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朝倦坐在他对面, 托着下巴盯他。

朝灵犀感到一阵心虚与不安,他看着她,穿着男士西装、西裤的女儿——几分钟前, 她决定不回家,今晚住在客房里。

又因为他是知情人, 为了刷时长,毫无犹豫地在他面前就换了个性别。

从一个近一米九的帅哥变成一个身高一六九的美女。

视觉冲击力是很大的。

朝灵犀头一回见到这幅样子, 惊慌地往后仰了仰, 朝倦就眯眼,很不爽看他:“怎么?”

朝灵犀结结巴巴:“没、没怎么。”

朝倦:“呵呵。”

漂亮女儿, 冷着脸抱手臂瞧他。

是个非常漂亮、可爱、迷人的小女士,头发很长,乌黑发亮,尾端稍卷,搭在宽松的西装上。

裤子应该挺长, 因为他看到她很不耐烦地弯腰把裤腿给别起来,又很不羁地提了下裤子,才坐到椅子上。

两人进行了几秒钟的对视,朝灵犀小声说:“你今天怎么来了?”

玩偶花束被他摆在桌上,小动物们齐齐看着人类活动、说话。

“怎么,我不能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

朝灵犀噎住, 又小声问:“你吃饭了吗?”

“还没有。”

“那我给你煮饭去吧。”

朝倦就沉默地看着他往厨房走去。一个身高也快一米九的男人, 洗手作羹汤, 原本苍白、忧郁的脸色,因着要做饭而暂时变得生动起来。

开冰箱,拿案板,洗蔬菜。

他在冰箱里存了不少新鲜食材, 但其实朝灵犀本人是不怎么需要吃东西,他只是时刻预备着有人来家里——你看,他这不就等到了吗?

朝灵犀能感觉到身后有一束目光幽幽地盯着他做事,他如芒刺背,有点难受,难受之余又莫名觉得挺开心。

就在正做饭的时候,他听到朝倦一声:“灵犀,你没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是平静的口吻,不含任何催促,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问话。

朝灵犀拿着菜刀的手差点一个剁歪。

“……”片刻后,他没有回头,只是低声询问:“你想知道什么呢?”

“关于你的秘密,你从哪里来。”

“还有我的身世,我是你的孩子,那么我的母亲是谁?”

朝灵犀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认真地剁肉,洗菜,告诉她:“先吃饭,吃完饭告诉你。”

==

朝灵犀的厨艺真的不错。

严永妄吃饭的时候,依着他的意思,没有在饭桌上提事情,只是专注点评他今天的菜品。

“苔菜炒肉很好吃。”

“鱼汤也不错。”

家常菜只有三四道,前后准备下来,花了几十分钟。朝灵犀做饭的速度很快,没让食客等得饥肠辘辘。

朝灵犀就看着自己女鹅,很满意地眯起眼,说他做的饭不错。

朝灵犀:开心。

满溢的开心后,又是微妙的惶恐,吃饭的时间顶多几十分钟……也就是说,一小时后,他就要直面朝倦,告诉她,她想要知道的秘密。

而关于他自己……

朝灵犀犹豫了一下,在吃饭间隙,说自己要去洗手间一趟。

在洗手间里,他低声细喃,组织语言,想用最精简的词汇来说关于自己的事。

说着说着就用上了非此世间的语言。

严永妄等了半天,朝灵犀还没从洗手间出来,他皱了下眉,从餐桌前起来,路过洗手间,听到里头叽里咕噜地在说什么鸟语。

韵律奇妙,很有规律。

“你在说什么?”

里头的声音一下子卡壳。

“没、没什么。”换了中文,朝灵犀心虚地高声应,“你吃饱了吗?”

女儿的音色含霜,他听着朝倦冷淡道:“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过来看看。”

“没事的。”

朝灵犀不愿让朝倦久等,于是洗了把脸,从里头出来,他身上看起来干干净净,就脸上挂了水珠,雪白额头上发丝沾了潮湿,看起来蔫哒哒,犹如一只淋过雨的小动物。

吃饱饭足。

终于到了严永妄最期待的环节。

他坐在沙发上,盘腿,长发卷卷地搭在肩膀上,嫌麻烦,拿了个粉色发圈——奇奇怪怪,朝灵犀家里居然有女生用的东西,还是朝灵犀看他被头发困扰,从抽屉里摸出来给他的。

大肠发圈,近期火得一塌糊涂的发饰,超级网红风格。

朝灵犀看着朝倦很不熟练地在弄头发,一时间摩拳擦掌,颇有点苍蝇搓手的意思:“不然我来帮你吧?”

朝倦怀疑地看过去,“你能行?”

朝灵犀:男人不能说不行!

他狂点头:“我当然可以!”

于是严永妄松了手,把粉色发圈丢到他怀里,背过身:“来吧。”

朝灵犀还真会,严永妄摸了摸被打理得很仔细,甚至团了一个坨坨的发,拿手机,自拍模式。

镜头里,一个顶着丸子头的女人,盯着镜头,面无表情。

啪地关掉手机:“还不错。”

朝灵犀被夸了,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我之前看到街上的小姑娘梳这个发型,特别好看。”

“然后就去问小姑娘,这个发圈是在哪儿买的,要怎么扎起来。”

他还有再说的意思,不过看严永妄的脸,知道他等待秘密已经很久,便缓缓歇了声。

“好吧,那我们来谈一谈,关于我的事,关于你的事。”

严永妄:“嗯。”从沙发上抱了一个小抱枕,搂在怀里。

他还是西装,男人的衣服在这个女性身体上,要宽松太多了。

衬衫也宽大,他来到朝灵犀家后,把阳台的窗户关上,暖气又恢复运作,整个房间都热腾起来。

于是解了西装的扣子,衬衫领口太大,险些挂不住,他就用力往后扯了几下,把领子牢牢遮住脖颈。总之,从正面来看是没什么大问题,从背后来看,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只有严永妄自己知道,西装里头,他的背后,衬衫都要露了大半截肩肌肤。

“首先,我是个——”

“你是尤笑。”

就在朝灵犀准备说自己的身份前,严永妄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你猜到了?”朝灵犀一愣,随后无奈地笑了一下,“你好聪明。”

“……”严永妄面无表情:“我又不是笨蛋。”

“你的名字,和书里的人物一样,还来历莫测,甚至有点不像人类……”甚至在提起《无情道》时,有着那样惊人的反应。

有这些前提,他能联想到朝灵犀是《无情道》的尤笑,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此前,因为朝灵犀看起来并不像文中描写的“尤笑”,虽有这个念头,但严永妄并没有认真地质问过。

只在认识一段时间后,他觉得时机到了,也能够接受可能存在的秘密时,才告知了他,这个世界有一本叫做《无情道》的小说。

而朝灵犀的反应……

已经告诉他答案。

他此次前来,只是想要得到从当事人口中,更为准确、肯定的答案罢了。

“是,我是尤笑。”

朝灵犀望着她,那张脸上,与他相似的只有几分秀美,她有一双棕灰色的瞳,和他的漆黑完全不一样。

这样的她,更像……

他冷静地打断自己的联想,然后说:“生平经历,和书里写的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关于“尤笑”,很多信息都不必再过问了。

严永妄:“你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穿越?”他的女儿露出思索表情,好奇地问他:“像很多的电影情节那样吗……说起来,我也能穿越到别的世界去吗?”

“还是说,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她太聪明了。朝灵犀默默想,“毕竟像我这样,能够变男又变女的……好像并不是很科学。”

问题太多,朝灵犀选择这样回答:“你是我的孩子,所以……”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至于你能不能到别的世界去……”朝灵犀没有具体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沉默地抠了一下枕头,说,“不是我想让你回去,就回去的。”

严永妄也没有困扰于这个问题,他耸了耸肩头,等他继续说话。

今天一直有雪,在他们吃饭的时候,雪稍稍停了些,现在又开始下了。

鹅毛大雪,像是老天爷扯下棉花,一簇一簇地往下丢。

依稀能听到外头,有小孩看雪时发出的兴奋声音。

“而我来到这个世界,是来守护你的。”

朝灵犀笑着看她,音色柔和,像是说着童话:“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来到这里。”

“……”

严永妄被他这句话中的情绪击中,一时间,竟觉得不知所措起来。

他只有短短十多个字,情绪却充沛动人。

说着说着,有点困扰、小心,忧郁地看着严永妄。

“我的生平,你从书里都看过了,”朝灵犀,或者换种说法,《无情道》里的尤笑,“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坏人?”

严永妄:……

他默默地抓了下手臂,感觉到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回答。

不过他还是从心说了:“我觉得,故事里的你,有点傻X。”

朝灵犀被这个形容词击中,感到头脑一阵晕眩:“呜呜。”

“不过和你相处下来,我觉得还好,”严永妄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非常公正、平静地道:“没有像书上说的那样神神经经嘛。”

朝灵犀:“真的吗?”

严永妄皱眉,觉得他这话是在怀疑他的眼光:“那不然呢?”

“我何必说谎话来哄你开心?”

朝灵犀感动得都要掉眼泪了。

而严永妄趁着他没注意,悄悄地松了口气,心想,这么一说,他总该高兴点了吧。

他发自内心希望他心情能好点——而自己说的也确实没错。

朝灵犀承认他是《无情道》里的尤笑,又问他觉得自己是不是个坏人。

平心而论,书中的尤笑不会是严永妄喜欢的那种人物,因此他会告诉他,他最喜欢的角色是主角。

但和他相处至今的朝灵犀,和书里写得完全不一样。

严永妄完全把尤笑和朝灵犀分开来看。就算朝灵犀曾经是尤笑又怎么样,在他面前的朝灵犀,不过就是个和他有着亲缘关系,性格笨笨蛋蛋的男的。

他还蛮喜欢他的。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严永妄都不讨厌朝灵犀。

朝灵犀:“那你喜欢我吗?”

这句话一说完,朝灵犀就觉得朝倦用一种非常冷酷的眼神盯他:“不喜欢你。”

朝灵犀:“……”他拿抱枕埋住自己的脸。

“但也不讨厌。”

朝灵犀眼眶红红地从抱枕里抬起头来:“那以后呢,会不会更喜欢我一点?”

他的可爱宝贝女鹅嫌弃地瞪了他一眼:“你一个大老爷们为什么非要别人喜欢你!”

朝灵犀弱弱:“因为没有什么人喜欢我嘛。”

可爱女鹅:“行吧,喜欢喜欢,你可别哭了——我的天,你都好几千岁的人了,为什么泪腺还这么发达?”自从确认了他就是尤笑后,严永妄飞快算出朝灵犀的年龄:这是一个非常老的男的,虽然有着一张很年轻的脸,可实质上已经是个好多好多岁的人。

估计得有几千岁了欸!居然还红着眼睛要人喜欢他!

严永妄嫌弃死了,一边硬邦邦地甩了张纸巾给他,一边木着脸说:“能不能擦掉眼泪,正常说话?”

朝灵犀拿纸巾盖住脸:“呜呜,我也没有那么老,今年也才……”

叽里咕噜了一串严永妄听不懂的语言。

严永妄:“???”

朝灵犀擦掉眼泪,正视女鹅:“总之,我没有那么老。”

“还有,男人也可以掉眼泪的!”

严永妄嗤的一声笑了:“我就不掉眼泪。”

朝灵犀:“女孩不要掉眼泪——如果有谁让你掉眼泪了,爸爸去揍他。”

严永妄:“……”才意识到自己目前的性别是女的,在朝灵犀这个略有点女儿控的面前,说自己不掉眼泪,果然就得来了这么一句话。

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又问:“好了,关于你的秘密,继续老实交代。”

朝灵犀两手端正,“你问,我答。”

乖得一批。

严永妄:“你是来守护我的?为什么要来守护我?”

朝灵犀:“因为……我辛辛苦苦才有了你,结果有人把你抢走了……”

说着说着很伤心,眼里闪闪的,好像又有点想哭了,“……坏人把你抢走了,我废了好大一番精力才来到这个世界找到你。”

“坏人?”

“对,把你抢到这个世界里的坏人。”

“还会出现吗?”

“我努力不让他伤害你,所以才来到你身边——”

“好吧,那么,我爸妈呢?”

“他们是我托付来照顾你的,”朝灵犀说得很流畅,口吻也很真诚,“我给过报酬的了!”

“……现在,他们在哪呢?”

这是严永妄最想要知道的事,他隐藏了许多情绪,装作并不在意的样子,背靠着沙发垫子,怀里拥着抱枕,轻飘飘地问出这句话。

朝灵犀答:“还活着。”

一根紧绷的神经,终于在此刻放松,严永妄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没有泄露出什么来,他只觉得有一股很难忍的情绪从咽喉翻滚而来,几乎要让他瞬间落泪。

他忍住了。

并对朝灵犀说:“那以后,我还有机会见到他们吗?”

朝灵犀告诉他:“当然。”

朝灵犀笑着,他的模样冷淡矜贵,轻轻微笑的时候,眼中的光极柔和,“他们也很想念你。”

“只是,因为很多原因……”朝灵犀垂下眼睫,敛去那一刻的阴冷,“他们不得不先离开这个世界。”

雪下大了。

厚厚的、挤挤的,垒在建筑之上。

从高处往下望,目光所及之处,全是雪白。

严永妄没有再问了。

倒是朝灵犀又提起来:“你想知道你妈妈是谁吗?”

严永妄抱着枕头,懒懒地看他一眼,心情比此前好了不知道多少,甚至都有点懒于再问下去,“你愿意说吗?”

朝灵犀说:“你妈妈是个坏女人,有了你后,就丢下我们俩走了。”

他藏在枕头后的手指摩挲着,显然说着这话,对他来说有点困难。

“你知道无情道里,那个华容锳吧?”

严永妄感到自己距离秘密更近了。

他挺直背,对上朝灵犀的眼,旋后,就听他说:“她就是你妈妈。”

严永妄:“……”

他彻底呆了。

“等等……”

严永妄原本因暖气而稍显凝固的思绪一下子又活泛起来,他阻止了朝灵犀要继续说下去的动作,努力捋清思路。

边说边捋。

“你是尤笑,我妈是华容锳?”

“嗯。”

“那严蚩、施献缘,我爸妈是……”

“你最喜欢的主角。”朝灵犀酸溜溜地说,有点吃味——不,应该说,非常非常吃味。

关于他爸妈,严永妄其实已经有七八分猜测,但因为人名对不上,文字又不能如影视剧一样清晰地显出画面来,即便《无情道》中描写“丁玄策”的英俊,“林林月”的娇俏,他都不能够很好地代入到现实中。

文字不比画面,文字中的“英俊”,换为现实中,也许就是不同的模样。

就像他可以被称赞为“英俊”,沉河亦可以被称作“英俊”。

但事实上,他们的容颜风格上有着极大的差别。

严永妄重复一遍:“我爸叫做丁玄策,我妈是林林月?”

这么一想,好像文中的角色代入现实,性格真的很像。是比尤笑对应朝灵犀像好多倍的相似。

朝灵犀:“嗯。”

过了半晌,看他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有点奇怪地推他肩膀:“怎么,接受我是尤笑这么轻易,接受他们是你爸妈,就这么不容易吗?”

严永妄:“不……”

他恍然大悟,想起了当初自己为什么在阅读《无情道》时,最喜欢丁玄策和林林月了。

甚至为他们的感情发展感到激动,就像是局外人嗑CP一样,看到他们有甜蜜进展后,就忍不住跟着一起高兴。

而至于他亲爸和亲妈究竟是怎么发展来的,又怎么生下他的,严永妄一时间完全忽略,只懊悔地道:“原来是这样。”

“嗯?”朝灵犀发出一个疑惑的尾音,“什么原来是这样?”

严永妄没有想和他分享的意思。

过一会,问他:“你说华容锳是我妈妈。”

“你们谈恋爱了?在一起了?”

“可是你们俩……不是……”同修无情道的吗?

严永妄心说,难道因为志同道合,所以看对眼了,在一起了?

朝灵犀:“没谈恋爱!”

“那就是意外有的我?”

严永妄觉得自己得出答案,因为朝灵犀此刻的表情很难言喻,是那种想反驳,但是又没办法反驳的感觉。

他说得果然不错,就是“意外”有了他。

知道了答案,严永妄就没有再探究的意思了。

他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询问关于朝灵犀的来历,顺便再问问自己的身世。

而关于“严蚩”“施献缘”,是他藏在心里,不敢开口询问的痛楚之处。

但他最终还是开了口,并得到了一个……算得上喜讯的消息。

至于他自己,所谓的“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他来说没有太大影响。

从十岁那年起,他拥有了另一个性别,脑中就隐隐约约有意识,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

从一个普通人,到一个“双性人”,他接受这个事实,用了许多年。

到如今,他已经可以很坦然地接受所谓真相。

并不觉得有什么。

他的人生,如同一粒种子。

萌芽之时,便在这个世界,要他说自己是个“修士之子”,甚至还是个“大乘期修士之子”,真的有点难以想象。

总觉得像是看电影,看电视剧,有点虚假。

于是严永妄真诚发问:“说起来,你不是很厉害吗?”

“啊?”

“那个,大乘期修士,应该有移山倒海之力吧?”之前那个流浪人口服务区的监控摄像出问题,以及朝灵犀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往返Y国与首都,也就得到解释——一个来自异界的修士,肯定有点特殊的能力。

“能不能,让外头的雪别下了?”

朝灵犀小声说:“我之前生病,没有这么大能耐了。”

他好伤心地看到宝贝女鹅呆了一下,很可惜地叹了口气。

“好吧。”

朝灵犀的伤心没多久,因为很快,他就听到朝倦关心地问他:“生了什么病?”

“你们这种……”

朝倦用手指勾了勾,示意非常厉害的修士,和普通人不一样。

“也会生病吗?”

朝灵犀:“因为失去你,太伤心了,所以生病了。”

他感到微妙的高兴,为她的关心,他太喜欢她这样关心他了。

很快,他就听到朝倦轻轻地说:“那我现在在你身边,你还会生病吗?”

朝灵犀:“不会了。”

他很开心,很快乐地说:“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总是特别开心,永远、永远不会生病。”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热门: 穿成恶毒原配后,和攻的白月光he了 东北往事1黑道风云20年 庄恬恬,你快跑 圣上有喜 从末世到原始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十里人间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