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初, 别墅做了一次全方位的清洁活动。

元旦当天是公休日,第二天正逢周末,朋友圈不少人都趁着这三天小长假出门旅游。

正是放假的时候。沉河本该有自己的私人时间, 却还是亲至别墅,安排着家政清理。

好在流程已经做过多次, 并不需要秘书先生多加操心。

老板和秘书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前天跨年,你一个人吗?”

由于月末需要变身的特性, 每年的元旦前夕, 老板和秘书都总见不着面。

不过他们还是会线上聊聊天,问候一下对方。

沉河道:“没, 我和几个朋友一块。”他人缘向来很好,每逢佳节都有友人问候,虽然说是孤儿,没有旁的亲戚,但日子也过得挺快活。

他倒是回回都惦记着老板:“您呢?”

“我过得也挺好。”

月初, 往往是严永妄最快乐的时候,因为这时候他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里,不必担心变身带来的种种困扰。

当然,在去年拍戏认识了不少朋友后,所谓变身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至少他可以在成为“朝倦”的时候,与朋友打交道。生活甚至要比做严氏总裁来得缤纷多彩、有滋有味。

前天晚上和朝灵犀吃了一顿跨年饭, 他做的饭居然真的还不错, 就是最后一道甜点汤圆, 口味不是很符合严永妄的心意。

严永妄,一个忠实的芝麻汤圆馅儿爱好者——当然,说是爱好者,其实也就只是在众多口味中偏好芝麻馅儿而已。

而朝灵犀更喜欢花生味。

两人就着口味还辩驳了一番, 最后朝灵犀妥协:“好吧,芝麻味好吃。”

严永妄小小得意,回家了才觉得自己幼稚透顶:怎么这么幼稚,能就口味和朝灵犀说了半天话?

……

沉河今天来得匆忙,没来得及吃午饭,于是老板、秘书俩订了餐,吃饭。

吃饭间隙,沉河的手机收到了软件推送出来的消息。

他看了下,忽地“唔”了一声。

“怎么?”

室内的清洁工作,家政人员已经全部清扫干净,厨房就餐区只有他们两人。

严永妄抬筷子,慢条斯理地夹了一筷想吃的菜,问他。

“……看到了个熟人。”

严永妄:“嗯?”

沉河把手机屏幕方向转给他看:“喏,这个美女,看到了吗?”

软件推送的消息,是与《无情道》剧组相关,标题是:[元旦前夕无情道剧组主演户外谈笑]

看起来像是剧组方买的新闻推送。

因为这标题看起来毫无爆点。

就附的照片挺值得关注。上头几人都是娱乐圈的熟悉面孔,陈浩瀚、徐柏龄、方锦初等人。

……当然,还有一个,朝倦。

严永妄脸色不变,他用手指头滑动沉河的手机屏幕,看到几张他与陈浩瀚坐在长椅上的照片,照片上,两人的距离不算太近,没有给旁观者遐想的空间。

背景是薄薄的,未化褪的雪花,蒙在都市的大厦上,灰与白相融合,恍惚如一个脉脉、微凉的梦。

最后一张,是徐柏龄坐在了他们之间,侧着脸与他说话。

样貌漂亮的女演员表情管理得非常好,卧蚕浅浅,笑意真切,对着冷脸大美人露出甜美、欣悦的笑。

照片上,他的脸——换种说法,朝倦的脸,在户外日光下,盈盈而含霜。

眉眼是冷的,拍摄时不知道是意外取了他毫无情绪时,还是刻意挑了最符合《无情道》女三性格的片刻,看起来非常冷傲,非常矜贵。

即便是戴了一条显得有几分童趣的毛球围巾,也无法让她的表情变得柔和温婉。

寒意常驻,犹如冰山。

沉河:“就这位漂亮小姐。”

“陈浩瀚旁边那位,”沉河说的是第一张照片,他们在长椅上,一人一端地坐着,“很漂亮的长相,黑色羽绒服,白围巾。”

说完,他思索一会,问严永妄:“还记不记得上回我告诉你,在安城出差时候,遇上了成品赫和他的朋友?”

严永妄指尖仍旧停留在手机屏幕上,目光不挪,垂下眼帘,轻轻嗯了声。耳朵同时竖起,耐心地等他继续说下去。

沉河看他回应,知道他是想起来了,便道:“就是她,我说的,和你有点像的冰山美人。

严永妄:“噢。”平平无奇的回答。

回了个单字,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迟疑半秒,轻咳两声,“然后呢?”

沉河:“没想到她居然是演员?”

“我之前还以为她是哪家富小姐,”沉河收回手机,又皱眉去搜了关于她的相关信息,看着看着,歇了声。片刻后,才缓缓道:“原来是富家小姐逐梦演艺圈?”

严永妄被他一语惊人,呛了一口水。

沉河:“老板你注意点吃饭。”

说着还不忘记看手机,聊天:“她看起来真不缺钱,怎么会想着去演戏?”虽是疑惑,但也不指望回答,毕竟这是他和老板私底下在议论。

老板说:“也许是因缘巧合?”

沉河诧然地抬起脸,对上严永妄的眼。他老板正在以一种很莫测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向桌上的菜,平静说:“……当然,我也是猜的。”

沉河以为他老板就是随便附和几句,也没太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自顾自地说话:“我前阵子还加了她的联系方式。”

“什么时候?”

“就上回吃饭的时候,去试丁主厨做的新菜,”莫名其妙,在老板的目光下,沉河交代了当时遇到朝倦的前后,随后又说:“哦对了,朝灵犀那回和她在一块。”

“我觉得朝灵犀和朝倦小姐应该是亲戚?”沉河试探着,询问道。

之前沉河没有特意问严永妄,今天逢巧儿,两人说话间提起了朝倦,沉河自然而然就问起这个他好奇许久的问题。

“……”严永妄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家教极好,“是的。”

沉河:“欸……”

他才意识到,这回严永妄的回答是肯定的,而肯定意味着,他除了认识朝灵犀,还认识朝倦。

“老板你……”

他看到严永妄平静地垂下眼帘,音色沉凝,是惯有的冷淡,情绪丝毫不显,说:“我认识他们。”

“欸?”

“怎么,很奇怪吗?”严永妄反问他,目光沉静。

沉河:“怎么会,这很正常嘛。”

他干笑两声,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老板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有点怪怪的,尾椎骨还一阵凉意嗖嗖。

于是挽尊道:“毕竟你认识朝灵犀,朝倦又和他同姓……诶,他们不会是父女吧?”

严永妄木了脸,心说沉河怎么这么聪明?!

不过他没有多说,在外人看来,他也就是认识朝灵犀、朝倦罢了。至于朝灵犀、朝倦是不是有什么父女关系,法律上目前是毫无关系,他便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所谓言多必失,他还是不回答为妙。

若是沉河亲自去问朝灵犀,朝灵犀会很乐于告诉他确实如此,但若是去问“朝倦”……

严永妄暂时还没落到这种境地,亦是不知道彼时如何回答最好……索性先不管了。

他沉默,像是默认,又像是在告诉沉河自己不太了解。

最后,沉河小心询问:“他们是有亲戚关系吧?”

严永妄这才点了点头,“至于是不是父女关系,我也不是很了解。”

沉河若有所思。

……

沉河回家后,细细琢磨着今天他提起朝倦的前后。

最开始给老板看手机,老板对着照片里的朝倦看了老半天,直到他收回时,“依依不舍”地收回了手。

提到朝倦时,有一种好像他对她很了解,但又很不好多说的感觉。

像是隐藏了什么秘密。

沉河了解严永妄。他在家里回忆着今天的老板……情绪OK,和平时冷淡面无表情没什么差别,只在语气上有不显著、令人迷惑的感觉。

沉河之前就猜测严永妄认识朝灵犀,会不会也认识朝倦。

猜测被证实是真的,沉河觉得自己的推理手段还挺不错。

但他有点没想到,严永妄提起朝倦的时候,语气似乎、可能有点不对劲。

是那种,有点在乎,又强行装作自己不怎么在乎的口吻。

怎么说呢,沉河也不太了解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他想,严永妄与朝灵犀很熟悉,恐怕和朝倦也不会只是点头之交。

有了今天的一番遭遇,他心中存下一个引子。

==

一月中,严氏年会盛大开场。

每年的年会都会有现场直播,直播间开着,观众们可以看到台上的表演。

严氏年会的规模堪比地方卫视的跨年晚会,年会上,除了有年轻老总会上台说话以外,还会请来时下最流行的男女团来炒热气氛。

主持人亦是请了首都卫视的某档金牌节目的常驻,八面玲珑,能说会道。

歌舞表演中自然也有自家员工组织汇演,占比不多,全靠踊跃报名,并不强制要求每个部门、分公司都要送人头参与。

也正是有这种不强制要求参与歌舞表演的习惯,大家对年会的到来都非常期待。

除此之外,年会中的抽奖活动也是年年微博上众人疯狂尖叫的存在。

去年的抽奖活动,一等奖是一套价值百万的房,二等奖是一辆价值几十万的车,三等奖特等奖等等……基本都是万元起步。

微博用户们纷纷称:严氏,豪横!

堪称是同行业公司中,手笔最大的年会抽奖奖品。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严氏的名头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严氏有着密布全国的星级酒店产业、飞速发展跟进政策的互联网产业……在网购软件、支付软件等等独占鳌头。

可以说,是全国人民必不可缺少的企业之一。

如果严氏倒闭,那么全国至少会有百万人的就业、生活受到影响,也因此,从甫一接手严氏,严永妄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生怕因为自己的某个不慎举动导致严氏基业受损。

幸运的是,他有着得天独厚的商业天赋,又有一颗沉迷工作的心,从不在无关事情上耗费太多心思,堪称是总裁界的劳模人士。

连绯闻都没有——最早几年传出的绯闻,一条条被严永妄打脸,不管是蹭热度的男人还是女人,都与他本人无关。

年会上,严永妄结束一番发言,他神采奕奕,毫无疲惫,面容冷峻地走下台。

沉河在台下,起身,给老板递了一件外套。

年会的场地很大,室内有暖气,但并不能全面揽括。

后台要准备跳舞的男团女团艺人们,身上也都贴了暖宝宝贴,生怕被冻坏。

台上的气温低,严永妄为了保持体面形象,上台西装革履,极好地显出了肩腰比例,扣子一丝不苟全扣上,领带也打得非常好看。

为直播,团队还给他们的老总化了个妆。

遮掉了最近熬夜留下的眼下青色,显得整个人都精神极了。

严永妄额前的发全部往后梳,露出光洁的额头,他很少出汗,冷时也几乎不打战,在直播摄像头下,更是能够保持许多分钟的镇定。

眉宇英俊,眼神专注,他的长相太过出色,身量也高大健硕。

严永妄一在台上露面,下边的员工们就哄叫起来。

沉河和往年一样,笑眯眯着看老板在台上讲话,说着去年公司的效益,展望着今年的前景。

语气是谦逊的,声线也克制,让人看了很有安全感。

他在台下打开过直播间,就看到有观众在弹幕里发,称赞严总帅,称赞他今年成绩做得实在不错。

又搜了下股价,不出意外,年会后,股价又要飘红。

他们年轻的总裁,已经是个可以让股民们非常信赖的领军人。

沉河欣慰极了,在讲话后,又怕他冷,操起了老妈子的心。

急哄哄地递了外套过去。

外套里贴了几片早已经准备好的暖宝宝贴,严永妄没有拒绝,在西装上又套了一件宽松的毛料大衣,暖意上来,他礼貌冲沉河说了句谢谢。

沉河:“客气什么,您去座位上坐吧。”

而秘书先生,则和自己的同部门同事们坐在秘书部的位置上。

严永妄坐回位置,旁边是公司的几位副总。

孙副总:“小严总厉害。”是跟了父母许多年的副总叔叔,几年了还是习惯喊他做“小严总”。

严永妄:“客气了。”

旁边其他副总与他都聊了几句家常,台上主持人已经开始介绍着下面的节目,是娱乐圈目前较火的年轻男团。

副总们对小年轻的事物不太了解,互相打听着台上的小帅哥们是谁。

孙副总略有点洋洋得意:“我知道,这是sun***团!”他念了个英文名,有副总问他怎么知道,孙副总继续道:“我女儿告诉我的,她喜欢这个团的男孩子!”

严永妄没说话,一直偷偷竖耳朵倾听着几位副总们聊天。

等到台上的男团跳了舞,把台下的气氛炒得很热,全场也都嗨起来。

严永妄冷不丁问了孙副总一句:“您女儿喜欢小仓鼠是吗?”

孙副总:“……”

呆。

然后说:“啊,是啊,小严总怎么知道的?”

严永妄腼腆——当然,在别人看来,他只是语气微柔,目光平和,非常真诚地对孙副总说:“我听员工说的。”

孙副总本还在绞尽脑汁想,自己是不是忘记屏蔽小严总关于他女儿的日常——要知道,他一直觉得小严总更喜欢很靠谱、很有专业作风的副总形象,因此每回朋友圈里的家常内容,都是分组展示。

这么一听他说,就知道自己没有忘记屏蔽。

然后,孙副总听小严总状似不经意说:“我认识一个卖宠物手作小衣服的人,不知道您家孩子需要吗?”

“手作小衣服?”

孙副总还没听过这么新鲜的词呢,他今年四十多快五十,宝贝小女儿是十年前意外有的二胎,这两年孩子沉迷小动物,近期最爱的就是她养的小白仓鼠。

小姑娘天天捧着小鼠子,喂瓜子喂玉米粒。

全家陪着闺女看小白跑轮,他原本挺不喜欢老鼠这种东西,没想到仓鼠还挺可爱。

通身雪白,吃得都是买来的干净饲料,看着挺有趣。

孙副总犹豫问:“啥叫做手作小衣服呢?”

“就是给小动物做毛衣的,”其实就相当于给猫猫狗狗穿衣服,只是严永妄认识的是个给小型动物做衣服的,他将联系方式发给他,“我猜您女儿应该会喜欢。”

给自己的宠物穿漂亮衣服,那可是小姑娘很爱做的事。

孙副总收到联系方式,一加上那人朋友圈,就乐了:“挺好,真的好看。”

那个店主给不少小型动物做了贴身衣服——狐狸、松鼠、鹦鹉、仓鼠等等。

“我女儿肯定很开心。”

严永妄温声道:“那就好。”

过了会儿,孙副总忍不住好奇问:“小严总,您也养动物吗?”

严永妄目光看向台上,并没有说自己是想要改善一下自己在副总心中的“无情冷酷工作狂”形象,只是迂回道:“朋友养动物,我看他给自家宠物穿衣服拍照,在朋友圈里宣传。”

“觉得您应该会需要,所以就留下联系方式。”

孙副总:“谢谢您!”

严永妄没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孙副总道:“等我女儿挑好手作小衣服,给家里小白穿上了,我给小严总看看!”

他愉快地点了点头,说好,又道:“如果不方便的话,其实也不用。”

严永妄都这么说了,孙副总人又不傻,自然听得出他的言下之意,脸上笑着,心中决定下回女儿和小白的家常朋友圈不再屏蔽小严总。

当然,孙副总还是有几分惊异的。

他想:前几年的小严总,一腔心思投在了工作上,少有关注生活旁事的时候,如今倒是变了点,好像有点人情味了。

==

年会结束当晚。

严永妄收到了朝灵犀的消息。

这段时间里,严永妄没有问过他对《无情道》这本小说的看法,他非常有耐心,等着朝灵犀“自动投案”。

等了得有十多天,才有了进度。

朝灵犀问他:“你看过《无情道》的小说结局吗?”

他没有弹出视频通话,而是发来语音,要知道此前,朝灵犀最喜欢与他视频联络。

此前爱视频联络的原因有两条:一是他想看看严永妄;二是,严永妄和他视频联络时,往往女体。

女儿在镜头里又漂亮又可爱,身为老父亲,看都看不够。

但是今天,他联络他时,用语音,好似这样可以斟酌言语,让自己能够做出最得体、正确的反应。

“看过了。”

严永妄便也发语音给他。

“尤笑在小说结局里,被华容锳弄昏了……他的灭世大计失败。”

朝灵犀:“……你觉得,这个故事讲得好嘛?”

严永妄分辨不出他这句话中的意思,他重新点开,又听了一遍,然后才回:“我觉得很好。”

“不说结局,至少作者笔下的世界很有趣……”严永妄回忆起小说中对世界背景的描写,不管是主角丁玄策拜入仙门前居住的凡人界,还是拜入仙门后,打各个副本时遇到的修真界地点。

文笔极佳,描写别有生趣,看得恍惚身临其境。

从艺术层面来说,这是一本很好的小说。

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的读者喜欢。

朝灵犀迟疑道:“那么,你最喜欢哪个角色?”

严永妄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这句话还有别的意思。

他告诉他:“我喜欢主角。”

沉默,沉默。

朝灵犀好久没有回复。

半晌,他才发来一条语音,小心翼翼地询问:“你觉得,尤笑好吗?”

严永妄心想,来了。

他期待知道的秘密,也许就在这一刻将要得到解答。

他回他:“为什么这么问?”

朝灵犀好似又后悔,想撤回,可撤回没有用,严永妄早已经听过他的问话。

于是说:“就问问你对他的意见嘛。”

满不在乎的感觉,他挺聪明,知道视频对话时,他总是会轻易泄露自己的情绪,而语音交谈,有充裕的时间来乔装情绪。

严永妄:“那个和你名字一样的反派角色?”

他竟是牢牢记住了,只在百万字小说中出现过一个段落的描写。

“我觉得——”

“他有点傻,直到失去才懂得珍惜。”严永妄面无表情地说完,发送。

那边迟迟没有回复。直到严永妄等得不耐烦了,发送过去一个问号后。

朝灵犀发来一串文字。

“你说得没错,直到失去才懂得珍惜的人,就是个蠢人。”

“蠢人是不值得被人喜欢的。”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热门: 官路(我的官样年华) 品香录 奉命穿书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神棍下山记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白月光作死后又穿回来了 都市大仙君 奉旨护花:暧昧高手贴身跟班 今天顾总的情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