:“不过,这个短视频里,你们仨真的都好好看噢。”

“短视频?”陈浩瀚懵逼,“不是发照片吗?”他吓得差点一机灵,冷汗出来,醉意都消失大半。

助理:“没事没事的,就是一个你们拍照的短视频,没啥不能拍的内容。”也是,不然早在徐柏龄发出来不久,她公司就会打电话让她删除,或者直接拿走账号密码把这个微博删除了。

既然都已经发出一二个小时,内容也正常,那么就没必要担心。

陈浩瀚松了口气,他的困意又卷来,“那就好,我看着倦倦姐进房间了我再走。”

“对了,小丁,扶住你哥我,全程扶着,不然待会有人拍照随便编排我和倦倦姐……”

另外一个女助理就要去扶朝倦。

朝倦也没说不允许,她的房间很近,女助理将人送到房间后,才回来。

在大厅沙发上托着腮,看着走廊那头门关上的陈浩瀚,这才伸了个懒腰:“呜呼,回去休息!”

“哥,你今天还蛮快乐昂。”

“虽然没有拿到奖,但能入围,”陈浩瀚琢磨了一下,笑弯眼,“还是挺开心。”

“而且,龄龄和倦倦姐都拿奖了,我也开心呢。”

他的快乐来得朴实而真诚,也让助理们笑起来,他们本以为陈浩瀚会失落一会,没想到性子还是这样好。

“是呢,龄龄姐和朝小姐都拿奖了,真厉害,能交到这样朋友的哥,也超厉害!”

——陈浩瀚身边的助理真的都挺会说话,说得陈浩瀚乐得直笑,小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

他回到家后,作为三人中醉意不那么重的一位,还是在酒精作用下,深深地入眠,直到第二天十二点才醒来。

醒来后,就被各大网站的多条消息轰炸。

[金熊奖朝倦的首饰有多昂贵,点击即看——]

[十多年前被拍得的项链重出于世——]

[……]

然后,时隔多月,朝倦又上了微博热搜。

这回,不仅仅是“金熊奖最佳女配”这个tag,还有她出席直播庆典时佩戴的那条项链。

媒体拍摄的照片中,美人如云,冰肌玉骨,锁骨之上,那条项链无比夺目。

只能用“贵”一词来形容。

而热点追查度极高的几家媒体,利用识图搜索等科技手段,找到了这个项链曾在多年前出现的照片。

——[施献缘拍得洛斯威之花,拍额28XXXXXX]是一串让人瞠目结舌的数字。

——[严氏女强人接受采访:为什么拍?因为我觉得这个项链挺好看,至于价格……你觉得我会是在乎价格的人吗?]

——[严蚩回应妻子重金一掷买下洛斯威之花:老婆喜欢,我就喜欢。]

——[严蚩回应关于洛斯威之花的归属:虽然贵,但是老婆喜欢……老婆说,摆在家里也好看。]

——[施献缘不耐烦媒体追问,直言:我自己戴也行,未来给儿子也行。你说我儿子男的戴不了?(沉默片刻)那我反正送给他,随便他给谁。]

陈浩瀚点开这些旧新闻的截图,呆了。

洛斯威之花,多年前由国外某珠宝商因家族破产,不得不拿出售卖。在上个世纪,这个首饰曾是由某位知名的工艺匠师打造而成,价值极高。

施献缘拍得

这个项链,在十多年前,网络并不发达之时,上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纸媒。

十多年后的今天,洛斯威之花重现于世。

而这次,洛斯威之花挂在了朝倦的脖子上。

陈浩瀚:……痴呆脸。

他立刻将几个人名组织了一下:严蚩、施献缘、朝倦、严永妄……

天呐,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而爆料了这条消息的新闻下边,网友们的反应和陈浩瀚一样。

:这是不是说……天呐,我不敢说。

:洛斯威之花能被朝倦拿到,戴在脖子上,参加直播庆典,是不是意味着,严永妄和她有关系?

:严蚩、施献缘去世后,这些首饰肯定都是严永妄继承了吧?然后,现在是给了朝倦?!!!

:……我的下巴掉了。

:完全不能联想到这两个人会是在一起的状态啊!!!

:有没有可能,就是严总把首饰借给人了?

最后这条,楼中楼讨论了好几层。

:不可能,这按理说是他爸妈的遗产,而且还是施献缘,他妈的珍爱之物,关系普通的朋友怎么可能有这个资格拿到?

:大家,联想一下隔壁吧,虽然我不喜欢文肃夜和王洛,但是昨天的直播庆典上,文肃夜也是给他的情人置办了一整套体面的礼服、珠宝。大家想想,总裁们是不是都是这个想法,给心爱的人最好的珠宝,让她成为活动里最靓的那个美人。

:淦,代入了一下,还真的有可能……

:所以,他们这是,靠着一个首饰,官宣了?

陈浩瀚:“!!!”

他立刻发消息给朝倦:“倦倦姐,看新闻!”

然后又追根,为什么今天关于朝倦脖子上的那条项链的热度会这样高。

追根问底,原来昨天直播庆典的时候,大家虽然都惊叹朝倦的衣着美丽,首饰昂贵,但在那场合,居多是称赞她的美貌,关注点也在《无情道》中的华容锳戏份,甚至是说她和陈浩瀚、徐柏龄的三人友情。

是事后,徐柏龄拍的小短视频中,路人可见,点开视频中,穿着常服的徐柏龄,和因为完全没意识到喝酒穿这么贵的裙子有什么问题的朝倦。漂亮大小美人,一个日常服装,一个奢贵裙子,还有个可以当壁花的陈浩瀚。

严永妄当时是没考虑到自己需要再带一套常服来换的,他对娱乐圈很贵很贵的礼服没太多概念。

衣服是挑了个比较贵,款式好看的,穿起来也确实美。天气冷,也在里头像模像样地贴了暖宝宝,在场地也能扛得住。

来以前是带了一件羽绒服,超长的那种,怕冻腿,等去喝酒的时候,就穿上了。

在隔间里喝酒喝热了,就把羽绒服脱下,就把那条漂亮裙子和首饰露出来。

对的,他知道脖子上的首饰挺贵,但没有认真记过价格。

是从他妈妈施献缘女士的珠宝箱子里找出来,他觉得最好看的一条。

直男总裁对于好看首饰,还是有比较大众化的美商。

洛斯威之花,在十多年前,拍卖时就上过好长一段的纸媒标题。

它的美,不是单用价值可以衡量的。

和很多价值高昂,历史悠久的珠宝一样,它的身上也有个凄婉美好的爱情故事。

网友们将那个爱情故事精简地说出:大概就是,外国少女与父亲的死敌之子相爱,这段感情得不到父母的支持,最后,两人相约殉情。

才有了匠师打造这个珠宝的由来。

在短视频里,徐柏龄笑眯眯地说着话,说着自己和倦倦、浩瀚是很好的朋友。

笑容是明媚的,而旁边的冷艳美人,也淡淡地笑着,她的肌肤雪白,细腻温润,在隔间内,灯光影影烁烁,衬得她眼眸微亮,脖颈上的那一大枚珠宝,璀璨如虹。

在当晚就过了五十万评论的微博内容,在第二天,陈浩瀚点开之时,已经过了百万。

评论不但讨论着徐柏龄的“最佳女主”金熊奖奖杯,还有讨论朝倦脖子上那条项链的。

到最后,因为这条短视频,发酵到各大媒体扒出来十多年前纸媒所报道的内容。

[洛斯威之花拍卖归属]

[洛斯威之花花落严氏]

而现在,朝倦与严氏牢牢挂勾。

不仅仅是陈浩瀚震惊于那条首饰的所属,就连那些知道朝倦在和严永妄谈恋爱的上流圈子圈内人都呆住。

成品蓝发消息给他哥:“你看到没?朝倦昨天参加直播活动,脖子上那条项链,是严永妄的。”

成品赫早已经看到消息,他沉沉回复:“我知道了。”

成品蓝叹了口气:“真有钱啊,哥你不要沮丧,我们赚多多的钱!”

成品赫:“……”

林深看到消息,内心的柠檬之息喷涌而发:“他怎么这么有钱!”

“呜呜呜呜,但是姐姐戴这条项链真的好好康哦。”

保存,下载,设置为屏保,林深流眼泪:QAQ

林深:窝,一个只能看着美女脸脸,舔一舔的穷狗。

林深:严永妄他是多少年的好运气,才能拥有这么美丽的女朋友!慕了慕了!他已经化身柠檬精了!

……

主用机,备用机都在身上。

十一月二十六,昨天沉河说好了要在这天来送文件。

却遭遇了打严永妄电话没打通的情况。

他心静如水,已经很能接受这个结局,并不打算未经过同意就去,而是锲而不舍地拨打电话。

然后,拨打途中,工作微信群——没错,就是公司大群里,忽地发出来一条链接。

标题是:[严氏珍宝落入朝倦手中,国民老公与世纪美人究竟有什么关系——]

沉河:“……”默默点开。

看完以后,他发出了感慨声:“挺好,懂得把最好的东西给女友。”这种行为,值得他比个大拇哥!

做的不错。沉河隔空发出“GOOD JOB”的激赏声。

不过,还没能联系上人,他也是真有够愁的。

又拨了一通电话。

这回接了。

接起来,他听到了那头严总裁低沉喑哑,昨夜做过坏事后才有的嗓音。

“喂?”

“……”荷尔蒙极强,扑面而来,也就是沉河此刻不站在他身前,不然肯定要退后几步。

沉河:“老板,你人在哪呢?”

严永妄慢吞吞:“……不在家里。”

沉河哭笑不得:“别忘了,昨天上午刚答应了今天给你送文件来着。”

严永妄:“……噢,我才想起来。”

沉河:“怎么说?我送到你家去?”

“行,反正没人在家。”

“你也能进去,”严永妄那头深深地叹了口气,“放好了,我回家再看。”

沉河捕捉到他语气中的倦怠,那种倦怠,有种醉酒后的放纵之感。

他挑眉,笑了:“你昨天晚上和朝倦在一块吗?”

“……”那边沉默了一秒钟。

沉河:“看了昨天的微博消息,朝小姐和朋友们喝完酒,你就去找她了吧。”

“……”

沉河说话速度很快,醉酒一夜的严永妄脑子都还没怎么活动,就听到他流利、愉悦道:“挺好的,帮我和朝小姐问个好,祝她生活愉快。”

“还有,你送给她的项链,真的很好看,”沉河赞赏道,“我还记得当年夫人买下那个项链时,和我说过,那条项链特别好看,很适合美人戴。”

“她说过送给你,我想,她的言下之意,就是送给你未来的伴侣戴吧。”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第73章
热门: 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废物 史上第一氪金反派[穿书] 我在末世开诊所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我和村姑的同居生活 穿到虫星去考研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 心腹 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