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首都已经正式入秋许久, 不出意外,下个月还要面临进一步降温。

室内温度还算舒适。

餐厅内,分大厅就餐区与小隔间就餐区。小隔间是用百叶帘布隔开, 只影影烁烁能看到人影,还算私密。

成品赫到时候, 朝倦人已经在了。

他提着一束毛绒布偶花束,花束上, 是憨态可掬小猫, 或抬爪,或做喵喵状。一大捧, 花束周围用透明糖纸色包裹,闪闪耀眼。

是个极其适合送给女士礼物。

朝倦坐在位置上,半托着腮,眼神稍有漂浮,看到他, 下意识地扬唇笑起来。

这么一笑,原本冷淡气质荡然无存,只剩下友好、亲切,以及让人心动迷人。

成品赫心脏扑通扑通跳,他也笑了起来:“晚上好,送你猫猫。”

花束递到她手上, 朝倦好奇地打量着这捧布偶花, 用手指碰了碰几只小猫脸颊, 被软乎乎触感逗乐了。

她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花。”

成品赫那句“他没有送过你吗”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好在他理智犹存,没有说出口,只是心里还是情不自禁地想——

她看起来这样漂亮, 从小到大,没有男性送过这样花吗?

毛绒布偶花束算不得什么新鲜玩意,从几年前出现在鲜花市场,是送情人、友人、亲人很好礼物。

他看中这一束花毛绒布偶是长相可爱小猫,和朝倦喜欢发猫猫表情包有点相似。于是选好,并嘱咐店员包上璀璨、亮亮玻璃糖纸,在这渐冷首都深秋,毛绒绒与剔透糖纸,搭配在一起,成了一道亮丽风景。

念头稍纵而逝,成品赫又想,也许严永妄送她礼物大多名贵,这种便宜花束不在他送礼范畴中。

他亦是知晓这束花不值钱,但这样礼物再合适不过。带点亲近,送给女士很好。

而朝倦也并不在意友人送东西值不值钱——她自己就足够有钱了,送礼更是只看心意,她逗弄着花束上小布偶猫,觉得有趣极了,笑意浸透棕灰眼珠。

成品赫坐下,服务员上前,递来两份菜单。

两人各自挑了些自己喜好菜品,而后菜单收走,静候上菜。

一时间有沉默,不过很快,成品赫提起话茬,他问她:“怎么挑了这家餐厅?”

朝倦今天穿得很好看,围了一条淡灰色围巾,千鸟格粗花呢图案。衣服是件藕色风衣,在室内待久了,有点热,她就摘下围巾,又将风衣脱下,露出了里头毛衣衫。

毛衣是纯白色,衬得她整个人玉雪剔透。

风衣袖口略长,于是方才是看不到她手腕。此刻脱下外套,毛衣袖口又正正好卡在腕骨后一指节位置。

成品赫疑问时,目光落在了她手腕上。

素白肌肤,隐隐透出蓝紫青筋,手腕上戴了一块手表。只一眼,他心不断地往下沉落、沉落。

最后凝结成近乎啼笑皆非,哭笑不得情绪。

餐厅灯光散散落落,仿佛星河倾倒。窗边放着几支桔梗,空气清新,温度适宜。

毛衣袖子遮了一半表盘,可就算没能见到全貌,但成品赫仍然分辨出来——

昨天成品赫看过太多回那张照片里。

严永妄戴那块表,和她此刻戴表。

一模一样。

昨天照片已对他心理造成了严重伤害,而今天,重击加一。

他想,证据就在眼前,已经可以确定,这块表是她与严永妄,密切相关证明。

不管表是有一块还是两块,都意味着他们俩,是非常亲密关系。

严永妄和朝倦,定然是不止拥有一块名表豪奢人家。

这块价位二百万表,对于他们来说,恐怕只占据所拥有表中端价位。

款式也绝算不上新颖,粗粗看来,是美,品牌设计出表盘精细璀璨,犹如玉盘明珠。

可这美,怎可能敌得过价位更高名表?

只不过是他们将这块表施加了特殊意义。

戴上手腕,也就显得格外不寻常。

成品赫心情一下子低落起来,他轻声叹了口气,不易察觉,带点忧伤。

朝倦看着小猫玩偶,心情很好,她嫌热脱下外套后,还没回复他问题,抬眸看到成品赫脸色,诧然一秒,说:“我看朋友推荐说,这家餐厅不错。”其实就是沉河推荐,作为一个老饕,沉河不擅长厨艺,但很会吃喝,平时一有什么好吃店,总会领他一块去吃。

出差时,只要跟在沉河身后就行,他每回都会找到城市里最好吃招牌店。

回答完毕,又问道:“你怎么了?”

成品赫是个冷脸帅哥,此刻那冷脸消失,变为严永妄无法理解情绪。

像是伤感,像是嫉妒,又像是……

反正他看不太明白。

此前严永妄沉迷于摸小猫头,虽然不是真小猫,可是布偶小猫摸起来也怪好玩。

因为长得很像沉河常发给他猫猫表情包(他猫猫表情包全是从沈秘那偷来),所以他觉得非常有意思,准备改天也送一捧这样花给秘书。

他猜测,他收到成品赫送来布偶花心情很好,沉河收到他送花,心情应该也会挺好。

当然,严永妄也有自己小心思,他决定在下回惹沉河生气时候再动用上这一招。

总是打钱哄沈秘,还总是哄不好人。

严总也挺挫败。

从成品赫这学来一招,他决心用到刀刃处,至少要等自己惹得沉河像上回那样阴阳怪气时,再送他猫猫花束。

成品赫收敛了表情,笑着看她:“没什么,就是有点期待你选这家店。”

严永妄没有很信他说着这句话,因为他前几刻表情真不是简单“期待”可言。但他也没有太在意,淡淡颔首,笑说:“这家店真很不错,你可以好好期待一下。”

菜很快上桌。

首都夜晚降临,夜幕深沉,星子稀少,城市光束太过耀眼,使得市区天空中很难见到星河遍布。

从这层餐厅落地窗往外看去,街道上人们缩成小小一个点,霓虹灯闪烁,LED广告牌放映着明星大图,整个城市热闹而繁华,世界运行得顺畅平稳。

他们聊了一会天,尺寸止于朋友,成品赫也不再试着露出更多爱慕意思。

他当然还是喜欢她,喜欢她笑起来春暖花开般时刻,喜欢她看布偶花束时眼中亮亮光芒。

成品赫喝下一口微温饮品,在吃到满意菜品时,竖起大拇指:“确实好吃。”

朝倦极开心般,眯着狭长桃花眼,“我就知道,这家餐厅口味符合大部分人。”

他们边吃边聊天。

成品赫问她:“昨天我们聊话题,对你来说已经解决了吗?”

他指是她曾发过那条朋友圈。

严永妄看到成品赫眼中关切,他说:“还好,我仔细想了想,你说得挺有道理。”至于更多想法,隐藏在心,不轻易吐露。

于是成品赫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他们又聊了些关于近期娱乐圈事,作为蔚成文化老总,成品赫天天接触艺人、经纪人,知道许多八卦。

单看这张冷脸,是看不出成品赫知道这么多娱乐圈小道消息。

说着说着,他自己也开自己玩笑:“我平时知道这些消息,都没什么朋友可以分享。”

严永妄有点懂他,因为他也是这样,说出去都少有人信,严氏总裁严永妄会是个在家里消磨时间打开电视剧看男人。

他看电视剧、电影,也没什么人能一起讨论,倾诉欲就全憋着。憋着憋着,表现在外,就是愈发冷漠克制人。

成品赫,寸头帅哥,冷淡寡言,和他一样是个业内知名制冷机。

旁人确实会觉得,他们这样人是不好八卦,不苟言笑类型。

成品赫道:“连我弟弟也说,他觉得我是不知道很多圈内小道消息人。”耸了耸肩,露出洁白牙齿,在朝倦面前,他总笑得很开朗,“后来知道我了解秘密比他还多,他都震惊了。”

严永妄也饶有兴致地听他说了些业内广闻消息,都是些观众们不会在新闻媒体上得到。

大多有趣,几乎不涉及主人公隐私。成品赫也少有点评自己好恶,只是淡淡笑着,说着趣事儿,看眼前漂亮小姐眸中闪亮,心情也不自觉好起来。

他享受着和心动对象坐在一起聊天时气氛,尽管这气氛暧昧度已经低到接近没有,他也心知眼前美人对他没有意思。

喜欢这种事,本就是靠近就足以让人心生雀跃。

而原本想要告白勇气,早在昨日看到严永妄照片,今日又见她手腕上表时,全部消失殆尽。

好在做朋友也不错,成品赫默默想。

未来要是有天……他们不在一起了,他再鼓起勇气告白吧。

就餐结束,已经是八点多。

成品赫问朝倦,后面时间还有没有计划。

严永妄听出他语气里未尽之意,本打算拒绝,却没料到成品赫说:“今天江边有烟花大会。”

“我听陈浩瀚说,徐柏龄来首都,他就拉着徐柏龄一块去看了。”

烟花大会,这种听起来就适合情侣一起去场合,他这么一提,严永妄不由好奇道:“他们在一起了?”

成品赫这个做老板很淡定:“没,两人应该是朋友。”

“我让公司化妆师把他们俩给乔装了一番,才放人出去看烟花。”成品赫笑,“闹出点绯闻,公关要处理很久,他们俩也知道利弊,所以乖乖让化妆了。”

“剧组工作进程到哪儿了?”他看着朝倦也跟着他笑了笑,而后又好奇问了电影拍摄进度,他也没有藏私,“一切顺利,明年可以上映。”投资商说得还比较谨慎,没像王驰那样,信誓旦旦明年上半年肯定能上映。

严永妄若有所思,他眯着眼看向餐厅外景色,遥远天空外,似是有璀璨烟花在升腾。

“烟花大会,八点半正式开场。”

“凌晨一点结束。”

“作为朋友,可以邀请你一块去看吗?”

严永妄凝视他良久,才缓缓点了下头。

他们客气而友好,距离非常有分寸,言语也温和亲切,像是一对关系极不错异性朋友。

成品赫邀请他坐上他车,在车上,严永妄收到了手机消息。

成品赫看到他拿着两部手机出来,在驾驶位上好奇地看了眼,说:“你也是随身带着几部手机呢?”

他自己做老总,手机也是常备几部。

有生活上专用,与亲友联络;有生意上专用,与生意伙伴联络。

只是没想到,朝倦看起来是个富家小姐,竟然也像普通商人那样,时刻备着两部手机。

严永妄极淡定,他点了点头,嗯了声。

他用手机,只用一个固定品牌。

手头上这两部,款式一样,型号一样,就连手机外壳也是官方自带。若是打开屏幕,看到锁屏,也会诧然,这两部手机用都是系统自带锁屏。

新旧程度相差无几,放在一起,就像是复制黏贴。

只有主人才能从第一时间摸出哪一部是主用机,哪一部是备用机。

而这看起来一模一样手机两部,是为了防止一些场合里,他不得不拿出另一个身份手机进行通讯。

总之,在这些小细节上,他做足够警惕小心。

备用机收到了一条消息。

林深发来一条语音,他转为文字阅读:“姐姐,今天江边有烟花大会!”

“视频.avi”

“视频.avi”

“呜呜呜,我居然是晚上才知道这个消息,被我舍友拉出来一块看了……可惜和男在一块没什么好看QAQ”

严永妄被逗笑了:“和男生一起看烟花,不开心吗?”

林深:“!!!”

林深:“警惕.jpg”

林深:“和女孩子在一起看才是甜甜晚上!”

他忍俊不禁,没再回复。因为主用机也同时收到了几条消息。

是沉河发来。

“今天有烟花大会,你知道吗?”

严永妄慢吞吞敲字:“我知道。”

沉河:“猫猫震惊.jpg”

沉河:“我还以为老板从来不关注这些事情呢!”

严永妄:“……”

沉河:“不过,我今天发消息给你,不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

严永妄茫然,发过去一个表情包:“猫猫迷惑.jpg”

——没错,还是从沉河那偷来表情包。

车流潮涌,平稳地驾驶在柏油路上,已经快要接近江边,隐隐能嗅到空气中烟火气息。

有人群嘈杂声,有烟花绽放砰砰声。

沉河发来几段话,却让严永妄瞬间毛骨悚然。

他发:“上回在凌市遇到那个哑巴男人,还记得吗?”

“就后来去公司里找你朝灵犀。我发现,他就住在我家隔壁。”

“我看到他时,都懵了,一时间都没敢问他怎么会到这里住。联络了物业,物业说隔壁这家业主把房子卖给他了。”

沉河忧虑从文字中都可看出:“你说,他原本一个看起来就像是流浪汉无业游民,哪来钱到首都,又一身体体面面,还拿了钱买这套房……还住在我家隔壁?”

严永妄眉眼皆冷,他感到背脊隐隐传来一阵疼痛,那疼痛来得莫名其妙。千鸟格围巾围住了下巴和脖颈,他穿得密不透风,但寒意依旧入骨。

他飞快地,极冷静地,敲字回复他。

“立刻,马上,离开家。”

“今晚去我家住!”

鼻间可嗅到烟火气息浓郁起来,车停下了,成品赫绅士地拉开车门,邀请朝倦出来。

可他在拉开车门那一刻,看到了朝倦无比苍白脸。

棕灰眼瞳,渗着森森冷意。他一时骇然,此刻,一朵巨大、绚丽烟花从地面直升而上,砰地一声,炸裂出璀璨而迷离烟火。

映衬着她那张脸,明明灭灭,幽若寒月。

成品赫呢喃:“你……还好吗?”

他只见她倏忽笑了起来,像是强忍下什么糟糕情绪,近乎温柔地笑着说:“没什么。”

“我只是在想,今天烟花真美啊。”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世界第一度假村 行行重行行 惹火乡村 正正经经谈恋爱 怼妮日常 退婚后我靠美食红遍全星际 我怀了全球的希望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病娇狐仙别黑化 回到过去当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