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朝灵犀有着一张极其不错的脸。

英俊与秀美的完美融合, 他气质阴冷,但五官中是带着矜贵的,看上去同严永妄般, 是锦衣玉食长大。

可眼前这股憨劲儿,又让人怀疑起, 他从前究竟是生活在何处,是不是脑子遭受过撞击。

严永妄望着他, 从他的那张脸, 细细琢磨他的五官,打量他周身的气质。

最后, 有点颓丧地发现——

朝灵犀站立在他面前,真的有点像他。

他想,最糟糕的事情来了。

……

十月中旬,严永妄的烦心事很多。

他烦恼于自己可能知道了一个父母一直在隐瞒的事实——他不是他们亲生的小孩,而后来朝灵犀的所述, 也证明了这个想法。

当即他并没有全信朝灵犀的话,而是商量着问:“做个亲子鉴定吧。”

朝灵犀愣了:“……亲子鉴定?”

严永妄对他时不时的脱线已经有些习惯,平静说:“亲子鉴定,看看你我究竟有没有亲属关系。”

朝灵犀皱起眉头:“我和你有亲属关系,我是你父亲。”

“你随口说说就能是真的吗?”严永妄有点看不惯他,也许是真相会伤人, 也或许是他潜意识中无法接受, 语气很冷淡, “从我上任严氏总裁后,不知道多少女人抱着小孩来认亲,说是我的小孩——她们说的难道还是真的吗?”此类例子不多,只有一两个鬼迷心窍的女人, 不知道为何非常有底气,抱着婴儿前来碰瓷。结果是,都被沉河动用法律武器解决掉了。

期间当然也有进行某些鉴定——程序麻烦到严永妄恨不得刊登大字报,直言自己从未交过女友。

大概是两三年前的事,可能是竞争对手派来的,想让他在繁忙公务中抽出空来解决这种绯闻,耗费精力。那时候的严永妄担心此类绯闻影响股价,不敢不处理,每回都是老老实实地做鉴定,用最有力的证据打人的脸。

现在倒是不用了,也许是严总不近人情,不沾女色的传闻足够广。不少人都知道,严氏总裁严永妄是个清心寡欲的男人。

朝灵犀的重点又错了:“你有小孩?”

“多大了?”

严永妄冷漠看他:“你听人说话可不可以别只听半段?”

朝灵犀意识到他好像有点生气,略茫然地回视他:“我知道了,要做亲子鉴定。”

“那你究竟有没有小孩?”

严永妄:“……”

烦人!!!

他要是真有这么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亲爹,他真要呕心呕到吐血!

严永妄差点要翻个白眼给他看。

说好了要做亲子鉴定,便真就做了。严永妄并没有把这件事告知给沉河,他嘱咐朝灵犀,别在别人面前乱说话。

不管他是不是严蚩、施献缘的亲生儿子,在他们逝去后,他不愿意因为自己的血缘关系,让爸妈陷入某种尴尬的境地。

如果朝灵犀是严永妄亲生父亲的事被曝出,他已经可以想象,媒体会以怎样夸张的手法来描述严氏总裁并非严蚩亲子的事。

不管是抹黑严蚩,亦或是抹黑施献缘,都是他极其不愿意看到的事。

一般来说,对于女士的污蔑会更恶劣,朝灵犀既然是他的亲生父亲,施献缘就会成为媒体的瞄靶,小道消息如何编造,他甚至在脑中都已经过了一二遍。

无非就是施献缘出轨朝灵犀,怀孕生下严永妄。

而严蚩头戴绿帽子。

至于施献缘会不会出轨朝灵犀这件事,严永妄非常确信:绝不可能。

他妈怎么可能会看上这样的男人?

……

朝灵犀挺配合,严永妄匿名将自己和他的样本送到了某一鉴定所。

加急处理,不出二十四小时,结果就出来了。

严永妄和朝灵犀,确属父子关系。

朝倦与朝灵犀,也是确属父女关系。

严永妄可变身为女体,女体时基因与男体不同。变身这种不科学的事为什么会发生在他身上,严永妄曾经想过很多次,后来还是爸妈看他茫然得夜夜辗转反侧,安抚他说,也许我们家宝贝是这天下独一无二的珍宝呢?

老天爷看你太过可爱,觉得世界上虽多了个小美男,但还缺个小美女。

就把你,咻地一下,变成小美女了。

施献缘很爱他,晚上趴在他的床沿,摸摸他的脑袋,亲亲他的额,哄他说:“爸爸妈妈刚好也想要个漂亮女儿,你看,正好全了!”

严永妄那年才十岁,一个月仅仅变身一小时。

他听着施献缘哄他,漂亮妈妈眼里含着轻微的忧虑,却总是展露给他最温柔、最明艳的笑容。

他沉默,后来也就学会慢慢接受了这件事。

在最初几年,每一季度,父母都会让他抽血做血检,看看变身对他的身体是否有影响。

也就自然而然知道,男体与女体的基因不同的事。

不过那时候他们全家都没把这事实太放在心上,毕竟用脑子想想都知道,男的和女的肯定有差别。

但到现在,严永妄盯着面前的鉴定报告,还是陷入了迷思。

他想,他真的是正常人吗?怎么会有一个男人拥有两个性别,又可变男,又可变女。

还有一个亲爹,居然和他的两个性别的血样做鉴定,都是吻合亲子关系的?

严永妄还能记起前些时日,在马场时,朝灵犀看到“朝倦”时的眼神。

他肯定是认出他了,毫无疑问。

因为他后来想上前和他说话,一副认真、专注看他的模样。

但严永妄不想见他,在他下马前,很快离开了马场。

再后来,就是朝灵犀到公司楼下,说要见他。

严永妄将面前的两份鉴定收起来,找到手机,发消息给朝灵犀。

朝灵犀在和他告别前,很努力地要加他的联系方式,说他如果有事的话,可以来找他。

严永妄想,我能有什么事要找你?你不给我平静的生活添麻烦,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但今天,他果然还是主动联系上了朝灵犀。

他发过去简短的几行字。

“既然你是我父亲,那我母亲是哪一位?”

“看到请立即回复。”

他和严蚩、施献缘聊天时,从来不会用这样生硬的口吻。

对待朝灵犀,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才会显得不那么在意他是他亲爹的事实。

只能用上万金油式聊天模式——他和不太熟的商业伙伴、员工,都是这样联络的。

朝灵犀很快就看到消息了。

也许是不太适应智能手机,他一直显示在输入中。

严永妄耐心地等,大概等了五六分钟。

才看到朝灵犀发过来的文字。

“我是你父亲。”

“你没有母亲。”

严永妄:“……”

“那是你生下我的?”他立刻想,自己这个会变身的体质是不是遗传自朝灵犀——朝灵犀亦是可男可女,然后某天,和某个男人睡了。啪地中招,生了他。

如果真是这样,他莫名可以接受了点,毕竟一个亲爹,对他来说真的不太好接受。可若是说,这亲爹,还是他亲妈,那他……

竟然莫名其妙,就可以接受了些。

朝灵犀又慢吞吞敲字:“不是,你是我的孩子,但你不是我生的。”

严永妄再度沉默。

他回他:“你看看你说的是什么话。”

“我不是你生的,又没有母亲,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朝灵犀被他的问句弄得有点懵。

好一会,才幽幽发来一个可怜巴巴的笑脸。

“那就当是我生的你吧。”

严永妄扶着额头,他再抬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冷艳精致的脸,眉宇间带着轻微的怒意,显得整个人都像是包裹在烈焰中的冷潭。是年轻而貌美的女人,这么一看,和朝灵犀的相似度又少了几分,生气起来,他很有人类鲜活的味道。

而朝灵犀……

即便是露出那种茫然的表情,做出有些憨的行为,他周身的气质一直很稳定,是那种长存的冰寒,烈日灼火亦不能烧化。

严永妄没有再回复他。

他找了件外套,赤脚走到窗边,凝视窗外的风景。

家里的窗户玻璃都是防窥的,内里可见外部风景,从外看进,却不能窥见屋内人物。

除非拉开玻璃窗,才能看到屋内陈设。

这也是父母当年做的决定,他们怕严永妄在家里待得不自在,于是,做了周围别墅业主非常无法理解的事,硬是把透明玻璃改造成了单向玻璃。

从外头看严家,玻璃不透,整体建筑风格虽然华美,却因着这不透的玻璃,显得整栋房子带着莫测、诡谲的气氛。

他的视线落在天边,长久看着那朵云,悠悠走走,像是一只小羊,纯白可爱。

他想起了施献缘小时候给他说的童话故事——

“有一只小羊,落了单,被大灰狼抓住了。”

“它天真又可爱,丛林里的其他动物们都好担心它……于是,大象举起鼻子,含了大口清水,猴子抓着藤蔓,手持石子,刺猬竖起浑身的利刺……”

“它们勇敢又厉害,用水、石子、利刺,将小羊从大灰狼的狼口中救了下来。”

是个简短、饱含着美好意味的童话故事。

莫名其妙,此时此刻,严永妄居然会想起这个故事。他皱了皱眉,按住太阳穴,揉了揉,将心思转向别处。

比方说,算算这个月,还有多少小时的变身时长需要他来刷。

算来算去,严永妄的心情更不好了。他心说,都是因为朝灵犀,他不得不在工作时段以外的时间里,维持着男性身份,去做种种调查、鉴定的事。

时至今日,他也才刷了几天的时长!

生气!

越想越他妈的气!!

严永妄掏出手机,在备忘录里记:看到朝灵犀,就有点烦!!!

==

生活需要继续,哪怕是认了亲爹也一样。

更别说,这亲爹还挺自觉,从那一日来寻他后,再不主动来找他了。

严永妄没有过问他如今住在哪,有没有钱花。早前他问他,明明说是个死了的人,怎么就忽然冒出来,一旦提到这个,朝灵犀就像是耳朵和喉咙都坏掉一样,不说话,装哑巴。

他一装哑巴,严永妄就没辙。

资料片上的内容真假难猜,究竟多少真实,多少虚假,严永妄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他只知道,当年爸妈告诉他,放心用“朝倦”这个身份,不会有任何程序上的疏漏,法律上也是确有其人。

至于朝灵犀,在当年,作为一个死掉了的“父亲”,严永妄从没有想过要调查他的事,也没有想过询问父母,资料片里哪些信息是真实,哪些是虚假。

而今朝灵犀现世,爸妈又意外去世,能问的人已经没有了。

问朝灵犀,他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只会阿巴阿巴,说自己是他父亲。

……严永妄的烦恼源自于朝灵犀。

但日子还是缓慢地继续,哪怕多了个亲生父亲,自己真的不是严蚩、施献缘的孩子,他还是要辛勤工作,勉力生活。

然后,在每日下班后,立刻变身“朝倦”,消磨时长。

近些日,严永妄的生活被朝灵犀搅浑,他自认和他没什么亲情,这世上也无有血缘关系就必要要亲近的道理。

他已经是成年人,朝灵犀从未承担起过抚养他的责任,直到如今,他能有微信上的几句问候,已经是很给面子。

没有问他住在哪里,缺不缺钱。严永妄还是给了他一张卡,告诉他,缺钱不要做违反法律的事。

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算事。

严永妄冷淡地想,不论朝灵犀想认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总有办法。

至于那些,他是怎么从凌市来到首都,又得到进入私人会所的名额;身上穿的衣服变了个样,甚至买得起手机;再就是流浪人口救助区的监控设备损坏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都没有开口问。

因为没有必要,他不是很想和朝灵犀谈父子感情,能维持现在不算熟悉,亦不算陌生的关系,就足够了。

……

十月十七。

林深在微信上联络“朝倦”,问她最近怎么样,还乐颠颠地说了自己近来的生活状态。

“我拿了国奖!!!”林深非常得意,犹如一只孔雀,耀武扬威地亮着灿丽尾巴,不断开屏,“姐姐,我厉不厉害?”

严永妄被他口吻中的兴奋逗乐一秒。

有了朝灵犀的对比,林深都没那么烦人了。更别说,在朝倦面前的林深,从不是个熊孩子形象。

严永妄回他:“真厉害。”

林深的开心能透过语音声调传达来,“嘿嘿,姐姐,你有没有空啊,我想请你吃饭!”

严永妄:“不好意思,最近没有空,你学习不忙吗?”

他等待林深回复途中,自然而然发散思维,想,林深确实是有喜欢的对象了,已经得有好些天没有联系他。

至于联系“朝倦”,他滑动屏幕,看了下他们之间来往的记录,不算热络,一周几次。有时候他会发来校园里的小动物照片,有时候会发给他自己最喜欢的小说名句。

在朝倦面前,塑造的形象……非常之乖巧,非常之……学生气。

再与从前,在严永妄面前的林深少爷对比,严永妄想想,就觉得恍若隔世。

只能说,人有两张面孔。

林深少爷有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孔。

怪好玩的。

算是这段时间里的调剂,严永妄托着额,淡看向不远处镜中的自己,眉眼含笑,心情愉快。

他想了一想,发了一段语音过去:“对了,给我讲讲你最喜欢的《无情道》小说剧情吧?”

主用机同步打开《无情道》他正在阅读的章节。

草草一看进度,目前是全书的百分之七十三。

好几天都没空看小说了,严永妄盘着腿,默默地点击屏幕。

林深的声音很雀跃,很有活力,他不愧是《无情道》的忠实读者,简短几句就能描绘出一段有趣的剧情。

严永妄将他的语音当做读书时的伴奏,托腮,阅读着文字。

今天周末,他选择在家消磨时长。

公司里没有什么大事,沉河说他给他订了今天一天三餐,是一家很好吃的餐厅(秘书先生吃过,并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严永妄难得咸鱼一天,还不必操心在家吃什么。

他心情还算愉快。

目前文字的进度,是《无情道》中大师姐华容锳与反派尤笑论道后的剧情。

尤笑在华容锳等人走后,抚摸着怀中的宝物,垂眸,一字不发。

他有着点漆眸,悬胆鼻,端端是个俊美修士,又因曾在凡间做过皇帝,周身萦绕着除清冷无情外,隐隐若现的贵气。

在此时,作者以笔墨轻点尤笑及宝物,介绍了尤笑意欲“灭人欲”的动机与目的。

文中写了“宝物”是什么,严永妄字字斟酌地看去,说的是修真界有一块世界初生时的伴生石,蕴含天地灵气,如海绵般有吸纳的作用。而这块伴生石,便是尤笑寻得的宝物。

尤笑此人,修为极高,大乘小圆满,不出意外,数十年后可踏破虚空,求去上界。界内有传闻,大乘期满,踏破虚空后,就可在上界成仙成神,不过界成至今,未有一位修士达成。

长生之路,人人渴求。

界内无任一修士能够踏破虚空,这成仙成神的传闻,似乎也只是传闻而已。

尤笑不信邪,他欲成仙,欲成神。游历四方数百年,终于从一本古籍中得到讯息。

古修士在书中写道,界内七情六欲浓重,界壁厚垒,需要有宝器将界壁打薄穿透,此界才能与上界相通,此界修士才能突破界内寿元,成仙成神。

大乘修士,寿元悠久,但仍旧受限于此界,如果不打通界壁,便再无求索大道的可能。

尤笑得到古籍中的信息,又在古籍尾章中得知,此界界壁厚重,亦有修士“情”“欲”繁多所致。

他阅读种种古籍,在凡间看过太多悲欢离合,便得出了自己的无情道——“情”“欲”最是无用,既阻了长生路,更害得此界修士再无晋升的通道。

尤笑,是个说做就做的人才。

他想要成仙成神,也想让整个修真界的修士能有更渺远的长生之路,亦是因着内心厌恶世间多情而惹出的种种祸端,便要通透界壁。

在漫长的时间里,通过种种手段寻得了界生时的伴生石。尤笑准备待自己大乘大圆满之际,借由大圆满时的突破,以充沛灵气开启伴生石。

——利用伴生石,将整个世界的七情六欲全部吸纳其中,无数修士便可摒除杂念,修成正道,亦可使得界壁通透,给予无数修士以广阔、辽远的长生大道。

读到这里,严永妄皱了皱眉,他回忆起之前林深对他说的反派尤笑。

好像和目前看到的有所差别。

林深口中的尤笑,是个脑子一条筋,有牧羊犬属性,试图“牧人”的奇怪反派。林深曾暴言,说这反派可能就是当皇帝当久了,觉得全世界修士都是他的臣民,如今他修为很高,只有少数几位修士有可能打过他,他就想着做修真界的皇帝了!

可剧情走到这里,作者写到的内容,又以尤笑的角度,具体地解释了他为什么想要“灭人欲”。

看起来,这“灭人欲”的理由还挺正当。

虽有私利,可亦有大义。

而后笔锋一转,又从尤笑的角度来到了主角团。

此刻,严永妄细细阅读下去,才明白为什么林深会说,反派尤笑真的奇奇怪怪。

在主角团的角度看来,尤笑这人,是被古籍给骗了!

古籍上的内容刁钻厌世,岐华等仙门拥有着保存最广阔、最久远的书籍。从界生之初,人类有灵,文字初萌,保存下的古籍数不胜数。

界内至今没有一位修士成仙成神,对于追求长生的修士来说,当然是种打击。

这些正统仙门出来的修士又怎会不寻求个答案?

岐华仙门的掌门叹息说,他的师尊早年就已经读过了那本书。

他师尊的师尊,师尊的师尊的师尊……往上数好多代,全都读过那本书!

但他们全没将那本书的内容放在心上,原因就在于,那本书的作者吧,可能是受过太多情伤,一辈子被人辜负,寿元将近之年,身无同伴,孤苦伶仃,到死,都是孤零零一个人。

是个脑子有点问题,有点可怜,又有点可恨的古修士。

可怜在于,他确实惨,一辈子跌沛流离,就算是修为再高,也总是受伤。所谓是,一个从没享受过“爱”滋味的修士。不说难得的爱情,就连亲情、友情也实在欠乏。

可恨在于,他在这种对世界的恨意之下,写了那本古籍,误导了许多想要寻求界内无法成仙成神答案的修士。

岐华仙门的掌门真人对主角丁玄策道:“我等修士亦寻求长生之路久远,但人的七情六欲又怎可能会是阻碍修士成仙成神的缘由?”

“修士,也是从凡人起,凡人有情有欲,怎能要求修士就无情无欲呢。”

“那位古修士写下的内容,完全就是无稽之谈,无稽之谈。”

简言之,尤笑此人,就是一个试图得到某个论文论题答案的萌新大学生,在瞎七瞎八搜索“X乎”“X度”后,被某个错误的答案误导,这错误答案又恰恰吻合了大学生的脑回路,他便对此深信不疑。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超神当铺 逆流完美青春 帽子和绷带 都市良人行 科技传承 借我咬一口 乡村守望的女人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太子奶爸在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