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广大网友们能搜到“朝倦”的相关信息, 意味着那些想追求人的公子哥们,也能搜得到。

他们苦于得不到朝倦的联系方式,即便是托人找关系, 最多只能得到一个冷淡的拒绝。

成家是投资方,成品蓝婉拒说自己不好没经过人同意就擅自把联系方式给别人;问导演, 王驰也非常冷酷:“不好意思,我问了朝小姐, 人家不愿意加陌生人。”

一众公子哥们只好干瞪眼。

等到百科内容更新, 出现了朝倦相关的消息,他们无一例外, 都去搜索。

得到消息后,不少人都蔫了。

实在是这美人的资产比得上他们的爹妈半辈子打拼下来的……要真让他们去追人,究竟是他们舍身做小白脸儿傍富婆,还是他们做贵公子养美人啊?

前有朝倦实在冷淡的态度,后有人家身家抵得过他们一家子。一时间, 击退了不少公子哥脑中蠢蠢欲动的念头。

==

朝倦的资料在互联网上更新后,不少人都开始追根问底,关于“朝家”“朝灵犀”。

电影里,小说中的情节删改许多,没有出现华容锳从凡人间里得知尤笑原本凡俗身份的剧情。

这也很正常,毕竟电影只有几个小时, 要全数讲完这百万字文本量的故事, 实在太为难人。剧本里也只挑了有代表性的剧情来演, 从前往后,将主线剧情讲清楚,已是很了不得。

但“朝灵犀”的姓名到底是出现在《无情道》过,虽然只有短短几行字, 一小个情节。

资深书粉们和朝倦的路人粉有一定几率的重合。某日,在朝倦的百科信息更新后,有人发帖,说也是真巧合,重温小说时,发现朝倦的父亲居然和尤笑的凡俗名一个名字!

“惊,有没有人发现,尤笑的曾用名是“朝灵犀”?和朝倦她爸一个名字诶!”

“我也发现了……不过应该是巧合吧。”

“应该是巧合,像是隔壁QD站《傲视群雄》里不是也有后宫女主的名字和XXX的名字一样嘛。”

“估计作者就是随便一想搞了个名字,刚好和人重了。不过也真是巧诶……居然现实中有人叫做这个名字。”

“你在看什么?”严永妄用手指头推了一下正在刷手机的朝灵犀,好奇问道。

朝灵犀关掉正在看论坛的页面,仰脸,乖乖答:“网上畅游。”

他看到女儿眯起眼,怀疑地盯了他一会,看不出什么门道来,便不再究根问底,淡淡声道:“少刷手机,注意用眼。”

朝灵犀:“知道!”

今天是四月二十。

电影上院线一般是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观众反馈好,各大入股的影院集团会拉长上映天数。王驰的电影一向如此,从第一部 爆火起,每一部的电影上院线天数都在一个月以上,基本是四十天往上跑。

曾有最好的一部成绩,上映了三个月,也拿到了最好的票房成绩。

《无情道》的成绩可能无法比过王驰最好成绩的电影,但也不至于太差。

出门逛街,不管大小城市,商圈都能看到关于无情道电影的宣传,原来是主演陈浩瀚为C位的宣传图,直到今日,不少城市的LED宣传图都换成了以华容锳为C位的宣传图与陈浩瀚的轮播换。

问就是,观众们觉得华容锳真的很养眼,宣传图也美得让人心惊,很有去电影院看一看的冲动。

陈浩瀚的粉丝最初挺不满意这种换了C位宣传的动作,觉得这是把陈浩瀚的C位抢了。还准备质问无情道官博,这是什么骚操作。

没想到,还没等他们线上集合去质问,就收到了陈浩瀚团队的消息,说是不要为了这点事闹,毕竟换宣传图也是有利于票房的行动。

为了让主演的票房实绩稳稳地上升,实在没必要在这种事上斤斤计较。

而也确实,“华容锳”为C位的宣传图,是真的很美,与陈浩瀚为C位的宣传图,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粉丝们歇了声,陈浩瀚也放松下来。

他挠挠头,对着经纪人感慨道:“倦倦姐能火,还真是不出我的意料。”

“怎么,你神算啊?”

经纪人调侃他。

陈浩瀚:“嗐,她长得那么——好看,演技又好,华容锳这个角色就像是天生为她定制的一样,再有一个好制作、好剧本、好导演,火是必然的事。”他在这些事上看得非常清楚,并非如外界说的那样,“憨宝”般对什么事都不太懂。

经纪人:“不会生气吗?剧组的操作。”

“不啊,”陈浩瀚释然得很快,他笑眯眯的,脾气很好,“都是为了票房。”

“而我很需要票房作为成绩,也是为了事业嘛。”

他很快又洋洋得意起来:“赚大钱,给我家黄医生买最好的狗粮,最好的狗罐头!”

经纪人:“……”竟没猜错,他这艺人如今的追求,可不就是赚大钱给狗子买最好的吃食玩具嘛!

==

沉河是在秘书部同事们的茶水间聊天中得知朝倦的家世的。

他一贯忙,有时候想着要做某件事,没一会儿就被别的事儿勾去心神,自然而然地忘掉之前要做什么。

严永妄曾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说他这是中年人的记性,如金鱼般三秒记性。

可能之前有想过要查朝倦的事,但没一会就忘了,他还是在同事们嘴里得到最近的消息。

“朝倦好有钱啊呜呜呜,又有钱又好看的富婆!我爱辽!”

“俺也想要有这么好的爹,死了以后啥遗产都给女鹅!”

“谁不是呢呜呜呜呜,我要是有这么多钱,包养小奶狗走起!”

沉河捕捉到一个关键词,心说,等等,朝倦她爸已经去世了?

疑窦顿生,他不动声色地搭话:“朝倦?”

“诶,沈哥,还记得上回你请客带我们去看的电影不?”

“华容锳!大师姐!朝倦演的角色,记得吗?”

沉河喝了口咖啡:“记得。”他顿了一顿,笑说,“大美人嘛。”

“对啊,前阵子百科更新了她的信息,喏,你看。”举着手机给他看的同事一边感慨一边艳羡:“这就是小说女主的人生嘛,豪门出生的大小姐继承了父亲遗产,然后闲得无聊又来演戏,结果爆红了!”

沉河飞快地阅读了百科里的信息。

他惊诧地注意到,“朝灵犀”这个熟悉的姓名。

而在百科上,朝灵犀已过世多年。

偏偏,现实中还有一个“朝灵犀”,也声称自己是朝倦的爸爸,天天在朋友圈里发,自己的宝贝女鹅的事。

甚至,那个朝灵犀,还是从凌市的公墓里出现的。

他感到浑身有点毛毛的。

同事们还在说话,聊着天,时不时从娱乐圈最新的八卦再到隔壁家的猫狗有什么爱恨情仇。

沉河喝光杯中咖啡,感受到了当初在安城,遇到“朝灵犀”时的那种偌大失重感。

他敛了神色,往外走去。

同事们看着茶水间的门关上,慢慢小了声音,过了一会,有人发言:“刚才……沈秘,是不是同手同脚了?”

“额……好像是的。”

大家面面相觑,没懂怎么回事。

……

“老板。”沉河进办公室时,声音难得的紧促慌张,迫切地撑手在办公桌两边,对上严永妄茫然的眼。

“怎么了?”

沉河这幅样子,让严永妄愣住,他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立刻凝神急急问,“出什么事了?”

秘书先生有一张很清俊很好看的脸,是个年过三十五,要步入四十岁的中青年。

他从来都淡定、温文尔雅,少有这样慌忙的时刻。

以至于,他这样的慌乱,让严永妄都有点发懵。

沉河:“朝灵犀——”

严永妄顿时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早在朝倦的信息出现在百科时,就有这个意识。别人看到“朝灵犀”三字,如果还记得《无情道》中出现过几行字的内容,就会联想到《无情道》中反派在凡人间的姓氏。

但也最多只到这了。

现实不是玄幻剧,没有人会开大脑洞,觉得朝倦的父亲朝灵犀和《无情道》有什么关系。

只会觉得,只是巧合而已。

就像是高考英语作文里的主角“李华”,全国那么多的李华,难道各个都套上去代入吗?

只能说,姓名意外重合,朝倦本人和《无情道》还挺有缘分——她已逝的父亲和小说中的人物有着一样的名字。

再多的,不会有。

而沉河的情况又不一样,他不一定在意《无情道》角色与朝灵犀的重名,而是更在乎此时出现在严永妄身边的那个“朝灵犀”。

他是和他一起亲眼见着朝灵犀从凌市公墓出现,还在朝倦身边,并自称是她的父亲。

不管他有没有看过《无情道》的小说,了不了解反派尤笑的曾用名,至少此时此刻,亟待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

朝灵犀,这人,究竟怎么回事?!!!

严永妄说:“朝灵犀怎么了?”

沉河瞪大眼睛,结结巴巴:“你有看过朝倦的百科信息吗?上面写着,朝倦的父亲朝灵犀已经去世了。”

“去世都十多快二十年。”

严永妄淡定道:“我没时间去搜这些。”这也能理解,像是沉河,也是没有空自己去搜这些信息的,还是通过同事闲聊才知道这件事。

他脸色很严肃,一副非常想说什么的样子。

严永妄抬抬下巴,等待沉河说出他的猜测。

沉河两只手用力地摁在办公桌上,“他,是,朝倦的亲爸吗?”

先问了这个问题,而严永妄选择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太清楚,但还是老老实实说出自己的猜测:“看年龄不是。”

“他只和我说过,他是朝倦的亲戚。”

他非常镇定,非常冷静。

沉河:“等等——”

他看到严永妄这幅样子,觉得内心被宽慰了不少,同时,意识到有个关键的信息,被他忽略掉了。

年龄。

朝倦的父亲朝灵犀,在百科上的出生年月,如果顺利活到现在,应该是五十多。

而他所认识的那个朝灵犀,按照严永妄的说法,今年只有四十多岁——还是长了一张非常年轻的脸的四十多岁中年人。

“朝灵犀几几年出生的?”

严永妄报出一个年份,沉河算了一下,“他今年四十五岁?”

“嗯。”这是朝灵犀身份证上的确凿数字,他在来到这个世界时,重新捣鼓了个身份证,就连户口都没能和朝倦的搁在一块。

真从法律意义上来说,现在活生生的朝灵犀和朝倦是没有亲缘关系的。

但朝灵犀这人,嘴上把不住门,天天就是“我女鹅”“漂亮闺女”地喊,这事儿被沉河察觉到疑点,是迟早的事。

沉河放松了一半,他无疑是非常相信现代信息记录的。

“那就应该不是同一个人了。”

“怎么了?”严永妄故作不明白地询问他,沉河撑着额头,冲他好无奈地笑了一下。

“我还以为死人复活了呢。”

“不过想想,不太可能,”沉河耸了下肩头,“死人复活还能有能力拿到证件,还能顺利买房?”

也就是朝灵犀在他家隔壁买了房子的事实,让沉河确认朝灵犀这人的身份证件应该是在公安系统下拥有的正常普通人身份。

严永妄有点怜悯地想,他的秘书先生,小可怜。

自己给自己补全了逻辑链——但,没几个是正确的。

可他能说什么呢?他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很淡定道:“不如你去问问朝灵犀,为什么天天嘴上喊着朝倦女鹅吧?”

沉河握拳:“我觉得确实要问问。”

他心里还有困惑,比方说为什么作为亲戚,朝灵犀会和朝倦她爸同名同姓?

还嘴上把朝倦喊成“女儿”呢?

问题好多,秘书先生脑门挂着大问号,一时间,选择在工作时间里,直接坐在老板办公室的沙发上,掏手机。

严永妄默默地合上面前的文件,单手撑着脸,盯着沉河做事。

沉河才从通讯录里找到“朝灵犀”的通讯号,就察觉到老板的目光幽幽地盯着他。

俊美无俦的容颜,眼神幽邃,静悄悄地看他。

莫名就像是一只有着乌黑发亮皮毛的猫,舔着爪子,瞳孔微缩,牢牢着瞧人。

沉河:“老板,您忙您的。”

严永妄老神在在:“我也期待他能回答你什么。”

于是,沉河感到自己身上背负了巨大的责任:“老板,我必须得问出个答案来。”

爪子挠心般,沉河认真地敲字发给朝灵犀。

半晌,激烈敲字。

又一会,他看着手机,凝重地抿起嘴。

严永妄微微扬声:“怎么说?”

沉河抬起脸,茫然对上他的,过了会儿才道:“朝灵犀说,他就是朝倦的爸爸。”

严永妄一点也不觉得这个答案有多让人吃惊,他只是不动声色地磨了下牙,决定回去后打电话问问那个笨蛋——

脑中念头还没转动多久,沉河又道:“我问他,不是说朝倦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吗。”

“他回我——他是她,她的爸爸粉。”

严永妄不小心摔掉手上的手机,然后默默捡起来。

沉河犹豫:“您说,他这是追星追到自己的亲戚身上去了?”

严永妄:“……”

沉河还在恍惚:“诶,他应该是和我开玩笑吧?”

严永妄勾了勾手指:“手机给我看看。”

沉河乖乖递过来,严永妄快速浏览了一下他们的聊天记录。

以下:

沉河:“朝先生,请问您在吗?”

朝灵犀:“在,什么事”

沉河:“是这样的,我比较好奇您和朝倦小姐的关系……”

朝灵犀:“我是她爸爸!”

沉河:“……等等,她父亲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朝灵犀:“哦,我打漏了一个字,我是她的爸爸粉。”

[备注,此条是沉河的疑惑发出后,过了三分钟才回答的。]

沉河:“那么,冒昧问一句,您和朝倦小姐,是什么关系呢?”

朝灵犀:“……”

朝灵犀:“我是她……远房叔叔。”

严永妄完全能够想到朝灵犀打出“远房叔叔”这四个字时的憋屈,和上头快乐发“爸爸”时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他拧着眉头,这就是最后了。

朝灵犀的“我是远房叔叔”,是在严永妄要来手机后,才送达的消息。

于是,严永妄将手机送还给沉河,平静道:“朝灵犀说他是朝倦的叔叔。”

“……当然,我知道你一直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和朝灵犀关系不错的样子。”

沉河心中的疑虑,严永妄一直都有所察觉,索性在今日一起解决得了:“他帮了我点忙。”

“什么忙?”

“关于我爸妈的事,他知道一些。”

交待到这里,就已经足够了。成年人的很多事,不需要全部交代。

一如严永妄和沉河,即便他们是再亲密不过的老板、秘书关系,也有互相隐瞒的事情。

沉河也不会再追问下去。

他若有所思:“我看到朝倦的公司以前和严氏有过合作……朝灵犀是那个时候认识的夫人、先生吧?”

百科上的信息又为沉河的推理添砖加瓦,还特么的非常合理。

严永妄略思考一番,回忆起百科上,那个一直由负责人管理的公司,确实是在严氏由严蚩、施献缘管理之时进行的合作。近几年,他和那几家公司并未达成过合作。

沉河抓着手机,回了朝灵犀几句话。

过了不久,他又非常惊异地道:“我又问朝灵犀,为什么他和朝倦的父亲一个姓名。”

“你知道他回复我什么嘛?”

“什么?”

“他告诉我,他们朝家的传统就是这样,人死如灯灭,名字这玩意都可以用的。”

“他远房表哥人死了,他就把这个名字拿来用了。”

严永妄:“&*(%#%……”朝灵犀,不愧是你。

沉河:“我靠,真没听说过哪家的传统是这样的?要真像朝灵犀这么搞,他家族谱里岂不是就几个名字轮流换着用?”

严永妄:“也可能他就是单纯觉得这名字好听,所以拿来给自己用了。”他试图给人挽尊,说完以后,顿觉自己这话说得不如没说。

沉河:“行了,我知道他不是死人复活就好。”那奇奇怪怪的“同名同姓”,虽然理由听起来荒诞,但也不是没可能。

疆土辽阔,谁知道哪个民族就有哪个习俗?

要说,他还知道,有些地方妻子的丈夫死了,能由丈夫的兄弟继承这个妻子。

如此荒唐的陋习还存在着,朝家这个“继承名字”的“习俗”,听起来也就没有很奇怪了。

他都不忍说自己刚才有多慌张——就因为朝灵犀要真是什么死而复生的家伙,那么他接近严永妄,岂不是代表严永妄有危险?

想来想去,没顾到自己,只觉得要第一时间告知严永妄这件事。

好在结果是好的。

严永妄告知的,朝灵犀的出生年月与那个“朝灵犀”并不吻合,且,朝灵犀有正当的身份证明、财产证明进行购房,也一定程度上排除了灵异事件的存在。当然,他还是觉得当时他在凌市公墓里出现有点奇怪,更别说当时警方还觉得他好似是脑子有问题的人,但最后,居然顺顺利利地出现在了首都……

可严永妄都不在意这件事,他也没必要一惊一乍。

就算心中有疑虑,也不必表现在外。

他决定自己私底下去查查。

看沉河脸上还有点惊魂未定,严永妄撑着脸,懒洋洋地对他说:“你要是还疑惑,不如去问问朝倦。”

“你不是也有朝倦的联系方式吗?”

沉河:“也是哦,两边说法一对,那事实就出来了。”

他看了一下办公室内的表,叹气:“不过现在不行,我为了这件事耽误太多时间了,得去忙工作。”

“有空再说。”

摆了摆手,沉河往外走。

还没走两步,他又回身,忽地问严永妄:“你觉得朝倦好看吗?”

“怎么这么问?”

他看到自己年轻的老板微微皱起眉头,冷淡而漠然地看向他,眼中没有什么情绪。

这是他经常保持的表情:冷冷、凉凉,就像是一尊完美的雕像。

“我觉得她长得特别好看,秘书们也一致都吃她的颜值。”

沉河注意到,严永妄缓慢地吞咽了两下唾液,喉结滑动,像是想说什么,又忍了下去。

秘书先生:“她非常、非常迷人,您不觉得吗?”

从观众的角度来赞誉,用词大胆而热情,“要我说,她非常适合出现在银屏之上,若说世纪美人,应当有她。”

他又看到老板默默地抓起旁边的钢笔,手背上青筋毕露,有点使劲儿。文件夹摆在桌上,因为他的动作而挪动一番,就连钢笔尖都有点要戳进文件夹的塑料壳里。

起初没觉得不对劲,可严永妄这反应就真的有点不对劲。

沉河:“您——”

严永妄:“出去。”再夸下去,他耳朵就要腾地红起来了!

沉河:“诶?”不像是生气的口吻,更多是恼怒,可为什么恼怒,他也莫名其妙,“我就是单纯地夸一下大美人,怎么了?”

严永妄冷冷地:“不许你夸了,出去。”

沉河:“……”默默地看了下好像要发脾气的年轻老板,耸了下肩头,“行叭,我出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民国之联姻 十维公约[无限] 带着文豪红包群考科举 愿祈久安 工具人的自我修养[快穿] 恶魔书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足球]以队医的名义 屑老板只想赚钱不想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