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一月二十七。

气温正式进入零下, 早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深秋的温度,每日新闻播报,提醒人们多添衣, 避免季节流感。

街道上,男女老少, 大多戴着口罩。

空气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每年入秋冬, 首都人民习惯性戴上口罩, 避免粉尘入肺。

朝灵犀赶时髦,买了一盒子带图案的成人口罩。戴出门时, 露了上半张脸,眉眼英俊冷淡,下半张脸则被彩印的小动物挡住,看起来别有生趣。

严永妄看到他时,一时间什么话都想不到, 愣了一会,笑了。

朝灵犀闷声闷气:“你笑什么?”

他听到女儿说,“你怎么戴着儿童口罩出来?”

朝灵犀:“不是儿童口罩哦。”他摇着手指头,眼中稍稍透出点笑意:“型号是大人戴的,我只是挑了一款模样最好看的。”

严永妄今天也戴了口罩,不过开车半途就给摘了, 嫌热。他每逢降温, 就会围上厚实围巾——一般是“朝倦”身份, 颜色各异,全是他妈施献缘女士几年前给他买的。

衣帽间堆了很多条,款式经典,几年后穿戴也不觉得过时。

开车时, 口罩加围巾,太闷。即便开了车窗,还是觉得不适。

索性,开车半途,摘了口罩,又拿围巾围了下巴,只露出冻得红红的鼻尖。

保暖措施已经做得很不错,见到朝灵犀时,他能感受到身上的热意犹存。

朝灵犀看过天气预报,知道今天的气温低,低头从自己的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随身暖宝宝。

塞进宝贝女鹅的手里。

严永妄:“?”

“特意给你带的,女孩子要保暖。”朝灵犀的指尖温凉,如玉的温度,掌心要更温热一些。因为手很细腻,递东西给他时,柔柔滑滑的,丝绸一样。

递东西过来时,他们的手短暂接触,严永妄觉得他很刻意地,不用凉的指尖碰他。只掌心稍稍贴了一下。

“哪里学来的?”严永妄嘀咕,却还是接受了,他与朝灵犀并步而行,走进商场。

今天朝灵犀说要请他吃饭——此前都是严永妄请客,毕竟朝灵犀对于首都真的不太熟悉。换种说法,他对这个世界都不太熟悉。

严永妄早晨收到他的邀请,还未从昨日傍晚听到的消息中晃过神来,就晕乎乎地同意了。

两人并肩而行,朝灵犀一直愉快,甚至还随着商场店铺外放的音乐哼起调子。

严永妄认真侧耳听,发觉他的哼曲儿总不在调上,不过这并不妨碍朝灵犀毫不害羞地跟着哼。

他一直沉默地听。

朝灵犀选择的餐厅是一家严永妄没来过的,一落座,朝灵犀就说:“我之前查过资料,这家店的排骨很好吃!”

他看着对面,自己的女儿托着腮,慢悠悠地看他一眼:“哦。你尝过吗?”

“订过一次外卖……觉得还不错。”

朝灵犀是典型的,做事需要自己亲尝过,总结过经验,才会带着严永妄来的人。

他自己觉得好吃,才会分享给自己喜欢的人。

严永妄笑了起来,他说:“那我可以期待了,对吗?”

朝灵犀把口罩老老实实地叠好,小动物彩印在外,叠成小方块,又用纸巾包着,丢进垃圾桶里,非常有素质。听他这样说,一边应声:“对,你可以期待一下,我觉得很好吃!”,一边从口袋里又掏出几个独立包装的口罩。

“一会吃完饭,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戴口罩?”

目中含着期盼,还介绍了一下这口罩上的图案:“有小猫,有小狗的,还有小熊的。”

严永妄:“……”忍住那句“幼稚鬼”,他没好气地随便抽了一个走,“好好点菜吧,人服务员等多久了。”

朝灵犀送出口罩,心情很好,他已经很会点菜,铅笔在菜单上勾勾画画,挑了自己喜欢的菜,又选了他知道的,严永妄喜欢的菜。

等菜单转了一圈,到严永妄手里,他发觉单子上大半都是他挺喜欢吃的。

于是只添了几道,将菜单交给服务员。

父女俩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你这两天心情不错?”

“是。”朝灵犀研究着桌子上的茶杯,看上头现代工艺印出的鎏金色,用指轻轻摩挲。他们的位置在餐厅的角落,私密性高,隔了帘子,灯光清澈,头顶的灯光落在他的脸、肩膀上,一双漆黑的眼里盛满笑意。

他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温柔、开心的样子。

最初认识时,还不大懂得微笑,后来认识久了,笑的次数多,面部表情越来越柔和。

但这也仅限于在严永妄朝倦面前,在别人看来,他永远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阴郁冷酷、毫无人气。

“是看到海开心了?”

严永妄随便问道,他给朝灵犀倒了一杯热果茶,里头加了柠檬和苹果,从壶口倒出,空气里氤氲着酸甜可口的气息。

他做这动作时,专注地看着杯,眼睫低垂,半张脸隐在清澈灯光下。

朝灵犀又“嗯”了一声。

他太过坦然,不管是之前住在沉河家隔壁,他问时从不隐瞒;而他问他为什么开心,他也总是忠实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你去了哪个城市看海?”

严永妄倒好果茶,将杯子推给他。

朝灵犀接过,喝了口,不算正式回答他,只说:“是一个有春天的城市。”

杯盏发出轻微的碰撞声,严永妄面色冷静地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果茶。

他啜饮一口,背靠在椅上,低声说:“海好看吗?”

“好看的。”

朝灵犀回忆昨天,他眯起眼,漆黑瞳孔中映衬着这家餐厅的墙壁饰品,是一捧细碎、星星般的干花,他语气柔软,“蓝色的海,特别好看。”

“……”

他看到自己的女儿沉默地凝视他,表情中透露出几分不知所措来。

那双极漂亮的棕灰眼眸里,缓缓升起一点点难言的情绪。

朝灵犀想,他的孩子真是再聪明不过了。他仅凭一点点线索,就猜出他昨天去哪儿了。

于是夸:“倦倦好聪明!”

严永妄一时间居然被他这句话哽住,他喝果茶呛了口,缓缓抬头,露出无言的表情:“你从未掩饰过,还需要我用聪明的脑子思考吗?”

朝灵犀:“噢。”

顿了一顿,还是锲而不舍:“那也还是很聪明!”

“像我!”

严永妄一腔不知所措,被他插科打诨,一下子全没了。

他抬脸,对上朝灵犀那双笑眯眯的眼,心中想:他永远这

样,哪怕真的可能做了什么坏事,也能坦然,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问题。

严永妄没有多加犹豫,淡淡说:“乔伊死了。”

他问他:“你把他弄死了?”是疑问句,因为他并不确定他究竟有没有做下这件事。

朝灵犀喝茶水的动作一僵硬,他迟缓地眨了眨眼,几刻后,终于意识到女儿话里的意思,反应大得就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发出了凄厉的呜咽声:“怎么可能!!!”

“我遵纪守法!是个老实的公民!”

严永妄得到答案,已经完全放松,他知道朝灵犀在他面前,或许会隐瞒,但永远不会撒谎。

为什么会这样确信,是出自某种莫名其妙的直觉。

许是血脉亲情,许是朝灵犀真的很诚恳,又许是,严永妄对他施加了很多信赖。

他问话时没有多想,纯粹只是问问。

得到答案,心里放松,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话方式多有问题。

可朝灵犀明显被他这句话说得伤到了心,眼眶都要红了。

“我只是,去看了看海,顺便去看看那个神经病……”

“倦倦,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残暴无情的坏蛋吗?”

他竟然要哭了一样!

严永妄呆住,也被他这幅样子弄得手足无措起来。他好少哄人,从前哄得最多的就是沉河,回回都是金钱做礼,试图挽回秘书先生。

而面对朝灵犀,他眼眶红红的,很难过的样子,他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承认,我就是觉得那人有问题,所以去了一趟。”

朝灵犀说着说着,语气越来越难过。他脸很白,眼眶一红,非常明显,乌黑瞳孔牢牢盯着他,古井无波的冷淡音色也裹挟了好伤心的情绪。

“但我什么也没有做……”

严永妄:“……”

他很紧张地捏着杯子,想说话,又被朝灵犀的控诉逼退:“我就知道,哪怕我再喜欢你,也不会是你心目中最好的爸爸。”

“如果是严蚩,你会觉得他会做坏事吗?”

他等着回答,可看到女儿脸上一片空白,就知道答案了。

他小声说:“我就知

道。”

“我就知道。”

他委委屈屈地闭口不说话了。

严永妄:“……”他又紧张又心虚,心虚的同时还带点愧疚,愧疚之余,也反省自己的态度。

——他是不是说话太不顾忌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对不起。”

几秒后,严永妄诚实面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老老实实地道歉,“我没有想太多,下意识觉得你不会在意这些,所以就直接问出口了。”

他道完歉,偷偷看朝灵犀的脸,他还是那副“我受了伤,需要有人来哄我”的悲伤表情。

“灵犀——”

朝灵犀抬起脸看他。

严永妄从没有正式喊过他,“爸爸”是不可能的乱喊的,因为他真的有点接受不了喊一个样貌与他相当的人做“爸爸”,更别说,虽然有亲属关系,但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就算因血脉亲情,他们不自觉靠拢,不自觉亲近……严永妄说起“爸爸”时,想到的人还是严蚩。

朝灵犀会喊他“倦倦”,或者“永妄”。

而严永妄习惯性,不带称呼地叫他,在微信聊天里,他常常不带姓名,直接说话。

面对面时,有时候会喊“喂”,有时候连“喂”也不喊,反正朝灵犀知道是在叫他。

他是头一次这样喊他,不带姓氏,“灵犀”二字,舌尖顶着上颚,最后一个字吐出,是嘴角上扬,仿佛带笑的表情。

朝灵犀呆呆地看他,湿润的眼,晶莹璀璨。

“灵犀,对不起。”

忽地,朝灵犀从旁边拿了一张抽纸,盖住自己的脸,瓮声瓮气道:“倦倦,你不要这样看我。”

“我暂时原谅你了。”

严永妄长篇大论的道歉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朝灵犀打断,他眨了眨眼,“你,怎么了?”

朝灵犀小声呜咽了一下:“你太可爱了。”

“……呜呜,我的女鹅怎么这么可爱啊。”

纸巾撇了一撇,露出他一双眼,盛满了对他的喜欢,饱含爱意,只有长辈才有的眼神:“倦倦,再喊我几声。”

“……灵犀?”

“呜呜。”

“灵犀。”

“爸爸的心都要化了。”

“……灵犀。”

“倦倦,”朝灵犀揉了纸巾,丢在垃圾桶里,完全忘记之前发生了什么般,超认真地说,“我不准你以后喊人的名。”

“哈?”

“就算要喊人名字,一定要连名带姓叫!”

“为什么?”

“因为你说话的时候真的太可爱了,”朝灵犀差点都要手舞足蹈,比划来比划去,“你知不知道你一说话,眼睛亮亮的,声音又好听!”

“没有,一个,男人,顶得住!”

“爸爸也是男人。对不起,我为我生出这样可爱的女鹅,向全世界男人说一句对不起!”

“……”

严永妄沉默,沉默。

他无语地抬手掩脸,觉得自个儿的耳根都在发烧,红得不像话。而朝灵犀,还在嘴巴嘚嘚地夸:“你真是太可爱了,倦倦。”

“我真是世界上最牛的男人,我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宝贝女鹅?!”

严永妄猛喝果茶,他极力忍住被夸张的赞扬带来的红晕,咳嗽两声,“你不要老是夸我,行吗?”

朝灵犀:“……”看出朝倦真的非常之窘迫,而隔壁端着菜要走来的服务员也一直打量着他们,好奇极了。

菜依次上桌。

他们不在陌生人面前说太多话。

等到菜上齐了,朝灵犀看着对面朝倦脸颊的红晕褪去,又无比认真、专注地向他道了歉。

“我下次会注意点说话的分寸,如果有疑惑,语气会更好些来问你。”

“……嗯,我原谅你了。”

朝灵犀沉浸在前几刻的“灵犀攻击”中,心软软甜甜的:“也是我没有告诉你,我去那里,就是去看看那个神经病。”

“我知道,到一个地方就要遵守,一个地方的法律。”

“我不会做这个社会无法接受的坏事,”朝灵犀道,“你生活在这里,我不能让你为难的。”

他看到漂亮女儿眨了一眨眼,柔软地笑了起来。

他们正式和解。

“说起来,你是怎么去Y国的?”

“就去了啊,”朝灵犀狡猾地笑了,“是秘密。”

“好吧,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告诉我。”

朝灵犀颇有禅意:“倦倦,还不到时候。”

“要有耐心啊。”

严永妄吃了一口他推荐的排骨,觉得味道真的挺不错,想下次请沉河来吃。

这念头在心里打转一圈,他又不免想到昨天沉河来电时,头次遭遇凶案的不安。

他默默地吃了口饭,不易察觉地叹口气。

“说起来,乔伊是怎么死的?”

严永妄抬眸看朝灵犀一眼,正式和解后,他们的气氛又恢复往常,他道:“暴毙而死。”就很莫名其妙,沉河告知他时,老板秘书俩都懵逼。

“……”朝灵犀抬了抬眉毛,哇哦一声,表示自己的惊讶,“挺酷的。”

虽然朝灵犀说会遵守法律,但看他这幅神态,颇有点人格不健全、反社会的样子,很是幸灾乐祸。

严永妄默默想,也不怪自己会觉得朝灵犀有嫌疑。

首先,朝灵犀貌似有点普通人没有的神通,能够在短短时间里,从Y国回到国内。

再其次,他很在意他,也很讨厌接近他的人。

他知道他非常非常在乎他,在乎到,即便可能他真的是妈妈施献缘笔下的那个反派,也依旧对他有着一颗忍耐、温柔的心。

好像他做什么都是对的,不管他做了什么事,他总能原谅他。

就像这次,他轻易说出怀疑他的话,话语是刺人的利刃,足够伤人心很久很久。

可他也只是生气了半晌,就顺其自然地原谅了他。

……

“你觉得他会是为什么死了?”

朝灵犀冲他微笑,回答他的问题,“我觉得啊。”

“应该是有人知道,我去见过他,所以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严永妄没能想到这茬,他茫然地看向他,就听到朝灵犀问:“如果我真的杀人了,你还会亲近我吗?”

他想了一想,摇头。

“我不能接受。”

朝灵犀脸上的表情很奇异,他像是早就猜到他的想法,微微叹了口气,轻飘飘说:“你被他们养得好正直,一点也不像我。”

最后半句话,很小声,没让他听到。严永妄只听到前半句,他回:“因为我爸我妈就是很好的人。”

朝灵犀:“所以,如果我不向你解释,又或者你不信我说的话。”

“我们就会因为这个事情,再也不来往了。”仿佛想到了一个极可怕的事般,朝灵犀看向他,目中幽幽,“倦倦,如果你真的不信我……”

“不会的,”严永妄出乎意料地打断他的话,他思忖极久,这样告诉他:“你有点笨,虽然有隐瞒,但从来不会对我说谎。”

朝灵犀静静看着他。

他漂亮、可爱的女儿冲他露出一个很温柔的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相处不太久,但我还是觉得你人不错,至少不会对我撒谎。”

“我喜欢你这样。”顿了一顿,又在朝灵犀亮亮的眼神下,喊他:“灵犀。”

“……”朝灵犀眯着眼,从冰山脸融化成暖阳,他感到心情非常好,快乐得像是那日在凌市公墓园,第一次见到他一样,紧张、慌张,雀跃,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那时候他只学会了“我是你爸爸”,而现在,他学会太多话。

于是,甜甜说:“我永远不会欺骗你的。”

严永妄疑心他是不是被蜜糖糊了嘴,怎么说起这话甜滋滋的,小小地翻了个白眼,敲碗边缘:“遇到你后,我的生活蒙上了都市玄幻的色彩。”

朝灵犀窃笑:“嘿嘿。”

“傻子。”

朝灵犀抿嘴收敛笑意,装作很正经的样子:“哪有,我还是蛮聪明的。”

“比方说,我就知道,那个乔伊,是有人看不惯我,所以设下的局。”

严永妄听着他三言两语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们啊,看不惯你和我关系好,看不惯你喜欢我,看不惯你把我放在心上在意……想要挑拨离间我们的关系。”

“……”严永妄被他这番话弄得特别腻歪,“你正常点。”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差点当场翻脸色给他看!

朝灵犀哈哈大笑。

而后,才小声低语:“倦倦。”

“这个世界上,有觊觎你的坏蛋,还有……”

“像我这样,只想保护你的人。”

“严蚩、施献缘,以及我。”

严永妄脸上的表情慢慢收敛,他怔怔地看着朝灵犀,听他说出,他从没有听过的话语。

“都是为了守护你而来的。”

==

十一月二十八日。

深夜,严家别墅。

年轻的女人躺在床上,她皱眉闭目,陷入了长久、难以挣脱的梦境。

……

起初,严蚩对于儿子变身女孩时的样子,其实很接受不来的,至少平时,严永妄亲近他,靠近他,他从不会多加阻拦。但是要以“朝倦”的模样凑近,严蚩就会有点苦恼地隔开点距离。

施献缘就在旁边大笑,“哈哈哈,宝贝儿,你别为难爸爸了!”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严永妄看到他爸正在看书,想凑过去看看他在看什么,结果严蚩紧张得直往后退,就像严永妄是个吃人的小老虎似的。

严永妄被这么一弄,也来气了,非要他抱他。

严蚩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严蚩有一张英俊的脸,眼神多情,看人时总是含着笑意。

父母都是极爱笑的人,但生了严永妄,却天生一张面瘫脸,冷冷淡淡的,没有多余表情。

是朝倦时,就好一些,不过毕竟拥有女体的时间不多,试着微笑,也挺不适应。

严永妄看着严蚩退后两步,认真地对他说:“宝宝,你现在是女孩子!”

严永妄:“我是男的。”

严蚩脸上的表情很纠结,挠了挠头,才道:“对不起,爸爸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保持比较合适的距离。”

他们家又陷入了新手爸妈的境地。

施献缘还好,就是严蚩觉得做父亲要与女儿有个合适的分寸。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几岁时严永妄看他在看书,就爬到他膝盖上一起看,再大点,有时候小孩子会撒娇,要他抱抱举高高。

严蚩性子里有着拘礼的成分,对于儿子他有一套教育方式,但对于女儿……就很苦手。

十一岁的严永妄阴沉着脸,他身上穿的衣服还是男孩穿的,脸却是嫩生生的女孩脸。

棕灰色眼瞳澄澈而愤怒,“一个月就两小时,我就两小时当女孩!”

“爸爸你都不肯抱抱我!”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热门: 女主有毒[快穿]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原欲:乡村伊甸园 信息素说我们不可能 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 暴君有个小妖怪 [足球]以队医的名义 请听游戏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