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无情道》剧组杀青以后, 陈浩瀚就开始了其他档期的活动。

此前他手头上的戏只有《无情道》一个,毕竟是驰名全国的王导作品,经纪人也不敢给他多安排工作。公司手头上还有些好本子, 档期冲突了,陈浩瀚也是不敢去的, 就怕轧戏,也怕影响到《无情道》剧组的拍摄进度。

如今, 电影杀青, 后续是幕后人员的工作,没有他们这些演员的事儿。

陈浩瀚杀青当天, 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表达自己的快乐:

[我和剧组演员.jpg][金毛狗勾和我.jpg]

文字是:杀青了,这段时间认识了很多朋友,非常开心^^

粉丝在下边评论:“哥哥,看出你很开心了, 一副想把黄医生拐走的样儿!”

陈浩瀚活跃回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隔壁剧组杀青了,黄医生要跟我回家啦!

拍戏的这段时间里,陈浩瀚与隔壁剧组的宠物演员金毛建立了深厚感情。金毛的原主人是隔壁剧组灯光师,前些时间灯光师因家庭原因要回去考公务员,被迫留下了金毛。陈浩瀚得知消息后, 积极地征求了原主人的意见, 领养了这只可爱的金毛。

目前金毛狗勾还在隔壁剧组辛勤演出, 约莫几周后戏份结束,陈浩瀚就可以飞安城把金毛带走了。

陈浩瀚的爱狗人设已然深入人心,同剧组的演员们在他这条微博下留言回复,祝贺他得美狗归。

又过了些天, 陈浩瀚的粉丝们就看到陈浩瀚改了自己的微博头像。

一只眼睛黑黑亮亮,非常温顺、可爱的金毛犬。

陈浩瀚从安城接到狗后,连发了三条微博,配图都是金毛狗可爱的脸盘子,以及他痴迷狗勾的微笑。

粉丝们:……

成品赫看着自家艺人近日的微博指数,挑了下眉:“浩瀚的关键词怎么和狗连锁在一块了?”

经纪人露出难言表情:“粉丝们发觉他的爱狗人设,连夜把陈浩瀚[锁]金毛的词条刷到了第一。”

成品赫:“……”

经纪人:“居然还意外刷掉了几个从前的假料绯闻。”

成品赫:“……挺厉害。”

经纪人叹了口气:“

主要是浩瀚的脑回路和普通人不太一样,目前他估计是没有脑筋要谈恋爱了。”

说陈浩瀚聪明,看他言行举止又带点憨憨,可说他真的憨憨吧,做事又挺聪明。至少知道自己目前应该追求什么——对于他这种流量明星,把握住跳板,不节外生枝,专注事业,才是个优秀艺人。

粉丝放心,团队也放心,公司亦放心。

问过这些后,经纪人又汇报了些杂事。

完了,开始展望未来——也就是某种程度上的做梦中。

“等明年《无情道》一上映,我能想象到咱们浩瀚能收到多少工作了。”经纪人眼睛发亮,畅想未来,想得美滋滋的。

成品赫忍俊不禁,板着脸道:“现在想这些还早着,浩瀚现在在首都拍戏呢?”

“嗯,影视城,”首都当然也有影视城,规格比安城的稍差些,有些剧组的剧会在这里拍摄,“一个轻松爱情剧。”

简单交代后,经纪人问老总:“成总,能透个消息不,《无情道》现在剪得怎么样,明年几月能上?”

毕竟这电影背后是成家投资,谁也没有自家老总知道的消息多。经纪人抱希望问,成品赫这样回他:“你耐心等待,再过几个月就有消息了。”

态度还是暧昧,做投资商时,成品赫颇为谨慎保守。

不过看自家员工极度渴求的样子,他还是说了大概的日期。

“过审快的话,三月份。”

“嘿嘿!”经纪人乐颠颠,汇报完工作,做着自家艺人将要大红大火的美梦,晕乎乎走了。

成品赫莞尔。

他这个做老板的,平时冷着脸,不太爱笑,但其实亲近的人才知道,成总笑起来也挺好看。在熟悉的员工面前——尤其是公司内的一些元老级别经纪人、艺人,都是知道他们老总笑起来多明亮。

不过他挺不喜欢笑的,只有心情真的不错时,才会展露笑容。

今天和经纪人讨论了下陈浩瀚未来的发展路线,艺人听话,前景可望,他这个做老板的也就开心。

……

陈浩瀚近日心情非常不错子!

原因有以下:一,他养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狗狗!二,他觉得自己的演技在《无情道》剧组里得到了充分的磨炼!如今演戏,比起从前要得心应手多了。

再有其他细细碎碎的因素,让他这些天笑容总挂着,见到老板时,也不再缩得像鹌鹑,而是开朗地喊一“老板好!”。

成总看了他一眼,问:“你手上怎么拿了个绳子?”

陈浩瀚嘿嘿直笑,挠头:“给我家狗买的绳子,不是最近出城市养狗规定吗,我之前买的绳子太长,不符合规定,这回换了个短点的。”

成品赫了然:“快递寄到公司来了?”

陈浩瀚竖起大拇指:“老板聪明!”

不少艺人都把网购地址写成公司,每周前台都要收不少快递。

成品赫随便问了一句:“之前买的绳子多长?”

陈浩瀚:“……”

“十米。”

成品赫:“……”他难以描述地看了陈浩瀚一眼,觉得他的经纪人能带他这几年不崩溃,也是挺厉害。

“我这回买的,就两米!”

陈浩瀚憨笑两下,看老总一副不想和他聊下去的样子,自觉该退场:“嗐,老板,我找我林哥有事,先溜了哈。”说着找自己的经纪人,窜的一下没人影。

成品赫扶额,叹气。

陈浩瀚找到自己的经纪人,经纪人问了和老总一个问题:“你手上拿着是什么呢?”

“哥!是我的狗绳啊!”陈浩瀚美滋滋道,“我家黄医生的。”

林哥:“你第一句说的怪好笑,我还以为栓你脖子上呢。”

然后又道:“最近首都管狗严厉,不牵绳不准带狗出门。别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哈,你形象搁这儿呢,万一出什么岔子,全公司都得给你兜底。”

陈浩瀚:“欧克欧克!我懂得啦!”

他来找林哥,是为了请个假,“我明天要和朋友出去玩。”

“哈?”林哥警惕,“哪一号朋友呢?”

“徐柏龄……”他掰着手指头数,林哥面色渐渐收了,又听陈浩瀚慢吞吞道:“朝倦……”

“哦,不是你俩人一块出去约会吧。”

林哥松了口气。

陈浩瀚:“哪能呢,我明天是三人一狗聚会。”

“柏龄和倦倦姐说想见我家黄医生,刚好这几天人都在首都,凑巧儿,”陈浩瀚斜了他一眼,“而且这都月底了,我们明天见一面,后天就要参加电影预热采访。”

林哥大手一挥:“行,准了。”

又疑惑问:“怎么不在电话里给我请假?非得亲自来公司一趟?”

林哥看他这亲至请假的架势,还以为陈浩瀚有多惧他呢。旋后,陈浩瀚说:“没,我顺路来公司前台取个快递,正好也请个假。”

林哥:“快递?你手上的狗绳?”

陈浩瀚:“宾果,猜对了!”

林哥:“……”

无语凝噎。

他瞧着陈浩瀚拿着狗绳又要走,感情这是取了快递顺路请个假,完了就要回去的节奏。

而他就是那个顺便。

林哥:莫生气,莫生气,生起病来无人替!

==

十二月二十八。

首都,年底,气温直降。

昨天下了一场小雪,今天雪还没融化,时不时也有阴云飘过,飘零地落下小小雪花。

车停在会所的露天停车场,没一会儿就盖上了雪霜。

这家私人会所,就是上回朝倦带徐柏龄来的地儿。

彼时,陈浩瀚酸得像柠檬,没想到今天就有机会,蹭着朝倦的会员卡进来。

和之前说的一样,真要说想办卡,他们这种档次的明星,扯紧裤腰带,也是能凑出来一张会员卡的额度。

但着实没必要打肿脸称胖子。

他们俩资产也有点,但做艺人的,指不定哪天就没戏可接,还是得有点忧患意识。

两人都一个念头:还是老老实实赚钱攒钱先。

私人会所的保密措施很好,一路走来,能看到几个眼熟的豪门富几代,甚至还有一号老牌影帝。

朝倦见陈浩瀚好奇,简单解释:“这里保密措施好,如果想娱乐,是个不错的场地。”

至少娱记基本没有资格进来,大大减少了被爆料的可能。

徐柏龄知道她这明显是为了他们俩做考虑。

素人出身,又没有打算继续进军娱乐圈,出不出名,被不被爆料,对于朝倦来说,她是挺不在乎的。

前几个月,她的戏份杀青后,参与了个直播活动。

活动上,朝倦口吻刚硬,并不在乎观众的感受。事后,因着手腕的表被曝出是个富婆身份,很是热了一阵子,不少观众说姐姐太A,美貌鲨人。

即便好评如潮,她也没有开微博账户的打算。

没有在乎所谓口碑,也就导致后来有营销号时隔几月又翻出“朝倦”来点评,试图捞金时,捞不上金了。

营销号的操作挺简单,就是发点真真假假的稿子,假料居多,真料可能也就一点,内涵一波。

这种稿子对于艺人来说,算得上是负·面·信息,不少艺人团队都会愿意给钱来删除这种稿子。

那营销号本也以为朝倦会有团队找他删稿,结果干瞪眼好多天,都无人鸟他。

写内涵文无收入,营销号也就罢了薅钱的心思,文章还放在账号上,某天倒是因为那营销号涉·政,整个号都给封了。

徐柏龄是个网上冲浪选手,刷到那条造谣稿子,小心翼翼询问朝倦要不要管。

就听朝倦很随意回答:“没必要理睬。”

严永妄是真的没有理睬这事,因为他的时间太过宝贵。这种稿子,攻击力甚至不敌他曾被商业对手造谣是个外头包了三个情人的滥情总裁。

不过他后来从徐柏龄口里知道,那个粉丝数量达百万,无数粉丝恨死的营销号在某日因涉·政消息被封号后,回一句“恶有恶报”。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感觉徐柏龄误以为这事是他干的,在微信聊天框里发消息给他,一张表情包:

[姐姐超A.jpg]

严永妄:?总觉得她误会了什么。

于是回复:[与我无关.jpg][猫猫纯真眼.jpg]

徐柏龄更激动:[我懂我懂.jpg][高人竟在我身边.jpg]

解释也解释不清,索性就不说了。

前前后后的遭遇,让徐柏龄非常清晰地认识到,朝倦是一个挺不在意别人看法的人。

但若是真要出手,那就是非常酷、非常有钞能力的手段!

就像是现在这样,为了让两个艺人朋友玩的开心,她选了私人会所做相约地点,避免了朋友被媒体拍摄的可能。

金毛也被陈浩瀚带着,狗狗今年有三岁,是个漂亮、温顺的母狗。

一双眼黢黑晶亮,像是玛瑙石。徐柏龄看着它脖子上挂着个花花绿绿的狗绳,问:“你这挑的什么品位?”

陈浩瀚不满,揉了一下狗的头道:“多好看啊,把我家黄医生衬得如花似玉!”

“……”徐柏龄翻了个白眼。

这边他俩在唇枪舌战,那边严永妄听得觉得很好笑。

他遥遥看了眼外头的风景,马场已经被薄雪覆盖,寒冬季节,草枯黄。在场地上散步的马大多不畏寒,身上鬃毛很浓密,有两只很亲近,凑着脑袋,仿佛在窃窃私语。

严永妄看了两只马一眼,又看了看陈浩瀚、徐柏龄一眼。心说,还有点像呢。

金毛喜欢亲近人,从陈浩瀚的手中挣脱了绳子,踱步走到严永妄身边。

用长嘴搭在严永妄的膝盖上,歪着脑袋,温温顺顺地瞧人。

是很让人欣悦的动作。严永妄倏忽笑了起来,他伸手揉它的脑袋,毛发光亮金黄,看得出来主人很爱他,吃得好喝得好。

他在揉狗狗头,没注意到徐柏龄那边已经渐渐停了音。

忽地,闪光灯响起的音,将他从抚摸动物的动作中惊醒来。

漂亮女人抬起脸,对上了徐柏龄泛红的脸颊,她拿着手机,正在拍摄,看她投来疑惑的目光,讷讷说:“倦倦,你和黄医生的气氛太好,我实在忍不住要拍一张。”

手头的功夫没停。

她惊诧时,眼珠很亮,脑袋趴在她膝盖上的金毛也望了过来。

徐柏龄:“好、好可爱。”

等到她停下拍摄,将手机递过去,亲密贴贴说:“倦倦,你看!”

屏幕上,是一个皮肤很白、眼睛很亮的长卷发女人,膝上一只油光发亮的金毛犬。

她看着镜头,有点好奇的样子,而金毛犬,亦是好奇极了,看向人类拍摄的动作。

再翻下一张,是她低头在摸狗狗,动作耐心而温柔。金毛犬非常享受,亲昵地将一只前爪搭在她的掌心。

……

严永妄沉默看完,“你记得发给我。”

陈浩瀚旁边着急跳跳:“我也想看!”

徐柏龄逗他:“不给你看!”

陈浩瀚:“怎么这样!倦倦姐!球球了!我把黄医生给你摸,让我康康吧!”

他忍俊不禁,被陈浩瀚逗得。

最后,陈浩瀚还是死皮赖脸地看到了照片,看完以后,心满意足,做安详状:“我家黄医生在美女旁边,真的如花似玉起来了!”

徐柏龄:“在你身边,被你拉低了颜值。”

陈浩瀚:“怎么有你这样的人!昂!”

陈浩瀚被徐柏龄气得像驴子一样昂斯昂斯起来。

严永妄和黄医生在一旁安详吃瓜,时不时撸两下狗子,煽风点火:“我觉得龄龄说得也挺有道理。”

见陈浩瀚不可置信投来目光,才忍笑道:“其实你也是帅的。”

陈浩瀚逐渐挺起胸膛,等待朝倦下一步的夸奖。

然后,他就听到朝倦如雪般清冷的音,缓缓说道:“只要不这么憨,真的很帅。”

陈浩瀚,陈浩瀚哽住:QAQ

徐柏龄哈哈大笑起来。

隔日,《无情道》预热采访节目中,全剧组有在首都的演员都来参加。

主持人提问,说几位主演在剧组里和谁玩得最好,有没有什么趣事给大家分享。

轮到陈浩瀚:“我和龄龄玩得最好。”

下边的经纪人林哥淡定地嗑瓜子,徐柏龄的经纪人紧张抖腿:“你家浩瀚不会乱说什么吧?我们龄龄可没有打算炒绯闻哦。”

林哥摁住徐柏龄经纪人的腿,递过去一捧瓜子:“莫慌。”

主持人以为这是什么主演日久生情,亦或者是暧昧表白的情节,却没料想到,接下来是陈浩瀚娇控诉着徐柏龄在剧组里天天逗他玩,时不时毒舌他一下……要不然就是联合朝倦,调侃他一下!三个人的友谊中,他这个男的好受委屈!

目光投向旁边文文静静、坐姿优雅的徐柏龄,主持人询问:“请问龄龄,确有其事吗?”

徐柏龄款款笑道:“诶呀,人家不知道呢,我觉得我没有欺负他呀。”

陈浩瀚:又来了!这个该死的,在别人面前超会演的女人。

主持人听到旁边朝倦轻笑一。

他:“朝倦,你对这两人的关系有什么看法?”

他对上朝倦的眼,看到这个五官冷艳精致的年轻女人淡道:“我也不是很了解呢。”

“不过,浩瀚确实很可爱哈。”这一句话,带点莞尔。

陈浩瀚:……为森么,他觉得这句话……不像是被夸了……

采访现场,台下经纪人俩一块嗑着瓜子,听到这句话后,徐柏龄的经纪人推了下林哥的大腿,碎碎道:“等今天的节目上了,你回去搜搜B站,肯定会有你家艺人和朝倦的拉郎配。”

林哥懵逼:???

徐柏龄经纪人好懂,他露出一副诡异表情:“知道Alpha姐姐和Omega弟弟嘛?”

“你看朝倦那样,长得又好,音色很又攻,”经纪人啧啧点评,“你家浩瀚奶音奶气的,傻憨憨样儿,观众爱磕这种的。”

林哥沉默一会,不甘示弱道:“你不知道你家龄龄和朝倦也有不少CP粉吗?”

没错,他也是做过功课的!至少知道,朝倦是目前短暂出现在大众眼中的演员中,颜值受到一致好评,气质A得一批……不仅如此,可能因为她看起来还很有钱的缘故,气质矜贵、冷淡,很有孤高的味道。

是那种,让人嫉妒的,艳羡的气质。

即便今天来采访,她没有经纪人、助理,孤身一人来,看起来也非常自在。

这气质,让不少喜甜妹X冷姐的观众,磕了CP。

徐柏龄经纪人噎了一下:“我知道!我家龄龄天天把她挂嘴上呢。”

林哥默默地看向台上。

那个女人。

采访棚内,温度高,于是接受采访的艺人们都脱下了厚厚的羽绒服,她亦是如此。

在来以前,林哥特意给陈浩瀚买了几件今年的新款名奢衣服,就为出席这个采访。而徐柏龄的经纪人应当也是这样做,他们这个地位的艺人,说有钱也有钱,说没钱也是没钱,至少出席场合的衣物,就不如顶流那样轻易得到。

顶流有品牌赠送,就算自己花钱也不大心疼,因为他们确实有钱。

而他们做经纪人的,要看看衣服过不过时,价格能不能承担得起。

要知道,有混的差点的演员,上节目时,衣服都是借来的。

陈浩瀚还好些,至少衣服是自己掏钱买的。

而他要是没有看错,朝倦身上的衣服……

很贵很贵。

就连她随随便便挂在脖子上的项链都很贵。

林哥念叨念叨:“这种富人级别的艺人,我要是手上能带一个,连什么衣服、饰品都不必操心。”

徐柏龄的经纪人:“你想屁吃呢,这种富人,也就是随便来娱乐圈玩的,人家一天赚的钱可能就顶演员一个月的片酬。”

“……所以,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嘛。”

等采访结束,出采访棚,外头停了几辆保姆车。

徐柏龄还没和朝倦说几句话,就看她接了一通电话。

“你在外头等我?”

不知道是谁,她的眉眼一下子柔和起来,语气却还是冷冷、凉凉,如雪冰寒。要不是她亲眼所见她的表情变化,只怕也要以为她对电话那头的人不太满意。

“天这么冷,你等了多久?”

“好,我知道了。”

收起手机,徐柏龄:“倦倦,是有人来接你吗?”

她看到她棕灰眼珠里,暖暖的笑意升起,徐柏龄惊讶极了,她从没看过她这幅样子。

像是遇到了很愉快的事。

“是,我的……”

顿了顿,她斟酌了下词语,“亲友。”

“是亲戚吗?”徐柏龄好奇问,“特意来接你的?”

她轻轻嗯了一。

于是,在采访棚外,众人看到一辆价格不算昂贵的车子——市价大概也就十多万,车技还算行,嗖地一下滑到他们跟前。

车牌好像是临时牌照。

陈浩瀚茫然:“谁的车子?”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与朝倦有几分相似的脸。

男人:“倦倦。”

众人大惊: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辆普通车子来迎接他们当中最有钱的人!

只见朝倦平淡地敲了一下车窗,问:“你什么时候买的车?”

男人:“前两小时,我去车行直接提的。”犹豫了一下,挠头,“没认真挑,时间紧迫,随便指了一辆就买了。”

“怎么,这车有问题吗?”

朝倦点评:“没什么问题。”

“就是太便宜,我还以为你缺钱了。”

众人听着这对话:……

满腹复杂。

陈浩瀚喃喃:“他们……好富……哦……”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朕在豪门当少爷 师尊有恙[重生] 超级军工帝国 沧浪之水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安定的极化修行 云养崽后我竟红了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在飞升前重生了 都市超级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