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接近年底, 工作多到沉河都有点受不了。他陪严永妄出了两趟差,一回到首都自个儿的家,就瘫成一团, 懒人沙发上,沉河勉强直起身子, 又很快躺下。

累得他眼神迷离,连饿了都不想起。

他和严永妄下飞机, 司机将他先送到家, 再将老板送回严家别墅。

今明是难得可以休息的时候,这个月的出差指标已经达成三分之二, 大后天他们又要做空中飞人,去往外地。

沉河迷迷瞪瞪,抬臂盖住自己的眼皮,翻了个身,身上的衣服都没脱, 埋脸在懒人沙发上,竟是没过几分钟就睡了。

从来精力充沛的沈秘书,在这个秋末,被工作折磨得死去活来。

他做梦都是严永妄的那张冷脸,面无表情告诉他:“沈秘,我们还有二十份报表还没看。”

老板的口吻也很沮丧:“……以及, 还有三个外地的出差计划。”

沉河呜咽一声, 梦中都感觉自己快哭了——怎么会有这样惨的事?

快年底了, 工作他做个人吧!!!

不要再折磨他和老板了!!!

梦醒,沉河发呆般直起身子,长长呼出一口气来:“太可怕了。”

可怕到他现在想起梦里的情节,都有点打抖。

沉河一身冷汗, 迅速掏出手机来看,这个月的行程表上,已经完成的工作全部打了勾。

草草一看,只剩下下边几行。

他掰着手指头算了下,今天是十一月二十日,出过两个差,大后天再去一趟Y国,忙个两天回来……

老板月底的那几天得空出来,大概也就是二十五号后,严永妄就窝在家里。

算来算去,算饿了。

沉河慢腾腾掏手机,准备定外卖,还没打开外卖软件,就看到严永妄发来的消息。

“帮你订了餐,联系这个电话,半小时内会送到。”

“这个月辛苦你了。”

[猫猫鞠躬.jpg]

沉河愣住,旋后又笑起来:“和我客气什么。”

他打通那个电话,电话里,餐厅外卖员说自己已候很久,就等主顾打电话来。

不到半小时,沉河收到了堪比满汉全席的外卖餐。

七八个保温盒装着,甚至还来了个室内小火锅。外卖员帮忙调试温度时,看了下还穿着出差回来衬衫西装的沉河,打趣道:“我还以为这是几个人吃的份呢,没想到就您一人啊。”

沉河哈哈笑起来:“是啊,就我一个人。”

外卖员调试好温度,挠头笑说:“麻烦老板给个好评哈!有问题直接呼我!”

沉河拆筷子,比了个欧克的手势,笑眯眯地目送外卖员离开。

他吃前,拍了下眼前这一桌子的菜肴,满意地发朋友圈。

沉河:“感谢老板![双手合十][双手合十][双手合十]”

沉河,一个合格的社畜,合格的打工人!

他这条朋友圈发出来,没多久,严永妄似是极满意地点了个赞,孤高地没有多余回复,只私聊了他:“遵循你的点餐原则,菜肉各半。”

沉河笑:“谢谢老板啦!”

严永妄心情也好:“祝你用餐愉快。”

沉河咬着筷子,眯眼回复了个很可爱的表情包。

[猫猫wink.jpg]

有点萌妹的表情包,看到时,严永妄愣了下,然后光明正大地长按,偷进自己的表情包库。

回复沉河:[猫猫端正坐.jpg]

对话到此为止。沉河关掉手机屏幕,专心吃大餐,心里还想着方才看到的严总表情包,每一张他基本都有记忆——啧啧,老板在偷表情包上,光明正大得很,基本全是从他那偷来的!

==

出差回来的当天,严永妄给沉河订了餐。

也给自己订了餐。

不过他今天不是一个人吃饭,对面还坐了个朝灵犀。

朝灵犀好几天没看到他,一听说他今天出差回来,就急哄哄地打电话央求:“我想见你。”

他私以为是央求,是因为严永妄还算了解朝灵犀,这个音色冷淡克制的男人在电话里,稍有点可怜巴巴。其实在外人看来,这声线也许与平时并不差多少,都是冷淡、冰凉的。

但严永妄自己的音色与他相差无几,自然明白一个够冷淡够阴郁的人,央求时是怎样的语气。

十一月,他们总的算来,也就见过两面。

最多就是在微信里聊天几句,也不多,不算热络。

严永妄冷视着朝灵犀,示意他不要环顾四周,抓紧吃饭。

“倦倦,你衣服,”朝灵犀皱着脸,指了下他现在穿的男装,说道:“怎么穿这么大件的?”

严永妄给自己盛了一碗饭,轻轻搁在桌上,他拿筷子夹菜,看也没看朝灵犀:“耐造,好穿,舒服。”

“女孩子要穿漂漂亮亮的才好看啊。”

“噢。”

他不耐烦地敲了敲他面前的碗:“吃你的,不要说话。”

“食不言寝不语。”

“不懂这个道理吗?”

朝灵犀张口想说什么,被他的桃花眼儿一扫,不敢再说话了。

乖乖吃完一顿饭,朝灵犀又想参观严家别墅,礼貌问他:“倦倦,我可以看看你家吗?”

他眼中充满着渴望,严永妄看他,最后点头:“你看吧。”

“三楼不要去。”

到底没有让朝灵犀去往三楼的地方。

朝灵犀听出他的未尽之意。

在看了一圈别墅后,朝灵犀问他:“他们对你好吗?”

“他们是我爸妈,怎么会对我不好?”

“……”朝灵犀看出他语气中对严蚩、施献缘的在乎,那种在乎,是他作为亲生父亲暂时无法得到的,他没有气馁,只是说:“那很好。”

严永妄与他对视,只见朝灵犀露出一个笑容,他眼中有着微芒,语气也是舒缓,温柔极了:“我们谁都希望你很好。”

他垂下眼睫,不冷不热道:“你要是告诉我你身上的秘密,我会更好。”

朝灵犀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倦倦。”

他语气舒缓,只说了这一句,便不再回答他任何问题。

又热衷于看严家别墅里的家具、电器,后来又找到了个乐趣——调试电视台,看着最近热播的电视剧、综艺。

严永妄时不时抬头看他,看他一点不怕冷地走在客厅里,身上就穿了件特别薄的衬衫,一条亚麻裤。

首都还不到供暖的季节,室内温度低,他自己都穿了件大外套罩着。

但朝灵犀就这样走着,对温度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严永妄:“你不冷?”

朝灵犀应:“还好,不太冷。”

他意识到严永妄是在关心他时,不由开心道:“你冷吗?”

“……我不冷。”

他们对话不尴不尬的,朝灵犀在严永妄看书的时候,忍不住问他:“你会觉得我很烦人吗?”

严永妄慢吞吞地抬脸看他。

他此时是“朝倦”,眉目冷艳精致,骨相带着朝灵犀极熟悉的部分,棕灰色眼瞳清澈而宁静,像是一汪清泉。

年轻女人长发披散在肩头,她极克制、极礼貌地说。

“你有时候很烦人,有时候就还好。”

朝灵犀看着朝倦,他心爱的女儿,冷漠口吻中夹杂着一点点无奈:“毕竟你是笨蛋,我觉得不能以正常人的标准来要求你。”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倦倦口中对他的评价。

朝灵犀先是笑了一瞬,转脸背身时,那笑意更大。

——笨蛋。

多亲昵又可爱的称呼。

他喜欢她用这样温存的口吻,叫他“笨蛋”。

他感到此刻自己的灵魂独立于这个身体外,冷静地看着他在他面前乔装,从最开始相遇至今,用尽一切小心思,利用当时不懂这个社会的笨拙,放大笨拙,掩饰聪明……

最后,真正成为一个笨蛋。

一个笨笨的,看起来不知冷热,容易被精明人欺骗的蠢蛋父亲。

只有这样,他才会让严永妄放下心防,成为让他操心的笨蛋。

严永妄在他身后说:“你多穿点衣服吧,我看得都有点冷。”

朝灵犀便又转过身来,无辜眨眼,挠了挠手臂:“可我今天来的时候没有带多余的衣服。”

“……”

严永妄怒视他,一双美目里盛满着对他的不满意:“笨死了!”

朝灵犀小声:“……对不起。”

严永妄怒意上升:“烦死了!”

朝灵犀更小声,无辜说:“……倦倦不要生气了。”

他比严永妄本人还要直男,从不懂得说好听话,一旦让严永妄生气了,就会低声下气地道歉。

“倦倦对不起。”

“倦倦不要生气了。”

“……”

严永妄脑壳疼,他从沙发下来,踩着拖鞋,去自己的房间拿了件外套丢给他,冷淡地说:“穿上。”

不知冷热的朝灵犀乖乖地穿上儿子的衣服,他坐在沙发边,隐忍下心中的雀跃,斯文而有礼貌地:“谢谢!”

走以后,他还把这件外套给拐走了。

徒留下严永妄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转而回了房间,看到空空的衣帽架,才惊觉:朝灵犀把他的衣服穿走,偷咪咪的!

他又无奈又觉得好笑:他不可能不把衣服借给他,毕竟外头冷,他还没有苛刻到要让人把衣服现场留还给他。

只是,回忆了下朝灵犀走以前,做若无其事样,把他给的外套穿在身上,每一粒扣子都扣紧。

走出门时还颇有点同手同脚,心虚极了。

严永妄评价他今日的一番动作:“……真的很笨。”

==

出差回来能休两天。

第二天,沉河就打算去自己常吃的餐厅光顾。

他在这家餐厅,算是很老很老的主顾,餐厅经理都对他脸熟。后厨的主厨甚至和他算是朋友,有时候会特意发消息给他:最近学了新菜品,沈老板可以来尝尝看哈!

手机微信消息里,主厨说:“沈老板好久没来啦,我最近学了不少菜品,还等你来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呢!”

沉河今天有空,就赶来赴老朋友的约。

主厨说今儿给他全整新菜,老伙计急需好友帮助,看看这些还没正式上菜单的菜品如何。

对于老饕沉河的舌头,主厨是非常信赖的。

沉河一来,主厨就面上带笑,连连道:“你给我坐着,我去后厨开整!”

“行,我期待着!”

沉河心情畅快,他喝了口桌上的饮品,看到餐厅经理,也是熟人,便笑眯眯地招了个手。

经理看到他,一瞬间脸色有点怪怪的。

不过还是过来,两人打招呼,互相问候了下最近的生活。

“我啊,这个月可太忙了,跟着老板干事。年底了,一直各地跑。”

“难怪呢,最近一直没见到您和严总。”

沉河笑容清雅,他的社交技能真的很强,与人说话时,总是对视着对方的双眼,显得很有礼貌,很认真地在听人说话。

经理:“咱们餐厅年底也忙着,老丁又学了菜,准备明年上菜单,还特意给我说,一定要让沈先生来尝尝。沈先生的意见最是好。”

沉河道:“我靠这舌头吃遍了你们餐厅不少新菜,也是挺不好意思的。”

经理哈哈大笑:“不能够,你来试新菜,可是给咱餐厅提了不少意见,要我说,得给沈先生颁个最好饭友的奖章!”

他们这边在聊天,餐厅门口又进了人。

两人都没注意,沉河和经理聊天到口干时,心不在焉地看了眼四周,才发觉不远处有张熟悉面孔。

点漆眸,悬胆鼻,轮廓冷峻。他不苟言笑,脸色平淡,此刻正在拿着菜单,貌似很认真地在选。

对面坐了个身材很好的女士,长发散着,围巾绕住脖颈,暖绒绒的驼色,因为座位缘故,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朝灵犀——是朝灵犀吧。

沉河漫不经意地回了经理的话,有点失神,经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发觉了朝灵犀。

他亦是一愣。

“沈先生,您认识那位啊?”

沉河感觉经理话里有话的样子,看他一眼,试探问:“怎么,您也认识他呢?”

经理不好泄露严先生和这人来吃过饭,毕竟也算是他们的隐私。但这句话可以说:“是呢,这位先生之前来餐厅吃过饭。”

“一个人?”

经理摇了摇头。

沉河一下子就猜出来是谁带他来了。

他心中对严永妄和朝灵犀的关系更为好奇,与经理的交谈结束,就一直看着那边。

朝灵犀很敏锐,他能察觉到周围看来的目光。点完自己想吃的菜,抬脸就看到了他很不喜欢看到的某人。

清俊温雅的脸,眸中总是含着温柔,脾气很好的样子。

脸上的表情斯文,看到他对上他的眼,便冲他微微扬唇笑了。

他五官好,皮肤白,今天出门还戴了一副金丝框眼镜,身上穿的是休闲服,看起来非常和气,非常温柔。

沉河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严永妄最爱出差带上他,因为他很会和商业伙伴聊天,一笑就容易把人笑晕乎。

所谓“笑容的魅力”,大概就是如此。

不过朝灵犀不吃这套,他冷哼一声,对面的朝倦抬起脸来。

“怎么了?”

他的女儿有着冷淡的音色,不苟言笑时,真的很凶。

但朝灵犀最喜欢她对自己说话,不管是生气还是含笑,他都很喜欢。

朝灵犀不想她把注意力给到那个人,便摇了摇头:“没什么。”

朝倦犹疑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一副蔫坏的表情?”

朝灵犀心房一颤,难道自己露出太多对沉河的厌烦?

不应当,他要收敛情绪,做个在孩子面前,不嫉妒、不挑拨关系的好人。

于是乖巧地眨眼,故作听不懂的样子:“嗯?”

朝倦,他漂亮可爱的女儿眯着眼,轻微地冷哼一声,挑好了自己选的菜,示意服务员上前拿走菜单。

这个餐厅自然也有扫码点菜的方式。

不过严永妄体谅朝灵犀的笨拙——他知道朝灵犀来历特殊,又对这个社会不甚了解的样子,即便几十天过去,他也确实学会了一些智能手机的用法,但他还是觉得他太笨了。

大概是因为朝灵犀经常在他面前做些蠢事的缘故。

严永妄私心以为,他这不是认了个亲爸。

而是找了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傻子亲属。

他有时候会想,如果朝灵犀出现在他面前,是以熟稔这个社会,熟稔世界运行方式的模样,他恐怕对他不会如此早放下戒心。

是的,时至今日,严永妄对朝灵犀的戒备已经放了大半。

他们私下交谈时,朝灵犀有时候会提到严蚩、施献缘,语气里对他们俩不太喜欢,但也不至于厌恶,更多的是一种“孩子被抢走”般的嫉妒感。更多时,是严永妄意识到,严蚩、施献缘和他挺熟。

这就意味着,他父母恐怕……应当也是特殊的。

但再接下去,严永妄没敢想,亦不敢想。

他不愿意失望,就像是三年前得知父母意外去世后,他做了个圆满幸福的梦,梦里父母还活着,开开心心地唤他名字,喊着严严,喊着宝贝。

严蚩温柔地抱住他,宽厚的胸膛,低沉的笑声:“我的好儿子。”

施献缘踮起脚,轻柔地摸摸他的额头,又娇气地要他低下头来。

她狠狠地在他额头上亲了口,像是印了烙印:“宝贝严严!”

那梦太美好,醒来后,他失望,落泪。

后来,他不再敢想这些事了。

而朝灵犀的出现,意味着许多……

秘密存在他身上,严永妄希望将来有一天他能知道全部。

显然,此时的朝灵犀不愿意告诉他这些。

不过严永妄很有耐心,他知道朝灵犀喜欢他,亲近他,不管是出于血脉亲情,还是另有目的——无论种种,他都能够处理得当。

今天陪他出来吃饭,是满足了朝灵犀的期望,他念了很多天,希望他能陪他出来吃一顿饭。

就上回来的餐厅。

严永妄同意了。

点餐结束,等候上菜。朝灵犀倒了热饮喝,他喜欢这个蔬果榨出来的水,喝进腹中,暖融融。

他一边喝,一边想上回严永妄示意他喝热饮时说的话:“天冷,喝这个暖胃。”

越想越开心。

严永妄迷惑地看了他一眼。

朝灵犀冲他笑,很开朗,很舒心的笑容。

沉河不必看那女人的正脸,就能猜到她必定是个大美女。

而他的方位,又能看到朝灵犀冲着美女微笑的瞬间。

那张脸——在凌市公墓园初次撞见,吓得他肝胆俱裂,苍白皮肤,漆黑眉眼,华美而冷郁的五官,在对着美女微笑时,融化成温柔而缱绻的春风。

沉河内心一阵惊叹。

他想,这是朝灵犀的谁?难得能见到他微笑的时刻,沉河好奇极了。

他的好奇心很旺盛,不过他知道朝灵犀恐怕不太欢迎他。

因为他这么一看,朝灵犀趁着美女没注意到,冷冷剐了他一眼。

那神情,意思太明显——别他妈看我!

沉河忍笑,他被凶了,但一点儿也不觉得生气,只觉得好玩:这人在同桌人面前,掩饰着自己的厌烦,小心翼翼地瞪人的样子,真的很逗。

笑着笑着,自己的菜也上桌了。

主厨老丁特意给老朋友整了一桌新菜,上桌的排场挺大,周围客人都忍不住看过来。

沉河正和老丁说话时,就注意到有目光在看他。

清清凉凉,如水般,落在他的身上。

他回望过去,却正是朝灵犀对面的那个女人。

她略歪着头,目光清澈,围了一条毛茸茸的围巾,还没摘下,下巴被掩住,只露出了小半张脸。

这已经够他分辨出,她有多漂亮了。

桃花眼,瞧人时,棕灰眼瞳亮亮的,像是藏了大捧的星光。鼻子很挺很翘,线条流丽,脸颊带了轻微的红晕,仿佛是被外头空气冻坏了。

她没有化妆——沉河眼尖,他不像自家老板直男得过分,作为个精致社畜,他在秘书部里听女同事们说过妆前妆后的区别。

这个美人儿,连粉底都没有打,皮肤光透白皙,像是一块雪嫩嫩的玉石。

眼睛是极美的,眼睫毛浓密纤长,还自带卷儿,小扇子般扑闪扑闪。看人时,专注得让人脸红。

沉河发自内心地惊叹她的美貌。

他没认出这张脸是当初和成品赫相遇时,撞见的冰山美人。

因为今天的冰山美人并没有很冰山,温暖的围巾,雪白的毛线衫,都把她衬得像个漂亮真人娃娃,更别说,此刻她还歪着脑袋,认真瞧他。

目光里甚至没有丁点对陌生人的好奇,只有清浅的笑意。

她好像在用目光笑着说:吃个饭,排场怎么这么大?

服务员们依次将新菜陈列,甚至还念了串口号,恭祝沉河工作顺利。

沉河:“……”他差点崩坏,只能连连打断:“别这样,你们快去忙吧。”

又问老丁:“你这搞哪出呢?”

主厨老丁爽朗大笑:“听说你最近工作很忙嘛,今儿念个词,祝你接下来工作顺利!”

沉河郁闷说:“谢谢你了。”

老丁在他肩头拍了两拍:“行,我先溜去后厨做菜了,吃完记得给反馈啊!”

他点头称好。

再抬起头,周围客人已经收回了打量他的目光。

只有那个美人还在看他,哦,不对,还有个阴恻恻盯人的朝灵犀。

美人笑眯眯地,看了他桌前的菜一眼,挺满意地转过身。

朝灵犀小声愤怒道:“你老是看他做什么?”来自父亲的嫉妒之心翻滚而来!

他漂亮得像星月的女儿朝倦淡淡地喝了口热饮,语气轻松,显得欣慰:“看他今天吃得还不错,挺好。”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热门: 与年下的恋爱法则 神秘之旅 我在古代办报纸 在总裁文里当极品男配 问鼎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他活成了你的样子[末世] 神策 头号黑粉 穿到虫星去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