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烨从首都的家中驱车开往市中心的商城。

一路上收到了同事的消息, 问他人在不在首都,能不能帮忙带点东西回安城。

陈烨在同事们眼中,是个脾气挺好的小伙子, 对待工作负责,和人交往也挺真诚。

他回了好。

停车在CBD的写字楼附近, 去商场便利店买了欧包,坐在车里慢条斯理地吃。

他停车的位置很好, 可以看到写字楼的大门来往人员。

虽说距离远, 但是也能看出个大概。

他咬了一口欧包,就着矿泉水喝, 吃得缓慢。

下午六点。加班的白领陆续出了大门,社畜的疲惫遥遥就能看得出,不管是手上提的公文包,还是耷拉下的肩膀。

九月的首都,夏季的酷热犹存, 车内开了空调,他摇下车窗,单手撑在窗户边,牢牢地看着那边。

下午七点二十分。

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从大厦门口走出,很高的个子、绝佳的身材,男人在和人联系, 打着电话, 微微偏头, 嘴唇开合,似是在说什么。

而后,他倏忽地笑了一刻。

那笑容在男人冰冷的脸上,居然显得有几分温和。

陈烨直勾勾地看着他, 从胸臆中吐出一道微沉的气流。

他用力地揉皱欧包的塑料袋,然后,扔在车内空槽里。

塑料袋发出轻微的响声。

陈烨看着男人挂断电话,他的司机驱车来接他回家。开车门,进去,就看不到人影,他咬着下唇嘴皮,惋惜地啧了一声,看着车开往道路,消失在视野中。

他才兴致全失,驱车往家去。

……

严永妄的生活因为“朝倦”这个身份而暂时混入了“谈恋爱”的因素。

不过,对他影响不大,他发现性格冷淡的人真的有几点好处。

一是,沉默不想说话时,别人很少就会再,追问。

二是,他的回答,简略而冰冷,虽然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可看他脸色,也少有人再问,只会在脑中逻辑自洽。

……

虽然,沉默某些时候会让他人脑补很多,不过,严永妄实在困扰于该如何回答那些问题,不说话对他来说还是要比亲口回答好上一百倍。

公司里,沉河这几天的情绪稳定下来了。又出了个差,回来就听说朝倦参加了凌妲邀请的酒宴,在办公室里询问他:“老板,你和朝倦小姐……”

严永妄平静道:“我和她,怎么了?”

“我有听说,她承认你们是在谈恋爱。”

严永妄毫不意外的表情,让沉河一瞬间感到了他对这段感情有多么自信。

从沉河的角度来看,严永妄一点儿也不觉得朝倦会说出什么不符合他心意的话。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沉河因为朝倦在外人面前承认了她和严永妄的恋情,感到几分轻松,他心说,总算感到几分恋爱的温情,谢天谢地。

于是,又打探着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之前给你发消息……说我在安城见到了朝倦,那时候她和成品赫在一起,”沉河回忆起和朝倦的初见,“那个时候,你们在一起了吗?”

严永妄:“……”

完了,他是不是得整出来一个时间线比较好?

可是要从什么时候开始……才算是一个恋情正常的初见相识时间?

绞尽脑汁,最后,索性直接搪塞回去。

“你很好奇?”抱着手臂,往后一赖,抬下巴看向秘书先生,语气倒不算很质问,只是反问道。

沉河:“我好奇。”倒是诚恳。

严永妄:“……我和她的秘密。”

沉河:靠,谈个恋爱神神秘秘的。

可他也知道,要是严永妄不愿意,他也真就没辙。

气得干瞪眼:“我就是关心一下,不可以吗?”

严永妄:“你想知道,下回问问她愿不愿意告诉你。”他了解沉河,在他这个关系笃厚的老板面前,敢于直白地询问,但在女士面前,他总是很有礼貌,也不会这样怼回来。

他也有点好奇,要是沉河和“朝倦”碰上了面,他会怎么询问。

把这个话抛还给沉河,沉河抑郁了:“淦,你就是知道我遇不上朝倦……”而且就算是遇上了,他难道能问出什么嘛?

上回在别墅里那样尴尬的相遇,已经够他在夜里失眠好几天。

再,看到朝倦,他又怕人给冷脸色看,又怕人给好脸色看。

前者是怕她和严永妄关系不佳,后者是怕她被严永妄威胁着要给员工好脸色。

……怕来怕去,沉河成功被年轻老板弄得心焦意乱。

最后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我就奇怪,你个注孤身的性子,是怎么还能脱单的。”

严永妄:你猜对了,我还就是单身。

但他一字不发,抬了抬眉毛,示意他要是没事可以出去。

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差别。

沉河觉得自己真是老了,看不懂年轻人的恋爱是怎么谈的。

他离开办公室前,询问他:“哪天你能不能带着她出来?”

“我……好说歹说也算个你干舅舅,”从没在公司的场合提起过与施献缘的干亲关系,沉河却在今天说起来了,他语气很严肃,带着长辈才有的关爱:“上回在你家和她撞见,我感觉那次给她的印象应当不太好。”

“如果可以,带她出来正式见一面吧,行吗?”

沉河的意思是,至少要明面见个“家长”。

严永妄回他:“看她意见。”

他的语气镇定从容:“如果她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就像是上回一样,你不管在门口怎么喊她,她都不开门一般。”

沉河吃透了他这话的意思,不知道联想了什么,垂了垂眼帘,叹口气,点头,“好吧。”

“我需不需要给她买一件礼物做赔礼?上回见面有点仓促……现在想想很不好意思。”

严永妄:“她什么也不缺。”

沉河有点着急了:“我知道她肯定什么也不缺,但我觉得至少要送个礼物吧,上回的见面实在是有点冒犯人……”如果不送出去,他都不知道下回在公开场合见到朝倦,该做什么反应。

他的年轻老板:“我知道,我会替你送的。”

“她肯定会原谅你。”

沉河沉默,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离开办公室,他头痛地扶住额头,心说,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专·制独断,口吻里永远是他替女友做决定,一点决策权都不会分给女友。

整段对话里,严永妄好像自觉对朝倦特别了解那样。一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

完全不在乎,人女孩会怎么想。

难道事情是他说原谅,就那么容易原谅的吗?

沉河暴躁地想:个缺脑筋的笨蛋,谈恋爱谈成这个样子,他一个局外人看得都干着急!

过了一会,又哀怨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霸道总裁”吗?

脑回路直通通一条,觉得自己给女友的就一定是最好的,甚至连别人的道歉,都自己替她接下,还说“她肯定会原谅你”。

奇了怪了,他老板平时看起来也很聪明一人,在谈恋爱上为什么就跟智能短路一样?

不能理解,无法理解!

秘书部的同事们都看着沉河阴沉着脸从老板办公室走出来。

莫默等人面面相觑,做着口型:怎么了?

同事:是不是被老板骂了?

一时间,秘书部没有沈秘的那个微信群开始刷消息,而沉河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又是长长一声叹息。

他隔壁工位的莫默:……

淦,好几把吓人,难道是老板和沈秘吵架了?

……

陈浩瀚在九月有个通告,是和徐柏龄一块合作的杂志采访。

两人都吃了《无情道》这个电影的红利,红极一时,本子收到手软,他们的经济公司都把这两人当宝一样供者,团队工作人员也比从前多了许多。

他们私底下就常有联系,在杂志采访时也挺有默契。

没有什么阴阳怪气的采访,两人的采访内容后续放出时,不少网友都说,这对CP可以嗑嗑。

不过,两位正主都直白在微博上说,他们就是纯粹友谊。

《无情道》剧组,让徐柏龄收获了两个好朋友。

陈浩瀚、朝倦。

三个人的友情,三角形一样牢固,有陈浩瀚爱笑且逗趣儿,有徐柏龄热情且明媚,还有朝倦既高冷又温柔。

徐柏龄前两天见过朝倦,当天结束就和陈浩瀚说了,说朝倦一切都好。

等今天杂志采访结束,他们俩私下聚餐吃饭,又提起了朝倦。

陈浩瀚:“你那天和我说,倦倦姐说她是出门旅游了,对吧?”

徐柏龄点了下头:“对,她只这么说,但是我问她,是不是和严总在谈恋爱,她也没反驳。”

陈浩瀚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其实还蛮搭的。”

徐柏龄:“什么?”

陈浩瀚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评价严永妄:“严总,很帅很有钱,倦倦姐,很美很有钱,他们在一块,挺搭。”

徐柏龄却不赞同,陈浩瀚察觉到她好像对严永妄有种很奇妙的不喜,发自内心的畏惧,从言语中透露出来。

“倦倦可以有更好,更温柔的对象。”

气鼓鼓说完,又气馁,“不过我说也没有用。”

她暗恨:“我怎么就不是个男的呢?”

这样她就可以去追她了!!!

陈浩瀚被徐柏龄的大胆发言噎了一下:“不至于吧……”

徐柏龄幽怨:“我要是男的,能入倦倦的眼,我就在家里老老实实带孩子,给老婆洗衣做饭,健身保持好身材,免得未来被老婆抛弃。”

陈浩瀚:“你的事业心呢?!龄龄子,你不是说要做个事业型女强人吗?”

徐柏龄用力咬了一口牛排肉,吱吱呜呜告诉他:“有倦倦那么漂亮的老婆,我还搞什么事业,每天看她的脸我就幸福得晕过去了。”

“再,说了,倦倦很有钱的!我只要享受被富婆包养的快洛日子就好了。”

社畜龄龄发出暴言:“我可是工龄都十多快二十年的娱乐圈打工人,要是能够有个人养我,我也是很乐意的呜呜呜。”

陈浩瀚抹汗:“行行行,你少吃点,再,吃回去又要减肥了。”

徐柏龄:“看吧,当艺人还得把控体重……太难了。”

话题叉了半天,又回归原来。

“你是说,倦倦姐没承认自己前些天在严家啊。”

“嗯呐。”提起这个,徐柏龄有点失落,她心想,可他们其实都看到了那张照片。她猜想她应该有什么难隐之言,不愿意告诉别人。

关系分亲疏,她知道很多时候,再,亲密的朋友也有不愿意告诉对方的秘密。

徐柏龄从小就在娱乐圈打工演戏,社交圈特别窄,认识的多是演员,交心的朋友不算多。从把朝倦当做自己的好友后,那就是很认真很认真地交往,经营着友谊。

她会感到失落,是很正常的事。

但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愿意告知,也是人之常情。

陈浩瀚比徐柏龄这个陷入友情幻梦中无法抽身的要清楚很多,他斟酌一会,问她:“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让她不愿意告诉别人?”

明明在首都不算是什么不可说的事,但是朝倦略带遮掩的态度让人茫然。

陈浩瀚想起他的老板成总当时呢喃的话语,成品赫疑心朝倦是不是被严永妄限制了通讯……甚至极有可能,限制了行动范围(后者陈浩瀚觉得太过离谱)。

至于为什么被限制通讯,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

外人的猜测多半不可靠。

成品赫倒是说了,他觉得应该是严永妄不喜欢朝倦在外抛头露面……

陈浩瀚内心吐槽:他老板这是什么旧社会的念头?又把严总裁想成了何等的坏人?

绝了,他这个看过太多剧本的人,都不得不佩服一声,说成总脑洞好大。

可今天,又和徐柏龄一聊天,对了下细节。陈浩瀚茫然顿生,他觉得好奇怪啊,为什么朝倦不承认呢?

不承认她在严家别墅里待过?

难解之谜。

他不由地想到了老板此前说的话,想着,如果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难不成还真像是老板猜的那样?

……不应当,不应当。

他不能乱猜测,既诽谤了严总严永妄的人品,还猜疑了倦倦姐和她男友严总的感情。

于是说完后,他又自己否决:“应该是有什么事吧,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徐柏龄:“嗯,我觉得应该也是这样。”她情绪调节很快,当时和朝倦见面,也确实看到了她脸上的为难,是一种不能将真相说出的为难之感。

那副神情,在她冰冷美人脸上,显得格外的令人心碎。

美人的蹙眉,美人的为难,美人的犹豫。

在徐柏龄眼中,就化为了忧郁,她真舍不得她露出那样的表情。

都不敢多说什么,当时要了个拥抱,掉了眼泪后,只是多聊了会天,吃了东西,交流了感情,就罢休。

“不过哦,说起来,严永妄从来没说自己有谈恋爱吧?”

“……”徐柏龄皱眉,她说道:“没听过。”

陈浩瀚:“如果未来倦倦姐和他在一起,要结婚的那种程度,估计全国媒体都要炸了。”

顽皮地眨了眨眼:“毕竟这可算是国民男神,国民老公和世纪大美人的强强联姻!”

徐柏龄:“……”酸成柠檬。

她实在忍不住,用美食来慰藉自己受伤的心灵,喃喃说道:“我也想要美女!”

“老天爷啊,可以赐我一个美女,信女愿茹素三年!”说着,恶狠狠地吃了一口牛肉,嚼吧嚼吧,咽入腹中。

陈浩瀚:“……”

他想,龄龄子,就你这态度,老天爷肯定也觉得不够真诚,怎么可能赐你一个美女子!

==

关于“陈烨”。

即便是三月为期过去,他依旧没什么动静,而严永妄的态度很平淡,因为他实在不觉得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实话说,”长发搭在肩膀上,漂亮女鹅歪着头看了朝灵犀一眼,“首都是我的地盘。”

就很狂拽酷炫吊炸天的语气。

“如果是在国外,我兴许还要担心一点,”眼睫垂下,她惬意地伸了个懒腰,道:“但是在这个国家,在首都,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朝灵犀眼睛亮亮,觉得女鹅太酷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气势好飒!

纳税大户、全国知名企业人不是白说的,甚至一直有传闻说他才是当之无愧的全国首富——普通人没那么多渠道知道全国拥有资产最多的是哪一位,有钱人大多不太乐意把这摆在明面上让人点评。

只有圈内人会说,严永妄是全国首富。

他平日身边不会有什么保镖在,可安全程度也非常之高。

但凡想要,保镖等等都是挑最好最负责的来到身边,负责安保。

这种关注度意味着,严永妄的秘密需要好好隐藏,才可能藏得住。

而他的父母,严蚩、施献缘,从十多年前就一直在教导他该如何隐藏,时至今日,就算关注度再高,他也能较为从容地将秘密掩盖。

今年有差错发生,但是这点差错,因着外人的逻辑自洽,看来像是他平添了几分暧昧婉转的都市爱情故事。

而秘密,他没有泄露半分半毫。

“没什么能伤害到我的。”

她冲他笑了一下,桃花眼,上扬的嘴唇,笑起来和小精灵,小天使一样可爱纯洁。

朝灵犀捧着心口,都要昏倒了:“我的女鹅好可爱!”

立刻收了表情,嫌弃地盯他一眼:“有猫饼。”

朝灵犀:就算女鹅说我有毛病,我还是要用嘶吼的声音大声向这个世界宣告一声!

“我的女鹅!天下!第一可爱!”

严永妄:“……”

他泄了胸膛里的那股子气,起来,用脚踢了一下朝灵犀的脚踝:“不是说在炖排骨吗?”

“哦哦哦,我马上起来!”

朝灵犀被朝倦迷得五迷三道,整个人都晕陶陶,他想,他也太成功了,怎么会有这样好看、漂亮的女儿呢?

嘤嘤,他是天下最幸福的老父亲!

……

从朝倦身份再度出现,再,到九月底,都没有发生什么事。

严永妄正常上下班,和沉河交流,和朝灵犀交流,出差、和商业伙伴交流开会。

一切往常。

朝倦身份亦是如此,在他闲暇,要刷时长的时候出现。

因为有了沉河之前说的那番话,后来有一次,严永妄特意用朝倦的身份在公开场合见了沉河一面。

他想用朝倦的身份告诉沉河,他收到了礼物,也谢谢他的关心。

上回的事是突发状况,他不必觉得抱歉,因为她的态度也太过僵硬,恐怕吓坏了他。

然而——

他们面对面,才打招呼两句话。

平日里精通社交技能的沉河卡壳,结巴好久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她有着一张只能用“美”来形容的脸蛋,眼神清澈,睫毛浓密,不比在电影院里,通过化妆、戏服乔装出的美人儿差。

比起上回在严家别墅见面,她看起来要平和多了。

沉河想,可能是因为她脸上没有泪痕,看起来也并不狼狈。

“沉河?”

朝倦开口,音色是霜雪般的凉,清透晶莹,如果具象化,就是一股从雪山流下的山泉。

“……哦哦,朝小姐。”沉河回神,他苦笑了两秒钟,很正式地冲她道了歉,说自己上回贸然到严家,应该吓坏了她。

然后,他听到朝倦说:“没关系。”

顿了一顿,“他说,你很愧疚。”

“没必要愧疚……”这只是突发情况而已。

严永妄想这么说来着。

可他还没说完,就看到沉河神色飘忽,一脸复杂,等他说完“谢谢你的礼物”后,沉河咬着牙,勉强地和他说完几句话,说自己有事先离开一下。

紧接着,他的主用机收到了来自沉河的消息。

“老板,你怎么和朝倦小姐说的,我让你帮我和她道歉的事!”

送礼道歉。”他其实压根没有干这事,毕竟朝倦就是自己,没必要给自己送礼。

“……”沉河一串省略号,让严永妄精神绷起来,他知道了,沉河又要不高兴了。

过了半刻,他收到了沉河的一串文字:

“你知道吗?我看到朝倦小姐,总觉得你们没有好好谈过的样子。”

严永妄:???

他同样发过去一串问号。

沉河:[跪下.jpg]

连最爱的猫猫表情包都不发了。

沉河:“球球了,您要是不懂得怎么谈恋爱,多看点书,别祸害好姑娘,行不行啊?”

严永妄:……

严永妄:茫然.jpg

沉河发来的最后一句话,都带点微妙的愤怒:“你知不知道,她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一看就是很不情愿的样子?”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热门: 至上宠溺[重生] 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 他病弱却是攻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在逃生游戏里种田 桃花村里桃花事:山野男医 重生后庶子对我大逆不道 必须在反派破产前花光他的钱[穿书] 寒剑栖桃花 我捡的狗子是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