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严永妄选择接受凌妲的邀请, 是为了让朝倦这个身份合理地出现——在消失三个月以后。

他认识的朋友不多,以朝倦身份拥有的通讯录里,大多是演戏时候交到的朋友。

而在这之中, 因为认识了成品蓝,成品蓝此前又经过他的同意, 将微信名片转发给了首都圈子的几位朋友。

都是女的——严永妄嫌和男的搭话累。

以“朝倦”身份加到的一二位富家子弟,都挺烦人, 不是拐弯抹角想和朝倦约会, 就是想问他能不能给个机会。

他没那么多功夫应付,后来就再也不加了。

而女士都要婉转温柔多了, 很少会以让人生厌的态度来聊天交谈。

……

凌妲是个很漂亮的富家小姐,长发大眼,笑起来热情明媚。

她邀请朝倦来酒宴时,从没想过居然真的能够邀请成功,毕竟朝倦很少和这个圈子里的人交往, 此前甚至少有名媛知道首都有个“朝家”,直到后来百科更新,大家才意识到,百科里的那些公司全是归属于朝倦名下的。

要知道,她们的家族产业还或多或少和那几家公司合作过呢!却从来不知道,原来女老板就是朝倦本人。

在朝倦答应后, 凌妲无比兴奋地在朋友圈里发了消息。

一众朋友们都看到了, 想认识朝倦的就向她来讨要邀请函, 说也想加入。

凌妲的这个酒宴就从原本定好的人数多了那么几号。

她在酒宴当天,和自己的小姐妹讨论着今天来的几号人物。

“成品赫要来,林深也要来……哦,还有一两位也是冲着朝倦来的。”

小姐妹:“她好久没出现了, 就连狗仔也蹲不到人,怪不得大家都想见见她。”

小姐妹:“对了,你之前有没有看到关于朝倦的那个照片。”

凌妲愣了一下,才低声说:“王洛那事出来后的照片?”

小姐妹点了点头。

凌妲:“看到了,我听X少说那个别墅好像是严永妄的家……不过也不太了解是不是真的,毕竟和严永妄不算熟悉,也和朝倦不太熟悉。”

她若有所思:“如果他们俩真的在一起,还挺好的。”

小姐妹:“为什么这么说?”

凌妲笑道:“都是别人眼中很难摘到的仙葩,凑在一起,也省得别人眼热。”她们都知道严永妄有多受欢迎,就连凌妲的几个女性朋友都曾经真诚道,要是能睡到严永妄,这辈子也不亏。

而她们认识的富家少爷们,在《无情道》电影上映后,更是对朝倦痴恋不已。

想要美人一笑的男的数不胜数。

凌妲耸肩:“不管了,我看看啊,朝倦还没到呢。”

“那群男的神魂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她戏谑地看向那几号在得知朝倦要来这酒宴后,巴巴着也要来的人。

……

严永妄不太精于打扮自己,好在他有钱,每个季节的衣服都会买了一堆……然后根据官网的搭配直接穿就是了。

听起来很奢侈,也确实很奢侈。

没化妆,长发扎起。一张脸素着,因为天生皮肤好,看起来就像是刚剥了壳的鸡蛋,眼睫毛也浓,长长卷卷,垂眸抬眼时分外好看。

一到场地,就看到了熟人。

成品赫朝着他走了过来,很快,后头还跟了个花枝招展猫儿眼小孔雀。

严永妄抬了抬眉,眼里淬了点笑意,然而还没和成品赫几声招呼打过,就被他的低语弄懵了。

“朝倦,我看到那张照片了……你和他是怎么回事?他不让你和朋友联络吗?”

“……”

“没什么,我和他的关系……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这句话毫无可信度。

因为成品赫等了一时半刻,也没能等到朝倦的解释,她只能干巴巴地甩出这句话,然后沉默。

林深猫儿眼闪闪,他踱步走过来,甜蜜蜜地喊:“姐姐!”

成品赫脸一拉,阴沉沉,颇有点被打扰到谈话的不悦。

林深才不在乎呢,他笑眯眯地歪脑袋,声音又脆又清:“好久没有见面,好想你!”

严永妄松了口气,他对着林深笑了:“是吗?”

林深点头:“对吖,特别想你。”

他只要装乖,就真的看起来特别乖。嘴巴也甜兮兮的,看了下成品赫:“姐姐你和这位大哥还有话要聊吗?”

成品赫忍了一会,扶着额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插话,实在是林深一上来就夺走了朝倦的注意。

他觉得自己这个年龄再和小孩胡闹,实在有点失分寸。

但心里还是有点恼怒,因为自己和朝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深截走了话头。

大概朝倦也是不想和他在上个话题谈下去,所以顺势而为,弯眼笑着与林深说话。

林深嘴巴嘚嘚:“姐姐今天好漂亮!”

朝倦:“谢谢你的夸奖,你今天也很好看。”

两人来回夸奖了对方几轮,成品赫看了半晌,觉得挺没辙,只能对朝倦说:“……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一定要和我说。”

“……”朝倦很认真地对上他的眼,说:“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不太敢相信,”成品赫也轻声细语,他们的对话好像在另一个次元,林深听得茫然极了,偏偏又不好打断,“我上回撞见他时,你那时候应该也是见到他才先走的吧?走得还很匆忙。”

“甚至连包都落下了。”

严永妄不能反驳,因为这完全就是上回他自己作出来的事。

如今,成品赫产生怀疑,太正常了。

当然,和亲眼见到“在严家别墅落泪的朝倦”的沈秘不一样,他的猜测只有四五分的证据做证明,再多的,恐怕就是从他和她的对话中揣测琢磨。

他的逻辑推理链不一定比沉河所想的要稳定,但是,目前的情况来看,要是放任成品赫瞎猜下去,以为严永妄限制了朝倦的生活的人又要多了一号。

于是,严永妄告诉他:“……你姑且当做是我和他闹别扭了,可以吗?”

“有些事情,”从成品赫听来,朝倦的声音很冷淡,越说越克制情绪,甚至很少笑意漏出,她说,“是我和他两个人的事。”

言下之意,即便是作为朋友,你也管得太多了。

成品赫感受到她的推拒,但他没有觉得冒犯,只是叹气说:“就当做我做朋友的担心你,也不行吗?”

严永妄看他,他的真诚他能够感受到,也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如果能帮上忙,他是非常愿意的。

他心里头又翻滚出奇妙的感觉,无奈、茫然,甚至还有点狼狈。

心说,他能怎么说呢?严永妄和朝倦就是一个人。

在他人眼中,这两人的关系兴许带了暧昧色彩,甚至,在特定几位眼中,暧昧中带有强制。

而他一句话也不能多说。

解释,在他人看来毫无信服度;沉默,某种意义上又代表着默认。

总之,就是很难,不管说与不说,都很难澄清一切。

难得他都有点头秃了。

“谢谢你。”最后,朝倦这样说。

成品赫看到林深圆圆猫眼里,大大的茫然,想问什么,可是他没有给小朋友解答的意思,转身就走了。

“姐姐?”

林深试探着问:“你们在说什么呢?”

严永妄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林深也没有强人所难,耸了下肩头,说那好吧。

他们俩聊了会天,还没聊到消失的这三个月去哪了。

林深听到严永妄的手机响起,他瞥了一眼,然后看到面前的漂亮姐姐从容地掏手机,要看消息。

林深看着他的手机呆了两秒。

手机每年都有更新换代,某个全球知名的手机牌子更是每一年都有新品旗舰机。林深和一众同圈子的朋友都是新品旗舰机上市后必定会换手机的,而眼前朝倦的手机,却还是去年的款式。

旗舰机,没什么特殊的。

就是普普通通的颜色,甚至没有手机壳,他匆匆瞥了一眼,屏保都是手机原本自带的。

也不算太贵,这个牌子的手机算是高端手机价格,对于他们来说,一部也就是一二天零花钱的价格。

……就是因为这样,林深才发愣。

因为他想起来,严永妄好像就是很喜欢这样配色的手机。

而且去年,他追在他身边,看到的手机,就长这个款式。

和朝倦姐姐手里头拿的一模一样。

林深:“……&*%……”

他怎么能在这时候吃到狗粮?!

“怎么了?”严永妄看了下备用机的消息,就是徐柏龄发了一条消息问候她最近有没有空出来玩的,他回了一下,说看看时间安排,大概三五天内找个空和她出去。

林深酸得像吃了柠檬,嘀嘀咕咕:“姐姐,你这手机啊……”

严永妄一瞬间以为手机暴露了什么,可是转念一想,不太可能。

他凝神等待林深的话,下一刻,听到林深小少爷喃喃说:“看起来和那个,那个……”

“严永妄的一模一样哦。”

严永妄不动如山:“怎么,手机款式不是都是这样吗?”

林深:“就是觉得,你和他感情一定很好。”

严永妄眉头微微一挑,他心说,林深从哪里得到了“朝倦和严永妄关系暧昧”的消息?

他不动声色地打探:“是吗?”

林深小嘴巴话很多,很快就被他套出话来:“我是听成哥说的,就是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位大哥的弟弟。”

严永妄略有察觉他对成品赫的态度,与对成品蓝的迥然不同,他没想太多,只觉得大概是成品赫看起来不近人情,又长得冷冰冰,觉得林深应该是不太喜欢他这种外貌和性格。

所以说起“成品赫”,代词总是“那位大哥”,又生疏又有点冷漠。

“他怎么说的?”

“就是说你和严永妄……谈过恋爱呗。”

扭扭捏捏了一会,林深小声说:“姐姐,你现在是单身还是和他在一起啊?”

严永妄思考了一会,他决定按照在沉河面前扮演的那样,说明两人确实是在一起。免得后头万一沉河和林深见了面,聊了聊,对上细节,觉得两边的话不一样,又吓唬得沉河魂飞魄散,觉得朝倦是不是很讨厌严永妄。

“在谈。”

是很成熟的大姐姐口吻。

林深脸又皱在一起:“羡慕,他怎么能拥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严永妄:“……”我听到你在暗地里碎碎念嫉妒我了。

林深:“姐姐,他对你好吗?”

严永妄:“……好。”

林深:“……”觉得自己没机会了,小少爷猫眼儿闪闪,有点忧郁地说,“那好吧。”

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过了好一会,林深才幽幽道:“介意我问一下,他是怎么追到你的吗?”

林深理所应当地觉得这段感情里,是严永妄追的人。那是当然了,朝倦这么漂亮,肯定是被追求的那一位。

他问得很直白,倒是搞得严永妄愣了一下。

斟酌一会,只是笑。

——他完全没想到该如何虚假创造一个恋情始末的故事,因为他根本没有谈过恋爱。

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就好。

林深就看着朝倦冲他弯眼,脸上的表情还是挺冷淡,可是浅淡的笑意地从她眼中透了出来,是带了温柔意味的。

他脸红了,又唉声叹气想,朝倦姐姐一笑他就很没办法。

她一笑,空气里就像被蜜糖充满,甜得他心尖直颤。

……不过,他知道,朝倦肯定没有意识到,此前他有追过她。

林深沮丧地想,不知道也挺好,不然的话,要是像成品赫那样被她拒绝,他肯定要难受得哭一宿才能缓过来——就像是上回被严永妄拒绝一样,他眼泪哗哗,都快难过死了。

严永妄看着小少爷脸上表情变化多端,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最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之后才甜蜜蜜地,笑嘻嘻地说:“算了,不说了,姐姐,我刚才吃到一个超奶思的蛋糕,要不要来试试?”

年轻人的酒宴,是酒精、红肉、甜品等等堆砌而成,喜欢吃甜食的林家小少爷对蛋糕爱得深沉,仿佛小朋友一样,一定要让自己的好朋友尝到最好吃的东西。

林深对于严永妄和朝倦的恋情,知道的只有以下:他们还在一起。

他心里头的滋味很难言语,也充分明白自己可能没有办法夺得朝倦的瞩目。珠玉在前,他不过只是个林家小少爷而已,完完全全比不上严永妄的存在。

他当然也很喜欢朝倦,甚至在深夜辗转反侧,想着要是她和严永妄已经分手,他一定要全力以赴地追求她。

她是他年少时的旧梦,初次看到她的照片,他就被她的长相戳中,心生欢喜。而后再见面,又为她的性格而着迷,她有着他曾真心喜爱过的小说人物的特性,容颜、性格……是活生生的,他的初恋女神。

年少的旧梦啊,维持至今,依旧蒙眬且温存,琉璃蒙纱般,只要看到她,就感到心头一阵阵的喜爱涌动。

分不清是对偶像的爱多一些,还是想要追求的爱慕多一些——

总之,总之,林深真的很喜欢她。

严永妄却不能感受到这种情潮的涌动,他只是觉得,林深很活泼,在“朝倦”面前,比在“严永妄”面前要乖巧一百倍,也讨人喜欢多了。

……

凌妲:“朝倦,喏,那位少爷也想认识你呢。”

她看到这个冷艳大美人很淡定地点了一下头,没有任何决定社交的意思。

那位凌妲口中想要认识朝倦的富家少爷,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来。

“不去聊聊吗?”凌妲开玩笑,“他长得也很帅哦。”

严永妄:“没必要。”

三个字,冷淡且酷,如水般。她穿得不算奢华,只是当季的裙子一条,露出雪白纤细的脚踝,肌肤嫩得像是豆腐般。在酒宴的场合下,头顶的大盏碎钻灯下亮亮投下,衬得她整个人就像是从冰雪之国走出来的人。

凑近看,凌妲艳羡地想,她皮肤真好,不知道怎么保养的。

于是自然而然地问出口。

严永妄:呆。

他对这方面真的很不了解,冬天时候如果感到皮肤干燥,就只会随便抓一瓶洗漱台上的厚重面霜,抹一下完事。

春夏就是正常洁面,随手抓一瓶乳液。

就连护肤品都是沉河帮忙买的。

凌妲:“你的皮肤真的好好哦,是不是最近做了什么医美项目啊……”

严永妄慌张地捏手指,他手背在身后,咳嗽了一声才道:“我不做……医美的。”

“那是用什么护肤品啊?”

凌妲又追问。

严永妄只好念了一两个牌子,凌妲茫然地重复了一下,“诶,这不是做男士护肤的牌子吗?”虽然说也是顶尖的牌子,可少有女士会特意挑这个来用,大多是给自家老公、男友买的。

严永妄:“……”他词穷了。

饶了他吧,他只能记起来每天从洗漱台上抓到的护肤品牌子,又怎么能知道这是专门做男士护肤的呢?

就算在家里是以“朝倦”身份活动,他也从来没管过男体女体的肤质一不一样,总之,有什么涂什么。

沉河买啥他用啥,从来都不挑的。

倒是出差时候去严氏旗下的酒店住,洗漱台上的护肤品分了男款女款,他是挑了男款来用。

一发呆,凌妲就察觉出来了,她犹疑着问:“你是不是和你男友一块用啊?”

严永妄:“……咳咳。”

漂亮大美人素着一张脸,难得露出了几分尴尬的表情,凌妲就听到她用悦耳的声音,低沉说:“不好意思,我对这些不是很了解。”

凌妲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她也有点惊讶,圈子里的女士们即便不做医美项目,护肤等等也是非常精通。

像是朝倦这样,清新脱俗的,真的没有几位。

“你和……你男友,用同一款护肤品啊?”

凌妲真的太好奇了,她发自内心地觉得朝倦身上有好多可以探寻的点儿,不管是她的家世,还是在圈内隐隐有谣传的,她此前住在严家别墅的事。

如今,连不擅长护肤,都成了她好奇的地方。

大美人睫毛颤抖,眼皮薄薄,有点难堪地轻声嗯了一下。

“……”

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真的太漂亮了。

凌妲被她这幅样子弄得心旌摇曳,她轻轻呼吸一口气,心说,难怪好多人喜欢她,谁能不喜欢大美人呢?

“好吧,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

她和颜悦色,又拐弯抹角问着她的男友。

“我听别人说,你和严总是在谈恋爱啊?”其实凌妲听到的消息,只有朝倦疑似出现在严家别墅这一条,这个是她猜测的。当然,私底下也有好多人像她这样猜。

问人嘛,得有技巧,她装作自己是从别处听来的消息,正主就不能指责她是不是自己瞎猜瞎说的。

大美人:“……”

很艰难的,“嗯。”

一个谎言说出口,需要有更多的谎言来佐证。

严永妄想,他是怎么陷入到这种境地的呢?

一切都是不小心,一切都是巧合。

从“朝倦”意外被沉河发现,再到狗仔爆出在别墅区拍到的照片。

环环相扣,一点一点地“证明”了严永妄与朝倦的密切相关。

即便后来,狗仔拍到的照片被严氏动了权压下去,可该传的消息,在上流圈子里,还是会传。

普通人没有门道,就不晓得那个别墅是严家。而上流圈子里,只要打听一下,就知道朝倦出现的地点是严家别墅。

前后一照应,再有沉河的猜想在前,严永妄不得不憋屈地把“他和自己在一起”的事说为真实。

当然,他也有心理准备,未来肯定是要让这两个身份分割开来的——不能总是提起朝倦,就想到她的男友严永妄;不能提起严永妄,就让人想到了他的女友朝倦。

凌妲心满意足地从大美人这里得到了消息,回头就和自己的朋友说起来了。

“是啊,他们应该是在一起。”

“很搭啊,我觉得,他们俩看起来都长得好看,还都有钱。就是典型的男神搭女神,高冷配冷艳。”

“……就是,我以前一直觉得,严永妄那种男的会喜欢性格软萌的对象,没想到,居然会喜欢和他同一款的冷美人。”

“也是有点奇怪噢。”

……

不了解内情的人,即便是看到了严氏压下去的那张照片消息,也只觉得朝倦或许是和严永妄有暧昧关系。仅此而已,也正如当时严永妄推测的那样。

就算之前朝倦三个月没出现又怎样,旅游这种事,对于又有钱又很闲的富人来说,太过寻常了。

就算在那段消失的时间里,她出现在了严家别墅,也没有联络朋友的意思……不知情的人因为没有这个机会和她亲密联络,更不会觉得有什么。

可稍微知道的多了一些的人,如沉河,如成品赫,却总疑心他们的关系并非常人所想的那样温情、甜美。

徐柏龄也是这么觉得,她在时隔多月后,终于见到了朝倦。

依旧是那样漂亮的脸蛋,雪白肌肤,桃花眸,淡粉唇,她垂着眼帘,安静地坐在桌前,用长指拨着桌面上摆放的鲜切花。

徐柏龄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和几个月前有点不一样了。

“倦倦。”

她这样喊她,然后她闻声抬起脸来,棕灰眼珠与她的对视。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热门: [综英美]魔法学徒 江湖全都是高手 人民的名义 逍遥大亨 荣获男主[快穿] 我只想好好读书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 东莞猎情:混在浪都的日子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 太受欢迎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