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今年过得很快, 从九月到十月,再从十月到十一月。

仿佛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王驰的工作习惯,是拍完一部电影后休息一年半载的。

去年拍完电影, 今年跟进《无情道》的宣传,下半年才算松了口气。但也不能轻松, 他在下半年还得跟进报名各大奖项,争取能拿个不错的名头, 也算是给自己的事业添砖加瓦。

当然, 他的片子居多商业片,在这个行当里, 偏文艺点的才能得到评委们的嘉奖。

有道是商业片难得奖,他前几年为了求个奖,也是吃过不少跟头,不过年纪上来了,就不太在乎了。

能给他赚钱的, 都是好片子。

商人们可不兴什么“金熊奖”“金花奖”的,能给他们赚钱的导演都是好导演,还需要群评委来决策?

于是,后半年跟进报名,也就成了应付的事。

两个主演倒是更殷勤些,王驰知道陈浩瀚、徐柏龄都入选了“最佳男主”“最佳女主”, 十一月尾, 直播庆典, 到时候就知道能不能得奖。

他也衷心希望这小伙姑娘的,能得偿所愿。

至于他自己嘛,一报名,完了就回家歇着了。老婆孩子热炕头, 日子舒爽愉快,时不时看看有没有投资商说有片子请他来导,或者他寻些好的本子,看看合不合他的胃口……

十一月十八。

王驰收到了陈浩瀚的消息,微信消息里,陈浩瀚说自己刚从X城拍戏回来,给他寄了点当地土特产。

他谢过后,问他,关于最佳男主,有没有点把握。

陈浩瀚:“这种事也不是我说有把握就能有把握的[叹气]”

陈浩瀚:“不过我公司什么的都挺上心,我就老老实实拍戏得了。”

王驰:“也是这个理儿,不管今年能不能选上,你后续发展能稳,事业不出大问题,未来肯定更好。”

陈浩瀚:“谢谢王导!”

王驰猛的想到了朝倦,他发消息问:“我听说朝倦的角色,好像拿最佳女配十拿九稳了,是吧?”

陈浩瀚:[挠头][挠头][挠头]

陈浩瀚:“倦倦姐不太关注这个,我也没问过。”

王驰不意外,他简洁明了发了一串语音过去:“我也是听朋友说的,今年几部电影里,不拉胯的配角少,华容锳算一个,估摸着金熊女配奖能拿到。”

两人谈了一会,话题止住。

陈浩瀚联系了朝倦,把这个截图发给她,并说:“要是能拿到奖,倦倦姐一块去拿吗?”

严永妄是在几个小时后才看到的消息。

他回:“不一定,看有没有空。”

陈浩瀚:“要是能来就好啦,龄龄也会到,我们也有一阵子没见面,天结束后可以一块去吃顿饭。”

陈浩瀚:[笑脸]

他眉眼柔和下来,朝倦的身份交到的朋友不多,他一直都很珍惜。所以,思考了一下,又看了下行程安排,决定如果天真的没别的事,就去。

去了也不一定能拿奖,就姑且当做和朋友聚会。

他对截图里说的“十拿九稳”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拿或不拿,好像对他都没太大影响。

十一月二十五号。

老板又开始居家办公。

这回沉河长了记性,不敢轻易地去严家。

他早上联系了老板,“公司的文件,明天送去?”

严永妄回复:“好的”

沉河:“你在家的时候联系我,我送上门以前,会打电话的。”

这回,不接通,他不会轻易进门。

严永妄听出沉河口中的避讳,他默默地扶额,望着不远处镜子里的自己,明眸善睐的女性,一副靓女无语的表情。

他下午要去参加金熊奖颁奖现场。

这回,提前预约了化妆师和服装师。前前后后,也不怎么费工夫,因为杰森老师有人脉,推荐了他觉得不错的朋友给他。

中午,出门,到地点化妆,坐车去金熊奖会场。

此前,主办方就给朝倦发了邀请函。

科技时代,有纸质的邀请函,亦有电子邀请函,一人一码,非常方便,也免去了要提供收件地址的麻烦。

朝倦许久没有出现在媒体之下。

九月与徐柏龄的合照以后,媒体努力追拍,也只能一个月顶多拍一次。

这十一月尾巴,能在直播颁奖典礼上,见到朝倦本人,实在是出乎预料,不少媒体工作者都张望着,看到朝倦的身影,和旁边同伴低语:“我还以为她不会来呢。”

“听说主办方也一直盛情邀请她来……”

美人穿着奢贵的礼服,露出雪白深刻的锁骨,脸上没有多余表情。她身上的每一件首饰都极其昂贵,耳夹是今年春季限量款,全球只有十对,被她收入囊中。

项链是闪闪、极大的珠宝,不熟悉珠宝行当的普通人,看到的第一眼,只能说出:“好大,看起来好贵!”

在镁光灯之下,珍珠、钻石闪耀出光芒,如星如月。

她是独自一人前来,不过很快就找到了伴。

徐柏龄今天穿了淡粉礼裙,裙摆很长,需要有人帮忙扶着,陈浩瀚在后头帮她提了一路,嘴里还叨叨着:“我今天穿得这样帅,来到这里就成了给你拉裙子的小工人。”

徐柏龄:“哼哼,给美女服务,是你的荣幸。”

陈浩瀚:“啊咧,我还是去给倦倦姐服务吧。”

抬眸一看,倦倦姐穿的裙子短,过膝,没有徐柏龄样长,压根儿不需要人帮忙提着。

陈浩瀚:“人倦倦姐不需要我。”又老实地帮她提了一下,并在上阶梯时,伸出手臂给徐柏龄扶住。

镁光灯一直拍摄着走在红毯上的众人。

两人也不怎么避讳,因为今年宣传至今,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很好关系的朋友。旖旎、暧昧,是铁铁的没有。

等到了朝倦身边,徐柏龄仰脸,看着漂亮的大美人姐姐,小声说:“倦倦,你好漂亮噢。”

“你也很漂亮。”

潺潺如水的声音,含笑的眼眸,徐柏龄心醉,她伸手牵她的手。

大美人也夸陈浩瀚:“今天这一身很帅气。”

陈浩瀚:“嘿嘿。”

他们仨的关系好,笑意宴宴。画面很美。

本来,女三号的戏份,是很难得到“最佳女配”的提名,不过一向有特例,要知道国外还有仅凭八句台词入围“最佳女配”,后来甚至夺得“最佳女配”奖项的演员。

主办方的诚意很足,即便在电影演员表上,朝倦的戏份排在方锦初之后,也依然觉得凭借演技,她足够入围“最佳女配”。

而方锦初并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据说是主办方考虑到她的演技在电影中,比不过两位主演,甚至无法媲美其他演员——顶多,就是她这个层次演技的中高端。

算不得顶尖,只能说是普普通通。

他们更希望入围的演员,是含金量高,是大众统一认知下的完美角色。

……

座位邻近,他们坐在一块。

陈浩瀚:“倦倦姐,你要是拿到了最佳女配……”

严永妄挺无所谓:“随便,拿或者不拿,都没什么关系。”来这场直播颁奖庆典,除了想要和两位好友相约吃饭以外,还有他知道——倘若他真的拿了奖,人却没来,恐怕又要沸沸扬扬提起有关他的话题。

因为烦恼可能出现的情况,不如一鼓作气,直接来算了。

来了以后,不管得没得奖杯,后续都是他这个在场的人比较能够掌控的。

……

直播平台,实时追进着庆典。

无数网友涌入这个直播间,只为了看看今年的金熊奖究竟是谁夺得桂冠。

陈浩瀚对于最佳男主这个奖项,挺有自知之明,他对徐柏龄说:“今年应该是我最接近最佳男主的一年。不过没办法,可能性也不太高,今年的前辈太多了。”

今年的最佳男主入围的除了他这个萌新演员外,还有几位非常厉害的老戏骨演员——文肃晨也在其中。

最后,是一位演戏超过二十年的前辈得到了这个奖项。

陈浩瀚由衷地鼓掌,直播摄像头下,年轻英俊的小生露出微笑来,赢得直播间观众们的阵阵赞叹:“陈浩瀚真的帅。”

“这一身衣服比起他前几年参加活动的要贵很多,格调很有。”

“憨宝康康姐姐!5555我的憨宝好帅好可爱。”

……

而今年和徐柏龄竞争的女星,竞争力并不比她强。因此,公司提前对徐柏龄说过:“五五分的机会,如果评委喜欢你,你就有可能拿到最佳女主。”

在陈浩瀚没能拿到奖项后,徐柏龄变得更加紧张起来。她小小地挠着膝盖上的布料,被旁边的朝倦注意到。

她伸手,温柔地拢住她的手指。

徐柏龄:“倦倦……”

大美人面不改色,只轻轻张唇说:“

不要把裙子挠破了。”

徐柏龄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嘤嘤:“有点怕怕的,紧脏!”

严永妄拍拍她的手背,淡声说:“别怕,直起背,挺胸。”

徐柏龄整理了一下表情,轻声嗯了一句,竟然在倦倦的手掌温度下,慢慢放下心来。

她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让周围的人因她的镇定而镇定。

然后……

徐柏龄保持着镇定,流程慢慢走,主持人说着漂亮话,屏幕上滚动着入围艺人的电影片段。

直到,她听到从主持人口中吐出的:“《无情道》,林林月的扮演者,徐柏龄。”

她懵了!

懵到差点表情失控,还是朝倦拍了一下她的手臂,让她起来。她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之下,是张全国皆知的童星脸,漂亮明媚。

她从小演戏至今,得过很多奖项,大多是配角奖,奖项也多是电视剧相关。直到本科毕业,才有机会接触到电影的女主本子,之后,就一直在电影的行业里摸爬滚打。

而现在,她得到回报了。

陈浩瀚笑着和她拥抱一下,附耳说了几句话,而后又拍肩。

徐柏龄眼含热泪,与朝倦轻轻地拥住,她的身子有点轻微地抖动,朝倦的体温很好地慰藉了她。

她听到朝倦说:“定心,你已经准备好了,上台从容,记得微笑。”

徐柏龄一步一步地走上台,走到台上,接过奖杯,她如卫冕之王,在灿烂的灯光下,淡粉长裙如梦似幻,她开口:“在这里——”

严永妄想,在台上的徐柏龄真的很漂亮。

像是一枚闪亮的星星。

他偏头看向陈浩瀚,发觉他应该也被此刻徐柏龄的美给震慑住。

年轻小伙子呆呆地看着台上的徐柏龄,不知道怎么的,耳廓微微红起来了。

……

金熊奖,流程是先把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给报出,而后才是配角。

徐柏龄下台时,长裙没有整理好,好在工作人员扶了一下,才没有跌倒。陈浩瀚在位置上,心急如焚地看,等到徐柏龄过来,才小声说:“刚才是不是裙摆太长了?”

她已经激动得顾不上什么裙子了,吸了一下鼻子,把奖杯给他看:“

噢噢,应该是,不过没关系,没摔倒。你看,我的杯杯!”

乐得她笑起来,眼儿都眯成月牙了。

“倦倦,你看,我的——奖杯!”

直播镜头跟着徐柏龄走,如实地拍摄下她和旁边两位好友说话的瞬间。

是两位美人,一个帅哥。

大美人温和地看向小美人,帅哥喃喃碎语。

众网友:这也太他妈养眼了吧?!

……

炫耀完奖杯,徐柏龄兴奋得像是一只小孔雀,公的种,尾巴张扬地竖起来,小蒲扇似的,五颜六色,流光溢彩。

她说:“我好开心噢。”

严永妄:“淡定淡定,在拍呢。”

“今晚,我们一块喝酒去吧,好不好?”

陈浩瀚:“行啊。”

“最佳男配——”

流程走到宣布了最佳男配角,很快,下一个就是最佳女配。

严永妄笑眯眯地看着异常兴奋的徐柏龄,心说:她看起来真快乐。

他也为朋友的快乐而感到快乐。

眼中充溢着柔光,月亮一般清冷的侧脸,在庆典场地的摄像机内摄入。

大屏幕上,已经开始滚动最佳女配的入围影片。

《无情道》,华容锳。

大师姐冷淡的一瞥,万花盛开,艳而不俗,是这世间少有的美。

于是同一刻,摄像头转向朝倦。

个身穿奢华礼服,精致美丽得不似此世间人的——朝倦。

她在笑,看着身侧的友人微笑,长发是秾丽乌黑的,睫毛上翘而浓密,侧脸看去,鼻梁秀挺,轮廓绝美。

像是一幅画。

名家之手画出,掺和了幻想与美梦,是天之神女,是彼端仙葩。

……

主持人念:“《无情道》,华容锳的扮演者,朝倦。”

无数人鼓掌,她于是在燥热的场地中,偏过脸,正面迎上了摄像头。

美冲击着所有人,大屏幕之下,她的笑意未收,眼中灿灿,如月,如溪。

清冷与艳丽的融合,让她成为无数人口中,此世纪难得一见的美人。

她身边的友人,这一届的最佳女主得主,瞬间兴奋起来,简直要比自己得奖时还激动,“倦倦,快上去啊!”

严永妄:“……”淦,还真的得了。

他都没想好得奖说辞。

怎么办?

算了,上台再说。

于是,在无数眼神的注目之下,美人缓步,走上台。

接过个奖杯的时候,严永妄掂量了一下:还挺沉。听说最佳男女主的奖杯里含金量比较高,而最佳男女配角的好像含铜量多些?

他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念头,脸上的笑意未失。

朝倦有一张非常美的脸,早在看过《无情道》后,主持人就知道,她被称作“世纪美人”不是无的放矢。

一靠近,他就能感觉到,这位年轻的女士是真的很美。

五官、皮肤都挑不出任何瑕疵。

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人物:冰骨玉肌、骨肉匀停。

他都有点被她的容颜震慑住,想必在大屏幕之下,看到她这张脸的众娱乐圈行业同僚们,也是同样的感受。

他顿了得有一二秒钟,才找回思绪:“朝倦,拿到了最佳女配奖,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

她眨了一下眼,说:“其实我对拿这个奖,没什么心理准备。”

“挺出乎我意料的……”声线是非常悦耳的,微微低沉,措辞也很客套,但大家都不觉得她说话太官方,而是发自内心地感慨:美人脸长得好,声音也贼他妈好听!

淦!世界上这么多美女,分我一个不行吗?

无数网友在此刻弹幕弹飞:舔舔舔美女的脸!

:我靠,富婆姐姐今天也好美!

:朝倦,朝倦!好久没见到大美吕了!

:她好漂亮……啊……

:旁边的主持人看呆了!!!!

:我相信台下的人肯定也看呆了,姐姐笑起来好美,明明都快三十岁了,脸和二十出头差不多,怎么这么嫩啊!

:[烟花][烟花][烟花]

负责平台直播的工作人员发现,在镜头投向朝倦的时候,不少观众都砸钱砸礼物了。

还在弹幕里指挥工作人员:别挪镜头!我要看朝倦!!!

朝倦的谈吐咬字非常地清晰,典型的首都人腔调,字正腔圆,因着语调轻柔,音色微凉,听起来就如同一束明亮的光,灿灿烂烂,雪花一样晶莹剔透。

台下的文肃晨在很前排,他凝视着台上女士的脸,失了回神。

旁边的同僚,是一块演过几部戏的老影后:“怎么?看美人看出神了?”

文肃晨愣了一下,才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她穿的衣服很贵。”

老影后才不信他转移话题的这一套,“能贵得过王洛的衣服?”

文肃夜给王洛准备了非常有排面的礼服和首饰,只为了她在此次庆典隆重登场。不过,除了媒体把镜头多次转向王洛,拍摄她外,其他同僚都没怎么理她。

王洛出道这么多年,靠着个单身人设不知道拉睬了多少人,此前因为做小三名声扫地,现在还有脸出来参加直播庆典,也是出乎人的意料。

文肃晨更是没理她,王洛倒是想上前搭讪两句,硬生生被他的冷脸逼退。

能拿到文肃晨的冷脸,可是八百年的“福气”。

老影后比文肃晨稍大几岁,也算是同期的艺人,合作多次,她知道文肃晨的脾气一向不错,偏偏对着王洛没有好脸色。

原因如何,就连她这个外人都能从八卦新闻里略知一二。

文肃晨非常讨厌他哥和他嫂子离婚的行为,也觉得他找情妇的行为是典型的道德有亏。

总之,人品颇为正直的文肃晨特别讨厌王洛。

他哥的行为,他当然也讨厌,但碍于还有血缘关系,也不好就这么断了联系。

只能先晾着他哥,文肃晨在文肃夜面前放过狠话,说他等着他脑子清醒的一天。

老影后还挺八卦:“听说王洛怀孕了?刚才看到,没觉得显怀啊。”

文肃晨面无表情:“不了解,不知情。”

老影后:“嗐,我就是八卦一下,干嘛这样怼回来。”

八卦的内容是豪门秘辛,文肃晨平淡地瞥了一眼她,继续转目光,看向台上。

“她的衣服,我觉得比王洛的贵。”回答了上上个问题,也算是给了她一点面子。

老影后:“……你都说贵,一定是很贵了。”

贵公子出身的文肃晨都能说贵的衣服、首饰,必然是普通人无法轻易获得的。

老影后目中熠熠生辉,看向台上的朝倦。

猜想,这位美人身上的衣物加首饰,是不是能抵得上首都

的一套房子了?

她发自内心地感慨一声:“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演戏也不错。”

“可惜听说她不怎么爱演戏,回家做生意去了。”

文肃晨:“……”他动了动嘴唇,“她很有钱吗?”

老影后知道文肃晨的性子,他不喜欢八卦,也很少看八卦,平日最爱看纸质书,身边的助理也是一样的娴静性子,非常悠然自在。有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调调。

老影后:“非常有钱,至少人的公司是全国有名的,来演戏就是玩玩而已。”

她科普以后,台上的朝倦话也说完了。

踱步下来时,裙摆在空中稍稍荡漾,她注目着个美人。

然后,发出了一声微弱、艳羡的惊叹。

“美女,连膝盖都是粉的。”

文肃晨默默地跟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如玉剔透的肌肤,膝盖在灯光下,泛着微微的粉色。

一个有着冷艳漠然的容颜,眉目冷淡时,只会让人感到寒意阵阵,但在裙摆之下,却也有着淡粉色膝盖的——大美人。

还是个好有钱的大美人。

老影后:“……”

她忍住形象崩盘的冲动,默默地转过头,内心已经变为了以下表情包:

[吸溜吸溜.jpg]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热门: 心不由你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鹌鹑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 拒绝惊悚NPC的求婚就会死 [综漫]学医救不了鬼杀队 从零开始当国王 从O变A后我成为国民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