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二月二十九。

快要元旦, 街边已经张灯结彩挂上了“欢度新年”的横幅,大红大绿的,看着晃眼。

朝灵犀接到朝倦, 是下午四点多。

他冷着脸看着他女儿与旁人打招呼说再见。

车窗摇下,冷气从外头钻进来, 他的头发没修剪过,略长了些, 有一二缕从额前落下, 盖住他的乌黑眉毛。

朝倦在对一个身量和她差不多高,五官还算漂亮, 模样挺甜的女性说着再见。

“龄龄,下次见。”

那个被叫做“龄龄”的女性眼睛亮亮,小小地拥抱她一下,“好哦,等到开始宣传时, 我们又要天天见面啦。”

龄龄旁边的一个个高脸帅男的:“倦倦姐,拜拜哦!”

“浩瀚,再见。”

他默默坐在车上,等待女儿与朋友告别结束。

门开,朝倦抬腿要进副驾驶的位置,腿还没伸长, 就被位置上的东西碍着一下。

“诶, 什么东西?”

他的女儿有着世界上最完美的脸蛋, 有着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冬日时分,嗓音微凉,雪般清爽,疑惑时带点上扬的小尾音, 可爱得人要打跌。

“你买了饮料?”她提起那一袋子的现做饮品,惊讶地问道,“给我买了什么味道的?”

“你不喜欢喝甜的,”朝灵犀像是终于被家长发现自己考了一百分卷子般,小小的炫耀,一点点的雀跃,隐藏在他的眼中,“所以挑了雪梨果茶,清爽不腻。”

“谢谢。”朝倦提着袋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把袋子搁在膝盖上,从里面找到雪梨果茶,还是温热的,用吸管戳破,喝了一口,很符合她的口味。

袋子里还有其他的奶茶。

两杯,新的,没开封。

严永妄瞥了一眼,发觉上面的标签,有一杯是三分甜的,一杯是七分甜的。

他笑了:“七分甜是你的?”

朝灵犀:“嗯啊。”

“怕你不喜欢喝雪梨,就同时买了一杯普通奶茶,三分甜度,应该会比较适合。”

“不过,既然你能喝雪梨,那杯奶茶就可以不要了。”

严永妄吸着果茶,斜眼看他,批评道:“有点浪费。”

朝灵犀呆住一秒,然后心虚说:“不会浪费的,我都能喝完。”

三分甜和七分甜到底都进了朝灵犀的肚子里。他估摸着是有点害怕她批评他,哪怕肚子撑得再圆,也要把那一杯给喝光。到最后,严永妄都有点看不过眼:“不然不喝了吧。”

朝灵犀:“我不!我能行!”

咕嘟咕嘟,全给喝干净。

晚饭都少吃了很多。

饭后,朝灵犀才问起朝倦最近的生活过得怎么样,今天又是去做什么。

此前,严永妄并没有特意告诉他,自己是参加什么工作。

他漫不经心地看了下手机接收到的消息,告诉他:“之前去拍戏了。”

朝灵犀:“拍戏?”

“拍什么戏?”他好奇极了,“是导演看你长得很漂亮,所以要你去拍戏的吗?”

这句话问得太好,直白地夸她是最好看的。

严永妄:“……”

他终于忍不住小声讨饶:“不要天天夸我!”

朝灵犀笑眯眯:“可在我心目里,你就是很好看的啊。”

严永妄:“……”

他已经可以荣辱不惊地抬掌要捂住他的嘴了。朝灵犀敏捷地躲了过去,就像是做坏事,要被主人伸手盖头的小猫,飞机耳,瞳孔放到最大,黑黢黢的,动作还特别机敏。

“是巧合之下才去拍戏的。”严永妄随便解释了下当时的情形,说自己其实并没有很想演戏,但后来——

“后来什么?”

朝灵犀漆黑的眼珠里盛着好奇,他雪白的脸搁在桌面上,下巴印出一小块红印子。

“后来,”严永妄低声说:“我觉得那电影的原着很好看。”

“很有意思。”

“所以就去了。”

朝灵犀没有感到危险迫近,依旧好奇宝宝地问:“什么原着?我也想看!”关于朝倦的事,他什么都想知道!

喜欢的食物,爱喝的饮品,甚至可能是她轻描淡写提到的一件东西,他如果不认识,都会用手机搜索看看,究竟是什么。

而她现在对他说话,提到了所谓“原着”,完全提起了他的好奇心。

“无情道。”

“小说名字。”

严永妄状似无意地看他一眼,没有错过他脸上的僵硬呆滞。

朝灵犀不是个很能伪装情绪的人,他的表情在面部停留了几秒钟,才匆忙收起来。

“听起来像是……修仙的书?好看吗?”

严永妄道:“好看。”

又问:“你想看吗?基本上手机的各大阅读软件都有这本书,它上了无线渠道,按理说挺火的,你不应该不知道。”

朝灵犀没说自己这段时间以来,除了练字、看菜谱、看点电视剧、电影外,真的没有利用互联网做什么事。

哦不对,他还学会了网购。

楼下快递柜里不少买来的零碎。

严永妄看出他心绪不宁,宽容地笑道:“发什么愣?”

“嗯?”朝灵犀恍惚地抬起脸来,他有点焦虑地捏了捏手指,若无其事道:“没什么。”

“我觉得还蛮不错,而且啊,”严永妄随意道,“当初面试上的角色,是个叫做‘华容锳’的女三号。”

“导演说,我的气质非常符合这个角色。”他微妙地耸了耸肩头,“虽然我也不太懂为什么我就符合这个角色了……但,他那么说,我想到底应该是有点相似的。”

这句话以后,朝灵犀的情绪更加不对劲。

严永妄已经能够在他的眼中看出浮起的紧张。

他想,他在极力隐瞒着什么事。

朝灵犀:“内个、内个……”

一时间,紧张得连流畅的普通话都说得带点腔调,严永妄微微歪头,看他,“怎么了?”

“小说很好看吗?”

“嗯,就是至今还没有正式结局,”严永妄沉思状,忽地又释然笑起来,“不过也没有太大影响,最后主角都赢了嘛。”

“哦、哦。”

沉默一会,朝灵犀转移话题:“你觉得今天的饭好吃吗?”

“还不错。”顿了顿,温柔反问,“你觉得呢?”

“……”朝灵犀:“我也觉得挺好吃的。”

严永妄没戳破他拙劣的谎言——他今天喝了两杯奶茶下去,原本的小鸟胃完全填满,只吃了一点饭菜。

他继续问:“你看起来有点不自在,怎么了,吃太多撑着了?”

“要不要买点健胃消食片?”

朝灵犀点了点头,努力拉回神志,认认真真地点头,道:“吃了肚子就不会很胀吗?”

“当然。”

严永妄意味深长地笑了,他教他:“如果家楼下的药店没有开,就打开外卖软件,让快递员给你送上门。”

“很方便的。”

直到离别时,朝灵犀都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其实伪装得很好,旁人是看不出太多异样的,但严永妄能看出来。

就像他能听出他冰冷阴郁的声线中,究竟何时充满着欣悦,何时充斥着快乐。

血脉亲情,莫名其妙,让他清楚分辨出他的情绪变化。

也或许,是他们本质上,太过相似。

朝灵犀的声线冰凉,严永妄亦有着如此音色。

他的情绪变化,很难从声音中透露出,只有自己才知道,什么样的语调算是开心,什么样的口吻算是低沉。

推己及人,朝灵犀一有情绪变化,严永妄总能第一时间发现。

……

朝灵犀回家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去药店买健胃消食片,而是默默地掏手机,打开自带浏览器,搜索“无情道”。

搜索框第一个联想词:#无情道仙缘#

朝灵犀如严永妄当初第一次搜索这本小说一样,先看了梗概,然后眉头越皱越紧。

他开始阅读这本小说。

……

《无情道》电影版的剧本结局如何,严永妄是在十二月月底,元旦前一天,参与了后续的宣传活动时,才知道,原来还有几个版本。

他从一开始拿到手的剧本就只有女三号的戏份,演完属于自己的情节,就杀青走人。

对于后续情节要如何拍摄,当然也是不太了解。

只有主演手里头有着最全的剧本。

陈浩瀚与他闲聊时说:“我从一开始手头上的剧本,就是很全的,基本上,看我的本子,就知道电影结局。”

严永妄:“电影结局……和小说结局一样吗?”

陈浩瀚挠头:“我看过小说,自我感觉,还挺一样的。”

他爽朗笑:“就是反派失败,主角成功嘛。”

“基本上商业片的套路也都是这样,”陈浩瀚皱了皱鼻子,“不过咱王导很会拍,总能把一个普通的爆米花电影拍摄成火爆全国的最佳商业片,电影上映后,给观众的感受肯定不一样。”

和陈浩瀚闲聊时,他没提有几个结局的事。

还是严永妄试探着问:“听说电影版可能有几个结局,具体看王驰要怎么选,是吗?”

陈浩瀚非常惊讶:“诶,倦倦姐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严永妄说:“我杀青前和化妆师杰森老师加了微信,前阵子他和我聊天说到的。”其实也只是提了一嘴,杰森貌似是王驰的多年老友,他说常人不晓得王驰,其实他这人导戏有个习惯,就是最后的结局会拍几个版本。有时候是悲剧,有时候是喜剧。

这消息,算得上业内秘闻,因为王驰从来没有借着什么“多结局”的噱头宣传过。就连严永妄这个普通观众,都不曾从新闻媒体里得到这个消息。

若不是演了戏,又和剧组里的人员交上朋友,他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王驰有这个导戏习惯。

陈浩瀚说:“其实吧……这也算是保密协议里的一条……”

严永妄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如果不方便的话,就不说了。”

陈浩瀚看着朝倦,美人姐姐冲他浅浅地笑了一下。霜雪般惊艳的容颜在户外日光下,莹亮透白,她说着善解人意的话,没有强求的意思。

陈浩瀚有点害羞,被漂亮姐姐盯着看,他感觉自己内心已经化为尖叫鸡。

“嗐,我问一下导演好不?”

“诶……倒也不用……”

陈浩瀚小手舞得飞快:“不行不行,倦倦姐,我看你眼巴巴问我话的样子,就忍不住想告诉你。”

“不告诉你我还憋着慌,”吸了吸鼻子,陈浩瀚说干就干,打电话给王驰:“王导呀!”

“……干嘛呢?今天宣传完,劲儿还这么足?”

王驰那头觥筹交错,应该是有什么饭局。也是,明儿就是新的一年,算得上过节了,今晚估计不少人请王导吃饭。

陈浩瀚小嘴嘚嘚:“是这样啊,倦倦姐问我,你拍无情道是不是有准备几个结局啊。”

“是啊,咋了?”

“她好奇呀,想问我是啥结局,你说我能透露一点点嘛?”陈浩瀚听着那边酒杯碰撞,说完话,又实在忍不住道:“王导你少喝点哦,别醉了。”

杀青后,陈浩瀚也没有那么畏惧导演,而且,他是发自内心地感激王驰给了他这个机会演戏。

不但磨炼了他的演技,还让他对自身的定位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陈浩瀚为人处世带点憨劲儿,憨中带点聪明,真的挺讨人喜欢。

是那种带点小机灵,又傻乎乎的可爱。对于朋友也是掏心窝的交代,对于自认的良师,亦是非常关心。

王导那头又说了什么,最后陈浩瀚喜笑颜开,对严永妄说:“倦倦姐呐,导演说可以透露一点点。”

挂了电话,陈浩瀚说:“其实最开始我手头上的剧本,结局和小说的差不太多。”

“就是反派灭世计划失败,主角们赢了的事,”陈浩瀚自己也是认真做过功课,他参演前,有经过一阵子演技培训,那时间里,趁着空闲,把《无情道》的小说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不过作者其实没有把结局写得太清楚。”

“这个你知道吗?”陈浩瀚怕她没看过原着,听不太懂他说的话,还时不时停顿,等朝倦反应过来,才继续说。

严永妄沉默地听,回答他:“我知道的,作者停更了。”

陈浩瀚“嘿”了一声,说就是这样,“因为停更了,所以从读者角度来说,《无情道》也不算正式完结吧。”

“我总觉得后头还有什么剧情没写呢,”他无奈地耸了下肩头,“不过作者也好久没出现了,甚至拍戏的时候,都没出现在片场,也不知道王导是怎么拍到现在的。”原着的作者又是电影剧本的编剧,按理说,都该来片场看看电影的拍摄进度。

偏偏不管是哪一方都没寻到人,也是怪事一桩。

“然后呢,我拍戏一半的时候,”陈浩瀚说了下时间点,大概是找朝倦戏份结束后的一个月,那时候他拿到了另外几个版本的剧本,“只有结局是不一样的,听王导说,都是作者兼编剧写的。”

“王导当时还说,那作者肯定是调查过他,不但指名道姓要他拍戏,还知道了他拍戏时候的习惯——喜欢拍几个结局,等到最后才决定哪一个做真正上映的结局。”

“特意给他搞了几份不同结局的剧本。”

“除了和小说的结局差不多的正剧结局外,还有两个结局。”

陈浩瀚回忆道:“一个是算得上是悲剧吧,反派失去了伴生石后,狂性大发,失去理智,把整个修真界都给弄毁了。”

“还是那种弄得稀碎地毁了,相当于反派临死前爆发,把整个世界拉下水的那种。”

“怪吓人捏。”

看出严永妄的震惊,美人脸上满是愕然。

陈浩瀚哈哈笑了,挠头说:“我就猜,你听了肯定和我当时拿到剧本一个反应。”

“我觉得作者好恶趣味,还搞了团灭结局,特报社,我看了结局缓了好几天,要是小说结局真是这样,恐怕不少读者要骂了。”

陈浩瀚拍拍朝倦的肩头,牙齿白白,健气英俊:“倦倦姐别怕,还有个结局呢,你且听我细细道来。”

说是细细道来,其实也就三言两语,总结了他拿到的剧本。

“小说结局里头,反派尤笑不是被你演的大师姐华容锳敲昏了嘛,”陈浩瀚仔细回忆,努力不说错任何一个细节,“后面作者就没写了。”

“但是,那个剧本里,写反派因为失去了伴生石,病骨支离,神志不清,因为神志不清,差点要失手毁掉这个世界……毕竟在小说里,反派的实力算得上是修真界内的登顶人物。”

“主角们觉得他很惨,又怕他乱来,反正,经过一番谈洽,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决定帮助他找回伴生石了。”

“我觉得像是系列电影的前奏——后头还有什么可以拍的。”

严永妄愣愣地听,他面上有着若有所思。

陈浩瀚说完这些,喝了一大口温水,喝完很不满地嘀咕两句:“林哥又给我水里掺了枸杞。”

他们宣传完毕,一群人都在外头待着,准备晚上约着吃顿饭。

元旦将临。

路边食摊已经有架起汤圆的,热腾腾的白气在空中翻腾。

这个点,还远远不到吃晚饭的时候。

严永妄并没有答应要不要一块度新年,但他在宣传活动结束后,陪着熟悉的朋友在户外呆了会。

也就有幸听到了陈浩瀚告知的关键信息——至少,对于他来说,是极其关键的信息。

陈浩瀚还在抱怨着自己的经纪人把他的温开水里掺了枸杞的事,听声音记仇得很,“啊,怎么有这样的经纪人,我又没有血气亏,咋就天天枸杞红枣的。

徐柏龄方才在打电话,没过来,等过来了,就看到朝倦乖乖、文静地坐在长椅上。

一身黑色羽绒服,厚厚的,挂了一条雪白的围巾,围巾的尾巴还缀着两颗圆圆的毛球。

她有点怕冷的样子,还把羽绒服的帽子给支棱起来,扣在头上。

从背后看过来,像个圆滚滚的黑白相间小企鹅。

可一看正脸,那就是再靓妹不过的大美人了!

天冷,美人的脸颊上染了淡淡的红,她今天化了很淡的妆,来的时候是素颜。还是靠着宣传地点的工作人员,用短暂时间化了个淡妆。

嘴唇很粉,侧脸很秀致,思索时,眼睫垂下,卷卷小扇子般,再抬起时,亮亮的眼瞳瞧人,是会让人心脏砰然的目光。

徐柏龄听到陈浩瀚抱怨着自己经纪人喂他枸杞,开玩笑道:“我经纪人也天天给我泡人参枸杞茶,但是我是姑娘诶。”

“……”陈浩瀚喝着保温杯里的水,差点呛了一下,他瞪大眼,听着徐柏龄施施然道:“我觉得,林哥可能把你当姑娘养了。”

陈浩瀚:“……”

他默默地盖上保温杯的盖子,然后抬起手臂要揍人:“龄龄!你不怼我是不是不舒服!”

徐柏龄一点没再怕的,走过去,示意他挪个位置,她要坐得离朝倦近一点。

陈浩瀚本来和朝倦的距离就有一两人——为了避嫌,毕竟两人坐在长椅上,又是户外,虽然不远处也有工作人员,但说不准就有什么摄像头拍下来,扭曲朋友之间的关系,来一波绯闻。

陈浩瀚本人对绯闻的态度接受良好,出道这么久,妖魔鬼怪的事情海了去了。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单身狗,粉丝也了解他的脾性,那就行了。

只是朝倦本人不怎么混娱乐圈,他是有点怕自己的身份给朋友带来困扰的。

徐柏龄凑了过来,非得挤着坐,陈浩瀚哼哼两下,还是让了。

于是,长椅上,手捧保温杯的陈浩瀚坐在最左边,徐柏龄亲亲热热地靠近朝倦,朝倦坐在长椅的最右边。

她对上徐柏龄可爱的眼神,轻声笑了一下。

“你们一会要去度新年?”

陈浩瀚:“对呀,和大家一块,今年没有元旦晚会的档期,我也刚好能闲下来。”

流量小生陈浩瀚在出道几年,火了一小番后,曾被地方卫视邀请去元旦晚会参与直播。

一般在晚会上都是唱唱歌跳跳舞。

也算是他的老本行,挺拿手。

不过今年,公司没有安排这种行程给他,说是要他专心去宣传自己的电影,为了迎接明年上映后,那几乎是老天爷送上门来的跳板。

能跻身一线的机会少之又少,陈浩瀚很珍惜,他对自己的老本行当然也是喜欢,但他知道自己未来的事业方向。

跳舞、唱歌,年年都有年轻男孩追梦娱乐圈,他年龄上来了,再也不会是占优势的唱跳王子,不如早点转型。

徐柏龄是基本上都不参与什么晚会的,她除了演戏,唱歌跳舞稀烂,粉丝看了都得说声对不住大家的观赏。

索性就不贪图这点出镜机会,老老实实演戏得了。

两个主演今年认识,一男一女成了损友一对,关系不错,经纪人也都互相认识。

这今晚的度新年,也有《无情道》同剧组的其他演员,人多势众,狗仔再怎么拍也编造不出什么绯闻来。

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徐柏龄:“倦倦,你要来吗?”她搓搓手掌,“我们人很多哦,今晚一块看晚会,顺便吃大餐!”

严永妄:“……”

摇了摇头,婉拒了,他在寒风中,吸了吸鼻子,脸颊被冻得有点红,鼻尖也粉,可爱得徐柏龄好想上手捏捏。

冷艳大美人露出一副温柔表情,真的是难以消受。

“我有约啦。”

徐柏龄:“诶呀!是对象吗?”

严永妄耐心说:“不是的,是亲戚。”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热门: 山村多娇 民国之联姻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 走出山沟沟 今天美人师尊哭了吗 墙外的诱惑 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反派魔尊 乡村荒女人 极品乡村生活 剑出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