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朝灵犀住在首都市中心的一套房子里。小二百平方, 装修精美,典型的北欧风。

在严永妄送他住进这套房子前,派了家政人员清洁。

他住进去的时候, 基本上就是空手来的,只带了一小个行李, 除了必要的证件外,里头只有几套换洗的衣服。

还都是特别薄的那种。

他不怕冷不畏热, 所以没太把衣服薄这事放在心上。

但显然, 严永妄非常看不惯他这幅样子。

后来,在严家别墅里, 他“被迫”穿上了严永妄的外套,父子俩身量差不多,严永妄可能还要更高两三公分,不过肉眼看起来是没什么差别的。

肩膀比例、腰身比例也都相近。

衣服就妥当地穿在他身上,并且, 后来朝灵犀非常心虚地把他的衣服穿走了。

如今挂在家里的衣柜中,整整齐齐的。

朝灵犀在这套房子里住了一段时间,慢慢地也添加了不少自己喜欢的东西。

一盆向日葵(后来死了,他又买了干花向日葵摆着,他喜欢黄灿灿、明亮的颜色);一个网购买来的工笔画,上面画了波澜壮阔的山河图, 挺好看;一个鱼缸, 目前还没有养鱼, 他在海边捡了不少贝壳、海螺,齐齐丢了进去。

还有几件厚实的冬日大衣,一盒很好看的成人口罩,以及厚厚一沓正楷字帖练习本。

朝灵犀在首都的生活过得实在滋润。

他有钱, 除却严永妄给的卡外,自己也有一张账户金额极多的卡,平时的支出都是从这张卡走。

他在首都有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家。房产证户主是严永妄,但他坦坦荡荡地住了进去,一点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还把家收拾得体体面面、干干净净。

至于沉河隔壁的那套房子,朝灵犀早就不放在心上。

他空置了那套房子,没打算再进去住。

……

毕竟,他现在可是有着儿子亲手给的房子住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可是有着孝顺鹅子给的房子住的幸福老父亲!

==

十二月,接近年底。

公司年历上写着,下个月将要有年会。比起上个月,沉河的工作少了许多,他也能趁着上班时,在茶水间自己亲手沏一杯美式咖啡喝,得空了,还敲敲老板的门,给他带一杯。

茶水间很大,同事们感到疲惫了,就会钻到茶水间来消磨一下时间,有时候是吃点零食,有时候是泡茶、喝咖啡。

看到他也在茶水间,同部门的女同事问他,“总秘,上周听说你和老板去Y国出差了?”

“怎么样,我记得Y国天气好得很,没有首都这冷吧?”

女同事们很怕冷,这个月刚开始供暖,她们才在室内穿得少了。上个月,一屋子的同事们开着热空调度日,偏偏空调和暖气又不太一样,空调偏干,能干得人流鼻血,每日也就开几个小时,暖和一暖和就停掉。相比之下,暖气就要舒坦许多。

上个周,大家都说着好冷好冷。

这个周,暖气一供应,女同事们脱下厚厚的外套,露出花花绿绿的衬衫、毛衣。

姹紫嫣红,还都挺漂亮。

沉河回:“是,那儿是春天。”

他的脸色一如既往地温柔,谈吐和气,女秘书们又问:“哇,我记得那里最适合度假了,还有海可以看呢。”

沉河喝了口咖啡,慢吞吞回:“是,海也很好看。”语气微低落,不过同事们没有察觉。

他从茶水间的咖啡机上,接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豆子是严永妄最喜欢的那种,磨了细细的粉,操作简单,很快就出来一杯黑黢黢的咖啡。

香味浓郁,杯壁微热。

沉河把自己手上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示意自己要去给老板送咖啡了。

在茶水间休息的同事们都目送着他们的总秘书往老板办公室走去。

等背影不见了,才有同事说:“咱们总秘真的帅哦。”

“还贤惠!”

“……咱们老板真是幸福,有这么好的秘书!”

“呜呜,我也想有这么贤惠的……”

“……”

“谁不是呢?”女同事幽幽叹气,“宜室宜家,真的再好不过了。”

严永妄的办公室门被敲响,他应了一声,示意请进。

沉河挑眉,把咖啡递过去:“老板,你今天的咖啡。”

早上十点整。

严永妄谢过他,喝了口咖啡,称赞:“味道不错。”

沉河:“上回

的豆子换了一批,这回换了最新鲜、你最喜欢的那款。”

“谢谢,”严永妄冲他点了点头,又问:“还有什么事吗?”

“下个月月中年会,您要上台发表演讲,这事没忘吧?”年会一般都是在春节前,他们严氏习惯在一月挑个日子,总结上一年公司的成绩,计划这一年的展望。

公司员工们私底下有说,每年一月开年会,都是他们一群女的男的蠢蠢欲动时,实在是严总太帅气,上台讲话时也酷得不行。

沉河手头上有每年年会的纪录片,从严蚩那一代到三年前的严永妄,显而易见可看出台下员工们对老板的态度。

严蚩已经有家庭,在台上演讲时,妙趣横生,施献缘也会一同发言,两人都爱笑,常常是笑语连连地发言。夫妻档,非常养眼。

而严永妄,单身,黄金年龄,英俊冷淡,说话腔调很贵公子,汇报往年成绩、展望新一年时,却并不自傲,非常谦逊。

用公司同事的一句话,那就是:即便气质冷郁,难以靠近,他们老板还是帅得让人腿软。

沉河已经可以预见到下个月月中的年会,大家在严永妄上台演讲时如何尖叫了。

他说完话,就看严永妄迟缓地点了点头。过了半晌,很迷惘地抬起头来:“沉河,你说今年的年会演讲,员工们会提什么问题?”

演讲稿子对于严永妄来说太简单,就算临场发挥,他也不会出什么错。

但是,年会中,随机抽号员工,让员工对老板发问,一直是个非常困扰老板的事儿。

因为,依照往年的经验来看,员工们很可能问一些让他窘迫的问题。

前年有员工问他的性向是同还是异。

去年有员工问他能不能接受大家当他是梦中情人。

这抽到的员工们,是知道严永妄不会对这些小问题计较,所以大胆发言。

沉河回忆了一下去年和前年的情形,忍笑道:“没办法,我也猜不到同事们会说什么。”

他们老板第一年年会,抽员工问问题,当时非常尴尬,因为员工不太熟悉这号年轻的老总,也觉得年轻老总冷酷,不敢轻率地问一些炒热气氛的问题。

要知道,严蚩、施献缘做老板的时代,年会年年都特别热闹,夫妻俩笑意满满,下边的员工也都大胆。

什么问题都敢问,老板俩也什么都敢回答。

第一年略尴尬,第二年,沈秘费了好多功夫,在各大公司群里通知员工们,说咱们老总只是面冷而已,其实就算你们问什么太过私密的问题,他也不会很生气。

有了沈秘做的一番功夫,才有第二年年会上,员工询问他性向的事。

倒是不尴尬了,场子也炒热起来。

就是弄得严永妄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自己是直的。

顿一顿,看员工还有追问的意思,连忙道:“目前没有找对象的计划。”

沉河在下边憋笑好久,觉得他家年轻老板那时候真的苦恼极了,又不好意思不回答,看样子还带点崩溃。

总之,就是这样,年会的挑员工问老板活动,从严蚩、施献缘那一代掌权,至今延续了很多年。严永妄虽然困扰于不久后年会可能会遭遇的问题,但也从没有想过要把这个活动cut掉。

这算得上是老总展示自己平易近人的,仅有的几个活动。

他觉得自己不能老是以冷酷形象示人,这不利于公司凝聚力,要知道,从前他爸妈总是笑眯眯,和和气气,非常亲民的形象,为公司带来了不少效益。离职率非常低,大家都说严氏企业很好,领导者也非常奶思。

他上任这几年,离职率……嗯,好像没太多变化,但是他总担心,自己的形象冷酷,会让人觉得领导者是个纯粹资本家。

事实上,严氏企业专注互联网行业,却没有所谓996潜规则。工作时间、工资、补贴等等都算得上同行业中的最优,想进严氏的应届生数不胜数。

严永妄听到沉河的回答,叹了口气。

他揉了揉太阳穴,喝了两口咖啡,又道:“警局怎么说?”

“事情进程如何?”

沉河原本轻松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他说,“乔伊猝死,现场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艰难组织了一下措辞,“排除他杀、自杀。”

“尸检也做了,说是乔伊身体健康,不符合猝死的条件,但,莫名其妙……”

沉河说起来,都觉得有点阴恻恻的,浑身发寒。

生活在法制健全的国家,从不接触这类死亡事件,沈秘书非常紧张,他有点胆小,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严永妄盯他,过了会,情不自禁说:“你害怕啊?”

沉河恼怒:“谁能不害怕啊?”

严永妄一个问句,被秘书先生怼了回来,他咳嗽两声,示意自己并没有小瞧他的意思:“你不是不怕鬼吗?”

沉河也崩溃:“老板,我喜欢鬼故事是鬼故事,问题是,那乔伊我们前些天才见过,第二天人就死了,你不瘆得慌吗?”鬼故事和现实中的凶案能等同吗?!

严永妄嘟囔:“……我感觉我不太害怕。”

沉河翻了个白眼:“您厉害。”

严永妄:“你看起来又要生我气了。”

沉河黑线:“不至于,我还没那么小心眼。”

老板秘书对视一会,沉河耷拉下肩头,坐在沙发上,丧丧说:“你真不害怕吗?”

“我真不害怕。”

沉河苦恼道:“我很怕。”

严永妄决定做个解语花:“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没那根恐惧的神经,也或许是朝灵犀说了些话,那些话意味不明,目的却清晰,说那爬床事件从头到尾都是设局来针对朝灵犀的。

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对付朝灵犀,挑拨他和朝灵犀的关系,而朝灵犀又没有全数吐露的意思,他就算再软磨硬泡,也得不到答案。

便也只能顺其自然。

依着朝灵犀的意思,他终有一天会知道答案,只是如今尚且不到时机。

严永妄对这个说法保持沉默,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自己兴许也有点逃避的意思。

至少,他对父母之死心存妄想。

妄想意味着,如果真相并不如他所愿,他会因此而感到万分的痛苦。

沉河没注意到严永妄的思绪飘忽,他自顾自说:“你想想看,这明显就是针对你的局。”

“一个试图爬床的男人,在送入警局后,不久就猝死……”沉河皱鼻子,“会不会那个人在靠近你的时候,就已经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他的死,意味着,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

沉河斩钉截铁,说出自己的推断。

“我怕有人伤害你。”

这是他的恐惧由来,他并不害怕其他,只恐于,当初乔伊爬床时,有没有从严永妄身上得到他想要的。

也许有,也许没有,这个谜团永远解不开。

因为当事人已经死亡。死因不明。

未知永远令人畏惧。

这几日,深夜梦回,沉河会从睡梦中惊醒,冷汗涔涔,他总会梦到严永妄遭遇意外。

严永妄小声说:“没必要害怕。”

沉河:“我无法控制自己。”

他听到老板叹了口气,说:“不然我给你放个假吧?”

沉河呆:“?”

老板:“我觉得你最近心神不定,这样对健康不好。”

沉河:“……等等,现在接近年底,工作还很多……”

老板已经从抽屉里翻出一张跟团旅游的票,“我知道,但是秘书部不止你一个人。”

“昨天就想给你,没找到机会。”

老板用一双漆黑的眼珠看他,轻微地挑了下唇角,看起来有点宽慰他的意思:“假不长,也就四五天。”

“可是……”

“沈秘。”

“公司安保很齐全,我这两天联络了安保部门,加强了巡逻,”他平铺直叙道,“别墅外也有保安巡逻,下班回家我也是找保镖送我开车回去。”

“所以,请你不要担心。”

沉河呆滞地看着他,愣愣地接过票,然后被老板不轻不重地拥抱一下。

“谢谢你,事实上,你紧张我的安危,我也挺紧张你的精神状态。”

“所以,请好好休假几天,可以吗?”

沉河沉默地收下这张票,在出办公室门时,问他:“如果我今天不进来和你说这件事,你是不是还想不到招儿要让我休息度假几天?”

他老板懒洋洋,很温和地抬眸看他一眼。

“不,我会选择让你出一趟很轻松的差,地点就是你手上的那张跟团票目的地,”他语气和缓,没有邀功的意思,只有平淡、克制的关心,“依照你的性子,知道出差地是个出名的旅游地,应当会去放松一下自己。”

沉河终于放松,笑了起来,他左手捏着票,轻飘飘举起,两指合拢,向他年轻的老板飞了个礼。

诙谐、潇洒、顽皮,以及,带点感动:“谢谢老板。

“不客气,”他看着老板又低下头处理公务,头也不抬,冷淡说,“祝你玩得开心。”

门合上,办公室里犹存咖啡的芳香。

时间走过,十点半整。

严永妄奉献了一波老板关爱给秘书先生,又全心沉浸在工作里。

不多时,备用机收到了久不联络的王驰导演的消息。

“朝小姐,剧组杀青了,目前剪辑工作已经完成大半,明年一月需要您配合一下宣传……”

后面传来了个Word文档,里面详细写了今年年末、明年年初的计划,有关宣传,有关首映礼。

严永妄发送一个收到的表情包。

王驰没想到朝倦正好在线,连忙发来语音:“哈哈,朝小姐最近是在首都嘛?我们剧组刚好有个预热采访,不知道有没有空参加一下?”

严永妄回他,需要看行程安排。

十二月,到年底,他这个做老板的非常忙碌。今天又让左膀右臂秘书先生暂时休假几天,他需要忙碌的活更多了。

王驰发来时间,是月末那几天。

正好卡在他每月固定变身在家休息的时候。

于是,严永妄回复:“可以。”

这约就定下了。

回复完毕王驰,主用机没一会又收到了消息。

是朝灵犀。

听了原因,他觉得他今天心情很好——严永妄认真思考了一下,发现,朝灵犀心情总是很好的。

朝灵犀:“我今天路过你公司楼下!”

一张拍得不错的大厦照片。

严永妄眉头一皱,心知这人恐怕不是路过,而是刻意来找他的。

于是回:“我看到你了。”

朝灵犀:“???”

“不会吧,我明明躲在树下呢!”

严永妄面无表情回复:“笨蛋。”

一唬就破功,这人完全不可能骗到人。

朝灵犀:“?”

他发来一张自己的自拍:摄像头凑得太近,脸显得有点大,不过五官过关,就算凑近拍,死亡角度下,也不难看。身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植,首都的街景为了保持常年绿,选的是只有在寒冬才掉叶子的树种。

如今气温降低,叶子也有萎落,但并不算多。

绿葱葱的叶子,衬得他的笑脸很纯净。

严永妄回:“拍照做什么?”

朝灵犀:“因为想让你看看我。”

严永妄想,真是莫名其妙一男的。

他这么想,眼却弯了弯。

“对了!”朝灵犀忽地发来一段语音,他语气挺开心,“我刚才路过影院,看到了熟悉的明星,好像有新电影要上映,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看?”

“今天晚上八点的票!”

严永妄:“你还有熟悉的明星呢?”

朝灵犀:“我看了不下二十部电影!十部电视剧!”

“当然有最喜欢的明星了!”

严永妄看着这对话,陷入了沉思,他试探性地询问:“你只爱看电视剧、电影啊?”

朝灵犀回:“因为看文字太累!不如电影电视剧好玩。”

严永妄:……

妥了,他喜欢看电视剧、电影,不怎么喜欢看小说的习惯,恐怕就是遗传他。

默默地提了口气,又回他:“今天应该不加班。”

朝灵犀又发来一个甜甜蜜蜜的表情包:[大猫小猫团团舔毛.jpg]

“好噢,我等你下班。”

也就才中午的点儿,朝灵犀这口吻,却像是要等到下午他下班一样。

严永妄毫不怀疑他说话的真实度,犹豫了一会,发:“自己找个地儿吃饭去。”

朝灵犀:[遵命.jpg]

……

等到下班时分,他们相约电影院。

严永妄那张脸出现在媒体的程度有点多,怕在电影院被拍到,惹来麻烦。他换了个女性身份,与朝灵犀一块去看电影。

朝灵犀也很喜欢和“女鹅”待在一块,脸上的表情都要比平时和“严永妄”说话生动多了。

今天的电影,是娱乐圈某个三金影后复出的首秀作品。

这位三金影后长得很好看,即便年过四十,气质却依然娇嫩、甜美。像是一束永不凋零的花。

严永妄问朝灵犀:“你喜欢她?”

朝灵犀学着小年轻们,买了一桶爆米花吃,他头一回吃爆米花,觉得新鲜,还没开场就吃了不少,此刻,电影开场,看到大荧屏上的影后,目不转睛,回他:“嗯,我喜欢。”

“你的择偶取向?”

朝灵犀咬住一粒爆米花,他的侧脸在光影之下,幽明闪烁,语气是漫不经意的,“不是,只是,我永远喜欢不会凋零的美。”

“她今年四十多岁了,有这样漂亮的笑容,”朝灵犀笑嘻嘻,“我有点羡慕。”

“嗯?”严永妄不能理会他的意思。

朝灵犀晃了晃手上的爆米花桶,示意严永妄可以伸手进来拿,他没有拒绝,捏了一粒,塞进嘴里。香草味,有点偏甜,但还不错。

“羡慕她这个年龄了,还能有这样稚气、娇嫩的笑。”

朝灵犀又抓了一大把爆米花,摊开,挑了一粒糖浆最多的,咬住,慢慢吃进肚子里。

“就像是看到我的小时候。”

严永妄听到他口中,爆米花被咬碎的声音,仿佛遥遥,听到了裂帛撕碎,玉器跌落。

他默不作声地从他的手掌心,抓过几粒爆米花。

朝灵犀诧然地看他:“你要吃吗?”

严永妄默默地挑了一粒糖浆多的,示意他张嘴,朝灵犀懵懵,就被投喂了一粒:“电影开场了。”

“我们说话要小点声。”

“还有,爆米花少吃,”严永妄凛然眉眼,“不太健康。”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热门: 我的饭店闻名三千世界 教授是我的所有物 烧不尽 我做的东西红遍全星际(直播)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离婚协议请查收abo 长大 艳满杏花村 华娱 没人要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