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严永妄理清楚朝灵犀是从哪儿来的、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 还有,他爸妈怎么样以后,心境放松了许多。

他最想知道的事情已经有了答案。

至于朝灵犀口中所说的“坏人”……他有好奇过, 可是朝灵犀又闭口不言了。

对于朝灵犀,严永妄有点没辙。

他有时候嘴巴很松, 愿意告诉他一些事;但又有时候,嘴巴牢固得像是粘了胶水一样。

严永妄试图让他开口说话, 让他告诉他一些事情, 朝灵犀却像是个耍赖的孩子,歪着脑袋, 笑眯眯地告诉他:“还不到时候。”

“倦倦……能告诉你的,我已经告诉了。”

“剩余的,需要时间——”

严永妄耸肩,说那好吧。

他对于他实在无奈,亦狠不下心来强求。

严永妄在从朝灵犀口中得到所有, 目前他能得到的消息后,总结出了以下几点:

朝灵犀来自异世界,是一个大乘期修士(目前可能没有大乘期的修为);他的父母是在他的委托之下,来到这个世界照顾他的;他的亲生母亲是华容锳。

而施献缘——他妈妈,写下的故事《无情道》,大概是父母为了让一无所知的他得到关于那个世界的讯息, 所以特意写出的。

但此处还存有疑点, 如果说想让他知道他属于哪个世界, 为什么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他真相?

就算是小时候不愿意告诉他真相,在他十多岁,施献缘女士更新《无情道》时,为何又一字都不肯透露, 她写下了这个故事?

无数读者早于他读到了这个故事,而向来不喜欢阅读小说的严永妄,硬是等到了二十六岁这年,才在因缘巧合之下,接到《无情道》剧组的邀约,而后才看完了这百万字文本量的小说。

如果他没有参与到这个电影的拍摄中,恐怕要等到父母“意外离世”,施献缘留下的准备慢慢奏效:版权卖出,电影开拍,特意选了一位在导演上有着卓越天赋的王驰,来确保片子的火爆,在日后,期待严永妄在闲暇时刻刷电视剧、电影时,让严永妄知道那个世界的所有。

严永妄不能理解这些举措,这就简直就像是绕了一个大弯儿,才达成目的。

而原本,他可以在最初就得到答案。

他试图问过朝灵犀,朝灵犀只是沉默以对,不肯多说。

再有一个问题——他的“双性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问题问出口,朝灵犀倒是兴致勃勃地回答了:

“因为你太可爱了!”

严永妄呆:“???”

朝灵犀甜滋滋说:“你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很可爱,所以,为了不让世界上少一个帅哥美女……”

“就让你拥有两个性别了!”

严永妄忍住那句“我看你脑子有问题”。

翻了个白眼:“走开!”

朝灵犀笑嘻嘻:“多好啊,我有鹅子,还有女鹅!”

严永妄黑脸:“烦人。”

朝灵犀忍住偷偷捏他宝贝女鹅的脸的冲动——太可爱了太可爱了,桃花眼儿都瞪得圆圆,粉嘟嘟的嘴唇抿着,生气时候腮极轻微地鼓起。翻白眼嫌弃人的时候,也可爱、迷人得不得了。

用他近期看的外国片子来说,他的女儿就是个“sweet lady”嘛!

他软着声音,“好吧,我就是烦人精。”

他的孩子,用漂亮眼睛嫌弃地看他:“烦人精,爱哭精。”

朝灵犀笑眯眯:对呀对呀,我就是!

严永妄被这个年龄不知道多大,却还是爱撒娇的朝灵犀给弄得无语了都。

等到沉河回首都,见到严永妄的第一句话就是:“老板,你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一月二十二日。

首都的雪停了两天,出了大太阳,太阳稍微融化了室外的雪,亮白、莹透的日光从落地窗投入,照得整个办公室都亮堂堂的。

严永妄抬起脸,看着风尘仆仆的沉河:“还好。”

“怎么不先休息一天,才从飞机下来,就到公司来?”

严永妄责备地看他:“要不要身体了?”

沉河被老板批评,也没多大在意,只温柔道:“担心你啊,怕你这两天心情还不好。”

严永妄冷嘲:“你到了我心情就会好?”

说完又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有点踩雷:因为在成为严氏总裁的头一年,他非常依赖沉河。有时候心情不好,还真就是沉河出差回来了,他心情不知怎的就好起来。

此前是由于他身边只剩下沉河一个亲近人,下意识会因为秘书不在身边而感到轻微的焦虑——后来沉河慢慢放手,不再像从前那样手把手教他,他的生活也被更多的细节充满,这种时候就少了。

沉河笑意满满,只安静看他。

严永妄竖起A4纸,不让他看他,自己在纸张后轻轻叹了口气,微微红了耳廓。

再放下纸张,“吃饭了吗?”

沉河:“吃了飞机餐。”

严永妄收拾桌上的东西:“行吧,那中午和我一块吃饭。”

沉河眼睛发亮,一提到吃饭这种事,秘书先生非常之热衷:“行啊!我最近又搜罗到一个好吃的馆子!”

严永妄不冷不热:“你今年三十六岁了,注意点身材管理,小心中年发福。”

沉河被老板打击,也不觉得生气,非常骄傲:“我的体重非常达标!”

“而且每年的体检都很过关的,好吧?”

严永妄也觉得奇怪,沉河这个爱吃的性子,怎么就能让他吃了这么多年,还保持着斯文、清俊的外表,一点没有三十多岁男的,要发福的样儿?

不过秘书先生能保持住自己的形象,对于他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

如果他发福,他还要担心他的健康状态。

像现在这样,两人都保持着很好的身材,没有体重危机,再好不过。

中午时分,秘书部的同事们就看着两位上司——秘书部总秘和严氏老总,两人并肩往电梯走。

莫默:“……”

盯。

盯了一会,对着和自己玩得挺好的秘书部小姐妹唉声叹气道:“尼玛,这能不让我们嗑吗?”

小姐妹幽幽:“要是问起总秘,肯定说他俩是饭搭子。”

“问题是,哪家的饭搭子像他们这样——”

颜值高、相伴多年,一看就有“灵魂伴侣”那味儿?

嗑CP快磕昏了的莫默掐人中,目光茫然:“不能再磕了……”

过了会,又痛恨说道:“问题是,他们这种,不结婚很难收场啊!”

由于沉河从没有在办公室里说过自己是老板的“干舅舅”的事,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居然在某种意义上还是沾亲带故。

也因此,他们的种种行为,就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就今日吃饭,两人互做饭搭子。

吃了顿很让人满意的饭后。

隔天,严永妄和秘书去吃饭的事儿就上媒体。

按理说,秘书在严永妄身边已经待了有几年,不该再有这种令人遐想的新闻报道。

问题是,狗仔本来没打算拍到他俩,原本是想拍某个流量小生和女模地下恋情的事,却没想到拍到了严永妄和沉河两人一块吃饭。

狗仔本以为是严永妄在和某个朋友吃饭,定睛一看,这朋友长得有点帅。

人狗仔没有专门看过金融新闻,也就能认出个严永妄,至于旁边的秘书先生——诶嘿,这位是谁?脸蛋好看、气质温雅,看着……

有点门道!

于是,连上媒体时,标题都是写:“严氏总裁与男性友人甜蜜吃饭”。

看到这个标题的严永妄:“……”

他冷静拨号给沉河:“找那个媒体,把这个给我撤了。”

沉河看了也来气:“哇,我还不配带个名字的?就男性友人?!”

严永妄:“重点是这个吗?”

沉河:“靠,什么叫做甜蜜吃饭?我们昨天还小吵了一架吧?”

饭席上,沉河和严永妄因为一件小事还拌了几句嘴,拌完嘴,沉河非常欣慰,说他最近好像嘴皮子溜了不少。

严永妄没好意思告诉他,都是怼朝灵犀怼出来的。

严永妄看着这个标题就脑壳疼,觉得灵魂就要出窍,腻歪人:“这个记者究竟是怎么想的……你当我秘书这么多年,居然不认得你这张脸吗?”

早年也有编排严永妄和沉河有什么关系的,当然,到现在还是有。

毕竟这种组合,放在某个女频网站,总裁与贴身秘书,那是可以写至少二十万缠绵悱恻的情节。

但问题是,在他们俩身上,顶多是有点长辈情、友情。

他们的关系,远远不是媒体肤浅揣测的那样。

沉河生了好一阵子气,电话挂了就找到那家媒体,要求撤下这条新闻了。

当然,金钱力量下,还是撤得一干二净。

==

一月又飞速到达月底。

严永妄迎来了在家里刷时长的日子。

严家别墅,建筑华美,玻璃是单向的,从外头看进去,有点黑黢黢的,就像是个恶龙储存宝物的小城堡。

严永妄搭着小毯子,穿着很薄的棉质睡衣,翻看着下个月的工作安排。

按照《无情道》的剧组宣传计划,他需要请一段时间的假,来专门成为“朝倦”,配合剧组进行宣传。

这个月他也配合了几次宣传,地点大多在首都,有两次是在其他一线城市。

严永妄因着抽不出空来,便没有去。

好在王驰也体谅他,知道“朝倦”私底下与他说过,自己能配合剧组的工作时间安排不确定,只能尽力到场。

这个月的宣传活动已经结束,他点开手机的文件,琢磨着上头的日程安排。

《无情道》剪辑结束得很快,过审也很快,背后应该有成家使力的缘故。

一个商业片,最好的上映时间是在暑期档、贺年档。

今年的春节在二月,而《无情道》的上映时间则是在三月尾。

正正好应了当初成品赫所说,最早能够三月上映。

王驰的电影,其实若放在贺年档,也是能够火爆全国,赚得不少票房的。不过王驰说,制片人、投资商都觉得目前的宣传力度还不够,他们宁愿多宣传一阵子,错过各片子打架的贺岁档,选择三月全国影院上映。

反正,只要拿出“王驰导演”的名头,这片子的票房就不会差到哪儿去。

严永妄对这个想法没有多余意见。

他也是觉得,王驰此人,在电影界的地位,很可能和他爸妈当年在商界的地位一样。

几乎没有出错的决断,每一笔投资都有回报。

才有如今,他继承严氏,在原来的基础上,将严氏企业发扬光大。

王驰,一个出色的商业片导演,数年来,导的片子无一不是火爆精品。

他相信,他妈妈施献缘当初选中他,就是为了让《无情道》这个故事得到影视化,而让更多人看到……这其中的更多人,包括他。

只有父母才了解从小养到大的孩子,了解他的脾性,知道他不喜欢看小说,无聊时候的消遣方式是看电视剧、电影。

严永妄的思绪又不知道飘到哪儿去。

备用机在此时收到了几条消息。

是林深。

他拿起手机来看。

林深:“姐姐!你好漂亮哦!”

[图片][图片]

正是这个月里,他正好在首都的某所高校进行宣传的照片。

照片上的朝倦,是个很冷淡,几乎不怎么笑的女人——王导非常满意她这个状态,说她就保持这个形象,因为这样的表情太过吻合《无情道》中的华容锳。

冷傲如霜雪,寒梅枝头颤。

王驰要的就是这个味道。

而一开始,他撞见严永妄,为女体的“朝倦”气质动容,甚至在他敷衍的演戏下,依旧执着地邀请他来演戏,就是因为他的容颜,他的气质,没有一处不像是华容锳。

严永妄回:“谢谢,你也在现场吗?”

林深:“是鸭,我听朋友说你要到X大宣传,所以蹭了朋友的校园卡和入场券进去看你了。”

“不过我没好意思喊你_(:з”∠)_”

最近的林深,和“朝倦”交流的次数不多也不少,分寸把握得很好。

以至于严永妄都在想,他是不是像沉河说的那样,找了新的对象,目前在狂热追求中?

“:)”

他发过去一个很老土的符号笑容。

林深:“(* ̄︶ ̄)姐姐,电影三月三十号上映的对吧?我已经准备好要包场啦!”

严永妄心说,他看起来真的很喜欢华容锳这个角色。

思绪又转向朝灵犀和他说的话。

朝灵犀说,华容锳是他的……妈妈。

有着血缘上的关系,也难怪乎,他的女体为什么那样符合王驰心目中的“华容锳”。

毕竟是“母女”,能不相似吗?

“你真的很喜欢华容锳诶。”

“那当然啦!那可是大师姐诶!又帅又酷!超厉害的大师姐诶!”

林深是那种一提起自己心目中最爱的角色,就激动得像是只狂甩尾巴的狗狗:“要知道,不单单是我喜欢大师姐,姐姐,你去看下《无情道》连载的网站,关于华容锳这个角色,可是主角团里,除了男女主角外,讨论度最高的!”

林深激动到发语音过来:“虽然小说里她的戏份只能归类到女三号,但是要我说,她的戏份可要比电影里的女二、男二重要多了。”

严永妄对小说里的“女二”“男二”印象不是太深,虽然说也都是陪伴主角团共同成长的角色,但因为故事里的角度是从丁玄策出发,从读者角度来说,女二男二的性格颇为中庸。还是女三大师姐的性格要更鲜明、独特。

大师姐,修无情道,是个妥妥的大美人。

无数修士追求,就连丁玄策都曾经倾慕过她。

……

严永妄理清思路,心说,原来他爸爸还喜欢过他亲妈?

那他妈妈不吃醋吗?

想了又想,回忆起小说里的剧情,他得出结论:恐怕他妈妈也好喜欢他亲妈的。

故事里,大师姐华容锳是冷情的代表人,玉容花色,淡瞥轻语时,令人心动。

丁玄策曾倾心过大师姐,后来被拒绝;林林月曾嫉妒过大师姐,后来心生惭愧,又忍不住追随着大师姐的背影。

故事里,有旁人的描写说,林林月在某位女修士嫉妒地称大师姐华容锳“凭借一张脸让男人为之争斗”等酸溜溜、含着恶意的话时,怒骂她白生了一张嘴,只懂得说人坏话!

气完以后,找丁玄策倾诉,还委屈说,那个女的实在过分!怎么可以这样说漂亮又好看的大师姐!

……

林深又发来语音:“倦倦姐姐,你下个月还有宣传的活动吗?”

“有的。”

年轻的美人盖着小毯子,垂下眼帘,面上露出思索的表情,一边心不在焉地按住语音键,回复他。

“怎么,你不想错过剧组的宣传吗?”

林深:“嘿嘿,我下个月就放假了,所以想跟着剧组的宣传活动跑跑……反正,我也很闲嘛。”

“不陪家里人吗?”二月有春节,大学生放假了的话,合该是在家里陪伴亲人的时候。

林深:“我爸我妈也很忙呐,所以我只能一个人出去玩了。”

听到这句话,严永妄皱了下眉头。

美人脸上出现几秒钟的呆愣,然后心说,林深是在撒谎?

没记错的话,林父林母只他这个儿子,每年放假时,父母俩都会空出时间来陪伴他。

要知道,林家可是首都豪奢家庭中,最在意家庭氛围的。林父林母为人极和善,又宠溺儿子,平日里是将他当做宝般,不敢摔了跌了。

上一个大学生暑期,他还见到过林深的爸妈发了许多朋友圈,说自己领着儿子出门游玩。

难不成,是林深准备和自己新追求的对象约会见面顺路追剧组宣传行程,所以不才没有像从前那样参与到放假时期的家庭旅游中?

他一下子释然了,开玩笑地回复:“是谈了恋爱吗?和恋人一块出门玩,然后顺路来追行程?”

林深在自习教室外的走廊上,塞着耳机,不远处的小板凳垒了复习资料。

接近期末,再过几天学校就要放假。

他们专业的考试迫在眉睫,全寝室都在熬夜复习。

他也因此不得不少和朝倦聊天,复习间隙,走到走廊上,给朝倦发消息,试图通过漂亮姐姐的回复来给自己打鸡血。

果然,和漂亮姐姐朝倦聊了几句话,他就感觉开心多了。

繁复的专业知识在脑中穿梭,他被知识压垮了脊背,只能靠着吸漂亮姐姐的文字、语音来恢复恢复精力。

原本聊天聊得好好,他都已经打算了下个月准备追星追行程。

而等再聊个几分钟,就该沉浸于自己的专业课知识,好好背诵,期末再拿个好成绩!

明年就还能给朝倦姐姐炫耀,自己拿了奖学金!

结果……

他满怀希望地点开朝倦的语音。

是漂亮姐姐好听悦耳的嗓音:“是谈了恋爱吗?和恋人一块出门玩,然后顺路来追行程?”

姐姐的声音太温柔,带着一点点笑意,霜雪般清凉,犹如一束泼在他身上的清水。

林深:“???”他说错了什么嘛?为什么朝倦会觉得他已经谈恋爱了?!

林深心说,他还是个纯粹的单身狗啊!怎么就,在朝倦的脑海里,还是个已经谈恋爱的人?!

林深:这不应当!我还是单身!

他在走廊上着急走了几步,不能理解为什么朝倦这样想,但他还是顽强地解释,发语音过去:“姐姐,我没有谈恋爱!”

严永妄收到消息,愣一下:难道林深还没追到人?

之前听沉河说,林家小少爷已经有新的心上人,而他也有好久没有受到林深的打扰,心里更是确信这个事实,小少爷有了另外的重心。

而严永妄对林深的“魅力”是非常确信。

他自己不吃林深这套,是因为他压根儿没有长这根谈恋爱的神经。

元旦已过,公历的新年已来。

他今年二十七岁,但

从小到大,从没有喜欢过谁。

严永妄也觉得,自己可能永远不会喜欢上谁。

因为自知他无法喜欢上谁,所以他拒绝了林深,拒绝了所有喜欢他的人。

但这并不代表林深不好看,没有魅力。

林深小少爷,性格骄纵,脸蛋漂亮,一直是豪奢圈子里,人人称道的好模样青年郎。

再加上圈内也有一些性向为同性的人,此前也有追求林深的。

他曾听沉河说,好多人很喜欢林深,某种程度上,林深算得上是同性恋里的“万人斩”。

只要小少爷冲人甜甜一笑,再撒个娇,再硬的男人都能为他折腰。

严永妄犹犹豫豫,自言自语:“难道他还没有追上?”

这不应当啊?是谁这么没眼光?

他不吃他这套也就算了,还有哪一号人居然也不吃林深小少爷这套的?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热门: 圣狱 代嫁 为你师表 房东是前任 死遁一时爽,日后修罗场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幽灵酒店 扫黄小卧底 [综]人生导师 手工博主的救世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