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安城的九月中旬, 温度怡人,剧组各位演员们上工前,穿的衣服都挺薄、挺舒适。

陈浩瀚今天来上工前, 殷殷许愿今天能少被王驰导演骂几句。

他这两天的戏份,属于电影中后段, 也就是结局前的情节。

男主角的戏份,贯穿全电影始终, 看了他的剧本就相当于知道整部电影要怎么拍。

简单来说, 这两天他的戏份就是旁观反派试图“灭世”的计划,然后出谋划策等等。

算得上是决战前的宁静。

他昨天因为不入戏被王驰当众狂骂, 骂得他整个人都蔫蔫的,感到人生无望——徐柏龄安慰他,想要做个好演员就是这样,被导演骂是常有的事。

“毕竟你以前是唱歌跳舞的,对演戏不太熟练也是正常。”徐柏龄吸着零卡魔芋零食, 歪脑袋看他,语气挺真心,“以后多演演戏,就会好了。”

陈浩瀚:“呜呜呜可是我觉得我连现在都有点熬不过去。”

徐柏龄:“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我八岁开始演戏,到现在十五年了, 前十年在片场还常常被导演骂哭呢。”

陈浩瀚:“那你现在不哭了吗?”

徐柏龄斜眼:“姐的眼泪珍贵, 可不能随便为个男人流泪。”

陈浩瀚呜呜两声, “可是男人的眼泪一点也不珍贵,我感觉我还能再哭十年。”

徐柏龄递给他一袋魔芋,慈爱道:“你多吃点,留着点眼泪一会哭。”

她小陈浩瀚一岁, 不过已经是圈内工作多年的老人,在演戏方面,确实担得起“前辈”二字。

陈浩瀚伤伤心心地接过魔芋,撕开包装,吸溜吸溜几口,感觉零食好好吃,遂问她又要了一袋,并留下包装,决定让助理“按图索骥”,帮他网购一些。

男人的悲伤,又短暂又好笑。徐柏龄就看着陈浩瀚吃着零食,狗狗眼又开始发光。

她有点无语,觉得陈浩瀚真的很逗。

果然,吃了零食后的陈浩瀚恢复原有的乐观向上,在拍戏时,即便被王导批评表情不到位,也依旧能保持着积极态度:“对不起!导演,让我再试一次吧!”

王驰:“……”

他扭头问工作人员:“昨天看着还一副了无生趣样子,今天又恢复了?”

工作人员表情复杂,小声说:“我看是徐柏龄拿了包零食哄他,哄着哄着就好了。”

王驰:“这是咱们剧组要出一对了?”

工作人员:“……不知道额,不过他们俩关系真不错。”

王驰:“整挺好,徐柏龄看起来就成熟稳重,陈浩瀚就小孩子气点,两人还挺搭。”

完全不晓得自己被拉郎配的徐柏龄在勤勤恳恳念台词,准备下一场自己的戏份。

完全不晓得王驰以为他和龄龄有勾当的陈浩瀚复盘上一场自己的表情,握拳想:这一场自己要努力过!

男人泪,不可轻易再流!

==

上午才过了戏,下午剧组里就来人参观了。

投资商成小公子领了个很漂亮的富家少爷来剧组,王驰原本没太放在心上,不过见成品蓝一副“这我哥们”的样子,便也给剧组放了半小时工,方便这小少爷来参观参观剧组里的工作。

成品蓝对王驰说:“这是林深,他很喜欢《无情道》这本小说。”

“算是忠实书迷吧。”

富家少爷个挺高,一米七多,但脸生得实在太细嫩,看着就跟个小娃娃似的。

王驰一问年龄,才知道这少爷已经成年了。他颇为瞠目结舌:“这脸看着像高一学生,结果是已经上大学了?”

成品蓝点头,道:“他脸嫩。”

王驰抚掌大叹:“长得也好看。”

林深在不远处和几个演员拍照,他和陈浩瀚、徐柏龄合照几张,又笑眯眯问他们:“演华容锳的姐姐呢?没在片场吗?”

“你是说朝倦吗?”徐柏龄看到林深眼眸亮亮,说道,“她的戏份很早就结束了。”

“都已经杀青半个月左右了吧。”

陈浩瀚性子直,说话也直:“林深你喜欢朝倦啊?”

这富家小少爷,脸微微红,笑着说:“是啊,我觉得她很好看,很适合华容锳这个角色。”

“确实,”陈浩瀚也点头,他挠挠脑门,说,“倦倦姐身上的气质和华容锳这个角色很吻合,导演一直夸她演技好。”

“是吗?”

林深好乐意听他们说说关于女三号“

华容锳”在片场发生的事儿。他样貌好,又挺礼貌,言语中一直引导着陈浩瀚多说些关于朝倦的事。

徐柏龄聪明,看出来这小少爷可能是来追星的。她有点奇怪,想,朝倦是素人出身,怎么现在就有粉丝来追星呢?

不过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昨天下午那场直播后,不少原着粉丝都称赞华容锳的选角实在出色,容颜、气质极其吻合原着中对华容锳的描写。

便连那种略高傲,偏冷淡,傲视群芳的言语,也非常带劲儿。

按照某些人的说法,这种冷淡就很有S的感觉。

现在去微博上搜“无情道华容锳”,出现的博文大多是:“姐姐好辣,又酷又美,还那么有钱!”

“姐姐眼神鲨我!”配图直播时截图下的GIF。

反正就是很多此类发言,徐柏龄的微博下也有粉丝评论,不含恶意地询问:“龄龄,你是不是和朝倦小姐姐关系很好啊?”

粉丝眼尖,一看看出徐柏龄在直播时有多照顾朝倦。

徐柏龄的微博账号掌握在她手上,她看到这条评论时,回道:“是呢,朝倦是我的好朋友!”

有这句话,不少徐柏龄的粉丝就到各大粉丝群宣传,说朝倦是龄龄的好友,以后反黑时务必带上。

朝倦到现在也没有微博账号,磕颜的路人粉、讨厌她直播时发言的黑粉等等都找不到地儿来发表自己的言论。

只能在无情道的剧组官微下发言:

“朝倦什么时候开个微博账号呢?”

此类疑惑暂时还没得到官微的回复,不过徐柏龄猜测,朝倦不一定会开设什么微博账号。

她估计会嫌太麻烦。

不管怎么样,徐柏龄自认自己已经是朝倦的好朋友了——要知道,她平时牵牵她的小手,她可是从来没有反感过。

这还不能代表她们之间深厚的友谊吗!

铁定是可以的!而且,朝倦还喜欢给她的朋友圈点赞,她不管发什么,哪怕是在剧组里喂小猫,拍隔壁片场的金毛犬照片,这些单调到几乎没什么有趣的朋友圈内容,她都会认认真真地给她点赞。有时候还会回复:“真好看”“真可爱”。

一个现充富婆,能给她这个演员天天点赞,指定是很在意她的表现。

想到这,徐柏龄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她这厢甜蜜蜜,那厢就听到陈浩瀚发言:“你问剧组里谁和倦倦姐关系最好啊,那肯定是龄龄啦。”

“她们俩关系最好,”陈浩瀚直男拍肩,把沉浸在回忆里的徐柏龄拍醒,“倦倦姐和我没什么话聊,但是和龄龄很有话聊的。”

林深看向她,眼中盛满好奇,他眸子清澈,纯洁如初生的猫崽,微微发蓝的眼白,漆黑的瞳孔,很爱笑的模样,唇角弯着。

看起来真的很有礼貌,像个小天使。

“是这样吗?”

徐柏龄不好意思起来,“还好啦,她其实在片场里也不大爱讲话。”

她道,“只是我比较热情,所以她就和我熟一点。也就是平时朋友圈点点赞,评评论的关系。”说这话时,她还害羞地抿唇笑了,显然想到什么开心的事。

徐柏龄堪称凡尔赛大师,凡学实在精通,三言两语,炫耀得陈浩瀚直酸,“我也热情啊,可倦倦姐都没有和我很多话聊。”

徐柏龄今日第二次斜眼看陈浩瀚:因为你是个憨憨啊,和憨批有什么话聊呢?

内心吐槽一番,徐柏龄听林深热情道,“我可以叫你龄龄吗?”

“可以的。”徐柏龄已经习惯这个叠音称呼了,她的粉丝喜欢这样叫她,工作时工作人员也爱这样叫她。林深客气礼貌地询问她的意见,她当然乐意。

“龄龄,朝倦姐姐是个怎样的人啊?”

富家小少爷问时,眼眸弯弯,表情带点羞赧,“我一直都很喜欢华容锳这个角色,看了她的照片后,就感觉,她就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样。”

“第一眼看到她的照片,我就好喜欢她了。”

林深没有在他们面前说谎,诚实说着自己的感受,一双猫眼灿烂,脸上表情心动而明亮。

徐柏龄和陈浩瀚见过太多这种目光——粉丝常常会以这样的眼神注目他们。

觉得他们是粉丝心中的光,像日月一样灿烂生辉。

徐柏龄说:“朝倦啊,她是一个看起来很冷淡,但是笑起来超级好看的小姐姐。”

她冲林深眨了眨眼,“而且性格也超可爱!”

说着又很可惜地咋舌:“不亲自接触是很难说清楚的,她就是很可爱很漂亮很好的那种!”

“……”林深轻轻吸气,小声说,“这么好吗?”

这句话没让他们听见。

林深的下一句是:“……唔,想亲眼见见她。”

但为今之计,还是得先让朝倦通过一下他的添加好友请求。

林深参观过剧组,离开时,和成品蓝道别。

成品蓝:“今天心情怎样?”

林深:“非常好,谢谢成哥!”

成品蓝爽朗道:“不用客气,等电影要上映了,我邀请你去首映礼看看。”

林深:“到时候我让我爸妈包一周的场,给我家公司员工当公司福利。”

“那感情好,”成品蓝笑着拍拍他的肩头,说道,“对了,朝倦加你没?”

林深略有失落:“还没呢。”

他找出手机,没看到新的消息框,看样子朝倦还没同意他的好友请求。

成品蓝道:“别心急,她估计挺忙,我之前加她,也是过了一两天才加上。”

林深被安慰到,他感激地点点头。

两人道别。

林深回到林家在安城的宅子里——他们林家在各个一线城市几乎都有房子,有的是父母出差时居住,有的是度假时居住,有的则是为了投资。

近几年,林家在安城也有不少项目,林家早年买下的宅子就派上用处。

他回到林家宅时,时间不过到吃晚饭的点。

前几刻发的朋友圈,来了个很讨厌的人留言。

林深盯着沉河留下的“:)”表情,一时有点不高兴,他快速地屏蔽掉沉河,决心不让此人再看他朋友圈。

完了才又看微信,还是没有通过好友的显示。

林深:丧。

他托着脸,一直盯着手机到七点,实在有点蹲不住,跑去找电子书阅读器。

点开他存在kindle里几年的小说。

林深津津有味地开始看起来——还是多年前看无情道时的味道,他最喜欢的情节,在百万文本量的中后段,貌美冷清的华容锳大师姐应下与反派尤笑论道。

《无情道》是一本与时下流行的升级打脸修真类截然不同的小说,它的主线清晰明了,直点主题“无情道”,主角并非文中最强,甚至到了接近尾声,他也只能算得上是修真界内一方大佬,而并非最强大佬。

林深从小学时开始追这本书,从最一开始同很多读者一样,不明白文名为何叫做《无情道》,再到后来,终于理解了为何叫做《无情道》,期间耗费了大约几年光景。

主要原因还是作者仙缘更新太慢,否则按照现在某点文学网的更新速度——许多男频作者可以做到八爪鱼附身:一天更新5000嫌少,更新1万字是常态。如果仙缘真有许多男频作者的更新速度,《无情道》在一两年内就能宣布完结。

丁玄策在文中,是位健气明朗的英俊修士,修习的玄术与“无情道”完全不搭边儿。

从最开始穿越成农家子,在现代思想与修真界思想相互融合碰撞中,通过种种副本,步步升级,终于成为结尾时的一方人物。文中有配角称丁玄策此人,不像凡间农家子出身,他的思想很多时候比修真界的大佬人物还要先进、独特。

这种现代人与修真界理念的碰撞贯穿全文,也奠定了丁玄策性格的基石。

丁玄策,样貌出色,为人有原则,从不杀人夺货,始终相信着好人有好报。

好“唯我独尊”“暗黑流”的读者曾经在文下发言,说这主角实在有点圣父,看得人非常不爽。

不过这种发言是极少数,丁玄策在作者笔下并非一味圣父的角色,在遭针对、遭贬低时,丁玄策也从不退让。

所谓圣父,只不过是某些好主角腹黑、狠毒的读者,未看完全文,就擅自下的定义。

林深挺喜欢丁玄策这个角色,也挺喜欢女主角“林林月”,不过他最喜欢的角色,还是“华容锳”。

大师姐,习剑道,一袭白衣,冷情冷心,修无情道,从未对外界情爱动心。

就……超酷的嘛。

林深咬着手指头看,他看文中描写道:

“华容锳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剑飞至尤笑身前。

尤笑望着她,道:“华容锳,你竟真应下,要来与我论道?”

华容锳漠然点头,她身后是一众正派修真人士,有她的师长、师弟师妹,亦有曾追求她的修士。

她执剑作揖,平心静气道:“岐华华容锳前来论道。”

尤笑望着她那张恍若冰霜凝结的绝色容颜,哑然失笑,他敲敲自己身前的佩剑,“你是来劝服我的。”

“……”华容锳凝视他,尤笑生有一张好脸,乌眉点漆眸,鼻若悬胆,唇薄似纸。他和她一样,并不爱笑,眉目冷峻,目若寒星。

她曾听闻过眼前此位同修无情道的道友,数百年前乃是凡间的某一任皇帝,姓名不详,自修道后才改名为“尤笑”。

她道:“我遵师长之令,前来同你论道。”

“论,无情道。”

……”

林深深吸一口气,盘腿看书的姿势正了正,然后从沙发上弹起,往地上跺了跺脚,平复一下心情。

后面的剧情他已经看过三四五六七八遍了。

几乎都能背出来。

小说里,尤笑这人是个杠杠的反派角色。他修习无情道,早年间是凡世间的皇帝,不知怎的让他触及仙缘,抛却凡间一切。

本来么,这反派角色刚出场的时候,还救了丁玄策的命。

在某个打怪副本里,丁玄策因一时不察,境界大跌,危在旦夕,碰巧路过的尤笑就救了他。

丁玄策因此对尤笑的第一印象还挺不错。

但反派终究是反派,哪怕会救人的反派,他骨子里还是黑的!

(以上来自主角吹林深的暴言)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在经历了种种剧情后,主角丁玄策以及一众主角团队友发现,他们所处的这个修真界,有大麻烦了。

而麻烦,就正是那个眉目漆黑,俊美无俦,曾为帝王,如今修无情道的尤笑引起的。

他手中有着一个足以灭世的宝物,如同潘多拉魔盒般,只要开启,这个世界就要完蛋辽!

文中写道,尤笑觉得人间多情最是无用,他见过无数因情而生的灾祸,不论是凡人还是修士,皆因七情六欲,恶念丛生。

悲欢离合、喜怒交加,皆因“情”“欲”,他认定这世间,七情、六欲为祸害。

所以,这个不知道为什么脑子走偏了的反派角色,决心开启宝物,让这个世界,所有修士摒弃情与欲。

也就是某种程度上,“被迫”让所有修士修无情道。

这相当于什么?按照穿越来的主角丁玄策的话来说,那就相当于某个紫薯精为了维系宇宙人口的平衡,打了个响指,唰一下就把宇宙人口给灭掉一半了。

问题是,宇宙会不会毁灭关紫薯精什么事?

放在这个故事里,就是:不管有情无情,他丫的关你尤笑什么事?

修真界里的人们好好修炼,争取长生,就因为尤笑觉得七情六欲不好,所以想着手动给他们阉割欲·望?

这么一总结,就知道这反派指定有点毛病。

林深在看的时候也实在这么觉得,他发自内心地想,这尤笑怕不是边牧转世?咋还有个“牧人”属性,非得让人跟着他想法来呢?感情是当皇帝当久了,觉得这世上所有修士都得依着他想法来才行?非得让人转修无情道?

林深: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反派,脑子有坑!

他继续看下去。

kindle的墨水屏上,文字已到了华容锳与尤笑论道,试图纠正他那“我修无情道那大家都得修无情道”的念头。

用最简略的文字来概述,大致剧情如下:

尤笑:我知道你们看不惯我想阉割你们,所以你是来劝服我的。

华容锳:……不是,我就是单纯来和你论道的。

然后开始论道。

一串你怼我,我怼你的文绉绉发言。

论道半途,反派忽然说。

尤笑:你既然也修无情道,自是知道修无情道的好处。

尤笑:不因外界而产生纷扰,灾难种种皆会消失,人们专注修炼,只望长生路,长生唾手可得。

尤笑:世界会变得更加美好。

华容锳:无情道是我自己的选择。

华容锳:你是什么身份,凭什么替人做选择。

华容锳怼人时特别冷静,特别漠然,完完全全是个教科书式的怼人案例。林深看着看着,扭来扭去,脚趾开花,捧着脸嘤嘤,觉得单单文字就能描绘出华容锳的帅气来。

他翻页,继续看。

华容锳又说:我觉得你修的根本不是无情道。

尤笑沉默:何出此言。

华容锳平静道:我修无情道,不管师门怎样,师弟师妹是死

是活,都他妈的关我屁事。

华容锳又道:天下苍生也不关我的事,如果不是师长请求,我连见你都不会见一面。

她凝重地看向尤笑,漠然:我觉得你就是吃饱了撑着,以及,你根本不知道无情道是怎么修的。

华容锳最后总结:我觉得你修道的中心思想出现严重错误,需要及时改正。

尤笑:…………

华容锳看他木然样,好心道:你可以参考一下我修道的方式,不管不问,好好修仙。

以上内容,小说里皆以文雅精巧的笔墨描绘,脏话什么的是没有的,但是华容锳怼人的话,并没有比上述语句好听到哪去。

简言之,就是大师姐华容锳以最优美的文字,辱骂了尤笑,怀疑了他修无情道根本修得不行。

同时婉言劝道,让他好好想想,是不是他在凡间当皇帝当久了,脑子当出问题来了。

并建议他,好好治病,别老想着干坏事。

此次论道剧情,暂时结束。

被怼了的尤笑,目光沉凝,仿佛真的有在认真思考华容锳对他说的话。

一众旁观的修士们,也是被无情道大师姐华容锳的发言给惊住。

回到岐华仙门,掌门真人看着自己的爱徒,默然许久,小声发言:容锳,你觉得,尤笑他还抱着试图灭世间七情六欲的念头吗?

华容锳答:师长,我不清楚,但是如果他想这么做,我会去搞他。

执剑大师姐,冷着一张美脸,淡淡语:莫慌,反正他也一时间动用不了那宝物,我方还有时间。

再后面的剧情,就是正派人士们趁着反派暂时无法动用那宝物做坏事的时间差,究极种种各方大佬,准备针对反派的“灭人欲”计划,做出反抗。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热门: 蜗居 穿成f4后我成了万人迷 我在古代做皇帝 穿去史前搞基建 攀登者 桃花村上野色多:村色无边 山野悍农 新欢 乡村小医师 宠爹