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沉河近日非常关注“恋爱”这个词。

发现这一点, 还是莫默路过他的工位,发现顶头上司的电脑界面停留在了“初次恋爱需要注意什么”的百科搜索。

莫默:?

莫默忍住好奇心,从茶水间回来的时候, 又刻意路过了一下。

确凿无疑,沉河就是在看这条搜索相关。

她沉默了两秒钟, 面上出现了茫然,心说, 沈秘这是谈恋爱了么?

不然怎么会搜索这方面的消息?

然而继续观察, 沉河近期的上下班时间和往常没有任何差别,在工作时间也没有看到他接别的电话。

就完全没有谈恋爱的人该有的样子。

衣着也正常, 风格没有突变;就餐也是多在公司食堂或者定外卖;上下班时候也没有说要去接人……

莫默:……该不是她那天真的看错了吧?

不应当啊,她的视力又不差,记忆力也没出过问题。

百思不得其解,偏偏她又不好把这事告诉别人,只能憋屈在心里头, 继续默默观察。

然后她又注意到了,最近的沉河和老总,关系变得有点奇怪。

大概就是那种,沉河对老板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有时候正常地和老板说完话,内容是讨论工作事务,等老板的背影消失了几秒钟, 沉河会放空片刻, 然后叹气。

还是那种, 非常长辈式,非常沉痛地,深深吐息叹气。

莫默:……究竟怎么回事嘛?!

关于沉河,此事已变为莫默的办公室未解之谜。

不过, 很可惜的是,显然她不会那么轻易地得到答案。

因为两个相关人都不会轻易地吐露出任何信息,而莫默只能抓耳挠腮地看着沉河从“搜索恋爱相关”,到加入茶水间的女同事们“家长里短”聊天……

总之,质的飞跃,沉河,秘书部的老大,已经从一个辛勤工作的社畜,升级为社畜与恋爱观察者的双结合体。

秘书部的颜值都挺高,大部分女同事们都有对象,难免会提起自家的对象,在茶水间,这些恋人的话题常常是同事们交流感情的渠道之一。

从前沉河从来不关注这些,但最近,他好像慢慢开始融入了女同事们的话题。

……

严永妄收到了沉河发来的链接。

沉河:“新手恋爱,男友要这样做,才能让女友……”

沉河:“恋爱误区之独断……”

沉河:“关于未来,关于婚姻,你我之间……”

严永妄:“……”

他默默地屏蔽掉以上链接,连点都没点开看。

而沉河还非常在意这点,发完链接后,催促他一定要看:“这都是谈过恋爱的人的经验,你多学学。”

“……”严永妄叹了口气,告诉他:“我不需要。”

沉河最害怕从他嘴里听到这种话。

非常强硬,非常冷淡,也非常的——代表着他毫不在意朝倦的感受。

即便是严永妄的秘书,即便他和严永妄有着干亲,永远站在严永妄的身后,他也不得不说,严永妄这种态度,能找到对象真是踩了狗屎运。

就算他长得好看,还有钱,又怎样?

朝倦那样的美貌,那样的家世,足够她找一个更好、更贴心的男友。

而不是此时,他面对的这号。

对于外人的建议从来不听取,对于朝倦完全地强制,自以为是地觉得这段恋情毫无问题。

沉河:淦,他老板就是没长恋爱的那根神经。

怎么会有这样暴殄天物的人?他明明有着良好家世,英俊长相,只要性格不差,无论哪一条都能作为加分点。

可他不,他的性格足够糟糕,吓退无数喜欢他的人。

他在恋爱中,也是这样糟糕的性格,从不过问女友喜不喜欢,“我觉得她喜欢”就足够了。

……

就特别让人着急。

尤其是沉河,他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尽力了,可严永妄太固执,从来不听取他的意见。

像是觉得,这段恋情也不需要别人的赞同一样,他自己就能够掌控得很好。

——他就这样自信吗?

沉河想,他怎么会这样自信?

朝倦可不是没人追求的,她但凡说自己是单身,愿意谈恋爱,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愿意倾情追求,倾尽所有。

只有他,拿到了珍宝,虎视眈眈所有靠近的人,露出恶劣的眸,藏在身后。

可即便是藏在身后,也并不很珍惜。

沉河无奈地耸肩,他觉得自己劝不动了,只有严永妄自己吃到苦头,才会改变方式。

他太自傲,自傲朝倦绝不会离他而去,可在他这个外人看来,他对朝倦一点也算不得好,又是以什么来将她牢牢地拽在身边?

爱情?权力?财富?

沉河猜不透。

做过一番劝说的努力,毫无成效后,他坦然放弃了,心说,老板,我已经尽我所能了。

多年单身的中青年,秘书先生可是耗尽了好大功夫来帮忙,找资料,融入女同事们的话题,思考一对正常恋爱的人是如何。

他由衷希望,即便没有自己的提议、建议,严永妄也能拥有适合他的爱情。

……而不是,此刻,在他看来岌岌可危,非常危险,仿佛下一刻就要跌入深崖的爱情。

==

九月,媒体拍摄到了朝倦的踪迹。

是和徐柏龄一块出门聚餐吃饭时候的照片。

年轻美丽的女性,微微笑着看向对面的友人,背景是一片蒙眬的光影,衬得她仿佛是从遥远、长久的国度而来,是与普通人不一样的人类。

因为太过漂亮,所有人的第一眼,注目都在她的身上。

甚至忽略了明明颜值也不差的徐柏龄。

一时间,关于朝倦失踪的传闻消失殆尽,当然,也有人觉得她此前三个月没出现,是不是有什么事——但既然已经出现,再追究下去也实在没意思。

热度一时,很快又下去。

下半年,电影行业又出现了几部评分不错的电影。新人导演,新人演员,得到了盛赞。

上半年《无情道》的热度分半,也许到年底,年度的当年电影总结时,《无情道》这个名字才会再度提起。

当然,即便此时的电影热度下降,朝倦这张脸出门时,还是得戴口罩、帽子。

严永妄私底下拉了个调查表,看了下今年爆红的艺人中有谁,“朝倦”这个名字挂在榜首。

可谓说,她是国民度极高的爆红选手。

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严永妄看了半晌,叹气,觉得这几年他要是以“朝倦”身份出门,一定要注意乔装。

只能努力隐退,不让这个角色影响到自己的生活。

然而,他是这么想的,旁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朝倦”的长相,可谓是多年来难得出一次,不管是眼鼻,还是唇耳,每一处都精致细腻,单独挑出来极美,组合在一起更是美貌。

又有她的气质独特,冷淡艳丽,极好的融合。

……是那种,看过一眼,很难以忘怀的长相。

不怪外人总念叨,朝倦的长相是“世纪美人”,这个国度,真的太少如此风格的艺人。

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时代,不少短视频APP兴起,一段电影中傲然群芳的段落,再加个符合气氛的BGM,就能让这个短视频瞬间点赞爆炸,数日在APP首页挂着。

《无情道》上映后至今,基本上每个月,华容锳的那个角色都会被拉出来被各大UP主做视频。

朝倦能持之以恒地有热度,和这些视频推广,定然脱不了干系。

……

十月二日。

严永妄又有个出差的行程,和沉河一块。

飞机票是沉河买的,他负责人到,行李到就好。

候机,准时上飞机。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严永妄原本并没有怎么在意,抬眸却看到了一位熟人。

——陈烨。

他恍然,今天的航班还是国航,国内航班能撞见同一位空少,也是挺巧合。

沉河没注意到他的表情,老板习惯坐在靠窗的一侧,头等舱本来座位就少,想坐窗户边再简单不过。他伸手从旁边拿到了一本商业杂志,翻了几页,扬声对老板道:“这是你当初接受采访的杂志。”

严永妄粗略地扫了一眼,没有很在意,只嗯了一声。

沉河说:“这期不知道有没有你……”

翻了一下,他抬眉笑了一下:“没有你,有成品赫。”

说到成品赫,里头杂志的内容,果然就是提到成家投资《无情道》的回报有多高,杂志文章最后,还说到不知道近年会不会拍摄《无情道2》。

如果可以的话,估计成家还要试着投标,拿到这个项目。

他看完以后,转头看向严永妄。

年轻的老板正凝视着外头,飞机起飞时候,颠簸了几下,他脸色如常,等到了空中,视线就看向了之下的广袤平原。

梯田、河流,黄土、白水。

沉河看着“无情道”三个字,忽地联想到了朝倦在严家别墅的那些时日,以及电影上映后的时间。

他和严永妄的位置相邻,头等舱,中间当然也有过道。但今天,舱内只有他们两号乘客,以及一个在舱尾的空乘。

“老板。”

秘书先生的声音镇定而从容,听不出更多的情绪,严永妄回神,看向他,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

沉河:“你是不喜欢朝小姐出名吗?”

严永妄愣了一下,他的表情变化瞬刻,沉河的心沉沉落下去。

严永妄心里的答案,当然是不喜欢“朝倦”这个身份出名,因为一旦出名,真的很妨碍他平时以“朝倦”身份日常出行。

偏偏,要是以“严永妄”的身份来说出口,就显得他这个人有点斤斤计较。

目前来看,他,严永妄,朝倦的男友。

在秘书先生看来,是个“囚禁”了朝倦数月的人。

——囚禁原因不明。

而现在他突然开口问,不知道是联想了什么。严永妄脑中风暴,他立刻代入沉河,明白了沉河此刻的想法。

他是不是觉得,他这个做男友的就是因为不喜欢女友出名,所以把人扣在严家别墅那么久?

——不是吧阿SIR,这也行?

严永妄:“我不在乎。”

他当然只能这样说。

沉河牢牢死盯他的表情,他们的谈话声音不高,只在两人之间。

他心里头提紧的那一口气,在严永妄的答案说出口时,慢慢泄出,可很快,沉河又想,在朝倦的事情上,他的老板也许会撒谎。

此刻的“我不在乎”,也许代表着“现在他不在乎”。

因为此前,他已经给过朝倦教训了。

近期看过太多此类文艺作品的沉河,脸色变化多端,他都不知道能说什么,该说什么。

按道理,他肯定是要相信自己老板的,毕竟也是看着十多年长大的孩子,知道他的人品。

可是偏偏,人品这种事,此前从没有与“恋爱”事件沾边,他也就无法确信,人品正直的严永妄在谈恋爱时候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莫测带来许多可能性。

沉河不敢乱说。

他脑中乱想一通,也不表现出来,只轻声细语道:“我觉得其实,如果出名的话,挺有面子的嘛。”

严永妄挑眉:“嗯?”

一声沉沉,他冷淡地回看过去。

沉河喉咙痒痒的,他咳嗽两声,然后歪理道:“我亲戚要是能出名做大明星,我就觉得倍有面子。”

也是拐弯抹角地告诉严永妄,如果他真的不喜欢朝倦出名,请参考一下正常人的思想,因为少有人会因为女友太出名而感到生气。

沉河希望,他的想法是错的,而严永妄并没有对他撒谎。

他希望他是真的“不在乎朝倦的出名与否”。

他……由衷期望。

严永妄回答他:“确实不错。”

顿了顿,疑惑地反问他:“为什么忽然提这个?”

“……”沉河笑了一下,“没啥,我就是随口问问。”

严永妄:“嗯。”应该是糊弄过去了。

两人面上都没啥表情,却在心里头同步叹气。

严永妄心想:沉河的脑回路真是够奇怪的,怎么会联想到这个呢?

沉河心想:他希望朝倦是自己不喜欢出名,所以才不愿意再接触演艺圈的。如果有严永妄的因素在,他都有点无颜再见朝倦……在知道朝倦与严永妄恋爱以前,他可是朝倦的观众粉,不止一次说过朝倦演技好,长相好,希望能演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叹气,叹气。

==

飞机行程只有三个小时。

从对话结束以后,沉河深感疲惫,找了眼罩,戴上,决定休息一会。

严永妄精力还挺充沛的,他默默地看了会电子书,也注意到了总在这个舱内的空乘就是陈烨,他没有认错人。

陈烨,长相好看,皮肤白皙,貌似是朝倦的粉丝,喜欢朝倦。

他想起了朝灵犀当初说的话,说是陈烨可能知道他的秘密。

严永妄垂下眼帘,面色如常,不多做什么反应,就像是平常坐飞机那样,不太关注着其他人。

到了配餐的点,男空乘陈烨推来餐车,小声问着两人:“先生们,这是你们的飞机餐……”

头等舱的餐点比标准舱的要丰盛许多。

严永妄出差时候,几乎都是飞机做交通工具,前前后后几年,不知道吃了多少飞机餐,甚至都快得出经验来。

某些航空公司的头等舱餐比较和他胃口,有些则不。

某些公司主营地在饮食风味偏辣的城市,头等舱的餐饮甚至还配辣酱的,不过严永妄清淡口,几乎没尝过。

沉河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他摘下眼罩,捏了捏鼻梁骨,低声说了谢谢。

“不客气。”

餐盘放在小桌上,空乘也不多说几句话,就乖顺地离开,走以前告诉他们俩,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喊他。

沉河有点饿了,于是慢吞吞地吃起来,他看向严永妄,严永妄在拆一袋面包片,“应该有牛奶,你不配点吃?”

严永妄没有太饿,所以只拆了面包吃,他谢过沉河的好意,摇头说不必了。

等到沉河吃了个半饱,飞机行程还剩下一个多小时。

沉河清醒过来,和他唠嗑:“刚才那位空乘长得还蛮周正。”

能被沉河评价为“周正”的长相,那么确实就是挺不错了。

严永妄轻飘飘瞥了他一眼,没多说,随口嗯了一声。

“不过还是比不上老板您。”

非常不走心地恭维了一声,严永妄客气回他:“您也是,非常周正英俊。”

两人打了个太极,空乘看两人不再动面前的餐点,礼貌上前询问,是否要将餐盘撤下来。

“行,谢谢你。”

沉河在外等同于多长了一张嘴,总是替严永妄说话。严永妄也乐得轻松,不想说话时候,沉默以对,就是最舒适的社交方式。

他的目光落在了陈烨的脸上。

是那种“看到名人但是努力维持着职业素养”的表情。

和见到“朝倦”时候完全不一样的神态。

他面无表情地打量,陈烨像是被冷芒刺伤,他试探地抬了抬眼,看到严永妄的表情,又抱歉地立刻垂下。

很正常的反应。

太正常了。

严永妄想,那么,朝灵犀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不对劲呢?

朝灵犀说——陈烨看“朝倦”时,带着某种痴迷的目光。

痴迷。

这两个字一提起,就让人想到黏腻、冰冷的眼神,如蛇的红信子嘶嘶吐出,让人感到心悸不已,让人发自内心地反感。

乔伊曾带给他这种感觉。

而现在的陈烨,兴许是伪装得太好,没有给严永妄以此种感受。

他不再看了,闭目养神,等待着飞机落地。

沉河清醒过来以后,又拿着那本商业杂志在看。

边看边自言自语了几句,大致内容是在说,成家靠着《无情道》的电影得了多少的利益。

成家获利,主演陈浩瀚的公司,成家成品赫的蔚成文化自然也得到了不少。

沉河不太懂娱乐圈是怎么运作,不过这不妨碍他理解明星拿到越多的剧本,就意味着地位越稳定,给公司的分成越多。

他评价着蔚成文化:“靠着陈浩瀚,也许能跻身超一线的娱乐公司。”

老牌子的娱乐公司底盘特别稳固,蔚成文化是近几年才有了发展的苗头,靠着陈浩瀚,更是上了一层楼。

沉河:“成家挺厉害的,成大公子很有本事嘛。”

严永妄听,也不做声。

沉河:“对了,朝倦和成品赫是朋友吧?”

又CUE到他,看得出来,沉河是真的太关注他们了。

严永妄漠然:“嗯。”

“……”沉河皱着眉,看向严永妄,“你生气了?因为我总是在提朝倦?”

严永妄:……就很烦。

烦恼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都想时间抓紧过,他能把“严永妄”和“朝倦”的恋情断了,两人的关系分割开来就好了。

可现在,没有根据就分手,实在不能够使人信服。

此时也正是沉河最积极询问的时候,他迫切需要了解朝倦和他的关系是不是如他想象中的那样稳固。

“不会。”他简短答。

“我知道了,你不喜欢把朝倦和别的男人一块提起?”

严永妄心里一咯噔,他知道,简短回答想要敷衍,得到的结果只有两个。

一是,沉河接受了这个答案,不再问。

二是,沉河觉得他是违心说话,其实心里有另一套想法。

而现在,沉河是第二种。

他发自内心地觉得,严永妄好像在吃醋。

吃醋,朝倦被提起时,和“成品赫”一块。

沉河:“行叭。”

“真能吃醋。”

严永妄:“……”

他默默地吐出一口气,觉得自己这张嘴真的太没有用了。

太过放任别人替他社交,不怎么动用,就是这种结果。

寡言少语,就会让人脑补太多。

此前他若是以“朝倦”身份出门与朋友交往社交,那么还会锻炼到自己的社交技能。沉河在朝倦未曾失踪以前,也说过,感到老板的社交技能稍有进步。

可朝倦一不能出现,三个月,社交技能就退化。

退化到,严永妄习惯用简短的话语来回复他人。

到现在,和沉河说话,脑补太多的秘书先生总觉得他是在吃醋。

吃别的男人的醋。

……

严永妄: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热门: 讨情债 暧昧乡村 青龙图腾 大王饶命 穿成霸总的炮灰男妻 替身我是专业的(快穿)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被反派boss强制走恋爱线 大国工程 特殊魔物收容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