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二月, 电影宣传活动如火如荼。

沉河知道老板这个月有私事,他也不好过问,不过在电话里还是亲切问候了一下:“如果有什么会议需要面谈, 我尽量安排成线上会议。”

“好的。”

过了一会,沉河又道:“如果有什么事, 记得打电话给我。”

最近,老板和秘书的关系非常和谐。

再无之前因林深小少爷而带来的种种烦恼, 也无什么老板情绪低落, 他需要安慰人的事。

他甚至觉得,老板最近的心情显著飞跃!是一种难言的喜悦, 就像是又有了生活重心一样。

沉河发自内心地欣慰:为老板的心情好。

只要严永妄心情好,他的心情也会好些。

……

严永妄去参加电影的宣传,各个地点飞,朝灵犀在夜晚时联络他,常常是看到一个脸上还带着妆, 生无可恋卸妆中的女儿。

屏幕中的朝倦,雪白肌肤,睫毛老长,嘴巴也涂得殷红。

手上正揉着卸妆油,很直男手法地往脸上瞎抹。

朝灵犀不敢打搅她干正事,等她冲了脸上的残余妆容, 拿面巾纸擦脸后, 才敢发声:“最近这么忙吗?”

朝倦:“还好。”

话说完, 很沉默地又拿了纸巾用力擦嘴唇,朝灵犀看着直觉得嘴巴痛:“你轻点擦,我怎么感觉你用劲儿这么大?”

女鹅:“总感觉没卸干净。”

朝灵犀抽气,“多漂亮的嘴巴, 你别给擦破了。没卸干净就再卸一遍嘛。”

然后,他听到女儿幽幽说:“不想,我懒。”

对于严永妄来说,化妆不算是一件特别享受的事,卸妆更不是。

要知道,对于很多女孩儿来说,卸妆就已经很烦人。

不知道多少女孩儿在互联网上发言,说希望出一个卸妆机器,深夜回家后,摁下按键就自动帮忙卸妆。

严永妄也为卸妆烦恼得很。

虽然化妆确实会让他变得很好看——特指“朝倦”这张脸,他一被化妆师化完妆,徐柏龄就忍不住盯着看,看着看着还脸红,陈浩瀚瞥过来也情不自禁笑,真诚夸她真漂亮。他对着镜子看自己,也能觉出化妆对五官的加成,大概就是从好看变成更好看的感觉。

好看是好看,但是一回来,他真的懒,不想卸妆。

怕影响明天宣传时不好上妆,还是老老实实地买了瓶卸妆油,揉吧揉吧搓脸上。

因为卸妆时候很无聊,所以选择连线朝灵犀,听他说话。

朝灵犀看她卸妆清洗完毕后的脸:“漂亮!”

严永妄已经习惯他的彩虹屁,不以为然:“噢。”

朝灵犀:“真的漂亮!”

严永妄随手拿了瓶面霜,扣一坨,往脸上涂。

涂完以后,万事大吉。

朝灵犀:“这是什么好东西?”

“面霜。”

朝灵犀恍然大悟,他盯着屏幕上那一陶瓷瓶,小声说:“看起来还不错。”

同为直男,朝灵犀从没有给自己涂过脸——也许很久以前有过,不过时间悠久,他大概率是忘掉了。

严永妄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聊天的最后,朝灵犀说:“你的电影什么时候上映?”

“三月尾。”再过几十天。

严永妄看到朝灵犀脸上出现了某种期待的表情,然后又是他的嘀嘀咕咕:“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

“所有想要靠近你的人,都是不怀好意的。”

“怎么个不怀好意?”

“他们馋你!”朝灵犀很严肃,眼神里透出几分厉色,“馋你身子!”

严永妄默默地听他说话,然后又听他说:“馋你身子,他们下贱!”

“居然还敢抱你!”发出一声怒吼!

有点忍不住了,拿手掌盖住脸,只露出一双笑得弯弯的眼,肩膀抖动:“我知道了。”

来自老父亲的关爱,觉得所有人都是觊觎他家女儿的坏蛋。

严永妄本来还以为他这话说的意思,是要说什么关于当初他被坏人抢走的事,却没想到,是在说前两天宣传活动时,朝倦的粉丝上台试图拥抱的新闻。

朝灵犀:“你还笑,你没有一点自觉吗?”

“什么自觉?”

“你这么好看!这么可爱!”朝灵犀声音越来越大声:“谁都想要亲近你!”

严永妄已经老神在在地喝水看书中,他时不时应一句:“我知道啊。”

“从小到大,很多人喜欢我,”耸了下肩头,“不过我谁也不喜欢。”很淡定,很无所谓的口吻,不以为傲,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多说的。

说完这句后,无奈地对朝灵犀道:“好了,我目前的身份算得上不大不小一演员,肯定要接触到粉丝……”

“以后就不会了。”电影上映后,他应该不怎么会用这个身份出现在媒体眼下。

严永妄嫌麻烦,也觉得自己的本职工作需要认真做。

艺人身份,对他来说,实在没必要。

还是老实赚钱,做个总裁比较好。

朝灵犀欲言又止,他想说自己担忧的不仅仅是粉丝的接近……还有更多。

而严永妄低眸看书时,没有看到他这一刻的感情波动。

他在看书喝水的间隙,懒懒想:

时至今日,真能靠近他的人少之又少。除非出现像上回那种情况……但也不太可能,毕竟,严永妄思索,那个疯子已经死了,总不该他身边还有什么疯癫之辈吧。

这个念头没有吐露,他也不想让人平添担忧。二月二十八,飞机直飞安城准备做宣传。

徐柏龄和严永妄的时间正好重合,两人约着一块去安城。而陈浩瀚等人,因着有别的行程安排,需要延迟到达。

都是头等舱,徐柏龄的小助理在她们俩的后头坐着,徐柏龄兴致勃勃地小声给严永妄说着她最近看的电视剧。

“诶呀,真好看!甜死我了!”

说的是娱乐圈某位演技好,脸蛋甜的女明星演的戏,男主角是个大帅哥,编剧写的剧本着实不错,要徐柏龄说,可以算得上今年上半年最不错的偶像剧。

严永妄不比徐柏龄,知道不少圈内的消息。和她坐着,就听她说了不少关于今年大概要上星的某些电视剧。

几个在影视行业常有出品的地方卫视在今年瞄准热度,在恋爱剧上下了功夫。

据说前些年买下的一些剧都会在今年逐步放映。

不知道是狗血剧偏多,还是甜蜜剧多些。

“倦倦,你一定要去看看!”

徐柏龄说完以后,感到有点困倦,揉了揉眼睛,嘟囔道:“我这生物钟又来了。”

直飞安城的航班,晚上九点落地。

徐柏龄的小助理探头过来:“龄龄姐,困了吗?困了就睡,飞机还有一两小时呢。”

国度疆土辽阔,他们之前的行程在最北方的城市,现在去安城这个偏南的城市,即便是速度最快的飞机,也需要几个小时。

徐柏龄对严永妄说:“那我先睡一会了,倦倦你要是困的话,也睡一小会。”

严永妄看着她,摸索出个眼罩,没一会歪着头呼呼大睡起来。

小助理有点替徐柏龄不好意思,小声道:“龄龄姐从小到大就是这样,”

严永妄觉得她很可爱,忍不住笑起来。

“挺好,睡眠质量不错。”

他打量她的睡颜一会,替她拿了小毯子盖了一下,然后继续专注看书。

出行在外,以朝倦身份活动,他很少会在别人面前拿出严氏相关的文件,多半时候是当做给自己放个假。

放假,意味着可以看一些自己想看的东西。

他开始重复地阅读《无情道》这本小说,多次,许多次。

听了林深的建议,在KINDLE的电子书商城里购买了《无情道》的电子版本。

更方便他平时出行阅读。

如今看到的《无情道》章节,是关于丁玄策与林林月的剧情。

小说里写,丁玄策被林林月追求之初,是挺无奈的。他是个性格温柔的人,曾有读者说他有点圣父,非暗黑流主角,不太满意。而文中的林林月,喜欢的就是丁玄策这种带着温柔、慈悲的性子。

他当然也有奋进心,从农家子入仙门,在同辈人的优秀下从不气馁,努力修炼,逐渐成长为小说结局最后,岐华仙门的“双骄”之一。

要知道,在最初,进入岐华仙门之时,仙门内的大师姐华容锳一直是师弟师妹们不可匹敌、以仰慕眼神追求的对象。

但最后,丁玄策成为了可以同华容锳一样,被提起时,人人称道的修士。

《无情道》。

林林月追求丁玄策,她没什么好的追人手法——药王谷里,大多是师兄师弟,没有师姐师妹的。

也因此,没太多人能教她,怎么以一个女修士的身份追求人。

所以一开始,她是笨拙地学了师兄师弟们追人的法子——

送花、送灵药、送灵丹、送法宝。

丁玄策一下学回到自己的居所,就被门口堆着的花草药丸给惊住了。

然后,林林月很认真地捧着一个法宝给他,说:“这是我找了很久,觉得很适合你的……”

“送你。”

是个娇俏的女修士,模样好看,一双杏眼圆圆,笑起来很甜地弯着。

丁玄策:“……”

头痛,怎么告诉她,她这样的追人方式好像是把他当成女修士了呢?

最开始,丁玄策因为倾慕华容锳,被拒绝后,努力修炼,并不太想沾染情爱。

可林林月实在是锲而不舍,在后来的情节里,甚至为了救丁玄策而生死不知,跌入血魔海。

也就是在这个情节里,丁玄策终于明晓了自己已经习惯了身边有林林月的存在,为她服下丹药突破境界,最终杀死妖兽,为她报仇。

在一起后,丁玄策和林林月同框的剧情,就太容易扣出糖了。

林林月性格活泼,而丁玄策要稳重很多。

前者娇俏,后者温柔。

有着明艳脸蛋,可爱嗓音的林林月与长相英俊,姿容明朗的丁玄策,在严永妄看来,就是最合适不过的一对。

他已经知道他们是他的父母,再想一想严蚩、施献缘,就觉得……果然,太像了。

严蚩,长相英俊,眼神多情,并非那种拈花惹草的多情,而是读懂太多凡尘事的多情,还有着好温柔的嗓音,从小到大,他都是太宠爱他,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总也舍不得放下。

——虽然十岁以后,变成女孩的他,惨遭父亲的亲近拒绝,不过他还是牢记自己的幼年时候。

严蚩疼他疼得不得了,小时候喊“宝宝”“乖乖”……一众非常不适合男孩子的称呼,都能从他的嘴里流利吐出,丝毫不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施献缘,模样俏丽,很爱笑,和严蚩一样,时不时“心肝儿”“宝贝儿”“严严”地喊。十岁以后,买了好多女孩子穿的衣服,教他要怎么以女孩的身份和人相处……

总之,他们真的……太爱他了。

严永妄想着想着,小声叹了口气。

思念是个好东西,能让他感到微妙的哀伤和欢喜。

他又认真地读了下去,屏幕点动,翻页阅读。

丁玄策与林林月的剧情,是严永妄最喜欢看的。

他没好意思把自己最爱看的情节告诉别人——尤其是朝灵犀,他估摸着他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委委屈屈,觉得他肯定没有他们俩讨人喜欢。

但,公正地来说,就算严蚩、施献缘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严永妄就是更亲近他们一些。

毕竟从小到大,他们以爱灌溉他成长,陪伴他二十多年……

在朝灵犀口中,是到了不得不离开时,才以意外事故“死遁”的。

而他的存在,他们的离去,背后定然还有什么暂时无法得知的秘密。

至少,朝灵犀常常露出一副欲言又止,却最终忍下话语的表情。

严永妄是个有耐心的人,在商场上,他曾经等待数月近年,就为了设局赢得自己想要的。手段算不得温和,比起他的父母,总要显得粗暴、冷漠许多。

他不会以这种手段来对付朝灵犀,因为他也在意他的感受。

所以他选择等待。

好在,他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等待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

时间走到八点二十分。

飞机开始不平稳地晃动,机长播报着遇到气流,要乘客们收起桌板、系好安全带。

严永妄看到徐柏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扯下眼罩,声音哑哑问:“怎么啦。”

“气流影响,应该会有小颠簸。”

徐柏龄:“好噢。”

她没太在意,从前坐飞机,十次里七八次都有气流,习以为常。

便又伸手把眼罩取过来,想要再睡。

严永妄精神很好,并不困倦,他看到有空姐空少在飞机短廊上行走,态度和气地让乘客们收好东西,防止飞机颠簸,造成液体倾撒、物体砸伤。

他看到有一个模样俊俏的空少走过来,态度温柔道:“小姐……”

就在此时,飞机一个颠簸,即便扣了安全带,也险些将人颠了个发愣。

徐柏龄“呜”了一声,吓坏了,她在位置上,感觉自己像是坐在碰碰车上。

屁股上下弹飞,慌得她马上扯下戴了一半的眼罩。

而空少飞速地伸出手,牢牢地握住了严永妄的手臂,以一种很有分寸的姿势,同时语气平稳地安抚着周围的乘客。

严永妄因着被他握住手臂,竟没有像是徐柏龄那样,颠得吓破心脏。

他感到自己的心脏跳跃得比之前快多了——危机来时的前奏。

空少:“您们还好吗?”

他有一张很俊俏的脸,眼神充满关心,脸上亦有惊慌,不过专业素质让他保持着镇定,在握住了严永妄手臂后,又伸手扶住了惊惶未定的徐柏龄。

空少自然认出眼前两人,不说家喻户晓的童星徐柏龄,就说旁边这位小姐,也是近期微博热搜常驻的女明星。

徐柏龄:“怎么了这是?”

空少:“气流颠簸,徐小姐请别担心。”

严永妄轻轻挣脱了空少的手掌,转而安慰徐柏龄:“没事,小问题。”

徐柏龄脸有点白,身后的小助理也有点吓坏了:“龄龄姐没事吧?”

好在气流影响,也只有十多分钟。

期间不断颠簸,动静大得像是飞机被丢在蹦蹦床上。吓得徐柏龄已经双手合十,小声念叨着平安了。

严永妄:“你还好吗?”

他确实也是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又恢复镇定。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种在飞机上,孤立无援,全靠机长把控的时刻,他竟然也不怎害怕。

身边人的沉稳是能够影响到人的。

徐柏龄拍着胸口,露出一个不算好看的表情:“不太好,我坐了这么久飞机,还没有像现在这样……颠簸得这样严重。”

说着说着,飞机又晃了一下。

于是严永妄一直小声安抚着她的情绪,直到气流颠簸结束,那位空少又过来,递了两杯温热的开水。

他谢过他的好意。

问徐柏龄要不要喝水,徐柏龄点了点头,小口地喝了下,总算是安定了情绪。

至于严永妄,他没有喝,因为觉得没必要。

那位年轻、俊俏的空少好像对她们很关注,即将落地前后又一直关切地来看她们。

严永妄挺感激他在气流颠簸时伸手扶住他,下飞机前,又记下了他的编号,准备亲自感谢他。

他匆匆记下他胸前编号时,也记住了他的姓名。

“陈烨”。

等到正式落地安城,徐柏龄和他在去往酒店的路上,小声说起了今天的飞机小事故。

“真的怪吓人的……”徐柏龄胆子小,原本娇俏甜美的嗓音也喑哑起来,委委屈屈,带点小气音:“我总感觉像做梦一样。”

“倦倦,你会害怕吗?”

“还是说我,胆子太小了啊。”

严永妄说:“我胆子大一点吧。”他活到如今,最害怕的时候除了父母过世外,就是看到谁爬了他的床。

父母因飞机失事去世后,他对飞机抱着一种不好说、不好谈的态度。

但是因为工作原因,平日里出行基本就是靠飞机。

早年会因为有阴影,在飞机机舱座位上无法安坐。后来就好了很多。

而在他知道……关于父母的事后,那阴影就消退很多。至于今日的飞机颠簸,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徐柏龄叨叨完,情绪来的快,亦走得快,亮着眼睛说:“倦倦,刚才那个空少,你看到了吗?”

“嗯?”

“他好像很喜欢你诶!”

“哈?”

“我看人不会错的,他肯定喜欢你,”徐柏龄斩钉截铁,然后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刚才他扶住你,你没有觉得心跳加速吗?”

“……”严永妄沉默盯她。

徐柏龄嘿嘿笑了两声,“好吧,我是在开玩笑啦。”

“不过,他看起来真的很喜欢你呢,那种眼神……”徐柏龄琢磨着,转而露出一个笑容,灿烂明艳,“就像我给你说的那个偶像剧里,男主角对女主角非常在意……近乎痴迷的目光。”

这个评价听起来很偶像剧,严永妄没有太放在心上。

他只是笑着,纵容着听着徐柏龄说着话,心想,等她说完,估计心情就好多了吧?

果然如此,等到车子开进酒店,下车时,徐柏龄又恢复了往常的活力四射。

已经可以和微信里的陈浩瀚大声叨叨今天的遭遇,说着空少有多帅气。

“真的帅哦,我觉得他要是进娱乐圈,那张脸蛋也是很出挑的!”

在她的声音里,严永妄拉着小行李箱,思考着在飞机上见到的那位空少的脸。

编号:58233

姓名:陈烨国航航班,负责头等舱的年轻空少。

样貌……确实不错,有着一张俊俏的脸,温柔说话时,平易近人。

在那种情况下,若是普通人,恐怕真的就要喜欢上这样好看的青年。

不过对他来说,并不产生什么影响。

严永妄冷淡地想。

……

而徐柏龄回到自己的酒店房间里,和损友陈浩瀚聊天时,嘻嘻哈哈说:“诶呀,我真没感觉错。”

“那个空少肯定对咱们倦倦一见钟情了!”

陈浩瀚:“哇!”

“不过我觉得倦倦姐本来就长着一副很容易让人心动的样子!”

徐柏龄:“倒也是!”

“倦倦说她没意识到,不过我真的觉得……那个空少看倦倦的目光,好痴迷啊。”

“如果是个普通女孩,在那种飞机颠簸,接近生命危急的关头,被这样样貌好的男人扶住,一定会心动的吧。”

徐柏龄虽说是童星出身,可也是正经高考,考进戏剧学院的人,她说起来,头头是道:“浩瀚,你知道一个词吗?”

“什么?”

“吊桥反应。”

“偶像剧里……好多爱情,都是在这种情况下,萌生发芽的。”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热门: 病娇狐仙别黑化 狂武战帝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第四天灾 美人窟 C语言修仙 始是新承恩泽时 默脉 男主为我闹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