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姓名。”

“……”

“性别。”

“……”

“国籍。”

“……”

年轻漂亮的白种男人睁着眼, 安静含蓄地凝视着窗边的严永妄,他的下巴处还有轻微的红痕。

只以那双盈盈的蓝眼睛,长久地注目窗边。

沉河嗤笑一声:“看个屁。”

严永妄转过身, 他拉开窗帘,将外头的灯光投进来。

街道的灯光, 从傍晚开始统一亮起,是微黄的明亮。落在他的身上, 将他的轮廓映得蒙眬, 年轻男人痴迷地看着他。

严永妄对上他的眼,他有一双剔透冰蓝的眼珠, 此刻盈盈。

他毫无所动,冷冷说:“还有半小时,警察就要来了。”

“先生,你该老实交代,从哪里拿来的房卡……”

“出了这个房间, 外头有一群比我们更想追究你法律责任的人。”

这个房间外,是酒店的经理等人。经理来时,脸上的表情极其难看,在看到蓝眼珠男人沉默不语时,愤怒大喊,说将要追究他通过不法手段得到客人房卡。

蓝眼珠男人保持沉默, 甚至冲经理微微笑了一下。

他笑起来是极好看的, 当时笑着, 经理发愣。愣后又恼羞成怒,愤怒地骂出肮脏的词汇。

因为穿着太过暴露,沉河丢了一件浴袍给他。

他穿衣服时也很不老实,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 也就是这房间里的另外两个男人,都是非常纯正的“直男”,不然,他们真要被这雌雄莫辨的美人长相给诱引。

严永妄觉得现在的情况,和当初遇到朝灵犀时有点神似。

但朝灵犀还会说一句话,说完后才哑巴般,不肯再说。

面前这个蓝眼珠,不管他们用哪一国的语言说话,他都一言不发。

但严永妄确信,他绝对听得懂他们说的话。

沉河气得都有点脸色涨红,他强忍下那种想鲨人的冲动,硬邦邦甩道:“那就这样僵持着吧。”

“看看是你有功夫和我们熬,还是我们能熬。”

沉河出门,将餐车推了进来。门开合时,经理高声问他们什么时候将人交给他来处置,沉河对酒店也非常不爽,他冷淡说:“等到警察来,以及,你们要追究那个男人的责任。别忘记,我们也要追究酒店的责任。”

经理哑然,最后低声说了些什么,严永妄没有听清,等到再看到沉河时,他冲他勉强笑了一瞬。

脸色还是难看的。

严永妄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低语几句:“没事,我没有大碍。”

沉河怒道:“他妈的,我就没见过比这回还糟糕的行程。”

严永妄的手停留在他的肩膀上几刻,敏锐察觉到蓝眼珠男人的目光也跟着他的手走。

他脸色平静,帮沉河将餐车拉近,又亲手给沉河拿了碗碟。

Y国的中餐做的还算可以。味道自然不能比国内的星级餐厅,但也不差。

只是因着这前后一小时内发生的事,两人都有点食欲不振。

沉河接过碗碟,他们在沉河的房间里,蓝眼珠男人被拿了绳子束缚住手,背在身后,盘腿坐在地上。

他们俩在慢条斯理地吃饭,时不时,严永妄还给沉河示意多吃菜。

用的是他们的母语,如果是外籍人恐怕听不太懂。

但蓝眼珠男人一直幽幽地盯着他们。

时不时地跟着严永妄的动作走。

填充肚子已经成为一个机械的运动,严永妄拿起纸巾拭嘴时,冷不丁来了一句。

“你喜欢我?”

沉河的动作停滞一秒,他不清楚他这话是问谁,用的是中文,可对象绝不可能是他。

下一刻,他知道问的是谁了。

那个蓝眼珠男人轻轻嗯了一声。

即便是语气词,他的声音也是能听出的悦耳动听,柔软、暧昧,像是纠缠在一起的蜂蜜。

严永妄毫无温度地笑了起来:“你认识我。”

先前大多是沉河质问,但他一点也不愿意回。

现在,也许是美食在前,他腹中空空,愿意退让,回复严永妄说的话。

“是,我认识你。”

是流畅、字正腔圆的中文,沉河呆住,心说,这种程度的普通话,比他这个在首都待了十多快二十年的人还要标准。

没有一点口音。

“你,是,严先生。”

“严永妄。”

冰蓝色眼珠,在微茫下,透出淡淡的光,他很温柔地注目着严永妄,近乎痴迷地凝视他的面容,小声道:“你长得真好看,先生。”

严永妄:“……”

他从桌前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半弯下腰,“名字?”

“我叫,乔乔,你可以叫我乔乔。”

“……性别?”

“男。”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国籍。”

“……”

自称名叫“乔乔”的白种男人歪了歪脑袋,而后愉快地道:“我是Y国人!”

……

严永妄笑了一声,阴沉说:“骗子。”

乔乔甜蜜地冲他微笑,那种痴迷的光芒在他靠近之时,越发明亮,他竟想挣扎着扑进他的怀里去,而严永妄立刻后退一步,嫌恶地抽了一张纸,擦拭手。

“不用浪费时间给他了,沉河,”严永妄回身看向沉河,他的秘书先生脸色苍白,眼瞳明亮,忧心忡忡的模样,“直接交给警方处理。”

“我们不需要给这种人太多眼神。”

沉河想说什么,但严永妄太过明确的态度,让他沉默。

最终,他点了点头。

在短暂的几十分钟交锋中,他们只得到了他的姓名,性别、国籍。

严永妄确信他绝对撒谎了。但不知道是在姓名,还是国籍上。

要不是他听出他是男声,肩宽、腰臀比例为男性,恐怕还要怀疑他是不是在性别上撒了谎。

不过,严永妄和沉河都不是瞎子,还是能认出这人是个纯种的男人。

只是样貌太过柔美,体量也过分瘦弱。

拨号给当地警局是快七点时的事,等警察们到达,已经是七点四十分。

经理等人被锁在沉河房间门外,因着沉河态度明了,不允许他们进入,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沉河联络了律师,将要起诉酒店。此刻律师正在与经理交涉。

那个穿着浴袍的蓝眼珠美人笑眯眯地被警察带走了。

走以前,他在众目睽睽下,对着严永妄道:“先生,我漂亮吗?”

“我能期待,你会喜欢上我吗?”

严永妄回望他,并未答,只是轻轻地,拍了一下沉河的肩头,亲近而平和。

冰蓝眼珠中的痴迷翻滚,他只看向他,看向他动作的手臂,久久不动。最后,保持着那笑容,被警察带走。

沉河已经察觉出严永妄的用意。

在混乱的场地中,他皱起眉头,说:“老板,你……”

严永妄低声道:“沉河,他在嫉妒你。”

沉河喃喃:“……我看出来了。”

严永妄:“他看起来认识我们,而且,非常喜欢我。”

沉河复杂地看向他,他年轻英俊的老板,并非是第一次遭遇到爬床事件。但还是头一次遭遇了跨国爬床事件。

要说,今年他遭遇“爬床”的几率大大下降,也许有严永妄对外的形象着实冷酷的缘故。

总之,沉河在今年,处理的爬床事件可没有前两年多。

遇到这个神经质的蓝眼珠美人,也是他没想到的。

关于“乔乔”——他手上的房卡是从哪里得到,他们的行程通过什么方式被泄露,原定的房间为什么被重复订走……

重重谜团。

短短时间内,他们得不到答案,但好在,严永妄有钱有势,足够聘请优质的律师团来与警方接洽,替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严永妄比沉河还要早放宽心,他对沉河道:“这世上,没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事。”

“所以,我们安心继续工作就可以。”

沉河叹了口气:“你啊,明明受惊吓最大,还要安慰我。”

他都能记起,严永妄刚上任总裁那一年,初次遭遇爬床事件时,紧张地给他打电话。

电话里,严永妄冷静的语气完全崩盘,小声对他说:“沉河,XX酒店,请你快来。”

“出了什么事?”

“有个……女的,在我床上。”

那委屈的口吻哦,充斥着青年对这种事的惶恐不安。沉河听了又好笑又心疼,连忙到达现场,处理了第一例他们共同经历的爬床事件。后来的严永妄也就习惯了,实在是他英俊且多金,拿出个名头,都能吸引到不少人。

年龄愈长,他淡定多了,能在打电话给他后,冷静地重新定一个房间睡觉。

……

而今天,他是能察觉到,严永妄受到了堪比初次爬床的惊吓。

他出门,见到严永妄,胸膛肌肤外露,俨然是被男人用手扯开,看到他时,呼吸还不稳,漆黑眉眼中充斥着十多个小时乘坐飞机后的疲惫,以及遭遇事件后的惊愕。

沉默和冷淡是他家老板的保护色。

沉河能够在分毫之间辨别出严永妄的情绪,只因为他太了解他。

严永妄道:“还好,你也吓坏了,是不是?”

沉河头隐隐作痛,他这把三十多岁快四十的老骨头,样貌看起来再怎么年轻清俊,到底不如二十多岁的青年人。

他道:“是,我吓死了。”

“主要是太不安全,老板,我刚才联络了几个朋友,明天会议要带上保镖。”沉河这订的还是当地安保措施最好的酒店,可特么的,谁能想到,这酒店今天出了这么多幺蛾子?

严永妄听着他做了哪些准备,点了点头。

沉河又抬起脸,对上老板的脸:“现在还有心思去休息吗?”

心脏一直在以超出平时稳定速度跳着,沉河如此,严永妄恐怕也不会好到哪去。

严永妄缓慢点了下头,他薄唇开张:“你要好好休息一下,我还好,还撑得住。”

沉河嘟囔:“我倒也还行……”

“沈秘,”严永妄严肃道,“你年纪不轻了,还是要好好休息一下。”

被光明正大内涵了年龄的沉河:……

他:“行吧,我去休息,你呢,和我换个房间睡,还是重新定一个房间?”

临时换酒店他们也考虑过,不过看了下最近的高档酒店地址后,沉河遗憾地放弃了这个念头。

实在是距离太远,他们需要在车程上再耗费一小时。

更别说,明天的会议场地,显然还是这家酒店距离更近。贸然换地址,对于明天的会议准备来说,又是匆忙。

“我换个你隔壁的房间。”

原本严永妄的房间在沉河的右边,这回,他挑了个左边的。

酒店也殷勤,说是随便他们再挑房间,住下的这几天不管是食宿,费用全免。

他们怎么可能在意所谓的免单,要知道,单单沉河一个人,一小时手中过的单子就价值不知道多少。这所谓的高档酒店房费,于他们而言,只是指缝间漏点水。

两人没有太多精力亲自纠缠在酒店的管理失误上。

时间宝贵,花钱请律师专门来处理这件事,而他们的时间,要用来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工作。

……

严永妄将自己的行李箱拖进新的房间。

他毫无睡意,拖进后,沉河抱不如着手臂靠在门边,问他:“要不要我陪你一会?”

严永妄斩钉截铁地摇头拒绝,冷淡说:“我又不是小孩。”

沉河温柔地笑了:“好吧,那我回我的房间了?”

“去吧。”

他需要保持着淡定面具,来安抚他的秘书先生。

门关上。

严永妄才坐下,他撑着额头,低骂一声,用词难得的不克制、不文雅。

==

严永妄去Y国的事,朝灵犀一早就知道,他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就知道严蚩、施献缘是从首都去往Y国的航班中意外去世。

于是,在与宝贝女鹅吃饭时,他稍稍提了一句:“要去国外出差?”

“嗯。”

“……”

朝灵犀看到朝倦棕灰色眼珠中一闪而逝的情绪,似是感伤,似是忧郁。

但很快,她便又低头吃菜了。

朝灵犀老父亲式的碎碎念:“出差在外,要注意安全哦。”

“嗯。”

“不要被男的女的近身了,”朝灵犀说这话时,非常认真,那双与严永妄极似的漆黑眼眸里,盛着冷凉的情绪。他的女儿低头吃菜,没有看到他此刻的神情,极度的阴冷漠然,“那些人都是不怀好意的。”

朝倦随随便便地嗯了一声,没太放在心上。

她早已经习惯朝灵犀这奇奇怪怪的“吃醋”方式。

吃沉河的醋,吃所有靠近她的男人女人的醋。

甚至之前还问过,早年疑似竞争对手来对付他时,用碰瓷方式,让女人抱着小孩来说,自己给严永妄生了孩子的事。

朝灵犀细细追问,直到不耐烦回他:“我没有小孩!”

多次后,朝灵犀才松了口气,又温软、笑着说:“那是最好了。”

朝灵犀看到朝倦抬起脸,对他说:“不会的,我不喜欢和人亲近。”

她还叹了口气,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天天问这些。”

“我告诉你,目前我最亲近的,只有沉河。”

朝灵犀吃味极了,幽幽盯着他女鹅,又看她眉宇松动,扶了扶额,“你也算一个。”

朝灵犀:……

他立刻开心起来,得到她的肯定,老父亲心花怒放!

第二天,十多小时断联,直到飞机落地,朝灵犀才得到严永妄的回复。

消息框里,严永妄发:

“你好闲。”

对话框里,严永妄这条三个字的话上,全是朝灵犀的消息。

有他早上起来拍的自己做的饭。

有他看电视剧的观后感。

有他问他几点下飞机。

有他问坐飞机好不好玩。

加起来得有二十多条消息。

聒噪得像是一只蜜蜂,嗡嗡嗡的。

严永妄回了他后,没一会朝灵犀就欢快回复:“下飞机了?”

“嗯。”

“沉河有好好照顾你吗?你吃饭了吗?是不是要休息一下?”

严永妄:“……”

“你好烦。”

朝灵犀就只好委屈地发了个从他那偷来的表情包:[猫猫挠头.jpg]

严永妄当时想回复什么,结果就遭遇了房间被重复订购,他们不得不住进商务标间的事。

一来二去,太过疲惫,也就忘记了要回他。

现在是晚上七点多,他心情复杂,就算再疲惫也无法安稳入睡。

遂打开手机,找到朝灵犀的对话框。

朝灵犀在一个小时前发:“我猜你已经睡着了,要好好休息啊。”

他学会了发可爱表情包后,一度沉迷购买微信里的付费表情包。各种宠物表情包,小人表情包……应有尽有。

但更多时候,和严永妄对话,总是会用从他那偷来的表情包。

像是觉得,两个人用差不多的表情包,会显得亲近许多。

严永妄发了个句号过去。

朝灵犀看到后,立刻弹出一个视频通话。

他没有要严永妄说任何一句关于今天的事,只看他在室内灯光下,苍白的脸,冷淡的情绪,就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

“有人接近你了?”

严永妄愣了一下,他觉得朝灵犀猜得太准了,难道这是血脉亲情的影响,不需要任何言语,就能知晓?

他张口,想说什么,就听到大洋彼岸那一端的朝灵犀说:“你看起来很不好,是不是吓坏了?”

和沉河差不多的口吻,他很敏锐,看出严永妄的不对劲来。

在这个容颜冷酷的男人身上,显出温情与关爱来。

严永妄觉得自己的心浸在酸甜的乌梅汤里,他静静地看向朝灵犀。他们有着相似的眉,相似的眼。

朝灵犀冲他微笑,他笑起来其实并不算和气,可在严永妄看来,他笑起来还行。

至少不丑。

“嗯。”

朝灵犀说:“是男的还是女的?”

严永妄:“一个看起来像女的,男的。”绕口得像是什么绕口令,不过朝灵犀一下子听懂了。

“漂亮吗?”

“符合绝大部分人的审美。”

严永妄公正地评价,“是一个,很漂亮年轻的男性。白种人。”

“哈。”

朝灵犀眼中戾气浮现,他冷笑一声,又对他说:“你有没有揍他?”

严永妄:“……”

他:“你猜得挺准,我揍了。”

朝灵犀:“做得好。”

他在那头摩拳擦掌,阴森森道:“要是我的话,我他妈要揍得那人找不到牙!”

严永妄幽幽:“……你其他学得不怎么样,骂人学得挺好。”

朝灵犀冲他腼腆笑了一下:“还好啦,一般般。”

严永妄被他这幅表情逗笑了。他沉郁的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眼微弯,笑意缓缓浸透眼珠。

朝灵犀看着手机大屏幕中,他的孩子。

年轻英俊的容颜,眉眼像他,但要比他更冷硬,轮廓中绝无秀美的存在。是一种惊人的美,这世间难以成就的容颜。

笑的时候,气质还是冷淡的,万古不变的顽石般。

他的心像是被柔柔的风拂过,松软得不得了。

朝灵犀想,这是他的孩子,他的珍宝,他的乖乖。

他举世无双,无数人垂涎的珍宝。

“那个男人呢?”

“送到警局去了,有专人处理这件事。”

严永妄看着朝灵犀。他看出严永妄的不悦,试图让他开心,于是转移话题:“我今天看了一本书。”

“嗯,什么书?”

他感到内心的浮躁,因着与朝灵犀对话,而慢慢沉静下来。

惊人的作用。

严永妄有一瞬间觉得惊诧,他已经这样容易受到他的影响了吗?

转念,再看朝灵犀找出自己今天看的书,有模有样地念。

“如何正确地烹饪中餐。”

“首先,要区分一点、一点点、一些、一些些的量词……”

严永妄:“对了,你学了几道菜了?”

朝灵犀掰着手指算:“已经三道了!”

他眼睛发亮,遥遥看来,就像是在用目光与他说话。他有一双很好的眼,瞳孔乌黑,看人时专注,也许会显得有点冷淡,但在严永妄面前,他永远会是那个先笑的人。

一旦笑起来,冷淡的气质稍褪,再加点笨笨的脑回路,傻傻的言语。

很能逗人开心。

“距离十道菜,还有七道菜。”

严永妄冷道:“记得要营养均衡。”

朝灵犀答得很欢快:“那是当然。”

他在严永妄给他安排的住所里,轻念着今日看的书,说着说着,皱了眉头,“一点点和一些些有点难区分。”

严永妄扶额。

朝灵犀拍着大腿道:“我已经网购了一套量杯!还有厨房秤!”

“等到手了,七道菜!指日可待!”

严永妄:“……你加油。”

朝灵犀笑:“嗯,我会加油的。”

“我想,做一顿很好吃的饭给你。”

==

翌日,会议圆满开完。

负责人盛情邀请严永妄和沉河留下吃一顿饭,严永妄婉拒了。

他们此次来出差,参加会议的合作伙伴是个有着大庄园的贵族,年岁挺大,有着卷卷的白发,以及浅蓝的眼眸。

他是个老绅士、老贵族,会议后,询问严永妄是否有婚约。

“我有个漂亮的女儿,我的珍珠,”老贵族赞赏地看着严永妄,“她很美……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她。”

严永妄眼神微垂,客气礼貌地说:“布朗先生,我目前还没有婚约。”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有基可乘 扮演刀剑,被迫“暗堕” 辣手村医 不要在火葬场里等男朋友 狐狸的报恩 老子是癞蛤蟆 直播穿越后我上了教科书[综武侠] 请和我结婚吧!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露水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