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蓝眸美人, 身高一米七九,性别男,国籍Y国。

姓名, 乔伊·怀特。

严永妄听着律师说出关于那人的信息,耸了一下肩头, “我就说他是骗子。”

沉河:“你怎么猜出来的?”

“哪有个大老爷们叫做‘乔乔’?”严永妄露出嫌弃的表情,“都成年人了, 又不是小孩子。”

沉河:“……”他张了张口, 想说,老板, 没记错的话,你十八岁还被父母叫做“严严”“宝贝”呢。

不过他没把这句话说出口,怕恼羞成怒的严永妄要伸手再度捂住他的嘴。

他聪明地附和道:“我觉得也是,而且听起来,真的有点娘。”

“就像是他想要你亲昵唤他姓名一样, 心思不正。”

沉河正色道,严永妄非常赞同他的回答,点了点头。

律师是Y国人,听不太懂眼前两个东方人的谈话,他迷惑地看着那个冷脸高个严先生与温柔稍矮点的沈先生说话。一个面无表情,语气里显而易见的冷淡嫌弃, 另一个忍了笑意, 却也正正经经地附和点头。

律师抬高声音, 竭力让两人注意到他在说什么。

“他今年十九岁,无父无母,在福利院长大至今,无业游民。”

“至于怎么得到房卡, 他没有说,”律师也苦恼,“不过警方说会给个交代。”

而后就不再讨论乔伊·怀特的事,律师说起该如何起诉酒店的管理失误。沉河时不时地提了意见,末了,问,“你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一来本就想问,可是律师非常注重主顾的体验,看出两人对那人的信息十分在意,率先解说了他所知道的。

直到此刻,律师才道:“根据程序,他要在这呆上几天,等到调查清楚才能离开。”

“如果酒店方准备起诉的话,他会因为这个行为付出几年的青春做代价。”

“而我们会以……来起诉他。”律师念出当地法律中关于猥·亵、性·侵·犯的几个法条。

至于能不能让法官听从他们的律师意见,判断乔伊·怀特的行为和这几条搭不搭边,最后法律能判乔伊·怀特几年,那就是律师们该做的事情。沉河看这位律师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就知道这件事不难办。

这前前后后,便是律师说的“好消息”了。

沉河淡淡说:“还算是个好消息。”

他看向严永妄:“要不要去看一眼乔伊?”

严永妄思量片刻,点了一下头。

他们在警局看到了那个名叫乔伊·怀特,今年十九岁的Y国籍男性。

穿着一身新的衣服,不再像昨天那样,暴露着大部分肌肤。他乖乖坐在桌前,用冰蓝色的眼珠看向严永妄。

“嗨。”

他的脸上毫无担心,即便知道自己可能要有几年牢狱之灾,也依旧表情愉悦。

在看到严永妄时,那种愉悦就更加浓郁。

沉河烦透了这个人。

他烦他看到严永妄时,过分兴奋的表情,烦他这幅精神愉悦犯的样子。

神神经经。

他这个正常人实在不想靠近他。

严永妄显然和他一个想法,他沉默地抱着手臂,冷漠地凝视着乔伊。

过一会才讽道:“乔乔?”

乔伊笑弯眼睛:“我喜欢你这样喊我。”

沉河强忍住冲动,深呼吸一下,觉得自己有点暴躁。他克制着情绪,用掌心贴了贴严永妄的背,拍一拍:“别生气。”

“不和神经病论长短。”

严永妄:“……”他真的好讨厌这个蓝眼睛!

仿佛被毒蛇觊觎,伸出红尖舌丝丝吐气,阴沉而黏腻地用蛇身缠绕,冰凉而刺骨。

是那种,非常讨厌的情绪。

单用文字无法说明,严永妄克制住情绪,对沉河说:“嗯。”

沉河宽慰地想,他的老板克制情绪一向得当,即便是面对非常厌恶的人,也能体面而镇定。

严永妄也确实这样做了。

他们这种层次的人,面对一些讨厌的人,总能挂起面具来打交道。沉河是这样,而首都豪奢之家养出的严永妄亦是如此。

他的老板回应他后,又久久地看了乔伊一眼,转身要走。

走以前拉了沉河一块。

沉河没有当即过问严永妄为什么真就只看了他一眼便离开,只在上了车后,才询问道:“有什么打算?”

和“朝倦”身份时不一样,严永妄出门在外,若是以这张脸、这个身份示人,他很少会做有损形象的事。

“朝倦”可以肆意微笑,可以回击讨厌的人,可以用不文雅的脏话骂回心怀恶意的人。

严永妄却不能够这样做,他需要讷言敏行、谨小慎微。

这是三年多来,继承了父母遗产,成为严氏新任掌权人至今,他一直遵守的原则。

就算再厌恶乔伊·怀特,他也要尽量克制住愤怒。况且,有时候,愤怒是最没有用的东西,会毁掉理性,让他变得不冷静。

“查一查,乔伊·怀特的生平。”

严永妄有种直觉,律师所说的“无父无母”只是表象。如果乔伊是个在福利院长大的人,他那样出色的样貌不会让他只是一个“无业游民”。

沉河:“你怀疑他的生平是假的?”

“嗯,”严永妄靠在车内座椅上,闭眼说,“他长得很好看。”

这是普通人看到乔伊·怀特的第一感受,就算沉河讨厌他,也不得不说,他确实是好看的。

一双冰蓝色眼珠,眼窝深邃,睫毛浓长,白种人最优质的五官;又有接近东方人细腻光滑的肌肤,十九岁的年龄,看起来像是一只小鹿。

“这样好看的人,小时候长得也不差,不应当是一直在福利院长大的小孩。”

严永妄三言两语说了自己的疑虑,不过很快,他又舒展了眉眼,松懈肩膀,道:“虽然有怀疑,但是我们的生活重心不是他。”

只不过是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试图爬床惹出的风波罢了。严永妄讨厌他,但也不至于太把他放在心上。

对于他们来说,生活还有更要紧的事情。

如何处理乔伊·怀特,未来将是律师团、当地警方、法院,乃至要追究责任的酒店,这几方要做的事。

就是麻烦了沉河,未来的日子里恐怕还要亲自来汇报给他有关进度。

他决心今年年底,给沉河发一笔厚厚的年终奖。

严永妄思索着,又慢吞吞道:

“明天回国,我要好好休息几天。”

沉河被他上一句的凝肃,下一句的轻松逗乐了。

“好吧,我知道,你又要窝在家里,做一只咸鱼了。”

严永妄不满说:“没有做咸鱼,工作还是有做的。”

沉河宽容笑道:“好吧,不是咸鱼,是窝在家里,有辛勤工作的仓鼠老板。”

严永妄:“……”

想反驳,但看沉河把他比作仓鼠后,又莫名其妙乐得直笑,不忍心打击他的奇怪乐趣,只能郁闷地叹了口气。

==

回国当天,变身朝倦。

窝在家里的第一天,舒服,安逸,虽然心有余悸着昨天发生的事,但严永妄还是觉得,回到家就安心了。

严家别墅,华美而富丽,灯光亮堂。气温已经很低,下个月月初就能供上暖气,只可惜这几天严永妄需要熬一熬。

他蜷缩手脚,窝在毛绒绒毯子里,看著书,打发下午的闲暇时间。

上午起床,喝咖啡,看新闻,做了点工作上的事。

下午,午休,看书。

严永妄收到了来自朝灵犀的消息。

“你在家里吗?”

嘈杂的环境音中,依旧能听到朝灵犀含着温柔的笑语。

严永妄发:“嗯。”

朝灵犀:“今天心情怎么样?”

严永妄吝啬地从毯子里伸出半只手,捞了一块桌上的饼干,一口一口地啃。

松饼,撒了坚果碎,吃起来脆脆的。

很香甜。

“还可以。”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多可爱,不过严永妄就算从镜子里看到自己,也只会语言贫瘠地夸一句“还挺行”,要是朝灵犀在这,看到他这幅样子,就要眼睛发亮,甜甜喊他“倦倦”了。

长头发,白皮肤,漂亮女孩缩在毛茸茸毯子里,盘腿坐着,膝盖上放著书。

她一手拿着松饼,小松鼠似的,用牙轻轻咬着,怕吃掉在身上,还皱着眉从桌上拿了一张纸巾,垫在膝盖上,书的旁边。

努力别着身子,侧着脸,安静咬着饼干。

饼干大概是很好吃的,她吃完一块,无意识地又去摸了一块吃。

手指细白修长,捏着饼干,指甲盖温润而饱满,她听着朝灵犀的声音,心不在焉地翻过一页书。

啪嗒,坚果碎掉在书上了。

干瞪眼一会,她飞快地把松饼塞进嘴里,没来得及吞下,嘴巴鼓囊囊,另一只干净的手从一旁抽出来,拎著书页,抖了抖。

好不容易把坚果碎抖落了。

颇有点手忙脚乱的意思。

朝灵犀的语音又发了过来。

严永妄吞下嘴里的松饼,指头一点,开始播放。

背景音还是嘈杂的,他的语气温柔而有耐心,音色分明还是冷淡,却很悦耳。

“我今天也很开心。”

严永妄难得地抬了抬眉头,用干净的指头敲字:“为什么开心?”

朝灵犀的回复就在片刻后。

这回,他听到了海浪的声音,浪潮卷卷,海鸥轻鸣,以及,朝灵犀低笑着,道:“我今天看到海了。”

“所以,我,非常、非常地开心。”

这一刻的严永妄没能感受到什么异常,他只觉得朝灵犀的心情非常之好,好到他都有些奇怪。

虽然奇怪,可他还是对朝灵犀道:“嗯,玩得开心。”

他以为他是跑去首都附近的海滨城市去玩,这念头一出,还觉得他挺厉害,至少懂得自己去享受享受。

朝灵犀回复他一个很可爱的表情包。

[猫猫亲亲.jpg]

严永妄被腻歪到,一时间冷哼几声。他退出与他的聊天框,决心不再理会朝灵犀,选择今天下午好好看完这本书。

一个下午,松饼吃了三五块,白水喝了一杯整。

他肚子都有点涨,觉得晚上的饭大概是不需要订了。

掏手机看了下时间,傍晚六点半。

他打开备用机,看着近日陈浩瀚、徐柏龄等人发的朋友圈,老老实实地给他们点赞。

看着看着,主用机的电话铃声响起。

是沉河。

严永妄差点就要空手去接,还好他还有理智,立刻换了个身份,接起电话。

一接通,沉河的呼吸沉沉而凝重,严永妄的心也随着他的呼吸而拧紧。

然后,他听到沉河说:

“老板,刚才收到消息,乔伊死了。”

首都的深秋,奇异地感到一丝阴冷。他握着手机的手掌未曾发抖,只是重复地问了一句:“他死了?”

沉河的喘息声,犹如箭簇凌空而来,穿透严永妄的理智。

“就在两个小时前。”

“他死在了……警局里。”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热门: 魔尊为何如此妖艳 皇后太正直[穿书] 神棍小村医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九项全能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借我咬一口 妻乃殿上之皇 天灾之重回末世前 讨情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