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电影《无情道》上映当天。

首都市中心的商业大厦外头, 巨大的LED屏幕上,滚动着《无情道》的电影宣传图。

电影宣传图上,“无情道”三字以水墨点出, 恣意挥洒,极尽逍遥。

眉目俊朗的丁玄策持剑指苍天, 眼神凛然,面颊有鲜血淋漓落下, 背景是一片黑白灰, 隐隐可见破裂的天际,一线猩红溢出。

他的身后有着同伴、爱人, 冷凝远方。画面分明静止,却像是有风流动般。

沉河请同事们包场看《无情道》,他提前了半个月预定,预定完没多久,就听电影院工作人员感慨说, 还好他预定的早。

“王导的名头真是大,基本上预定的场次都满了。”

沉河回头就告诉严永妄:“电影场场爆满,如果要买票去看,记得提前。”

严永妄说自己知道了。

他没说自己的“朝倦”身份被王驰邀请着去看首都市中心电影院的首次公开放映。他谢过沉河的好意,又转告朝灵犀:“你买电影票了吗?”

“还没有……”

“不用买了,我手头上有几张票, 到时候和我一块去就行。”

这次公开放映和此前的首映式是不一样的性质。首映式上, 剧组主演们基本都会出席, 期间还会有记者来采访,以及与台下观众互动,算得上一次浩荡的营销活动,等待首映式结束后, 才会有电影播放,此时的电影版本已经是后续正式上映的版本。当然,因为工作原因,严永妄没参与,他知道三月初举办过首映礼,首映礼结束后,才是各个发达城市特定影院的点映活动。

而公开放映,已经是将主动权交给了观众来选择。不再是什么营销、宣传活动。

他没空去参与这些宣传活动,倒是有看陈浩瀚、徐柏龄等人积极参与,时不时给他反馈一下看完后的观众反应。

大多都是不错的反馈。

互联网上也有专业的影评人受邀观看了首映礼,对《无情道》的评价都很高。

严永妄是自己没时间专门去筛选信息流,但是他有一个小喇叭朝灵犀。朝灵犀自从掌握了刷微博的技巧,就常常给他转发一些关于影评人评价《无情道》

的微博内容。

他都被他这种殷勤劲儿逗乐:“你很闲吗?”

朝灵犀:“我确实蛮闲的。”

说着又发来一个可爱表情符号:OvO

严永妄失笑,摇了摇头,又专心处理自己的工作。

三月三十当天。

周六。

沉河和同事们进入包场影院厅,十多号人挤在座位三四十号的影厅,各自买了爆米花、饮料等等。

电影还没开场前,莫默喝着奶茶:“不知道陈浩瀚这次演技怎么样,我一直很喜欢他的舞台表现力,跳舞非常奶思!”

“龄龄演技一向不错,啊,你看,她今天还发微博,说自己在和同剧组演员们包场看首次公映。”

莫默探头看了下。

徐柏龄V:和大家一起来看首次公映啦!

配图:[照片][照片]

有一张是六七个人头的照相,是同剧组的演员们。还有一张是独立的,只和朝倦拍的,后头挤过来一个陈浩瀚的半张侧脸。

下面的评论也好玩,粉丝们一看就知道这是龄龄在拍第二张时,被陈浩瀚截胡,由两人照变为了三人照。

徐柏龄回复这个戳穿真相的粉丝:[大哭]浩瀚就是抢镜王!

《无情道》的演员包场是王驰邀请的,每个演员都多了几张,可以邀请自己的亲友来看。大家都是邀请了自己的朋友、经纪人等,也有演员因为没空,所以就没来,位置空缺着。

总之,三月三十日,上午十点整。

全国影院,《无情道》首次公映开场。

严氏秘书部的一众同事们敛声静气,看着银屏上,由广告转为开场。

是一副修真界的水墨画,犹如仙境,若把白云揉碎,云雾氤氲,飘然空中的仙岛、萦绕青云中的山尖、狂风骇浪中的仙人屿,如星如月。

如有人凌空执笔,浓墨重彩,将画面细化,原本朦胧隐约的水墨画慢慢清晰,幻化为现实。

与此同时,笔墨顿住,随之响起了独白声:

“我醒来的时候,是个正在土里刨坑挖地瓜的……农民。”

陈浩瀚的原声,带点呆,带点愣,带点无奈。

画面开始变化,云海减退,天边凝着霞光万丈,仙人界如夜幕降临,慢慢隐退,朝霞与天光在穹顶相接。凡人间露出原貌,是灰扑扑、朴素、毫无奢华仙人之感的世界。泾渭分明,仙凡有别。

一张裹着土,脏兮兮的脸,依稀能看出眉目清朗,衣着简朴的少年郎,托着脸,望着地上那瘦瘦一条的地瓜,默默地伸手抓进怀里。

丁玄策小心地擦掉地瓜上的泥巴,轻声叹了口气,然后拧紧眉头,用力地一口咬上去。

还算甘甜,至少可以果腹。

在这个贫瘠的农村里,地瓜已经算得上是很不错的食物。

……

电影从丁玄策因车祸死亡穿越后开始演绎,讲述了丁玄策在机缘巧合之下抓住机会,进入仙门……

但这些仅仅是丁玄策的回忆,电影进程到了几十分钟,观众才惊觉,前面的所有情节,都是丁玄策陷入困境时,境界大跌,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回忆起来此世间时,最初的记忆。

最初的记忆,有他重生为农民刨地,困苦于凡人身份的短暂年华,也有他得触仙缘,进入仙门,从师真人,又在大殿之上,遇见华容锳的那一幕,也有他被林林月追求的情节……

但这一切都仅仅只是回忆而已。

彼时,丁玄策已经是元婴期大圆满,因境界跌落,沦为结丹期。

也就是在这个困境中,他与整个电影里最终大BOSS尤笑相遇。

尤笑的扮演者是个演戏多年的老戏骨,容颜尚算英俊,皮相并不突出,但在电影里,王驰那神一样的天赋执导之手,拍下的每一帧画面里,尤笑都显得极为俊美。

他冷冷地、毫不在意地救下了丁玄策。

在丁玄策艰难张口,询问恩人姓名时,他平静地回身看他一眼,没有笑,甚至没有多余表情,只是颔首一刻,道:“若你能活下来,再来报恩也不迟。”

……

《无情道》,贯穿全文的线索,为“无情道”三字。

反派所追求的道为“无情道”,他坚信七情六欲最是无用。他愿天下人无情无欲,证己道,得己突破,同时,还可促众多修士毫无杂念地追寻大道。

因此,在得知此修真界的界壁过厚,至今无一人突破大乘期飞升之际,他早早做下了准备。

查阅古籍,窥探世界之谜。

最终,他得到了深信不疑的答案,决心以秘宝拯救此修真界的飞升之限。

——为证己身道,也为众修士求长生大道。

私欲与大义,糅杂成了一个复杂的人物。

尤笑,费尽心机寻得了秘宝,与秘宝陪伴多年,几乎耗尽了大乘期的大半时光。

大乘期的岁命悠久,在这长而寒,无人陪伴的日子里,尤笑身边常有的事物,仅一只剑,剑穗华贵;一块石,挂在襟前。

后来,剑穗化为尘土,剑也因华容锳激斗而破碎。

只剩下一块石头。

……

严永妄坐的位置很好,第五六排,正中间。

最适合观影的位置。

整个影院有一百多号位置,王驰全部包场,今天能来看的人也就二十多号。

大家找着自己的亲近友人一块坐着。

剧组的工作人员也有单独的包场,王驰为保证演员们不被打扰,还是单独给剧组员工、演员们分开包场。

这也是王驰一贯的做法。

这个场内,大部分的剧组演员早已经参加过首映礼,看过了电影。

只有严永妄没有看过。

他领着朝灵犀来时,徐柏龄和陈浩瀚认出这个戴着口罩、帽子的帅哥是谁,目光在他和他之间打量了一下,问道:“倦倦,你今天就只带一个朋友来看吗?”

徐柏龄这个亲友都在别的城市的人,也都领了自家经纪人和小助理来看,用掉了王导送来的三张票。

陈浩瀚亦是如此。

全场演员里,带两位是常态:演员们大多领着自家经纪人、助理来观看;也有助理多的,两三个,这就占了四五个位置。

像他这样,只带一个人来观影的,真的算是很少。

“是,就他一个。”

徐柏龄:“哦哦,你们要不要吃东西?”

“浩瀚的小助理买了不少好吃的。”

他们是完全将这次公映当做消遣,因为此前早已经看过,所以是当做放松,陪着朋友来的。

只严永妄一人是看都没看过,来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把正式版本的电影看完。

他摇头拒绝了零食,但犹豫了一下,又偏头问朝灵犀:“你想吃吗?”

朝灵犀:“不了,谢谢。”

徐柏龄惊愕地发觉,这个和朝倦有点像的青年,有着一把非常冰冷的嗓音。

此前第一次见面,是在他们宣传后,这位青年提了一辆十多万的车来接人。

因着距离远,户外地冻天寒,她完全没意识到他说话时的寒度。

只有在室内,毫无冰冷的情况下,对比才愈发鲜明。

是那种……能让人骨子发寒,双股战战的冰冷。

她难免地瑟缩了一下。

不过演员的专业素养让她没有在朋友面前露出对这人嗓音的畏惧,她和经纪人助理的位置距离朝倦的位置挺近,因着位置多,大家都是随意挑选位置。

她本来打算靠近朝倦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人有点让人害怕。

于是同排的位置,她隔了两座坐。

……

电影里,出现华容锳的画面,帧帧令人痴迷。

王驰是个很会把握演员皮相、优势的演员,他擅长以氛围感塑造华美精致的画面。

华容锳初次出场的那一幕,在座被演员们领来看的亲友们,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顶戴玉冠,美若神女。长眉冷眸,淡唇樱色。

她面无表情,目若寒冰,轻轻地扫过下方的师弟师妹们。

犹如一束生长在寒冬料峭时节的梅花,枝叶轻颤,寒意尽显。

却掩不住其冷艳孤高。

是一种利箭般,凌空而来,从人类的视野中穿透,再牢牢烙在人们心尖的美。

美的不可方物,美的无法言说。

……

朝灵犀轻轻地吸了口气。

他像是第一次见到朝倦般,痴痴地望着银幕上的那个“华容锳”。

小声呢喃:“倦倦……”

严永妄没有错漏他的声音,他轻轻嗯了一声,疑惑看他:“怎么了?”

朝灵犀小声说:“你好像她。”

这个“她”是谁,他们双方都心知肚明。

严永妄沉默地抬起指头,将他的脸推了推,示意好好看电影。

很快,朝灵犀又说:“但你要比她好看多了。”

严永妄笑了一下:“真是会夸人。”

“不,我是认真的——”朝倦认真道,“论美貌,这世间没人能敌得过你。”

“你是人间至宝,天上悬月,星洒人间——”

他用着奇妙的异世界语言,低语着,韵律奇妙而低沉,悦耳动听。严永妄听不懂他的话,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心说,朝灵犀果然还是这样,天天一副彩虹屁的样子。

严永妄承认,自己的“朝倦”身份有着一张非常好看的脸。

但他看了十多年,再过几年就满二十年。

早已经习惯。

习惯,意味着对自己的美无自知之明。

……

电影的结局,正如陈浩瀚当初和他说的那样。

王驰习惯有几个结局做备选,除了和小说连载结局一样,是尤笑在失去伴生石崩溃,华容锳漠然将其敲昏外,还有两个结局。

正式上映的电影结局,挑选了陈浩瀚同他说的最后一个。

仿佛是系列电影的开端。

“界壁已破,长生之路触手可得。”

“但——”

岐华仙门的掌门真人露出愁苦之色,他望着破裂的天际,喃喃道:“但还未等到有人飞升,这世界就要崩溃。”

丁玄策皱眉,询问真人:“大师姐去何地?”

“去寻尤笑……”掌门真人脸色难看,“她无法置之不理,她说,同为无情道修士……总该要互相照顾点。”

丁玄策猜测,原话定然不是如此顺耳好听,只是掌门性格中庸,向来能将大师姐冷淡、毫无情商的话,绕个弯儿,用自己的话,说得更柔顺悦耳些。

大概就是华容锳烦尤笑居然因为失去了伴生石,而神志不清,接近疯癫。大乘期修士的一举一动与天地相关,如若情绪崩溃,只怕这个世界也会有不大不小的麻烦,因此,才想着要去解决这个麻烦。

于是,他向掌门真人道,自己也去寻大师姐。

而就在找到大师姐和尤笑时,丁玄策未见到二人容颜,只闻其声。

那个时候的尤笑,已然是病骨支离,神志不清,因着强大的修为,他的痛苦导致了世界天际开始隐隐碎裂。

华容锳的音色冷漠,“你发疯又有何用?如今为时已晚。”

丁玄策停住脚步。

“若你再执迷不悟,不愿清醒……尤笑,你会错失掉最后找到伴生石的机会。”

尤笑的声线缓缓、颤抖,冷凉中透着彻骨的绝望:“机会?”

“不……不会再有了,我早该想到,那本古籍……是在骗我……”

他近乎哽咽,茫然而失落地说:“它——我丢掉的——”

于是又有尤笑接近撕心裂肺地剧咳,丁玄策惊愕望向天际,头一次意识到,即将飞升,大乘期圆满的修士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有多大。

随着剧咳,一线猩红,在遥远的天际,缠绕着仙人界的垂暮星河,跗骨之蛆般,有扩张之势,难以摆脱。

那是世界受到影响,即将崩溃的前兆。

“尤笑,看到你这幅样子,我都不敢相信,你是个修习无情道的修士。”

尤笑不答,像是无话可说,也像是对她的话保持默认。

是了,如今这样的尤笑,丁点不肖当初那个冷清漠然的无情道修士。

当初论道,他甚至还保有着无情道修士该有的清冷、冷酷,而今,所有该有的情绪都消失,只剩下一个狼狈的,因失去伴生石感到痛苦的大乘期修士。

他恐怕再不能被称为,是个“无情道修士”。

“古籍?”华容锳又开口,丁玄策只能听出她似是叹了口气,伸手使力让尤笑不那么痛苦些,冷道:“我早就同你说过,那古籍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你深信不疑……”

“尤笑,若你信我一次——”

“我会将那伴生石为你取回。”

==

林深是《无情道》的资深书迷,电影上映当天,他大手笔地包了学校附近影院的电影包场——邀请同班同学一块看!

电影的精彩程度,一如他当时追小说《无情道》般。

华美、细腻的画面,塑造出一个令人神往的修真界。

丁玄策为主角,以他的角度,看他从一个农家子身份,逐步奋斗,打脸小反派,与主角团成为至交好友,又在电影中后段,共同对抗着大boss尤笑。堪称是爽度爆表,剧情精彩。

是个合格的商业片——再加上演员美型,演技出色,就连最可能给电影拉胯的流量小生陈浩瀚,在电影里的演技都可圈可点。

而从林深的角度来看,这个电影堪称完美地补全了小说中尚未写明的结局。

文中没有提及到,为何伴生石丢失,为何尤笑的计划只成功一半。

电影里,王驰以自己多年执导的经历给出了比较合理的逻辑链。

这个逻辑链也使得,这个结局类似系列电影的开端。

——作为观众的林深不知道是,当初编剧将剧本交给王驰时,亦没有解释为何伴生石的作用只达成了一半:虽打破界壁,却未能吸情吸欲。

王驰在收到剧本时,被这个带谜的故事剧情困扰,他觉得这个剧情点如果不理顺,恐怕呈现给观众的感官不会好,于是通读了整本小说。

最后,他猜测,是“古籍”做的怪。

古籍误导了尤笑,让他以为伴生石可以做到吸收七情六欲,但结果没有。甚至在他大乘期突破之际,使用伴生石后,意外失去了多少年来与伴生石的牵引。

简言之,古籍的存在是个阴谋。

多年来,有许多人读过古籍,而尤笑是唯一一个深陷阴谋的修士。

他的生平,令他厌情厌欲,步步踏入深坑中,最终,失去了陪伴他多年的伴生石。

结局无疑是让人感到舒爽,同时还让观众们带点对下一部的期待。

反派的阴谋不起作用,甚至免费给全修真界的修士们开辟了长生大道,代入主角团的角度——这尤笑就是吃了大亏,做了这么多年准备,只为全世界修士徒做嫁衣。

最后,还丢掉了让他十分在意的伴生石。

虽然,因为失去伴生石,这个世界隐隐有崩溃之兆,但好在主角团中,人气极高的华容锳——

书迷口中的大师姐,决心控制住尤笑的情绪,说她会助他一臂之力,找到伴生石。

结局在此处截止。

尤笑听闻华容锳那句后,发出了轻微的叹息声,与此同时,天际的猩红慢慢褪去。

从爽文角度来说,反派做了无用功,甚至因此付出了代价,又有他原本孤独强大的形象一朝脆弱,不得不依赖主角团的帮助,夺得伴生石。

妥妥的爽文片无疑。

林深看完片子,当即就如八爪鱼般,手速飞快地敲字,发了一篇长长的影评文。

重点夸赞王驰对片子把握程度,爽点嗨点非常清晰明了,让观众随着主角的发展,心潮澎湃。

同时,又非常兴奋地夸赞了片子里众多演员的形象。

其中,最得他文采挥洒的,就是“华容锳”这个角色。

他费劲了所有能想到的,最美好的辞藻,来形容电影里的华容锳,说她冷而艳丽,犹如寒星,犹如明月。

那一幕,丁玄策初入仙门之时,因大师姐轻轻垂眸睇目的一刻,是他心中,全电影里,最美的画面。

“仿佛是有谁把‘美’字具象化,她太漂亮了,骨相精致,冷艳至极。”

“不该是凡人,她该是天上神女,是从天上走下,垂怜这世界美太少,于是——”

“甘心以己证美。”

“让世人看看,她是值得‘美’这字。”

林深的微博号,粉丝数量很多,小二十万。

从前是主要以分享生活为主,以及分享学霸经验——没错,林深小少爷是个妥妥的学霸,高考成绩好,大学里专业课成绩也好。

他的粉丝大多是和他同龄的大学生,也都见过林深盛誉《无情道》这本小说,是个忠实的“大师姐吹”。

电影一上映,结束没多久,他就发出了这么一条影评。

本来,林深还觉得自己对“华容锳”的点评会不会太过火,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代入了对朝倦的喜爱之情。

但文已经发出,他也不想改。

索性,去搜搜看大家对《无情道》的评价。

除却那些陈浩瀚、徐柏龄的粉丝们,在超话里呜呜喳喳地夸着自家偶像太棒了,这个电影太好看外。

大多数路人对《无情道》这个电影的第一反馈都是:

“大师姐也太美了吧我草!!!!沃日!!!我不行了,在电影院里看到大师姐刚出场就已经呆住!”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热门: 与你予我 撩到校草后我发现追错人了 废柴夫夫掉马日常 偷情:乡野欲医诊所风流 陌野村医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幻视颠峰 你的选择是?? 官心病 反向标记a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