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九月, 意味着三月为期到来。

九月三号,工作日。

朝灵犀特意出门一趟,在严永妄公司楼下等着, 等到人以后,就约了一顿中饭。

在等的时候, 还撞见了沉河。

沉河看他的目光非常复杂,有点心虚的样子, 看了一刻忍不住地扭头, 搭话时候也气势很低。总之,很没有从前那种精于社交的感觉, 相反,还有点笨拙,感觉在他面前,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朝先生……您是来公司等老板吗?”

朝灵犀微笑:“是,来找他。”

他的表情很淡定, 虽然冰冰冷的,但看不出有什么愤怒的情绪。沉河先松了口气,觉得应该不是朝灵犀发现了什么。

但他还是试探地问了一句:“您最近怎么样?”

朝灵犀:“还行……”

“就是很久没见到朝倦,有点想念。”这句话是下意识吐出的,说完,朝灵犀也有点尴尬, 轻声咳嗽一下, 然后又恢复原来的冷淡表情。

沉河:“……”

他呆了一下, 心虚的感觉越发强烈,觉得自己好像在帮老板做坏事。

可是,他肯定不能对朝灵犀说自己在严家看到了什么。

他只是觉得,老板真的手段过人, 能哄骗得无数人以为朝倦是出门旅游,而就连朝倦的亲戚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朝灵犀的这种反应,更证实了老板和朝倦之间的关系,恐怕真的是他想的那样。

沉河失魂落魄,带点忧郁地走了。肩膀塌下,特别丧。

朝灵犀看着他背影,百思不得其解,觉得今天看到的沉河有点怪。

——像是经受了什么严重打击般。

等到严永妄下班,坐电梯下楼,父子俩见面。

朝灵犀提起了刚才看到沉河的事,疑惑道:“他看起来怪怪的。”

严永妄眼睫一抖,他克制情绪,对朝灵犀说:“不用管他。”

还是又嘱咐了一句:“不管沉河在你面前问起朝倦,问什么,能不回答就不回答。”少说少错,他不希望因为朝灵犀说的一些话,让沉河联想更多。

朝灵犀:“嗯嗯,知道了。”

中饭吃过,两人聊了会儿天。

“陈烨,这人没来找你吗?”

“没有,”严永妄也不大放在心上,他很平静,因为生活中还有其他的事情要他去做,“你很焦虑?”

朝灵犀说:“倒也不是,只是觉得它们聪明多了,没以前那么紧张。”

严永妄看向他,抬了抬眉,好奇反问:“为什么这么说?”

朝灵犀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然后才道:“因为之前的乔伊,接近你的时候——手段非常粗暴。”

“嗯。”严永妄想了一想,确实是这样。

朝灵犀苍白冷淡的脸上出现几分嘲讽之意,轻声慢语:“现在它们懂得要伪装了。”

“此前的乔伊,如果能够……”朝灵犀显然是经过一番思考,从严永妄在国外遇见乔伊至今,也有好几个月,他看样子做过调查,兴许是用了自己的能力,也或许是花费了现实中的财力,“能够顺利爬上你的床,那就最好不过。”

“不能的话,挑拨你我关系,也是很好的。”

不过,朝灵犀阴冷想,它们定然没有想到,他的孩子会这样信赖他。

血脉亲情,岂如那些东西想得简单?

他骄傲地想,他鹅子就是这样信赖他!甚至一有疑惑就来问他!都不会藏在心里头的!

严永妄问他:“说起来,你说它们是坏人坏东西——”

他极好奇:“怎么个坏法?”

朝灵犀忿忿:“把你从我身边抢走,还不够坏吗?”

“害得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要不是严蚩他们来,你就要变成小可怜蛋了。”

朝灵犀越说越生气,语气里流露出的厌恶、深恨更加浓郁。严永妄连忙哄他:“好了,我知道了,你别生气。”

后面都不好再问下去,因为朝灵犀的情绪有点崩溃,怒得整个人都变得阴恻恻的。

严永妄:“行了,我一会回公司,你呢,好好回家休息一下。”

朝灵犀怏怏:“噢。”

过了两秒钟,又提高音量:“倦倦什么时候能去我家吃饭呢?”

严永妄被他逗笑了:“好了,过两天。”

朝灵犀于是就开心起来,他快乐地驱车回到住所,又从视频网站学到了几道好吃的菜——决定一展手艺,让倦倦子尝尝看,他最近的厨艺精进了多少。

==

空乘行业,是个在外界看来,裹挟了暧昧色彩的行当。

不过,也只有行内人知道,其实没那么多什么不干不净的事,顶多就是漂亮点的女空乘在为乘客服务时,会被男的要联系方式……帅点的男空乘会被女士要联系方式(备注,当然也会被男士要)。

国航航班,负责头等舱的空乘要求很高,至少得会外语、外貌佳,社交技能也不差。

理所应当,头等舱的空乘的工资待遇也要比普通舱的空乘多一些。

甚至,对于一些空乘来说,能到头等舱工作,相当于是走进豪门的踏板之一(此处不特指男女空乘)。不管是女空乘还是男空乘,都有这个机会巴上富人或者富婆。

九月,陈烨的同事请了事假,让陈烨帮忙顶班。

陈烨同意了,这次航班是从安城飞往首都,这个班次结束后,可以选择乘坐返航班回到安城休息,也可以在首都待两天,给自己放个假。

同事说:“烨子,你家在首都不是也有房吗?怎么好些天没见你回去了?”陈烨的常居所在安城,他的同事们也大多是安城本地居住。

空乘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一天得有很多个小时在空中飞,公司给这些员工安排航班工作时,一般都是从安城飞某地,而后再返航一趟,从某地到安城。返航一趟结束就意味着下班回家,可以休息了。

陈烨笑了一下,说道:“行程满,而且我在首都的房子距离机场远,懒得去。”

同事挺羡慕他的家境:“真好,安城有房,首都还有房。”这条件就已经秒杀不少同事了,也难怪陈烨从来不想着靠自己的长相巴个富婆什么的。

陈烨但笑不语。

同事:“谢了哈,我今天实在有事。”

陈烨点了点头,又听同事问:“这回你是打算直接留首都还是回安城?”

“……首都吧。”

他这么回答,同事点头,“挺好,刚好你可以休息两天,首都还有房,都不用付酒店房费。”

陈烨没有多说,只是颔首。

他今天的航班结束,下飞机,换常服,乘坐出租,去往首都的住所。

半路上,听到了司机车内广播讨论着最近的八卦——关于“王洛”和“文肃夜”。

司机爱侃天侃地,一路上嘴不停,叭叭的,“小伙,你有没有看最近那个王洛做小三的消息啊?!”

陈烨应和几声,然后就听司机言语里羡慕着文肃夜,评价着这等有钱人能够包养到王洛这种颜值的影后:“要我有钱,我肯定也要包这种女的。就是我肯定不会像文肃夜那样傻,小三就是小三,还排不上当我老婆,要我说,文肃夜傻啊,非得和他老婆离婚……”

典型的中年男人思想,普通且自信,想着“红旗不倒,彩旗飘飘”,陈烨听着,没有多做应声。

司机难得遇上个听他肆意点评还不发牢骚的乘客,一时兴致也大起:“要我说,王洛这种脸的算不得什么,文肃夜怎么不包个更漂亮的——”

“啧啧,那个,前阵子我看的,华、华容……”司机琢磨一会,才想起名字来,“王洛哪里比得上朝倦?”

“朝倦这种女的才是绝色,摆在家里当花瓶都好看……”

青年眼中掠过几分异色,他依旧没说什么,只在下车时,手留在车门上短暂几秒。

他看着离去的车屁股,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眉头轻微地动了动。

第二天,早间新闻,说是首都四环发生了一起车祸……陈烨换台,当然,他没有错过新闻播报中,熟悉的车身和车牌号。

他面无表情地换台,嘴角勾了一下。

……

严永妄此前为了诱引出有可能对“朝倦”,对他不利的人物,足足三个月未让朝倦出现。

三月为期,也到了该放人出来的时候。

他没在这三个月里见到陈烨,不过严永妄本人对此很淡定,顶天了就是此次诱引计划失败,无法证实朝灵犀所说的“除了他和他外,还有人知道严永妄的秘密”。

无法证实就无法证实,因为生活还要继续下去。

严永妄的生活远比常人想的要繁忙,他很少空闲,就算有空闲,也只会把这空闲时间安排给“朝倦”身份。

九月五号。

网络上终于不再总讨论着关于王洛和文肃夜的事,新的热点出现前,网友们又开始进行新一波的吃瓜活动。

短短十天左右,王洛的名声被踩进泥地,无数人鄙夷她做小三,做情妇,文家的股价也一片绿,不少股民哀声哉道。

林家在这件事中,获益良多——原本文家的几个项目,硬是被林家给拿到了。

林深在家还能听到他爹妈说:“这养情妇要是挑个有名的,也是挺危险,一被爆料,名声直跌。”

“就是搞不懂文肃夜怎么想,居然还真要和他老婆离婚……”他爹不解,“脑子有问题吧,这两家联姻的事,轻轻松松离婚就能解决?”估摸着离婚后,原配的娘家又要对文家下手。

他们这些旁观者,就是吃瓜看热闹,顺便捡捡漏。

林深托着腮帮子听他妈说:“我听X夫人说,那王洛好像怀孕了……”

他爹:“哦豁!”

吃瓜人,吃瓜人,吃的瓜又香又甜。

他爹回头看到宝贝儿子坐在沙发上,郁闷样,怜爱心顿起:“儿,怎么了,看起来不高兴?”

林深哼了一声,“没什么不高兴的。”

林付玉:“怎么了,和爸说说。”

林深忍了一会,没忍住,委屈说:“我感觉我的心受到了伤害。”

柯晓听着儿子这奶音,心都要化了:“说说嘛,和爸妈说说,能解决的爸妈帮你。”

林家小少爷,有着最漂亮天真的长相,张牙舞爪小奶猫的模样,不知道多讨人喜欢,他一瘪嘴,一眯眼,泪花儿在眼里打转,就楚楚可怜:“呜呜,我发现我喜欢的人……可能这辈子都追不到了。”

“谁啊?”

林付玉和柯晓面面相觑,试探询问:“之前不是说,不追永妄了吗?”这口吻,听着就像是在说追不到的严家总裁。

可他们的消息难道滞后了吗?

此前儿子不是说不追了吗?

林深一听到“严永妄”的姓名,胸膛起伏,好生委屈啊,“呜呜呜呜,别和我提他!”

林付玉:“儿……”

林深在父母面前,流着小眼泪,吸着鼻子,道:“他,呜呜呜,我听说,他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过……”至于分手没,他也没能问出个究竟来。

要是分手了就好,他还有点可能。

可要是没分手……

林深对比了一下自己的体型外表,再对比了一下严永妄的。

心生悲凉:怎么会有严永妄那么完美的男人!

长得好看,还高,身材还好……他妈的,还特别有钱!

而他,年龄小不说,长得也就只是好看而已,个子还不到一米八,对外宣称一米七八,可这还是垫了鞋垫的身高!有钱是有钱,可都是爸妈给的。他想成长到能够负担起林家的产业,估计还得再熬个十年八年。

天平一放,两边条件对比。

他轻飘飘,仿佛棉花,而严永妄,那就是个秤砣!

哪个女的看到严永妄会不喜欢啊?!

代入了一下女人,林深想,他估计对严永妄也是喜欢得很。

如果和他在一起后,可能再看不入眼其他的男人吧。

想到这里,就觉得更伤心了。

林付玉:“等等,你喜欢的人,和永妄在一起过?”

“谁啊?!”

父母都好奇死了:“我咋没听过他和谁在一起过呢?”

林深摇了摇头,他不想告诉爸妈,只呢喃道:“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都追不到她了。”

“……”父母也沉默。

过了一会,宽慰他:“说不准就追上了呢?”

林深含泪:“那么好的姐姐,一定不会看上我这种小孩的!”

父母悚然:原来儿子喜欢的是女生?

等等,从前,儿子不是喜欢男的嘛?

他们也惊了,从儿子噫呜呜噫的哭诉中才知道,原来儿子在被严永妄拒绝后,就喜欢上了一个很漂亮的大姐姐。

姐姐她温柔美丽,还很懂他。

短暂的几次见面,他努力乔装,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大人模样,但姐姐好像一眼看穿他的小孩性子。

猜到他喜欢吃甜的,便让他去买奶茶喝。

和他说话时候,音色如冰霜,可总是眼里含笑,于是,那再冰冷不过的声音也变得柔曼温和。

从他的描述中,那个大姐姐又美又温柔,是世界上最好的漂亮姐姐。

林深最后说:“我特别特别喜欢她……”

“就像是我梦里走出来的人一样,”他红着鼻尖,小声哼哼,“一想到她可能和严永妄在一起过,心里就好难受。”

“也不是说觉得他们不配——”

林家小少爷天真聪慧,他很诚实,在父母面前从不掩饰自己的心思,他说:“就是因为太相配了,所以觉得好伤心啊。”

“我也想成为很厉害的大人,追到这么好的姐姐。”

林付玉怜爱地看着儿子,觉得自家儿子真的很可爱,虽然脾气骄纵了些,可到底还是小孩脾气,嘴里说着讨厌“严永妄”,可内心的真实想法,真的很让人动容。

“会的,”他笑了起来,“儿,咱们还小,未来也会成为很棒的大人。”

林深点了下头,握拳:“我要赚多多的钱!”

“……如果严永妄对姐姐不好……”

林深冷下脸,强硬道:“我要把姐姐抢过来!”

父母忍笑,“好、好,儿子最棒!你当然可以!”

==

林深一知道严永妄可能和朝倦在一起过(目前不晓得分手没)后,就一直打探着他们俩的事儿。

之前朝倦一直没出现,九月四号,他们这些在她通讯录里的朋友们才收到了她说旅游回来的消息。

直到九月七号,才算是在公开场合见到了朝倦一面。

说来巧合,他们能遇到,还是在一场酒宴上,这场酒宴是圈内一个富家小姐组的局,邀请了不少人。那富家小姐人缘很好,前后邀请了十多二十号,大多是首都的贵公子、富小姐。

成品蓝也被邀请到,他们成家在安城发家,后来到了首都,这么几年,也算半融入了首都的圈子。

来以前,他还收到那富家小姐特意发的朋友圈,一封邀请函上,非常光明正大地写着“朝倦收”。

朋友圈配图此邀请函,文字发:“九牛二虎之力,邀请到朝倦啦!”

于是他立刻把这个消息发给成品赫,同时不忘记好友林深,也转发给他看。

成品蓝:“哥哥没忘记你,深啊,好久没见到朝倦了吧,不如去看看?”

林深:[滑地跪.jpg]

林深:“你就是我最好的哥们!”

他过了会又回他:“我找她要了邀请函!”

成品蓝都能感觉到林深的雀跃:“开心了吧?到时候可以问问朝倦这段时间忙些什么[斜眼笑][斜眼笑]”

林深回他:“你是不是也告诉你哥这个消息了?”

成品蓝难得心虚两秒:“啊这,他是我哥嘛。而且最近他也很关心朝倦的动态……”

林深不晓得成品赫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他不知情,也就只以为他是像他一样,因为喜欢着谁,这么久没见,心中难忍思念。

林深回他:“哼哼,好吧,反正还是谢谢你,那天你也去吗?”

成品蓝:“当然!我和我哥应该都会去。”

林深很凶地发来一段语音:“你哥那天穿啥,记得提前发给我看一下,我必须要穿得比情敌还好看!”

成品蓝扶额:“行行行。”

就不是同一种类型的帅哥,这就比较上了。

成品蓝:美男无语。

但又觉得林深实在可爱,这种性子,也难怪一直有弯的富家公子追求他。

成品蓝摇头,难得笑了。

他心里又想,上回林深说严永妄是圈里有名的扳手,他看啊,朝倦也不差劲,能把小弯男林深掰直,谁能不说她一句厉害呢?!

……

酒宴当天。

林深打扮得像是一只耀武扬威的小孔雀。这么形容,真的很准确,因为他穿得颇有点“花枝招展”,一双猫儿眼,闪闪亮亮,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

偏偏长相还乖甜,是那种最容易受到姐姐疼爱的小美男长相。

组局的富家小姐此前和林深不是很熟,今天一看到林深,就被这小少爷的长相迷得不行,夸他真是可爱,像个陶瓷娃娃。

林深私底下找到成品蓝,哀怨道:“我怎么就陶瓷娃娃了,我也想做个猛男!”

成品蓝打量着林深的长相,最后真诚建议:“猛男你是做不成了。”

“……”林深瘪嘴。

成品蓝:“你看到我哥没?他那种才叫做猛男。”

“哦对,还有严永妄那种——”

说着说着,就看到朝倦从门口进来。

朝倦穿得很简单,一件当季的连衣裙,没化妆,长发扎了起来,可即便是这样,她也太过好看,比起场地里盛装的许多人都要吸睛。

林深的眼立刻就跟着走了。

成品蓝就看着正在一块说话的好友呆呆地看向朝倦,他好无语地扶额,果不其然,看向他哥,他哥也是直勾勾地看向朝倦。

然后,还没等林深动作,就看到他哥几步上前,要和朝倦说话。

林深挤上去的时机太慢,不过这不妨碍他紧追其后,听到成品赫和朝倦的对话。

情敌一号:“朝倦……你这几个月过得还好吗?”是带点忧虑的口吻。

林深心里想:哼哼,这叫做提前关心一波吗?

朝倦好像有点诧异,她说:“我过得挺好的。”

情敌一号:“你这么久没出现,我挺担心你的。”

他心目中最温柔美丽的漂亮姐姐顿了一下,然后笑着回复他:“我说了,去旅游嘛。”

林深已经感觉到对话好像有点不对劲,他耳朵尖,走过来的时候距离他们还有几米远,只能听到轻微碎语。

而成品赫也注意到他的存在,很快压低声音,说了一串话。

这回林深没听到。

可他分明看到,朝倦在听到这番话后,眼神变幻莫测,然后克制地冲他笑了一下。

“没什么,我和他的关系……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热门: 天才医仙(神医风流) 男孩子要好好保护自己[娱乐圈] 怂怂[快穿]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特种兵痞在校园 驭虫师 回到过去当女神 情陷矿山 奉旨护花:暧昧高手贴身跟班 地府连锁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