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还没正式吃完, 沉河就对老丁的厨艺表示赞赏,并写下自己对几道新品的意见。

老丁向来最喜他这能尝千百味、点评又地道的舌头。

他打趣道:“你什么时候不干秘书的活儿,欢迎来我们餐厅做新品试菜员。”

沉河便笑:“那不能够。”

他轻快而温和道:“我还得陪着我老板打拼事业呢。”

老丁啧啧两声, 忍不住说:“你啊,简直就是严先生的左膀右臂, 怎么也分不开。”

沉河只笑着看他,又指了指面前自己最喜欢的菜:“这几道不错, 我喜欢, 下次带老板尝尝。”

“得嘞!”老丁招呼自己的学徒记录下来,又在他面前唠了会话, 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沉河总是容易让人喜欢他,他说话时腔调柔和温软,南方水乡长大的青年人,若是说起方言,吴侬软语, 非常悦耳。

在首都的这么多年,他练就了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只有在尾音带点软。

林深就曾深感嫉妒,说他像个狐狸似的说话。

——原话要更孩子气些,一般就是说他“狐狸精”。一双笑眼勾人, 说话语调也勾人。

总之, 在林深心目中, 他就没哪点好。

而此时,朝灵犀心中的沉河也不是个好玩意。

他不喜欢他。

不喜欢任何一个能让严永妄有牵挂的,这世间人。

抬指,攥杯, 仰脖,缓咽。

他喝饮品时,姿势行云流水,与绝大部分西式教育下养出的贵公子绝不相同。朝灵犀喝水时,眉眼冷淡,指节苍白,有若一个狂放之徒,又有若一个不羁的帝皇。

他垂眸时,看到朝倦在专注地吃一道她最喜欢吃的菜。

朝灵犀默默记下这道菜的名字,决心回家去查查看,这道菜要怎么做。

他想做给她吃。

朝倦感受到他的目光,凝视着她的动作,便眯眼看他,他发现他的女儿很喜欢这样地盯他:“你吃饱了?”

朝灵犀说:“嗯。”

朝倦不客气地评价:“小鸟胃。”

朝灵犀无辜道:“是,我是小鸟胃。”

事实上,他在凌市公墓园的那些天,未进水食,依旧活得好好的。

但他没有告诉她这个秘密。

朝灵犀微笑着,喝掉了杯中的热饮。

两人吃饱饭足,并没有立刻就走。

严永妄转头看向另一桌上的沉河。他简单点评过菜品后,又慢腾腾地在吃菜。

倒是挺养生,现在在吃菜,习惯倒不是很好,拿着手机拍了几张,要发给谁看般。

他没想太多,结果怀里的手机嗡地响起来。他拿手机出来看,主用机,收到了沉河的消息。

[照片][照片][照片]

滤镜调色过,显得菜肴精致,垂涎欲滴。

朝灵犀警惕:“你在看什么?”

严永妄抬眸,不浅不淡地瞄了他一眼,心情显著地愉快。

沉河还在发:“丁主厨的新菜品,不错,下次来吃。”

“我最满意这上边几道,我觉得你应该也会喜欢。”

他们两人的口味非常相似。

出门在外,基本上一桌的菜,两人的喜好范围内,交集的能有三分之二。

严永妄回复:“好的。”

他又敲字:“吃好喝好。”

沉河发来一个微笑表情。

严永妄转头看他,发现他已经将手机搁在一边,吃起自己喜欢的菜肴,直到真正饱了,才停筷子。

朝灵犀看着沉河,看着他的孩子默默盯着沉河。

心里的感觉很奇怪,他知道严永妄其实对沉河的在意不是他想的那种,但他也无法忍受。

说他是老父亲的心态也好,说他是嫉妒也好。

朝灵犀就是不喜欢他,不喜欢沉河总是笑眯眯,脾气很好的模样;不喜欢严永妄信赖他,不喜欢……

他心中翻滚的恶意在严永妄转身看向他时,悄然褪去。

“走吧,回去。”

朝灵犀乖乖地点头,说好。

那一桌的沉河注意到他们要走,连忙上前来,却不是喊住严永妄,而是客气地唤了声朝灵犀。

“朝先生,您好。”

朝灵犀对上他的眼,他皱了下眉头,勉强道:“你好。”

“真是难得,今天居然碰见您也来这里吃饭。”

朝灵犀木着,严永妄确实像他,在面对必要交际时,不太擅长言辞。

“这是我的名片,想问下您有联络方式吗?”

沉河三言两语报出自己的来意,他是想加一下朝灵犀的联络方式,日后也许会有用得到的地方。

严永妄在朝灵犀两臂之处,抱着手臂,淡定地瞧着。

他的员工秘书先生,果真是社交达人,就算朝灵犀一脸不情愿,在他的吴侬软语下,到底是将联系方式给到。

沉河得到自己想要的,很满意地笑了,一笑起来,眼弯弯,仿佛是月亮。他又看向那个美人,发觉她一直在看着他们,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这时候,他才意识到眼前这张脸略有熟悉。

犹疑着,他询问:“这位小姐……”

美人面无表情时候,五官凝霜,冷艳动人,见他走来,认真地倾听他的话。

“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这种烂俗的台词,让朝灵犀额头青筋暴起。

他想说什么,就见朝倦给他做了个手势,他立刻蔫了。

“也许?”严永妄回忆了一下之前和成品赫吃饭时,撞见过沉河。他还特意发消息来,告诉他,他今天碰见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

很像他,诚邀他与这位小姐互相探讨一下制冷机的维修与保养技巧。

严永妄此刻不怪当时他说那话,毕竟那时候的秘书先生正生着他的气,嘴里当然不会有几句好话,软硬皆施、拐弯抹角地内涵他,用词斯文。

他可是经历过许多次,已经习惯。

沉河这回正面看到漂亮美人,她在吃饭时,将围巾摘下,此刻还松松挂在臂弯。

雪色毛线衫,领口是V的,露出了深刻锁骨。她的下巴尖尖,唇色浅淡,大概是喝了水,此时红润。

沉河惊觉——这不是上回在安城出差,随便找了个地吃饭时,遇到的冷脸冰山美人吗?

他脱口而出:“上回您在安城……”

“和朋友吃饭。”美人笑了起来,“我记得你。”

“你和一群人进餐厅时,和成品赫打招呼。”

沉河受宠若惊,没想到他们只是见过一面,她便记下他了。

“冒昧问一句,请问您叫什么名字呢?”他先问了一句,紧接着说道:“我是沉河。”

“朝倦。”

“很高兴认识你。”

她率先伸出手来,沉河轻轻用指尖拢住她的手,不多余碰太多,“我是严氏严总身边的秘书……”

这套介绍,他用过太多次,每当遇到值得交往的朋友时,他都会说,自己是严总身边的秘书,并非是借严永妄的身份做靠山,而多是为严永妄拓宽人脉。

“……”陡然听他说起自己,严永妄的脸色变换了一下。映入沉河的眼里,就是美人在听到“严总”时,原本的笑模样消失了。

“我知道你,严永妄身边的秘书,沉河。”

这后面的话,沉河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才好,他愣住,对上她的眼,就看到她缓缓地扬唇,“总之,很高兴,今天认识你。”

直到他们走后,沉河口里念着朝倦和朝灵犀的姓名。

他心说,听起来像是一家人。

看脸,也确实像是一家人,虽然骨相里相似之处不算太多,但依稀是能看出,朝倦小姐的秀美中有着朝灵犀的影子。

他猜测朝倦今年也就二十出头,而朝灵犀今年四十多岁……

他们是父女关系?应当是了,再不然也应该是有近亲关系的。

沉河怀着心思回去,没忍住又想多——老板和朝灵犀关系不错,不知道老板晓不晓得,他关注的朝灵犀先生有个年龄与他相差不大,模样着实漂亮的“女儿”?

这个念头脑中盘旋许久,但他到底没有亲口去问。沉河觉得没有必要事事亲问,更别说这种像是八卦般的闲事,严永妄恐怕没那么多功夫去听。

回到家,美食让他心情愉悦了两个小时。

即将夜晚八点,他掏出行程表,看着明天的出差计划,好心情又跌落谷底。

原本在想的念头也全部抛之脑后,沉河头痛地瘫在懒人沙发上,发出无奈的叹息:“这个月结束了,我一定要好好休一次假!”

说完后,才又打起精神,联络客户,检查机票,预订明日下飞机时的酒店……

由于明天是从首都直飞Y国,他们需要在飞机上待十多个小时。

沉河又想着,要提前知悉明日的飞机餐如何。

这个月实在是太忙碌,这种临近的日程,在往常他都是提前三四天就过问清楚。

而现在只能提前十个小时。

沉河做完所有工作,收拾好自己躺在床上时,已然是夜晚十二点。

夜幕深沉,他从自己的卧室窗户玻璃往外看去,看到了蒙了一层霜雪般的凉月。

秋深露重,月明星稀。

沉河翻身,疲惫席卷了他,他沉沉呼吸,陷入黑甜梦境。

==

首都直飞Y国,中间需要经过海洋。

这个行程,与三年前,严蚩夫妇乘坐的国际航班重合。

沉河不知道严永妄当月看到这个行程时,心里有什么感受,他只觉得今天的严永妄脸色依旧冷凝,目光冰凉,沉默而安静。

他也不太敢说话。

他们的机票是最昂贵的那一档次,舱内人不多,只有零星几人。

飞机起飞后,沉河看着严永妄目光落在窗上,他望着外面的云海,云蒸霞蔚,海立云垂。

过了一会,他找出了眼罩,戴在眼上,不愿再看。

沉河拿着kindle看书,见他这幅样子,竟是什么也不好说。

舱内时常会有细碎的声音,这个舱内坐的人多是中产阶级及以上,素质不低,交谈声音轻微而克制。

沉河看书看倦了,也拉下窗边遮阳板,戴上眼罩。

个高腿长的男人在价格最高的飞机座位上,也稍显局促,至少沉河睡得就不是很舒坦。隔壁的严永妄还要高他一些,更是如此,在沉河迷糊入睡中,他听到身边长长的叹息声,像是他被惊醒。

而后,叹息声消失,沉河挣扎着想要摘下眼罩看看怎么了。

严永妄低语:“没什么事。”

沉河摘眼罩的动作僵住,他老实没再摘了。

“你继续睡。”

严永妄这样告诉他。

语气冷淡,裹着什么饱满的情绪,但他强忍着。

沉河只好继续睡。

他睡也睡不安稳,和严永妄一样,在这个特殊的航班上,他们俩心中的情绪都很奇妙。

……

落地Y国。

机场全是各色肌肤的人种,与在国内多为黄色皮肤不同。

国内已经是秋季,这个国度已然过了

冬,迎来春天。

有热情大方的外国女孩毫不羞涩地打量着拉着行李箱的两人,嘻嘻笑着,严永妄戴了墨镜,只露出高挺的鼻梁与线条英朗的下巴。

沉河没戴墨镜,标准的东方美人长相,他鼻尖带汗,低声与严永妄交谈着什么。

外人看来,就是顶顶温柔的东方美人在和旁边的冷酷帅哥说话。

原定联络的车到,严永妄摘下墨镜,提着行李箱放在后车厢,又伸手示意沉河把他的递过来。

沉河送过去,从兜里掏出纸巾擦了下脸上的汗。

行程忙碌,气温一下子升高,他穿得较为厚,前后出舱,再加上推拉行李,办理证件等等,他累得一身汗。

严永妄穿得也和他差不多,结果他一点也不出汗。

沉河艳羡地看了下他光洁干燥的额头,心说,他老板恐怕真是冰山,这么强的活动量也少有出汗。

严永妄摘下墨镜时,露出了全脸,他的脸轮廓鲜明,与沉河典型的东方长相不太一样。他眼窝深,鼻梁高,就像是混血儿,可眉眼又是纯粹的黑。

漂亮而威严的,就像是一尊雕塑。

不带温度,风姿卓然。

有年轻男士上前搭话,不肯错过见到帅哥的机会,沉河看着严永妄流利说着外语,简单拒绝了男士的邀约。

像严永妄这种个子高、身材好的男人,在国外非常吃香,一看就是典型的总攻类型。

——这话沉河不敢和严永妄说,他也是听秘书部同事们说的,说是这种长相、身材真的会让人流鼻血,体内荷尔蒙爆发。

沉河看到那年轻男士失望地走了,走以前似乎还说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你有伴了。”

严永妄想说什么,可他没来得及说,那年轻男士就走了。

他只能默默戴上墨镜,拉开车门,对上沉河不可置信的眼神,“他以为我们是同伴。”

沉河大声:“你没解释吗?”

严永妄心虚两秒,又说:“我说了,我不喜欢男的。”

他比划了一下,示意沉河自己注意下长相,无辜道:“你看起来太漂亮,那个人理会错了。”

沉河阴沉着

脸,生气了:“哈,漂亮?”

“……”

严永妄抬了抬墨镜,尴尬地揉了揉鼻子,又绅士邀请他先坐进去,司机已经等不及,嘟囔着客人赶紧上车。

沉河坐进去,还臭着脸,一副非常不想理人的样子。

严永妄:“……”

完了。

他忧郁地看向窗外,觉得自己被冷暴力了。

直到到达酒店,沉河都是这幅表情,但该他做的事,去前台询问房间等等程序,又做得清清楚楚,没有消极怠工。

他们出差时,选定的酒店大多是贵宾套房,分主卧客卧,老板秘书各一间住。

不过来到Y国,情况特殊。这家酒店的所有贵宾套房都满了。

沉河是提前预定下的房间,见前台抱歉说着房间已满,便质问道:“我们是提前预定的,怎么会没有房间了?”

严永妄在他旁边,看出秘书先生是真实地生气,他不满意酒店的态度,连声迭问,前台被问得一头虚汗。

但最后,前台还是没能让他们住进贵宾套房。

据前台说,是今天来了个旅游团,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将剩余的贵宾套房都订走。

她也只是个前台,并不了解酒店的程序,只知道早上旅游团来的时候,酒店里空余的贵宾房全被订走,至于究竟他们已订的房为什么会同时被订走……对于他们的质问,她也无能为力。

沉河没有让步,联络了酒店的经理,结果经理也是一头雾水,看了下酒店里的登记记录,也懵了:“不该出这种低级错误的啊……”

沉河订房间是从酒店的官网订购,按道理来说,不可能出现这种错误。

酒店的网站也没有被黑客攻破的痕迹,这一切就像是莫名其妙发生,莫名其妙他们的房间订购消失,然后旅游团将本该属于他们的房间订走。

经理查过后,额头直冒虚汗,他自个儿联络了自己的商机,然后做主给两人免了这两天的房费,并给他们挑了最好的房间。

当然,不可能是整个套间式的房,最多住两人。

而严永妄和沉河不可能在这种房间里同住,两个大男人,住在一个房间里,太不像话了。

“真的不好意思,我已经把这个错误报上去了,真的不好意思。”

经理连连道歉,他知道眼前两人能承担的起贵宾套房的价格,也看不上他所谓的免掉房费,但这是酒店的错误,他必须姿势放低,诚恳道歉。要知道,出现这样的错误,简直太赶客。

沉河看向严永妄,严永妄点了点头。

秘书先生冷淡说:“希望贵方及时找出这个错漏处,下次再有类似的情况,客人就不是如我们这般好说话的了。”

经理迭声称好,亲自送两人进房。

严永妄和沉河的房就在隔壁,严永妄随便挑了间,把行李箱放好,拉开窗帘,拉开阳台门。

Y国,春,挑选的酒店靠近海滨,远远可见到碧蓝海洋,翻卷的白浪。

沙滩金黄,男男女女在沙滩上晒着这个季节温柔的太阳。

他抱着手臂看了会,听到旁边阳台沉河说:“老板。”

严永妄惊了一下,转身看去,沉河看着他,目光深沉,“明天你起得来吗?”

沉河这话不是无的放矢,之前住一个套间,沉河就会亲自喊他,在门口敲敲,大声呼唤。

和平时工作不太一样,工作日上班,严永妄已经养成了定点起床的习惯。

出差时候,经常是日夜颠倒地乘坐飞机,常常是下午三点到酒店,休息一下,就容易忘记时间。

而他们现在还是在国外,调时差又是一个问题。

严永妄:“应该能吧。”

他看了下时间,现在是Y国的下午四点。

“你饿了吗?要不要先去吃个饭再休息?”

沉河也很疲惫,他揉了揉眉心,说:“我还好,你饿不饿?”

严永妄摇头。

他今天食欲不是很好。

沉河也看出来,他说:“那你先去休息,过三个小时,我会订餐到你房间,你起来吃。”

“……不是西餐,是中餐。”

又追了一句,看严永妄眼里缓升笑意,沉河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像是养小孩般,就连当妈恐怕都没有他这么操心。

明明是生气了会,可看他累了疲了,自个儿又给他找补:

他家老板就是这个性格,在外头社交技能欠缺。

其实沉河有觉得最近他变得健谈了些,不知道是怎么锻炼来的,但对于男女想要搭讪约会,他依旧笨拙,不善言辞。

就像今天,他拒绝那位年轻男士,却没来得及解释他和秘书的关系。

沉河是不高兴别人觉得他和严永妄有什么过分亲密关系的。

只要一联想他们在别人眼中可能是一对,他就觉得瘆得慌。

大概就是那种,死后在黄泉路上遇到严蚩、施献缘,也会疯狂摆手,说自己对少爷真的没有兴趣的那种感觉。

并真诚说,自己就像个父亲那样好好照顾着严永妄。

有把他养得健健康康、非常强壮哦。

==

入睡以前,严永妄关上房间的窗帘,他没有选择在陌生的酒店里变身。

这个酒店并非严氏旗下,他不能保证有没有什么监控设备,就算是他对检查监控设备已经非常有经验,但保险起见,他还是不会轻举妄动。

反正,他算过时间,这个月忙中抽空刷时长,到现在,变身时长也没有太过紧迫。

只要这个差回去,他老老实实多变几天“朝倦”,就能达标。

严永妄换了睡衣,躺在松软的酒店床铺上。

在飞机上,他手长腿长,那位置实在不够他发挥。

十多个小时下来,他累坏了。

床很松软,很大,被子也非常蓬松。

严永妄闭上眼,感受到疲倦席卷而来。

他在昏暗的房间里,入睡。

……

Y国,当地时间傍晚六点半。

沉河醒得早,他联络了酒店餐厅,嘱咐半小时后送餐到他们俩的房间。

他们住的房间在七楼,从高处往下看去,能看到酒店外的陈设,以及不远处海滨沙滩亮起的灯。

彩色帐篷,烧烤架,白色浪花。

海滨沙滩旁生长旺盛的棕榈树、椰子树,大叶碧绿,空气中的海风气息浓郁,春季的Y国温度还算适宜,比首都已经进入深秋初冬的寒冷要舒服太多。

即便尚未进入夏季,这个城市的海滨风景也依旧值得观赏。

太阳接近沉落,海洋的尽头渗着

金灿灿的光芒,浪潮汹涌,白浪时涨时退。遥遥看去,沙滩上有着贝壳、浅坑、游客们还未收起的遮阳伞、休闲椅。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重生 二号首长2 极品农民杨二蛋 以牙之名 当病弱竹马分化成最强A 我成了一条锦鲤 在大秦当病弱贵公子 龙傲天今天不开心[穿书] 邻家少妇(雁惊云) 绝世风流村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