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严永妄以朝倦的身体见到沉河的那一刹那。他的脑子里闪过非常多的念头, 关于自己,关于朝倦,关于沉河……

最后都化为手下快速而冷静的动作。

砰地一声关上书房的门。

关门的那瞬间, 他能察觉到沉河呆愣僵硬的表情,也能看到他手上的文件拿不稳, 摇摇欲坠。

严永妄反锁上门。

他先是思考了一秒钟:自己什么时候约定了和沉河下午见面?

好像没有这回事?

他第一时间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调了静音,因为看电视剧太过投入, 足足好几个小时没有打开来看。

然后, 他就看到了沉河发来的消息。

以及,看消息过程中, 沉河又拨来的通话。

他没有办法现在就接起来,于是选择放置。门外更是有沉河的声音,询问着,“……朝倦小姐,请问你在听吗?”

后面沉河又说了什么, 严永妄都有点听不进脑子,他只是在想,自己该如何解决目前的局面?

……

沉河拨通电话时,严永妄已经变为了“男体”。他在书房里,沉默地接起,回应沉河。

他必须不在家里, 因为严永妄朝倦都是他, 如今已经出现了朝倦, 那么就不能再有严永妄。

前面的对话,述说的前提都是他不在家,不知情的状况之下。

严永妄从没发现自己居然还有如此天赋,说谎说得无比自然, 毫不心虚。

他说:“对,不在家里。”

“是这样的,老板,我在你家里……看到了……朝倦小姐。”

……

到后来,这个对话进行到,沉河说,他在家里看到朝倦穿着他的睡衣,还像是大哭一场的模样。

严永妄面无表情地盯着手机屏幕,电话还在接通中,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代入秘书先生,在严家看到朝倦,一定是惊吓大过惊喜。

虽说沉河曾经直言过,他也很喜欢朝倦演的戏,还大夸特夸了一番。

但那都是在一方为艺人,一方为观众的前提下。

现在这个局面,让严永妄真的很艰难,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打消秘书口吻中的小心翼翼,还那么一副“万一你闯祸了,请立刻告诉我,我会帮你的”的样子。

相处多年,即便沉河没有直说,严永妄都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大概的意思。

他有点茫然,意会不到沉河会有这样语气的起因。

只是看到朝倦哭了,就觉得他闯祸了?为什么会这样觉得?难不成是觉得他把人弄哭了?

可他现在是“不在家”的状态啊。

“你看到,她哭了?”

……

沉河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只听到久久一片沉默后,严永妄冷下音色,问他这句。

他抓重点,没在意所谓的“穿了他的睡衣”,而是在“哭”上。

沉河木着脸想,从这抓重点的角度来看,就知道他已经习以为常自己的睡衣被朝倦穿了。

也许是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个点还穿着他的睡衣。

但在“哭”前,这件事并没有那么重要。

沉河:“对。”

他听到严永妄轻声说:“她可能心情不好哭了吧。”

沉河:“……”继续听。

“她不喜欢接触外人,”这句话说得很笃定,语气里听不出别的情绪,很淡地说,“你在我家,也许会让她很不自在。”当务之急,是让沉河先离开严家别墅。

沉河木然,心说:朝倦看到他时的反应,已经很能够说明这点。

但真的是因为“不喜欢接触外人”吗?

他说:“老板,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朝倦的关系是什么?”

严永妄那头又没声音了,像是在斟酌着,要怎么说,可过了半刻,他也是沉默着。沉河只好自己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你和她,在谈恋爱?”

位于书房,正在认真思考着要怎么定性关系的严永妄:逐渐痴呆.jpg

他呆呆地想了一下沉河说的话,张口想反驳,可是还没等自己反驳,就听到沉河急匆匆道:“我看出来了,她穿着你的睡衣,她肯定和你是恋人关系。”

“……”严永妄,“你觉得我和她是恋人关系?”干巴巴的,半天,他也只能说出这句话。

因为太过震惊,或者说,他的脑回路在几刻前到现在,一直都是一团浆糊的状态。

然后,他代入了下沉河的视角,发现——淦,好像从秘书先生的角度来看,朝倦只可能是和他有暧昧关系的恋人。

穿他的贴身睡衣,还能从他的书房走出来。

他不在家的情况下,能准许人随意出入书房的,从父母离世后,也只有秘书先生平时帮忙取文件有这个待遇。

朝倦可以出入书房,只能说明他非常信赖她。

而在沉河看来,“恋人关系”板上钉钉。

但严永妄还是太天真了。

他不知道沉河脑中过了多少糟糕的想法,也不是说沉河脑洞开太大,只是一朝见到朝倦的时机太过不对,而朝倦在看到他时的反应也太过让人恐慌。

如果是正常的恋人关系,怎么会对恋人的员工冷脸相对,要知道,沉河好歹也算是朝倦的朋友——关系不近,只见过几次,可到底加过联系方式。

在餐厅见面时,他还看到她冲他笑过呢!

在今天,因为严永妄的不谨慎——不能说是不谨慎,实在他没能料到沉河会来,在这种情况下,老板员工相见,他没有当场表情失控已经是很不错。

保持住面无表情,立刻关门,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努力。

在短短时间内,他能机敏地关上书房门,没让沉河靠近,捕捉到更多的奇怪之处,是他做过最勇敢、正确的事。

至于这些猜想、推断,也只是猜想、推断而已。

当然,因为合理性很强,所以他决定顺水推舟,不然,他不知道该如何正确解释自己和“朝倦”的关系。只能在这种猜测的前提之下,应和下去。应和下去,未来再说已经分手,没有联络,这件事就过去了。

严永妄在问出了上一句话后,等待沉河的回答。

沉河无奈道:“太明显了,老板。”

“你绝不会让一个陌生女人穿你的衣服,”秘书先生道,“别的男人女人爬上你的床,你都是第一时间嫌恶地离开,拒绝他们的靠近。”

“朝倦穿了您的睡衣——贴身睡衣,您觉得,这是什么关系?”

严永妄像是默认了。

因为他没有再反驳。

于是沉河又紧追不舍地问:“我现在就一个问题,您应该没做什么不好的事吧?”

“什么?”严永妄的声音听起来也颇为茫然,他问。

沉河咬了下牙,艰难地把自己最坏的猜想说出口:“我撞见她的时候,她看起来,之前哭得很厉害。”

“她也许只是心情不好——”年轻总裁的声线总是有条不紊,非常冷静,即便是面对秘书先生近乎责难地询问,也能保持镇定,“所以哭了。”

然后,秘书先生发出了灵魂质问。

“好,您说她心情不好,她为什么会心情不好?”

沉河说:“她看到我的时候,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关门,不做理睬。”

严永妄心说,那是因为他太慌张了,没能料到会在家里以这种形象和秘书见面。

沉河叹息:“我不是觉得她的态度有什么问题,朝倦看起来也不像是不懂礼貌的人。”

“只是,如果是正常的恋人关系,没有人会这样不礼貌。”

严永妄皱起眉头,他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而后,沉河的最后一句话彻底打消了他的天真。

他原本以为,顺水推舟下去,将严永妄与朝倦的关系定性在“恋人”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

万万没想到,沉河很低,像是怕被人听到一样,问了他这么一句话。

“她这失踪的两个多月,都是在严家待着吗?”沉河想到了此前在网络上疯传的消息,关于“朝倦疑似失踪”。

严永妄:…………

严永妄:!!!

再笨蛋的人,听到这句话,也能够合理地推算出沉河话里的意思。

他在怀疑,朝倦从一开始说要旅游度假的话是否就是彻底的谎言。

阴沉的严家别墅,黑洞洞的玻璃,从外头看进去,怎么也看不到玻璃里发生了什么。

这是最安全的单向玻璃,从里头可以见到外头的灿烂阳光,看到外头的风和丽日……但外面的人,永远不能看到这个别墅里,住了什么人,藏了什么人。

沉河在电话里,为自己戳破了“真相”而感到焦虑,不管是严永妄的沉默反应,还是朝倦的冷漠表现,都充分论证了他的猜想。

金屋藏娇——他年轻的少爷,从来没有爱过一个人,而唯一爱上的这个,被他藏在了严家别墅里。

告知外界的,皆为谎言。

沉河说:“我不知道你之前、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是,老板,你不能做错事。”

沉河说:“你听到我说的话吗?”

严永妄在那一刻保持了理智,他记得自己和朝灵犀的约定,也记得自己要让朝倦的身份消失三个月,目前还差些天。

他说:“我知道。”

顿了一顿,执拗、近乎顽固道:“但我没有做错事。”他当然没有做错事,因为他就是朝倦,住在自己家又有什么不对?!

然而在沉河听来,只觉得不可置信,因为他一向冷静自持、年轻有为的老板,居然会觉得——将一个在今年爆红的女星关在自己的家里,不是做错事?!

他究竟把法律当成了什么?!

甚至说起这句话时,语气平稳,颇为理直气壮。

简直就像是猪油蒙了心一样!

沉河又痛又悔,想的是,自己怎么此前没有发现一点点预兆,以至于现在局势已定,错事已成。

他说:“你居然觉得不是错事……”

严永妄都觉得秘书被他的话搞崩溃了,不过很快,秘书先生就稳下声音,说:“行,那就不是错事。”

“您现在在哪里?”沉河深呼吸一口,平淡道:“我们需要讨论一下,关于后续这件事万一被发现后,有可能酿成的结果。”

“什么?”

沉河冷酷说:“你是把朝倦关在严家别墅里,对吧?”

严永妄:“……”他妈的,他怎么反驳?沉河现在脑中逻辑链非常清晰明了,他倒是想反驳,解释不是这样,可他完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朝倦”不是被“严永妄”囚禁的。从他口中说出的,关于朝倦的事,可信度已经大大降低。沉河已经开始不信他说的了。

不然让“朝倦”亲自和他说一说?

这个念头才转了一转,他就听到沉河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让她顺从地听你的话,住在这里,但我希望您未来也能够让她好好说话。”

“至少在媒体面前,永远不要说出你和她有过什么……强制……的事,”沉河说到最后几个字时,有点痛苦,对他这种人来说,法律、道德是悬挂在他头顶的刀刃,而现在,为了严永妄,他决定抛去法律、道德,接受良心的折磨,“如果没有办法,需要我出面和朝小姐详谈,也可以。”

严永妄心想,现在,让朝倦出面说自己和严永妄关系并非他所想的路也被堵死。

他只怕,一以朝倦的身份下楼和他说话,沉河又要精神紧张、惶惶以为是他让朝倦说出违心的话。

但这时候,严永妄居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在你看来,我是会违背法律,囚禁一个女人的人吗?”

沉河在电话里,听到了他的声音,他语气很冷静,只带了一点点恼怒,不知道是被戳破真相后的恼羞成怒,还是……

沉河苦笑了一秒,心说,他倒是也想信赖他。

但他想到了朝倦的那张脸——在她出名以后,无数人称她是“世纪美人”,那张脸堪称是游戏建模都建不出的完美脸型、精致五官。

她太过漂亮,太过迷人,单单他在生意场合社交时,就听闻过不少富家公子嘟囔着,真想认识朝倦。

要不是后来爆出,朝倦的家世比那群公子哥还要有钱,止住了他们的心思,那些狂蜂浪蝶只怕多得数不过来。

朝倦有着一张太容易让男人心动的脸,在银屏之下,美是放大的,一帧一帧,送进观众的心里。

在电影下院线后不久,就前两天,电影上了独播平台。

没有看过电影的观众们,点开了《无情道》的电影,在手机、平板、电脑上看完了整个故事。

然后,和那些亲自去电影院看过电影的观众一个反应。

在电影院放大的银屏之上,还能说是当之无愧美人,在缩小了许多倍的电子屏幕之下,更不必说美貌有多少。

……

她有着一张人人称道的脸,即便是落泪,都是好看的。

这样的美人,很容易令人为之心动,并久久不忘却。

沉河说:“你不像是会囚禁女人的人。”

沉河又说:“但朝倦太漂亮了。”

最后,叹息低语:“……美是会让人犯罪的。”

==

沉河离开严家别墅以前,犹豫了半晌,还是上二楼,敲了一敲书房的门。

他对紧闭的门说:“朝小姐,我先走了。”

书房里没有声音,在沉河的预料之中。

“是这样的,不好意思,因为老板没和我说过您和他正在恋爱,所以我贸然上门打扰到您了。”

沉河的声音很温柔,带着脉脉的清朗,“真是抱歉,我本以为老板今天有在家,特意给他送文件来。”

“……希望我的到来没让你生气,”沉河说话的时候,忍不住顿了一下,又道,“我先离开了。”

然后沉河就真的走了。

走以前,他看了眼严家别墅,这一回,他离开的心境难以描述。

因为他发现,原来他一直觉得很丑的单向玻璃,镶嵌在严家华美别墅之上的玻璃,还有这么一个作用。

——藏住美人,不让任何人发现。

仿佛恶龙将珍宝藏在身后的漆黑山洞,睁着一双冰冷险恶的眸子,盯着无数觊觎珍宝的人类。

他只是一个秘书,无法置喙老板的感情生活。

在电话里,他情绪激动之下说出的言论,已经是很大的冒犯。

沉河没有发动车子,他撑着额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觉得很累,又觉得茫然。

脑子还在运作,他在这个寂静的车内,努力将“严永妄”和“朝倦”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他想,从前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老板的择偶取向居然会是和他同一个类型的冷艳美人。

朝倦无疑是美的,美到骨子里,有着一双太过动人的眼,有着窈窕的身段,甚至有着比得过许多富家小姐的家世。

如果是正常的交往,沉河会特别替严永妄开心,因为他也觉得朝倦是个很合适的恋爱对象。

但……

他想,事情怎么会发生到这地步呢?

真的让人想不通。

他不明白,如果是正常地追求人,怎么会追求到目前这境地,硬生生地把人留在了严家别墅里两个多月。

他想起了好久以前,施献缘对他说的话:“我家严严,就像块石头……”

沉河哀伤地想,夫人,少爷在爱情上头,真的木得像块石头。

一男一女,英俊冷艳,家世条件再相当不过,要是好好相亲,好好恋爱,他都觉得在不久后能收获个漂亮小崽子抱抱,自己晋升为“干舅公”。

可严永妄怎么就能谈恋爱谈得把人弄哭弄伤心了——还、还把人留在严家别墅里这么久,对外界的说法居然还是,朝倦出门旅游,去深山老林,联系不到人?

他已经开始怀疑,他在两个多月以前收到的,来自朝倦的群发消息,是不是由严永妄操刀写下的。

那个时候,是不是主动权就已经交给了严永妄,他没让她拿到手机,不准她和任何人联络?

此前的疑点重重,此前听同部门同事们闲聊茶水间时,揣测的“朝倦是不是有危险”等等言论。在今日看到了朝倦那一刻,细节仿佛吻合,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狗仔们蹲了那么久,却从没蹲到朝倦。

——他妈的,能是什么原因失踪,还不是因为朝倦被他老板给关起来了!

==

两个多月,没有与朝倦面对面,朝灵犀这段时间过得挺不开心。

他当然也可以去严永妄的公司找他,但是鹅子还有很多工作要忙。

只有在成为“朝倦”时,作为女鹅的时候,才意味着她有着比较空闲的时间。

然而,因为“陈烨”的存在,为了证实他的猜想,他们不能不从几个月前开始布局,试图验证他心中的想法。

三月为期,至今还没到三个月。

还差了那么几天。

八月二十五。

朝灵犀给自己煮了一顿饭,他其实不需要进食就能活,只是为了精进厨艺,他还是选择每天至少做一顿饭。

今天的餐桌上,他给自己烧了两道还没做过的肉菜,一道素菜。

分量都很小,他只做了自己的饭量。

然而,到最后,也就吃了几口。

……

都说饭桌上吃饭,刷手机是很不好的就餐礼仪,但此时又没人陪他吃饭,他自然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掏出手机,看微博。

照例从【我的经常访问】里找到严永妄的账号,看了一眼,发觉鹅子最近一个月都没有发什么消息。

退出,继续看经常访问栏。

他常看的那几个微博博主,有娱乐圈说八卦的——也就是所谓的营销号;也有教人做菜的生活号。

这回,朝灵犀选择先看营销号,毕竟八卦最好就餐,他怕看了做菜的生活号,自个儿又忍不住去厨房捣鼓捣鼓,眼前这几盘菜就浪费了。

尽量不要浪费食物,还是来到这个世界才学会的道理。

朝灵犀点进营销号的主页,看到了几个小时发出的一条微博。

[今天有个猛料要爆。]

下面全是扣111的,意思是等待营销号爆料的吃瓜群众们报号。

他看到下边评论,营销号说:[三个小时后定时发出。]

用手指计算了一下时间,好像就是这个点。

朝灵犀为自己在吃瓜前线而感到微妙的小激动,刷新一下主页,那条猛料就真的刷出来了。

[王洛入住顶级富豪文肃夜别墅偷情……]

微博的信息量很大,写的是狗仔蹲了两年终于蹲到机会。十天以前,从一个狗仔化身某餐厅的专职外卖员,混进首都顶级别墅区,借着物业管理送餐车的机会,说自己的餐厅老板要求亲自将餐送到主顾手中,并得到评价。物业管理看过狗仔的餐厅工作证件后,没有多想,就放人进去了。

然后,在这堪称全国最严格管理的别墅区,狗仔拍到了影后王洛与顶级富豪文肃夜在别墅二楼拥吻的照片。

而文肃夜是已婚身份,而影后王洛,一向自称自己是单身——

这个微博里,除了文字爆料外,还有着照片证明。

精致盖顶的豪门别墅,庭院外面的树木修剪得很好。狗仔的照相机像素也特别好,拍到了二楼玻璃窗户,窗帘大开时,隐隐露出的男女身影。

第二张更清晰些,镜头拉近,是王洛的侧脸,她闭上眼,痴恋地与已婚富豪文肃夜接吻。

第三张、第四张……

微博最多十八张图,前面十三四张都是偷·情·实拍。

后面几张,有狗仔觉得自己这蹲了两年不能亏,这照片爆料一发出,自己恐怕再没机会进这别墅区,所以狂拍一通这个普通人无法进入的别墅群的照片。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反派的豪门金丝雀[重生] 未来聊天群 乡春满艳 传奇再现 顶级渣女[快穿]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挂职2 死对头他超甜的 在忍界成了水影 和顶流营业后我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