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沉河在当天就联络上朝倦, 询问关于朝灵犀的事。

得到的回答和从朝灵犀那儿得到的相差无几。

朝倦回他:“朝灵犀是我远方亲戚。”

“他总爱在朋友圈里乱发一些“女儿”“闺女”的言论,你当做笑话看看就好,他就是太闲了。”

沉河:“……”

竟也是被这个回答惊讶到, 不过又一会,才看朝倦慢吞吞回复:“他孤身一人, 我也就随着他乱喊,不用太在意。”

“至于姓名为何什么和我爸的一样, 家里传统。”

朝倦这人, 性子和电影里看到的有几分相似,回复时精简淡漠, 很少用表情包这类,感觉很有距离。

沉河问清楚这些后,就没有再问,他固然好奇她与严永妄的关系,可微信上并不是聊天的好场地。

如果想问更多问题, 也许未来有机会,面对面时,他可以开口问。

但现在……还是算了。

沉河想着。

然而他不知道,联络时那头的“朝倦”,他亲爱的老板,本想着要用点表情包来拉近距离。

可点开表情包库, 全是[猫猫]系列。

没错, 全是从沉河那偷来的。

严永妄沉思一会, 决定关掉表情包的选项,认真用文字回复,他是不好拿着那熟悉的表情包,和沉河对话。

总感觉……有点心虚。

至于心虚什么, 大概就是怕沉河觉得怎么这么巧合,两人有着重合的表情包库吧。

……

沉河心里有事,觉得朝灵犀这人出现在凌市公墓的前因后果都怪怪的。他只知道警局将人送到了凌市流浪人口救助区,后来又怎么莫名其妙地来到首都,还变得非常有钱的样子。

当然,就这个问题,他也旁敲侧击过朝倦,问她:“不知道朝灵犀先生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感觉从前在首都没有见过他。”迂回、婉转,愣是没说自己在凌市公墓园里见过他。

朝倦的回答很平淡:“他喜欢山野,不喜欢现代社会,此前离开首都很久。我也有很多年没见过他,去年才见到的。”

沉河看着这个回答半晌,心说,她也不知情吗?

沉河不好问人,朝灵犀之前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觉得问出来会被打。就算他再精通于社交技巧,这种说出来很讨嫌的话……还是不知道该如何更柔和、显得无害地吐出。

于是不问了,和朝倦的对话止在这些就可以。

他托人去查了朝灵犀。

得到的结果出人意料——但又有点,在情理之中。

资料里写,朝灵犀过去帮助自己的远方侄女管理了一段时间公司,后来侄女,也就是朝倦成年后,他就慢慢放手,将公司权限交还。然后就一个人全国各地周游,常常是在深山老林里,也没有什么信号,联系不到人。

凌市多山林,在丛林深处也有着一些人丁稀少的民族,他应该就是在那儿呆了很久一段时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又莫名出现在了凌市公墓园。

朝灵犀一副哑巴样儿,给资料的人说,可能是深山老林待久了,有点失语症。

后来经过与社会的交流,大概是找回了多年前在科技社会生存的技能,最后,顺利地找到办法,找回自己的身份证与银行账号,顺利归首都。

是很合理的解释。

中间有些不合理的地方,联络上朝灵犀不太稳定的精神状态,也都可以解释。

给资料的人说,他不能确定朝灵犀脑子究竟有没有病,不过看他能在深山老林待很久,估摸着也有点受影响。但后来应该痊愈了。

这就是最后的解答了。

沉河接受了这个回答。

只是夜深梦回时,白天工作太疲累,晚上就容易被噩梦惊醒。他会梦到当时在凌市公墓园里发生的事,那张黑与白分明的脸,在微冷的夜风之中,显得格外阴鸷冷酷。

他起身,长长地扶额叹了口气,默默想,因为朝灵犀,他这大半辈子的胆子都给吓得没了。

此后好长一段时间,出差到陌生的城市,鬼神不惧的秘书先生再没有追求过什么阴森森、特别吓人的地儿,也开始避免往那些地儿走。

==

严永妄某日冷不丁地问朝灵犀:“如果有人查你当初从凌市警局离开后的经历,会被看出不对劲吗?”

此时的朝灵犀早已经是非常了解现代社会的弄潮儿,懂得互联网时代的不少热词,也懂得用科技来帮助自己的生活品质提高。闲着无聊时学习做菜,懂得去各大网站搜索视频;想看电影时,还懂得自己买会员,用手机给电视投屏。

总之,没什么他不会的。

熟悉社会,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可以很好地融入,也让严永妄少担心些。

“别担心,”朝灵犀托着脸,“钱能解决很多麻烦。”

严永妄对上他的眼,看到他漆黑黑的眼珠氤氲出微微笑意,他点了下头,很淡定回道:“好吧,你说的确实没错。”

他也就不再关心这个问题。

五月,《无情道》仍在院线,关于朝倦的讨论一直热度很高。

即便是朝倦本人不愿意再出现在媒体之下,依旧有营销号为了KPI,天天提起朝倦。

不管是炒作旧料,还是通过关系找到当初拍戏时的各大花絮,率先播出,对于这些营销号来说,都是能增加热度的方式。

剧组方也为了能让票房更高,不断地提起了因《无情道》大火起来的几位主演。

除却本就是流量的陈浩瀚、童星出身的徐柏龄,还有因饰演“尤笑”一角而小爆的老戏骨,朝倦一直是被广大观众cue到的那位。

人总是可惜未来不能见到的美。

她在镜头之下,非常冷淡克制地说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未曾考虑过娱乐圈,这点就足以让很多人心碎。

喜欢《无情道》电影,期待有第二部 的观众们,发自内心地希望,如果有第二部,朝倦还能加入。

不断地在微博上@王驰,询问关于第二部 的进度,王驰的回答也挺无奈:

“目前还没有收到第二部 的剧本,如果能联系上编剧,我是愿意再拍一部无情道2的。”

这条已经确定了王驰的态度,可没有提到他能不能请到朝倦。

大家着急啊,因为有王驰的态度,他们都觉得无情道2肯定稳了——即便微博内容提到,王驰也还没能联系上编剧,他们也暂时忽略这个细节,在这条下问:

“王导究竟能不能让朝倦再拍第二部 啊?”

希望可以,不然我真的不愿意再看换了个人的无情道2.”

“加一,朝倦演的华容锳已经深入人心了,我觉得没人能比得上她。”

影评网站里,关于《无情道》的评分已经缓慢地爬到了9.0。

未来可能会有部分下滑,亦或者部分上升,皆有可能。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观众对于王驰导演执导出的这部由小说改编的电影非常满意。对朝倦这人更是满意,都觉得她演的“华容锳”是近年来娱乐圈的“高冷女神”代表。

严永妄收到徐柏龄发来的消息。

“倦倦,我老板说想联系你……”

严永妄回复:“什么事?”

徐柏龄发来一个[挠头.jpg]的表情包,说:“他说想问问你有没有意愿签约……”

徐柏龄的老板是港城人,手头的经纪公司很大,签约了目前娱乐圈不少正红火的艺人。

她发来以后,有点忐忑,发来语音:“我老板现在拉着我在他办公室里,说让我一定要他的意愿传送到,他说,可以把你打造成国际巨星——”叹了口气,“我实在没辙。”

“只能给你发消息。”

“你不必顾及我的情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严永妄失笑,他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步入五月,他在周末时窝在家里,天气渐暖,暖气早已经停供很久。

窗外的景色很好,春天初萌的枝丫青葱嫩绿,他穿了宽松的男士衬衫,坐在沙发上。

很悠闲。

“龄龄。”他的声音如雪般,微微凉,带着笑意,一接通,那边徐柏龄就小声说,“诶,倦倦,你要亲自和我老板说话吗?”

“你外放就行。”徐柏龄乖乖照做。

严永妄在电话里,礼貌地说了拒绝的话,徐柏龄的老板用带点港城口音的普通话极力诱惑:“公司这里可以将你打造成——”

“没必要,”严永妄冷静地听完他给摆出来的种种优势,说,“先生,你说的这些条件,对我来说没有任何诱惑。”

徐柏龄老板:“朝倦小姐,您真的不考虑一下吗?现在有很多观众都很喜欢你……”

“我是看在龄龄的面子上,所以和你来一通电话。”

严永妄拨弄了下衬衫边缘的扣子,懒洋洋道:“总之,多说无益,我对当艺人实在不感兴趣。”

到最后,这桩谈话止在了“朝倦”毫不被动摇的冷静之下。

徐柏龄将手机关掉外放,对严永妄苦笑道:“真不好意思啊,我老板有点过分。”

她和老板关系还行,毕竟也是签约了她十多年,有点交情,吐槽时也不顾及着他人在不在,直截了当地就说了。

严永妄听出徐柏龄真是挺无奈的。

他笑了:“没事,我都习惯了,最近不少人来找我。”

等到正式挂掉这通电话,徐柏龄看向自己的老板:“我说过了,你不会成功的。”

她这啤酒肚中年港城老板叹息:“我还以为她能改变点意见。”

只要有一丝丝动摇,他可以借力撬开朝倦的防备,用尽浑身解数签下她。

早年,公司里的那些已经成名多年的老艺人们,都是这位老板亲自商谈签下的。

他看着徐柏龄瞥了眼他,抱怨道:“也就是您是我老板,我现在对您没辙。”

“我刚才发消息过去,真是连面子都给出去了。”徐柏龄都不想说,自己当时有多么为难。

她愿意尊重朋友的意愿,知道朝倦说不愿意,就真的很难让她愿意。发消息出去,以朋友的身份替老板做事,真的让她觉得有点无地自容。

结果正如她所想,老板没能劝服成功。

老板:“……她很懂得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

评价的是朝倦。

徐柏龄抱着手臂,道:“您还开始评判人来了。”

老板:“没能签到人,还不让我感慨两句啊?”

徐柏龄撇嘴。

老板悠悠又道:“她真是很冷静,而且有一颗很难被劝服的心。”瞧了眼徐柏龄,玩笑道:“我都觉得,你能和她做朋友,应该是用热情融化,才能达成现在的关系吧?”

徐柏龄抱臂,哼了一声,没说自己和朝倦的关系,那是她主动靠近,而朝倦无奈地包容。

包容到今日,她们才成为很好的朋友。

这些朋友之间的事,不舍得给外人知道,她傲娇地说了拜拜:“我走了,886!”

==

自从上了那个综艺后,严永妄就很少以“朝倦”的身份出门——如果没记错的话,如果有必要非得出门,也都是戴口罩,戴帽子,很少会让人看到全脸。

再加上媒体没查清楚过朝倦的真实住址,至今没能找到她的住处——倒是有人在朝倦名下的公司蹲守,可惜没有蹲到过人。

严永妄短暂地迎来了自己的安静日子。

他算了一算,根据这个电影的火爆程度,估计半年之内出门在外都要遭受人群包围。

严永妄:猫猫叹气。

他在严家别墅里,默默地打电话给朝灵犀唠嗑。

“嗨!倦倦!”朝灵犀总是精力充沛的样子,大屏手机里,他的脸很白皙,眼睛也乌黑,看久了,没那么阴森森,怪像个有着亮黑眼的犬类。

“嗨。”

严永妄喝了口水,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领口。

来自父母的殷殷教导,他一直牢记于心,以“朝倦”身份示人时,一定要穿着得体。

虽然朝灵犀是他亲爹,但这个习惯记了太久,他也不由地遵守着身体的习惯。

看到男的,先整理好衣服。

朝灵犀很满意,他嘀嘀咕咕:“倦倦,手臂的衣服再拉下去点,会着凉的。”

和严蚩、施献缘一个口吻,大概天底下父母都是这样子。

“我今天吃了一样非常奶思的东西!”现在的朝灵犀,是国际化朝灵犀,都会说外语了。

“什么?”

“当当当,你看,这个,首都的特产,豆汁儿!”

严永妄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一小杯的东西,很快,露出嫌恶的表情。

“你把这个挪开,不想看。”

朝灵犀茫然:“怎么了?”

宝贝女鹅嫌恶的时候,那双眼儿圆溜溜,嘴轻微往下撇,又可爱又有点烦心的样儿:“因为我讨厌这个。”

“我宣布,我们暂时三分钟做不成朋友。”

朝灵犀“哦”了一声,“好吧,那我拿开。”他和闺女的口味有重合的地方,也有不重合的地儿。

比方说,汤圆馅儿,还有这杯豆汁儿。

总之,朝灵犀都默默记下来。

三分钟后,又是好朋友。

他们聊了会天,严永妄聊天的时候,还会看会工作上的文件,随着朝灵犀的声音做伴奏,时间走得很快,一下子从下午两点跳到了下午四五点。

手机都有点发热。

严永妄才惊觉,时间过去了这么快,而且,他也有好一阵子没有像从前那样,消磨时长时候靠看电视剧、电影。

总结,朝灵犀影响他的娱乐时间。

手机视频通话关闭,他沉思一会,决定将这个总结抛之脑后。

反正能消磨时长,管它是哪种方式消磨时长呢。

……

五月中旬。

成品蓝往返安城首都的航班上,遇到了个挺帅的小伙子。

空少,脸挺嫩,笑起来很讨人喜欢。

大概就是那种——富婆们最喜欢的小白脸儿长相。

成品蓝注意了下他的长相,抬了抬眉毛,心说,他哥公司里的艺人,长相能比得上这空少的也不多。

而他对空少的评价,显然是很正确的。

舱座价高,同舱内不少能付得起这价位的男男女女。

有人看到这空少长得好,就一直使唤着他来递水,时不时娇滴滴地问他有没有小毯子。

成品蓝瞥了眼,发现那人还是个男的,长得妖里妖气,说话时候小拇指翘起来。

要他说,这一看就是同性恋。

不过现在社会开放,同性恋也没啥,就是他一个大直男看得有些许不习惯而已。

皱了皱眉,成品蓝趁着飞机还没起飞,给小朋友林深发消息。

“今天看到个和你性向一样的男的。”

林深看样子也是个网上遨游选手,抱着手机不撒手的那种,很快回复:“啥?”

“妖里妖气,没你好看。”这种直男式吐槽,有点不尊重人,但因为发生在两人的私密对话里,也就不那么过分。

成品蓝公正地评价:“现在正在薅着个小帅哥空少,一个劲儿地要人帮忙盖小毯子呢。”

林深:“你OUT了,我早就不是同性恋了。”

成品蓝:“???”

他之前亲手给他看过朝倦的照片,当时他的反应确实吓了他一跳,后续也常常看他追星实录。

可问题是,成品蓝真没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性向哪里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性向要这么容易弯,他这个曾经被历任女友伤过心的直男,看到林深这种符合同性恋里完美对象的男的,怎么会不弯了?

犹犹豫豫,又看林深回复:“现在的我,是纯直男·林深,欧克?”

“接下来,请和我讨论美女,不必讨论帅哥。”

成品蓝:“……”噎了一下。

他找出自己相册里存的大胸美女,连续发了十多张给他,恭敬道:“请林深少爷品鉴。”

林深那头足足等了得有三分钟才有回复。

成品蓝收到了林深呜呜的语音:“靠,你为什么要用这种图吓唬我?”

“行叭,我承认,我还没有太直!”林深小声愤怒道,“但是,你也不能用,用这种大、大胸来吓唬我吧?”

成品蓝:“深啊,我和哥们欣赏美女,都是这样来的。”

林深:[O98K.jpg]

林深:“我们还是继续聊妖里妖气吧。”

成品蓝哼笑两声,汇报进度:“那小空少被小基佬搞得有点受不住,脸都红了。”

林深:“来,把小空少的照片发给我看看,让我来鉴别一下小空少是啥属性。”这属性,就是性向了。

成品蓝飞快拍了一张空少的照片。

林深分析得也很快——“瞧这眉眼,真挺帅啊。”成品蓝内心吐槽,一看就知道林深不是很直。

长篇大论发来:“眼睛很亮,样貌俊俏,有点像是校园里的那种初恋脸,要说性向吧,估计是异性恋。”

成品蓝:“感觉出来了,他已经急哄哄地找同事来帮忙了。”

林深:“嘿嘿。”

配图一张:[我有一双钛合金眼.jpg]

炯炯有神,形容出他对人性向的资深感应。

他们俩又聊了回天,飞机要飞了,通报着暂时关闭手机。反正飞机上也没有信号,成品蓝和林深说了自己的飞机要飞,就关机了。

这一路,他又听着那年轻空少被那小基佬使唤来使唤去,要是他,受到这种职场骚扰,估计就要翻脸了。

但那空少脾气还不错的样子,被基佬为难得有点额头冒汗,最后还是找了个理由,溜到另外一个舱去。

他没多大在意,一路上看着机舱内附赠的杂志,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看,等全部看完,也就到了飞机要落地的时候。

飞机行驶一直很平稳。

按照顺序出舱时,成品蓝在后头,就看着那小基佬两脚一歪,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摔的时候动静特别大,抬起脸,那人的鼻子都有点歪了。一片青紫。

成品蓝:目瞪口呆.jpg

简直就像是骚扰人的报应一样。

他在队列最后,看到空少空姐们着急地扶起那位小基佬,然后匆匆地带到了机场的医疗室去处理伤口。

那一号被小基佬骚扰的空少从后边走了过来,似是也非常震惊,小声地询问成品蓝身后的人:“那位先生怎么了?”

“摔倒了,摔得鼻子都歪了,看样子又要重做。”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回答的是个女士,八卦极了,说完以后看了下这空少,“诶,就是刚才一个劲儿骚扰你的那位。”

“要我说——也是恶有恶报,他骚扰得真是嘴脸难看。”

空少谦和说:“女士,为大家服务是我的工作职责。”

成品蓝对他印象顿时提升几个点,也发自内心觉得他有点惨。不过那骚扰人的小基佬摔了一跤,也算是给这小伙子报了仇。

他看了一下那空少胸前的名牌,一串编号,下边的姓名。

【陈烨】

还挺朗朗上口的好名字。

成品蓝悠哉哉地,浑不在意地记下了这名字。

下飞机,开机,手机唰地收到了几条消息。

来自飞机行程中,林深小少爷的信息。

“成哥!我和你讲!”

一副发现了什么大事的样子,兴奋得不得了。

“就刚才你拍的那空少,我总感觉有点面熟!”

这神一般的,林深少爷的记性,不知为何,成品蓝想起了当初在酒宴上,他看着他脸,说他好像见过他的时候。

“这小空少,不就是我朝倦的忠实粉丝吗!”

成品蓝带着好奇继续看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热门: 我靠信息素上位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每次真人游戏都想踹掉老攻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宠物天王 神级奶爸 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 回档1995 平步青云 以魔问道[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